第一部 提尔风云 第一百六十苏拉 怪异

    >    神经毒素,少年在倒地的一瞬间做出了正确的判断。WwW.CaiHonGWeNXue.CoM

    沙漠里稀奇古怪的生物很多,其中大多数都带有毒,所以喜欢使毒的人也比比皆是。在阿塔斯形形色色,千奇百怪的毒物中,一种非常常见的毒药大类,就是神经毒素。

    神经毒素也叫神经阻断剂,一般是从蛇类上提取出来的。它的主要作用方式是释放大量神经受体拟体,从而阻断正常的神经讯号。这种毒素只要一点点就可以使人全痉挛,内脏衰竭,还能破坏人的五感——而且不可逆转。

    穆哈迪趴在地上,感觉到视线逐渐变得黑暗下来,触觉,听觉也变得模糊不清,好像透过厚厚的毛玻璃看东西一样。所有依靠生物神经原始的电化学讯号传递的感觉都消退了,只有基于灵魂本的灵能感觉还在正常的反馈周围一切智慧生物的思想波动。

    冷静,而且非常自信。这是穆哈迪用灵能感觉到的,站在自己对面的那个人的思想特征。这时候他的五感已经被完全切断了,世界变成了一片漆黑,没有光,没有声音,没有触觉没有气味。除了思维本以外,他什么都察觉不到,对方的份如何,更是一无所知。

    但是有一点,穆哈迪感觉的很清楚。就是对方的脑思维活动非常诡异,这种律动模式他还没在任何其他人上见过。一般来说,正常人的大脑是并不会完全活跃的,大约只有百分之十左右的部分有可以感觉到的活动。但是这个放毒的人的思维非常其他,要描述的话,好像他的大脑全都处在活跃状态,一会感觉到这一部分大脑发出的思维波动,一会又感觉到另一部分大脑的思维波动。

    由于神经毒素的影响,他已经失去了对整个体的控制,正常人的话,这会儿已经被疼死了,穆哈迪因为移除感受痛苦的能力,所以倒是无所谓。不过这种状态,想要反击就不容易了。他集中精神试图展现异能,却发现平时如臂使指的灵能这时却拖泥带水的滞涩。

    对方正在拖动自己!穆哈迪通过对比感受到的思想波动的相对位置,惊奇的发现。这倒是个好消息,要是下毒者不管不顾,直接一刀把自己结果了,那就糟糕了。他现在不杀自己,那就还有翻盘的机会。

    由于缺乏参照物,少年只能在心里默默计算时间的流逝。大概不到三分钟的时间过后,从士兵的思想的相对位置来判断,自己和那个下毒者已经停了下来,大概藏进了什么密室里。

    我知道你能读取我的思想,所以不要装死。

    一路上下毒者都将自己的思想封闭的严严实实的,意志之强,甚至超过了不少法师。这会儿他却突然让自己的思想防护露出一道缝来,送出了这样一道讯息。

    你是谁。穆哈迪想,用一个最近意外变后才领悟到的短讯术直接把这道思绪投到对方思想中。可惜,下毒者把他藏在这个位置,离士兵们太远了,他想统治别人来救自己都做不到。

    你的朋友,或者你的送葬人。取决于接下来你怎么选择。

    有趣,穆哈迪想,丝毫不以自己处险境为怵。至不济自己还有个灵晶仆,那东西里封存了自己的人格。就算自己死了,估计天琴师父也有办法再找一具体让自己复活过来。再说,自己既然能在濒死状态下变一次,谁说就不能变第二次?

    那么朋友,穆哈迪用讽刺的态度想,你可不可以告诉我你是怎么做到突然迷倒我的?

    我是个斯达赫宾塞派德鲁伊,那个下毒者这么想到。对于生物的神奇,你们心灵术士愚蠢的像个新生的婴儿。

    下毒者也许是炫耀,也许是在展示诚意,清楚的解释了他的做法。

    我根本不用接近你,一些精心培育的飞虫就可以做到的工作,一位斯达赫宾塞派德鲁伊难道需要亲自出手么?你们心灵术士用心理暗示和催眠技巧能做到的一切,我们用激素荷尔蒙同样可以做到,而且还不仅仅局限于智慧生物!

    厉害!少年心里赞叹,然后又送出了一道思绪。一个私人问题,不知道你介不介意回答?你的大脑,似乎工作模式和一般人不同。

    那个下毒者的意识似乎笑了,他想到,这是海豚脑,得名于一种远古阿塔斯生物。这种能力让我们的大脑可以不同区域轮流工作,即使不用睡眠,我们也永远精力充沛,甚至能够回复法术。

    海豚穆哈迪是知道的,一种地球上的海洋生物,其胼胝体结构特化,使得它们的大脑可以一半睡眠一般工作,永远不用担心游泳的时候睡着。穆哈迪不知道下面这两个事实哪个更让他惊讶一下:是阿塔斯古代有海豚,还是阿塔斯上的居然有群斯达赫宾塞派德鲁伊,把自己的大脑改造成了海豚似的结构。

    另外,那人最后一个念头也耐人寻味。“甚至能够回复法术”,要知道世界上所有法师施法,都必须事先记忆好法术,充分睡眠才可以施展出来。这个德鲁伊自称他也可以施展法术,而且准备法术不需要休息,这可真是太震撼了,也太吸引人了。

    少年对这种力量很感兴趣,想到,怎么做到这一点的?

    通过抽取其他物种的生命物质,改造我们自己的生命物质。那人似乎不想解释的太详细了,你要也成为一名斯达赫宾塞派德鲁伊,才能知道具体的手法。

    成为德鲁伊?这个想法让穆哈迪觉得好笑,他想到:还是算了,你抓住了我,是想要得到什么?

    你知不知道科坦德将那些文件藏到了哪里?

    失去所有感官的况下,我可不知道。穆哈迪回应。

    你可以借用我的五感,下毒者给出了一个意想不到的回答,我准许你用我的眼睛去看,我的耳朵去听。

    这可能么?少年感到难以置信,他可以用灵能感受到别人的感官,这没错,他在水晶蜘蛛赌场里就用这能力刷了一把。但是使用这项能力,等于对方几乎完全敞开自己的内心。会有人把自己的思想送到一个俘虏手里么?

    别忘了,我可以随意控制大脑不同的区域工作。对方好像猜到了穆哈迪的疑惑。这么想到。我可以让你读取我的一部分大脑,但是更核心的部分,我自然会封闭起来。

    还可以这样!少年非常吃惊,法师和心灵术士,各有长处,这自不用说。没想到阿塔斯上的德鲁伊也有这么诡异的能力。自己还是经历太少了,以至于每每被别人用计策制住,看来以后自己应该多在这个沙漠世界上转转,胜过做一只井底之蛙。

    你同不同意协助我?对方用思想发问。

    不同意就会死?

    慢慢的死。

    思维的交流中断了,沉默了好长好长一会儿。少年想到:好吧。

    我同意。

    对方将思想的防护敞开的更大了一些,穆哈迪将自己的意识延伸过去,读取对方的感官讯息。

    一瞬间,光,声,,味还有触觉,全部都回来了。穆哈迪“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站在一个狭小的小房间里,似乎是用来存放矿具的,四周零乱堆放着一些锤子和凿子。

    在“自己”对面,一个年轻男人倒在地上,昏迷不醒。仔细一看,那人脸孔颇为英俊,但是眼角却显出一丝稚嫩,正是自己的体。

    少年明白,这是自己借助那个下毒者的眼睛看到的形。真的自己,就是倒在地上的那个男人。

    除了视觉听觉这些常规的感官,穆哈迪还感受到了对方大脑里很多无法解析的讯息,感觉就好象一个不懂德文的人突然看到满墙的德文文献一样。这是什么?他在意识里问俘虏自己的人。

    回声定位感官接收到的讯息。对方简短的回复了一个念头,接着那些无法解析的讯息就消失了。应该是对方有意控制,不再传送这些讯息给自己的结果。

    不过回声定位感官是个什么东西?穆哈迪好奇的想。联系到之前对方说过的海豚脑,这个德鲁伊该不会是也拥有了和蝙蝠类似的回声定位能力吧。要真是如此,那这个自称斯达赫宾塞派德鲁伊的家伙,还真是有些能耐。

    “叫我卡米拉。”下毒者自言自语,穆哈迪明白她是说给自己听的。

    刚才用思想交流的时候,完全判断不出对方的别来。此时她用女声开口,倒让穆哈迪小小的吃了一惊。

    没有理会他的惊讶,卡米拉继续自言自语的说道。“我是泰西安大人的助手。你不在城里的这段时间,泰西安大人和举荐你的艾基斯大人达成了一项秘密合作协议。所以,帮助我,就是帮助你自己。不要试图耍手段,不然,你这具体所中的毒,就无人能解了!”

重要声明:小说《沙漠圣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