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 提尔风云 第一百五十九苏拉 现身

    >    铁矿内部,井道一直延伸到地底深处,那里的矿工如果想要回到地面上来,必须坐人力升降机自己把自己拉上来。WwW.CaiHonGWeNXue.CoM有时候,一个人要花三个沙漏时的功夫,才能离开地底那篇暗红的黑暗。

    阿塔斯上有类似石油一样的物质,但是穆哈迪还没见过这个世界有煤。由于是沙漠世界的缘故,连木炭也没多少。所以如何冶炼金属,是一项大难题。

    提尔铁矿建在一座活火山边上,所以有得天独厚的地资源可以利用。巫王手下的匠人们在铁矿内建造出了大量反炉,以炽的岩浆为源熔炼金属。这些反炉不是直接利用源加矿石的,更主要的是依靠炉顶、炉壁和炽气体的辐。虽然由于阿塔斯的技术水平限制,炼制出来的钢铁还是参杂了不少杂质,但是相对于粗陋原始的黑曜石武器和骨制武器,已经强很多了。

    要知道,穆哈迪来到这个世界这么久,也就只见过前提尔首席圣堂武士泰西安有一件全板甲。巫王的部队们也不是都有金属盔甲穿的,最精锐的一部分才有半锁子甲穿。至于沙漠里众多的部落和冒险者,他们能用上把生锈的铁刀,就已经很奢侈了。

    当然,用反炉冶炼金属,副作用还是不少的。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反炉废气太多,本来阿塔斯的气候就够炎了,冶铁的地方更是到难以忍受的地步。

    穆哈迪站在这座地下大厅里,看着从地底上来的矿工们茫然无知的被带到这里来。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完全不清楚地表发生什么事了,各种各样荒谬绝伦的谣言在人群中四处传播。从上方看去,就像一窝躁动的蚂蚁。一些萨拉菲斯特的法师们正在安抚这些人,少年用灵能可以感受到人群的不安正在渐渐褪去。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人群比单个的人更容易影响说服,心灵术士有一种说法叫做环境压力。描述的就是人在群体中会变得比较没有主见,比较趋众的现象。

    坦白说,如果盗走文件的小偷真的是个脸舞者的话,穆哈迪不觉得自己的计划能把他出来。提尔城里遇到的那个脸舞者海蒂彻是个心灵武士,本也有灵能,要是脸舞者都和她一个水平的话,那他们应该也能看出陷阱来。

    不过从现场留下的蛛丝马迹判断,少年相信那个神秘的小偷不是什么脸舞者,而是个施法者。他是通过法术杀死士兵之后,又可以伪造成被武器杀死的样子的。他这么做,可能的解释只有一个,那就是想要掩饰自己的份。

    这样一来,事就耐人寻味了。如果真是巫王的爪牙的话,倒是没什么必要掩饰份的。反正一出事了,人们肯定会想到这是巫王爪牙搞得鬼。

    科坦德**师作为沙蒂丽的师父,在提尔人心中的威信也是极高的。现在他正站在矿工面前,煞有介事的介绍有巫王的刺客混入这里的况。

    老头儿说话不快,还经常被剧烈的咳嗽打断,用了好一会儿才把况讲清楚。除了矿工以外,铁矿里其他的人也被集中到这里来了。只有最深层,完全没有作案时间的一部分矿工没有到场,几乎所有人全部到场。他们不安的站着听老法师的解释,时不时发出惊叹的呼声,交头接耳的议论从来就没有停过。

    在老法师的授意下,一些萨拉菲斯特的法师们开始有意无意的散布谣言。他们或假装聊天,或假意向熟悉的炫示能耐,透露出其实真正重要的文件并没有被偷走,巫王的手下只不过盗走了一些假货的消息。至于真正的文件,还好好的藏在科坦德**师的寝室里呢!

    人群传播小道消息的速度飞快,现在铁矿这里少说有一半的人都在神秘兮兮的交流着种种内部消息或者内幕真相,甚至连不同的版本都出现了不少。

    此时此刻,正有八名法师和三十名擅长隐匿的士兵严密的监视着科坦德的寝室。另外两百名角斗士出生的士兵则可以在听到呼叫后三十个呼吸的时间内赶到,这样的防范可谓固若金汤,就看那个小偷会不会上当了。

    穆哈迪继续听了一会科坦德的演说,这时候老法师已经将人群分成了两半。一半人被他的属下领去了其他的地方,剩下的人则听到老法师严肃的说潜伏者就在你们中间云云。

    差不多是时候自己也去那间房间周围监视了,少年想到。为了防止俘虏被抓到后自杀,最好是抓到后立刻开始审讯最好,免得时间拖延久了,凭空生出事端来。

    当然,为了防止对方不上当,此时还有不少骑兵在铁矿的围墙外面游弋。他们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骑高手,接到的命令是看到任何从围墙里逃出来的生物,不必警告,直接杀。

    萨拉菲斯特的士兵也考虑到了对方是矮人,半人这种小体型智慧生物的可能,他们封死了围墙上一些小的开口,又堵上了矿井内一些通风道。就算是一只鸟人,也在这里插翅难飞。

    穆哈迪悄悄走到自己的岗位——一个可以看到科坦德寝室出口的小房间,他装作无所事事的样子,自己给自己倒了杯马,一边喝,一边拿起一本《梦的解析》随意的翻看。

    这本书是提尔城里的大心灵术士艾基斯送给他的,穆哈迪早已全部通读过一遍,此时再翻,不过是故示闲暇而已。其实他心里时刻在留意自己周围的动静,没有半分注意力放在书里的文字上。

    在他的灵能感官里,四周的士兵和法师可以被很清晰的探测到。有趣的是,普通人的思维似乎比较剧烈,比较显眼。而法师的思维波动就明显要“黯淡”的多,这似乎和人一般的想象相反,穆哈迪猜测这可能是因为法师们普遍意志较强,能够集中精神不胡思乱想的结果。

    当少年第四次翻过“……快速眼动时间是人的思维最积极,也是最不设防的时间段。优秀的心灵术士可以借助梦境,植入意念或者窃取思想……”这一页时,他才发现自己上带的马已经喝完了,但是四周却依然一片平静,没有任何不寻常的迹象出现。

    难道对方已经识破了这个陷阱,所以偷偷溜走了?穆哈迪边想,边皱起了眉,接着合上书站了起来,想到外面和守卫的士兵沟通一下。

    刚刚站直子,还没迈步,穆哈迪突然感觉到双腿一软,无力的倒了下来。一个褐色袍子的人影无声无息的从他背后闪了出来,转到了心灵术士前面。

    穆哈迪的视线里,只能看到一双褐色的过膝长筒靴,矗立在自己眼前。

重要声明:小说《沙漠圣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