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 提尔风云 第一百五十三苏拉 铁矿

    >    在阿塔斯世界,提尔城拥有全世界最大的一座铁矿。WwW.CaIHonGWeNXue.CoM这座铁矿位于城外两天路程的地方,有一条高大的围墙保护。巫王卡拉克时期,有数万名奴隶进入这座铁矿深邃又弯曲的矿脉中,用血汗换来珍惜的铁矿原石。

    世上的人们用欣赏的语气谈论提尔出品的高质量的铁器,但他们不清楚的是,提尔铁矿本比提尔城更悠久。早在巫王的时代之前,在净化之战席卷大地之前,在太初术士拉贾特发明第一道魔法之前,铁矿就已经存在。

    净化之战中,这座铁矿被卡拉克占领,他将抓捕到的非人类种族贬为奴隶,扔到这里挖矿。这些被巫王称为类人的战俘们就成了第一批奴隶矿工,他们在十四座火峰的地底深处的矿井里辛苦劳作。正是这些奴隶挖出的矿石,让巫王的大军有了优质的兵器,在长达十五个世纪的净化之战中逐渐杀绝了十多个非人类智慧种族。

    普通的矿井,乃是黑暗冷的场所,自冰冷死寂的石头中开凿出来。但是提尔的铁矿建在火山上,它的内心乃是熊熊燃烧的愤怒烈焰。因此,提尔的矿井内部很,而且随着井道越钻越深,温度也越升越高。奴隶们犹如在烤箱之中劳作,周围的岩石烫的几乎没法碰触,空气中弥漫着硫磺和瓦斯的味道,吸进肺里炙痛难耐。而即使穿上最厚的靴子,脚底也会被烫出水泡。有时,他们为了寻找新的矿脉破开洞壁,结果却遭遇到蒸汽,沸水或者熔岩。有些井道凿的十分低矮,奴隶们无法站立,只能爬行或弯腰行走。那泛红的黑暗之中,还有怪物出没。

    巨龙曾经是阿塔斯上最强大的智慧生物,在净化之战也遭到了巫王们的猎杀。强健的体魄和巨大的躯,在魔法面前却无比的脆弱。一个接一个的,巨龙被击倒了,幸存者有的不得不变化成人类的外形隐藏在人类社会中,有的则远远的躲了起来。

    矿井里出没的火蜥蜴,据说就是一部分隐藏起来的巨龙的后代。它们无法翱翔,眼睛上蒙着一层厚厚的白翳,几乎就是瞎子。但是他们能喷火,能在岩石土壤中挖洞。幼年的火蜥蜴不过有一只跳跳那样大,但是他们有生之年都会生长,甚至能长到真正的火龙那样大,而且他们极端不喜欢被打扰。

    钻开的井道中,常常会发现整队整队的奴隶矿工被火蜥蜴烧死后留下的焦黑尸体。除此以外,奇怪的疾病也开始在矿工中出现,它来的非常剧烈,往往一天就能夺走一个健康奴隶的生命。而即使是在矿井里工作了一千天都没有生过病的奴隶,也可能在第一千零一天突然染上这种怪病,悲惨的死去,尸体变得像一百岁的老人那样干枯瘦小。

    奴隶们大量死亡,卡拉克却不在乎,他总是有战争要去取胜。铁和其他金属,比类人的命要重要的多。净化战争结束后,卡拉克又和其他巫王们打了起来。每逢战争,巫王就带领他的军队俘虏成千上万的奴隶。在两场战争间的短暂和平时期,他就让奴隶们自己繁衍,最不听话的那批就送入地底泛红的黑暗之中等死。

    奴隶们起来反抗,矿井里爆发过的起义不计其数,但是全都徒劳无功。巫王和他的爪牙拥有魔法,而魔法只有魔法才能对抗。弱者们挑战魔法,是很危险的。

    提尔革命之后,铁矿一度濒临荒废,因为解放了的奴隶们不愿意留在这里等死。但是由于面对巫王联军的压力,革命的领导者之一,沙蒂丽议员组建了一支名叫萨拉菲斯特的特殊内卫部队,又把离开铁矿的前奴隶们抓了回来。在这支内卫部队的监督之下,铁矿又重新开始了运作。它的产出,比巫王时期还要高出不少,为提尔新编的军队提供了大量武器。

    穆哈迪和法赫德两人被巫王联军的骑兵追赶了很久,等到确信跑到了不会引人注意的地方,少年才显现异能,和追兵们打了起来。六名来自尤里克的骑兵都是精挑细选的好手,但是面对一名心灵术士和一名出色的精灵武士,还是被打了个大败。有个骑手最后见机不妙,想要逃跑,被穆哈迪用异能塑造出的石爪抓住了灰鳞鸟的一只爪子,他从鸟背上种种摔了出去,喀拉一下就把脖子折断了。

    眼见已经和其他精灵分散,两人倒也无意再去和他们汇合,在穆哈迪的建议下,干脆直接往提尔的方向走。能够通知一下执政会议巫王联军的军容,不大不小也是件功劳。

    走了一段时间,法赫德眼尖,就发现了远处提尔铁矿的围墙。“这座山脉,不就是提尔铁矿的位置么?我们去那里看看,也许能找到提尔的人。”

    穆哈迪虽然是提尔的军官,但是说起周边地理,他还没有法赫德熟悉。这座铁矿虽然十分著名,但是他自己却没有来过,也不知道是不是这里,当下只是点点头,没有提出异议。精灵曾经跟随商队走南闯北,见识丰富,用灵能探测也显示他没动什么别的心思,所以少年决心跟着走。

    两人纵马很快来到那堵围墙前面,在围墙上有不少士兵来回巡逻,有个高大的穆尔人士兵看到有人骑马过来,观察了一会,然后放心的喊道:“精灵!没有危险。”

    巫王们都是极端的大人类主义者,种族灭绝的凶手,自然不喜欢任用非人种族作为士兵,这也就是为什么那个穆尔人士兵一看到法赫德的精灵脸孔,就放下心来的原因。不过穆哈迪觉得对方也太松懈了一点,就算巫王们再怎么仇视非人种族,抓个精灵当带路的还是很轻松的。

    铁矿唯一的入口是他们前方二十尺处的一道橡木铁门。周围的墙体是用块块光滑的黑市砌成的,穆哈迪猜测都是些火山岩。围墙的外围有一道阶梯,也是用黑石砌成的,通向墙体的顶端。阶梯上的石头看起来有些年头了,不少都磨损得中央凹下去形成碗状。更高一些的地方它们为一道很陡的木阶梯替代,有麻烦的时候,围墙上的人可以把阶梯收起来。

    这种古怪设计背后透露出来一个思路,即这道铁矿的围墙不是为了防范外来的敌人而建立的,它是为了防范内部的奴隶们而被建起来的。穆哈迪可以想象以前巫王时代在这围墙上巡逻的督工,他们的职责是防止奴隶们逃掉,而不是外人前来打劫。

    少年亮出自己的份,得到确认后,那个高大的穆尔人下令放他们进来。穆哈迪和法赫德沿着阶梯走到围墙上,这时候他发现这些黑色的石头踩上去有一种暖洋洋的感觉,即使隔着鞋子也能感觉到。

    那木梯很陡,那个穆尔人就站在墙头,伸手拉了两人一把。穆哈迪对这个男人心生好感,但是随即敏锐的察觉到这里的士兵每个人脑子里都循环回着曾在真理屠夫那里听到的音乐。他知道这是艾基斯发明出来的反读心策略,所以眼前这些人的份就不言而明了——他们是提尔最初的那一批革命者。

    “角斗士?”法赫德被拉上来以后,出声问道。

    那个穆尔人听了豪迈的笑笑,算是认可了。他穿着朴素的皮围裙和皮带子,没穿任何盔甲,一壮硕的肌不加掩饰的露了出来。穆尔人是人类和矮人的混血,他们不能自然出生,必须用药剂辅助人类女受孕矮人的种子。而穆尔人出生时,往往就是母体死亡的时刻。作为混血儿,这种人天然具有矮人的力量和体质,人类的材和敏捷,是极其出色的角斗士人选。

    “前角斗士,我的朋友们。”那个穆尔人非常友善,的拍拍两人的背,“要是我现在还在竞技场上的话,多半已经被什么野兽给吃了。感谢革命,让我的生命可以死的更有价值一些。”

    “你们刚才被巫王们的爪牙追击,现在想必已经很累了,我可以带你们去房间里休息。”他直截了当的说,“很抱歉我们现在没有太好的条件,所有的房间都是一个样子的,积满灰尘,而且又闷又不透气,希望你们能够理解。”

    法赫德是见多识广的人物,这就和对方攀谈了起来,那人也随口回了几句。穆哈迪看到这里的士兵们有很多是前角斗士,猜到这是里卡斯议员率领的深红军团。他急于汇报巫王联军的报,就问,“你知不知道这里我们提尔军的指挥大帐在哪里?我有军要汇报。”

    听到军二字,那大汉变得严肃了几分,“我知道,但是你要找谁汇报呢?”

    “里卡斯大人在不在这里,如果他在,我就向他汇报。”

    穆尔人听了,伸出大手按在少年肩头,“以前曾有人叫我做竞技场之神,因为我是提尔角斗士中的冠军。但是我从来没被人叫过大人,而且我也不喜欢被人这么叫。你既然也是提尔的军官,那我们就是共同打击巫王暴政的兄弟了,你叫我里卡斯就行了!”

重要声明:小说《沙漠圣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