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 提尔风云 第一百三十五苏拉 失控

    >    自从穿越到这个名为阿塔斯的沙漠世界后,穆哈迪凭借运气,以及那么一点点机智,成功的摆脱了许多危险的局面。从不名一文的一介奴隶,成为了一名初露峥嵘的心灵术士,虽然有些波折,但是还可以称的上一帆风顺。

    在这段时间里,只有一次,穆哈迪是真的被到了生死关头。那次是他和肌老爹等一行人被困在沙漠里一处蚁族的巢,而那个蚁群的蚁后对他施展了燃烧之手。本来以少年当时的能力,绝对无法幸免。但是不可思议的是,就在生死攸关的一刹那,一种无形的力量从穆哈迪心底升起,接管了体的控制权,接着,一个未知的异能被施展出来,挡住了蚁后的法术。

    事后,穆哈迪也曾奇怪过自己当时是怎么了。但是百思不得其解,只好认为自己当时是在死亡面前爆发出了平时没有意识到的潜能,之后也就没有深究。

    现在,女酋长的刀尖狠狠的刺穿了少年的心脏,第二次的,穆哈迪处在濒死边缘。

    一股说不清来头的力量从体内隐秘的角落源源不断的涌现出来,好像无穷无尽一样。站在周围的士兵们吃惊的看着他们的长官被敌人用弯刀钉在了地上,紧接着,亮蓝色的灵纹从他的上亮起,从躯干蔓延到四肢,额头,透过多层衣物也可以看得一清二楚。

    灵纹像有生命一样缓缓震动,连周围的空气都应和着产生了共振。美帝奇吃惊的看着被自己刺穿心脏的这个敌人,他的心脏已被洞穿,鲜血流淌了一地,呼吸紊乱,看上去明明就要死了,但是不知怎的,自己竟觉得这个濒死的男人强大无比。

    穆哈迪自己感到一种难以对抗的强大直觉控制住了自己,不假思索的,他展现了一个闻所未闻的高级异能,同时感应着用刀刺穿自己膛的女酋长。

    新的体有种奇异的陌生感,比起自己曾经使用过的两具体,这个体更强壮,更敏捷。但是很多属于女特有的器官传递回来了从未体验过的神经讯号,这让穆哈迪有些不适。

    穆哈迪看见被自己压在下的那个生物从口涌出大量的鲜血,他是个长相尚算英俊的年轻男人,上有很多发着蓝光的灵纹,但是此刻,那些亮蓝色条纹正在消退。而他的眼神也开始涣散,这个人正在死去。

    这个景多少让心灵术士有些不适,毕竟一秒钟之前,那还是他自己的体。

    虽然少年不太清楚这个异能属于心灵附魔系的高级异能,心灵交换,但是它的效果却可以一眼看出来。在临死前,这个强大的高阶异能突然发动,碾碎了了对方的灵能抗力,然后强行夺取了对方的体。而美帝奇自己的灵魂反而被传送到了自己那具心脏破碎的躯壳中,濒临死亡。

    在直觉的驱使下,穆哈迪又开始施展新的异能。一道蓝光闪过,倒在地上的男人体开始自动修复起来,鲜血倒流回他的体内,伤口自动愈合,插在上的弯刀自己退了出来。除此以外,他的眼神也重新有了焦点。

    心灵交换的效果并不永久,要是不在被传送回原来的体之前修复好伤口,那么下场还是死路一条。这个原因穆哈迪自己还不太清楚,但是纵他行为的“直觉”对此心知肚明。

    “你!”美帝奇的灵魂借助穆哈迪自己的躯说话了,用另一个人的躯听到自己话,是个奇妙的体验。那声音比平时自己听到的更低沉,也更磁一些。这种差异是由于传声介质的不同造成的。平时人听到的自己的声音是直接经过颅骨传到耳腔的,而别人听到的声音是通过空气传播过去的,频率上有微小的差别。

    另一个少年一无所知的异能脑力锁定被施展出来,封闭了美帝奇进行任何精神活动的能力。接下来,心智交换的效果结束,穆哈迪被传送回自己原来的体中,而不能思考的美帝奇也传送回了她原本的躯体,接着她就子一软,瘫倒在地。

    危机已经解除,然而一切还远远没有结束。

    贸易站里的所有人,包括疯马部落的武士,提尔城的士兵,以及一些还被困在贸易站里的商队成员,都目睹了那个年轻人的惊人变化。

    “你们都要付出代价!全部都要付出代价!”

    一瞬间,贸易站被这惊人的心灵力量照亮了,甚至阿塔斯那毒辣的太阳也在这一刻显得更加黯淡。穆哈迪手下的士兵手中握着弯刀,站在原地呆呆的看着敌人一个个倒在心灵术士面前。异光从他的眼睛里发生,冲击波从他的指尖出,火焰从他的掌心迸发。粘腻滑溜的畸形怪虫被从虚无中召唤出来,缠到敌人上,攫食他们的大脑。

    武士们惨叫着倒下,双眼和双耳里渗出鲜血,他们的精神被粉碎,意志被摧毁,记忆被扭曲到无从识别的地步。“穆哈迪”将恐惧投影到敌人的心中,接着又抹去他们的一切感。飞虫走兽,被无形的威压震慑,恐惧的钻入地中,或者飞离这个区域。试图拯救自己部落酋长的勇士被火焰烧成焦炭,或者被无形的弯刀划开喉咙,最后的咒骂化作凄厉的呼喊。

    最后,最资深最勇敢最疯狂的武士瑟缩的躲在被爆炸炸的七零八落的围墙上,试图用弓箭从远程消灭这个强大的心灵术士。他们单腿跪在地上,以抑制小腿的发抖。颤抖的手将箭搭在强弓之上,瞄准这个年轻的对手。

    然而他们发现,虽然自己经百战,应付过无数凶狠的对手和残忍的沙漠怪物,但是眼前这个敌人比他们加起来还要更加强大可怕。一个接一个的,汹涌狂暴的灵能取走他们的生命。很多人临死的时候,眼中不全是恐惧,甚至带上了一丝敬佩。

    当最后一个贸易站里的敌人首异处的时候,穆哈迪才感觉到那股充盈的力量和直觉一起消退了,自己重新感觉到了自己。

    短短时间里,贸易站里,从爆炸后幸存下来的全部疯马武士就已经不复存在。一个人,一分钟,就扭转了整个战局。

重要声明:小说《沙漠圣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