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 提尔风云 第一百一十三苏拉 密谈

    >    提尔城。

    当泰西安看到那个扎着马尾辫的女孩出现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时,头脑中的第一个念头是“我老了,我的头发逐渐花白,我居然连有人越过了守卫都没察觉出来。”

    但是泰西安没有把自己的念头说出来,相反,他把椅子向后退开,站了起来,绕到办公桌的另一侧。

    “我的守卫呢?”他问。

    “睡着了。”扎着马尾辫的女孩说,以最挑剔的眼光来看,她长得也很标志,曲线玲珑。“我培养了能使人嗜睡的寄生真菌。”

    “斯达赫宾塞派德鲁伊……”泰西安从喉咙里挤出这个名字,“你为什么找上我来?”

    “为了提巫王卡拉克报仇,除非你能说明自己有不得不附逆的苦衷。”扎马尾辫的女孩似乎一点也不害怕泰西安。

    “我做事一向手段自选,理由自晓,我不需要向任何人解释什么。”泰西安冷冰冰的回应。

    “那你就做好去死后的世界陪卡拉克的准备吧,”扎马尾辫的女孩似乎遗憾的叹了口气,“为亵渎者法师,你敢在这里施法么?珊瑚女巫,还有她手下的那批守护者法师会饶了你?”

    “那不是你该考虑的问题,”泰西安已经做好了战斗的准备。这里的植被不多,施展不了几次魔法,他想,看来要靠武技战胜对方。

    “真遗憾,我们本可以合作的。”少女古怪的说,“有个人头向我推荐你来着。”

    和一个斯达赫宾塞派德鲁伊合作?泰西安脑海里出现了这个惑的念头。

    和一般人不同,泰西安出生贵族,同时掌握魔法和战士的技巧,而且对知识有一种异常的。阿塔斯上的很多人,已经没听过斯达赫宾塞派德鲁伊的名字,但是他泰西安知道这个派系的德鲁伊有多可怕。

    据说,在古代的净化之战中,那位魔王边就有不少斯达赫宾塞派德鲁伊辅佐。这些另类的德鲁伊协助了那位魔王的种族灭绝计划,他们在异族中间散布瘟疫,消灭他们的婴儿和小孩。他们建立起集中营,批量的屠宰那些被魔王标志为人形动物的非人类种族。

    除了战斗上的力量之外,斯达赫宾塞派德鲁伊还是了不起的生物学者,他们对各种毒素都了如指掌,说不定能派上用场。

    “你是被胁迫加入逆贼中的么?”马尾辫少女看到泰西安在思考,等的不耐烦了,又问。

    看来她是个巫王的死忠,泰西安想,也许确实值得拉拢一下,自己边的人才太少了。

    “你知道,卡拉克大人是阿塔斯上最强大的预言系魔法师吧?“泰西安反问。

    “对,这也就是我奇怪的,卡拉克在预言魔法上的造诣无人能及,怎么可能被革命推翻?”

    “革命,哼,革命还不就是因为预言魔法造成的?”泰西安用低沉的声音解释.

    “卡拉克巫王几年前施展大预言魔法的事实,探测到了一个令人恐惧的未来。他看到,一个即使连他——一名巫王,都要感到颤抖的恐怖存在将会在不远的未来复活过来。为了应付这个巨大的危机,他不得不加快魔龙变的过程,让自己变成更强的形态。”

    “所以他就压榨提尔的资源,结果引发了革命?”马尾辫女孩指出泰西安话中的漏洞。“可是巫王卡拉克建立起了一严密的魔法预警系统,任何人试图实施反对他或者他的政府的罪行,都会被预先感知到。没有你的倒戈,革命者怎么会得手?”

    “人人都说,你是因为害怕自己像前一任首席圣堂武士那样,因为渎职而被巫王杀死。但我知道那是谎言而已,因为……”马尾辫女孩的目光直刺泰西安。“……卡拉克当时根本就没空管圣堂武士们了,进行魔龙变期间他不能有半点打扰,怎么会处罚你?!”

    “你也知道卡拉克当时为了进行魔龙变,无暇管理俗务。所以运行预言法阵,检测可能发生的叛乱,就变成了我的职责。”泰西安说。

    “我一直对巫王大人忠心耿耿,我处死了无数试图革命的叛贼!”泰西安吼道。

    “那你怎么后来加入珊瑚女巫的?”马尾辫女孩眯起眼,“你被她惑了不成?!”

    泰西安解释道,“因为有一天,我像平时一样监督城里的犯罪,等着那个预言魔法阵吐出新的犯罪动向,然后在罪行发生之前将他们扑灭。结果我等来了这么一条消息,‘首席圣堂武士泰西安将会杀死首席征税官巴塞尔贝伊,犯下叛逆之罪。’”

    马尾辫女孩的眼睛睁大了,仔细的听泰西安说下去。

    “我当时震惊了,我一直对巫王,对提尔忠心耿耿,怎么可能犯下叛逆之罪?何况我对首席征税官巴塞尔贝伊根本不熟悉,甚至连话都没有说过,无冤无仇,我怎么会去杀他?”

    “但是预言法阵的准确是不容置疑的,过去一千年来,卡拉克利用它挫败了无数谋,从没有叛贼成功过,它怎么会错?!”

    “当时我就知道,我得马上跑路了。因为预言法阵做出的预言,我的副手也会受到一份,作为监督和制约。他肯定会带人来逮捕我,好让自己能够高升一步。”

    “圣堂武士们对待叛徒的手段,没人比我更清楚,所以我迫不得已,只好和珊瑚女巫,还有里卡斯,艾基斯他们合作,好躲避追捕。”

    “接下来就是你所知道的历史了,革命取得了成功,而我带领忠诚于自己的手下杀回圣堂武士的总部。在我自己的办公桌后面,我发现了我的副手正坐在我的位置上庆祝呢,他旁边有个肥胖的老贵族在恭喜他,正是首席征税官巴塞尔贝伊。”

    “那时候我才搞清楚事的真相。原来巴塞尔贝伊是我那个野心勃勃的助手的远房叔叔,他试图支持自己的侄子取代我的位置。”

    “预言法阵没有出错,原来巴塞尔贝伊准备安排一次袭击,杀了我,然后嫁祸到革命者上,自己的侄子就可以高升了。”

    “等等,这个巴塞尔贝伊,难道不知道巫王的预言魔法阵?”马尾辫女孩发现了对方陈述中的漏洞。“如果他在谋策划杀了你,那该是预言魔法阵吐出他意图谋反的报啊!”

    “他没能理解卡拉克巫王的预言魔法有多强大,你也没有。”泰西安感慨的说。“预言魔法阵本该吐出巴塞尔谋杀害巫王大人的官员的,但它没有,你知道为什么?”

    “原因很简单,因为我泰西安一旦通过预言魔法阵看到了巴塞尔的图谋,难道我会坐以待毙?我肯定先下手为强把那个老匹夫宰了,这样他无论策划什么,都不会实际发生。预言魔法阵甚至预言到了我看到预言后的反应,所以它认为巴塞尔不可能杀了我,所以也就不可能犯下叛逆罪行。”

    “最终,它给出的预言就是我会杀了巴塞尔——杀了巫王大人的高官。无论是对方谋暴露,还是我加入了革命,都是这么个结果。”泰西安说,“最后,我也确实宰了巴塞尔贝伊那个家伙,他害得我走投无路。”

    “这就是魔法,德鲁伊女孩。”泰西安为自己的故事结尾。“魔法超越逻辑,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力量。在魔法的世界里,有时候结果决定原因!”

    “原来如此……”马尾辫女孩喃喃自语,“这么说来你确实有可原,也许我真的能和你合作。”

    “斯达赫宾塞派德鲁伊支持巫王们的思想,这我知道,但是你为什么不去找其他的巫王呢?尼本乃,安卡拉,还有尤里克的巫王会待你如上宾的。”泰西安也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因为一个非常非常大的大人物推荐了你,他说你是他的直系血脉,他‘预言到’你会成就大业!”马尾辫女孩解释。

    某位巫王青睐我?还是某个德鲁伊长者?泰西安不遐想,“那么好吧,我欢迎和你合作。但是事先说明,我现在手下的力量可不多,甚至连那个预言法阵都被珊瑚女巫的人的要去了。你要我办太大的事,我可做不到。”

    “我辈斯达赫宾塞派德鲁伊所要做的,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杀光所有类人种族。”

    把精灵,矮人,半人,半巨人,螳螂人什么的都杀光?泰西安瞬间哑然失笑,都说斯达赫宾塞派德鲁伊强大而疯狂,看来对方确实病得不轻。“这恐怕不太现实,而且又何必呢?那些——嗯,类人种族,只要合法纳税,不挑衅人类的地位,不久可以了么?”

    “你不明白,人类和类人是谁生谁死的残酷竞争!”马尾辫女孩激动的解释。“看看阿塔斯,看看我们的世界!海洋消失了,森林不见了,整个世界变成了一座无边的沙漠!你们这些法师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么?”

    “没有了绿色植被的净化,阿塔斯的空气正逐渐变得越来越具有惰!”

    “我辈斯达赫宾塞派德鲁伊中的长者发现,虽然比预料中的缓慢,但整个世界,正逐渐变得越来越难以生存!那些从大德鲁伊们从异位面召唤来生物,结果无一例外的窒息在我们阿塔斯的大气中。”

    “我们阿塔斯人没有注意到这一点,是因为我们进化了,我们比我们的祖辈更高,更快,强大,更坚韧。如果现在复活一个几千年前的古人,那么他同样会在现在的阿塔斯窒息!”

    “但是进化有其极限,这个世界已经承载不了这么多生灵了!那些类人种族——精灵,矮人……他们甚至每呼吸一口,就是在夺走本该属于我们人类的生机!只要他们还在喘气,就是在侵略人类!”

    “无论你愿不愿意,泰西安大人,第二次净化之战的爆发迫在眉睫!”

重要声明:小说《沙漠圣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