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54】卑鄙无耻的古宇

    “喂喂,你们别挡在这里好不好,何况冀风体还没恢复,你们这么吵,让人家怎么休息?”古宇端着一碗香味扑鼻的鸡汤走了进来,见三个丫头叽叽喳喳吵个不停,不由得皱着眉头说道。

    “诺,蕊儿,要是闲着没事做,就把这碗鸡汤喂给冀风喝了。”古宇将碗塞进蓝蕊儿的手里。

    然后转对周游梦说:“游梦,去把厨房收拾了。”

    胡媚儿见古宇整个大伙儿下达任务,赶紧蹑手蹑脚的往屋外走,但脚还没踏出去,就听到古宇叫道:“媚儿,你想去哪里?想偷懒么,赶紧去把餐桌收拾了,丫丫的,你们这几个丫头真是懒得不行了。”古宇颐指气使的说道。

    胡媚儿吐了吐舌头,一溜烟的就跑了出去。

    蓝蕊儿坐在边端着汤碗,用汤勺小心翼翼的给冀风喂着鸡汤,时而飘一眼站在旁的古宇。

    “宇哥,我想问你个问题。”蓝蕊儿吹了吹汤勺里的汤,然后送到冀风的嘴边。

    “什么问题?”古宇有些疑惑的问道。

    “昨晚你们那是什么状况,看起来就像拍电影一样,又是光又是气的,好不吓人。”蓝蕊儿心中一直对昨晚的事耿耿于怀,但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时机问,这个时候房间里就剩下他们三人,她也正好解开心中的疑惑。

    “额,哈哈……蕊儿,那个,其实不是你想的哪样,那个……”古宇一时竟不知道怎么给蓝蕊儿解释了。

    “唔,宇哥,你就别支支吾吾了,我知道你和媚儿还有游梦姐姐都不是一般人,我只想弄清昨晚发生的事。如果你不愿意说,就算了,我也不想勉强你。”蓝蕊儿见古宇支吾着,并不是很原因给她说,不由得有些失望。

    古宇苦笑一声说:“其实也不是不能给你说,只是我怕你听了之后不能接受而已。”

    蓝蕊儿眨了眨大眼睛,说:“宇哥,你就给我说吧,其实我很想了解你们,你放心吧,你告诉我之后,我绝对不会告诉别人。宇哥你就给我说嘛……”

    古宇苦笑着摇摇头,他实在经不起温言软语的攻伐,何况蓝蕊儿已经知道事经过,如果不告诉她的话,这丫头一定会软磨硬泡,还不如索告诉了她。

    “其实正如你所见,我、媚儿、游梦,我们三人都是修行人,修行懂吧,就是打坐练气,修,至于你看到的那些光啊气的,便是我们体内的真力,也就是练武之人的内力,既能伤人,也能救人,冀风就是用我们的真力救活的。我这么说,你能理解到么?”古宇见蓝蕊儿一脸茫然的看着自己,不由得轻声问道。

    蓝蕊儿茫然的摇摇头,不过随即笑道:“不太理解,但我知道你们是修行人,而且很厉害就行了,至于其他什么,我也不需要了解太多。本来我看你们能够喷云吐雾,神奇的,还想学来玩玩,但想想还是算了,别说让我打坐练气,就算让我多呆一刻我也会闷死的。”

    古宇微微笑了笑,拍了拍蓝蕊儿的小脑袋说:“恩,我们蕊儿果然懂事,其实这修行可不容易,我还因为这事差点没命了呢,上次我不是给你说过一个和尚把我追到那云雾秘境去了么,其实也是因为修行的事。所以我看你还是不要踏进来的好,不过我倒是可以教你点养的方法,保证你体健康,容光焕发,而且还有美容的功效哦。”

    蓝蕊儿狠狠的点了点头说:“好啊好啊,宇哥就教我这美容的方法吧。蕊儿要变得更美丽。”

    古宇哈哈一笑说:“好好,等冀风体好了,我就教你。”

    “好好……”

    ……

    “朝儿,你感觉怎么样了?”

    龙虎山正一派后院,道士王毅龙端着一碗散发着刺鼻气味的药碗,坐在窗沿上而上躺着被雷电轰击的焦黑一片的顾惜朝。

    顾惜朝声音异常微弱的说道:“师傅,我感觉好多了。”

    王毅龙摇头轻叹一声道:“都怪为师没有好生嘱咐你,才让你闯出如此大祸,好在你在天雷灌顶的之后躲开了大部分攻击,要不然便会被成天雷击得飞灰湮灭,那时候为师想救你也救不了了。”

    顾惜朝感激的看着王毅龙说:“师傅对朝儿的大恩大德,朝儿永世不忘,等朝儿好了,一定会好好侍奉你老人家的。”

    王毅龙笑着遥遥头道:“为师一向将你视如己出,把你当成自己的孩子一样,你有事,为师能不救么,好了,先把药喝了。为师在为你疗伤。”

    等到王毅龙给顾惜朝喂完药,然后将顾惜朝扶起来,自己盘腿坐于他的后,开始给他运气疗伤。

    只见王毅龙双手间流转出一股柔和如同白云的真力,然后迅速向顾惜朝的体内流转而去,那真力进入顾惜朝的体之后,便开始疏通起顾惜朝体内被淤血堵塞的任督二脉,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两人头顶都见了汗,王毅龙双手猛的一推,一股更为强烈的真力直贯顾惜朝的体内。

    “扑……”顾惜朝猛嘴里猛的吐出一口黑血,脸色微微好转了些。

    王毅龙双手一震,气收丹田,微微吁了口气道:“朝儿,我已经将你任督二脉的淤血疏通,你可以每自己运气疗伤,但切不可心急,一步一步的来,等到将奇经八脉都打通了,你的伤势便无碍了。”

    顾惜朝微微点点头道:“多谢师傅,徒儿知道了。”

    “朝儿,你老实告诉我,你用九天神雷符劈的是什么人,为什么九天神雷会失去控制,劈到你?”王毅龙脸上升起一丝淡淡的怒气说道。

    顾惜朝支吾一声,说:“那个,师傅,都怪那古宇,我担心狐妖为祸人间,便下山去追捕那狐妖,但那古宇被狐妖美色所迷,有心维护,我便和他打了起来,但他仗着有七宝琉璃珠和乾坤流虹剑之助,将我打伤,还斩断了我的长剑,又想这古宇得了这两件法器,在狐妖的蛊惑下不知要作出什么危害社会,危害修真界秩序的事,一时气急,便使用了九天神雷符,没想到古宇竟用他好兄弟的体来抵挡神雷的攻击,他那兄弟不过是个平常人,如何受得了天雷的攻击,所以九天神雷就失控了,我也被成天雷击伤了。”

    王毅龙不由大怒:“什么,世间还有这等卑鄙无耻的人,竟拿自己兄弟的体挡雷,你说什么,七宝琉璃珠和乾坤流虹剑?那不是上古法器么,怎么会在他手里,你不会看错了吧?七宝琉璃珠和乾坤流虹剑不是应该和上古异魔一起封印在云雾密境里么?”

    顾惜朝微微遥遥头道:“我也不知道,但那小子手里拿的确实是乾坤流虹剑,而且七宝琉璃珠似乎已经认主了。”

    王毅龙沉吟片刻道:“如此说来,上古异魔已经复苏,修行界必然掀起轩然大波啊。”

    王毅龙忽然响起什么:“对了,那小子是不是真力雄厚,双眼如炬?”

    顾惜朝点点头道:“是的,那小子虽然也是筑基期的修行者,但真力却异常雄厚,比我高上不止一筹,他用剑气不断斩开了我的真力护体,还将我的长剑也斩断了。”

    王毅龙脸上闪过一丝霾:“原来是那小子,我就说那小子不一般,现在看来果不其然,当时我就应该一掌劈死他。”

    顾惜朝脸上闪过一丝喜色,但随即装出一副悲戚的神色:“师傅,你一定要为徒儿报仇啊,何况那个小子已经完全被狐妖所迷,而且已经放出上古异魔,如果不尽早除去,恐怕到时候会危害到修行界啊。”

    王毅龙挥了挥手道:“朝儿,为师自有主张,等你伤势好转,为师便下山去寻他,到时候不管他有什么背景,师出何门,我一定会让他为自己作出的事付出代价。”

    顾惜朝心中不由得大喜,要是师傅出手,古宇必死无疑,到时候师傅杀死古宇,七宝琉璃珠和乾坤流虹剑一定会落入师傅的手里,自己的法宝被毁,师傅又这么疼自己,肯定会被这两件法宝交给我的。

    王毅龙见顾惜朝不说话,以为他是累了,于是拍了拍顾惜朝的肩膀说:“朝儿,我看你也累了,你就好好休息吧,这里还有颗凝气丹,你先吃了吧,对你运气疗伤有好处的。”

    顾惜朝点点头,接过凝气丹,便塞进了嘴里。

    顾惜朝从小被丹药浸泡着长大,自然知道这些丹药的效用,而且现今外丹门派没落,上好的丹药可遇而不可求,就算顾惜朝吃的固元丹和凝气丹这样的中等丹药也是有价无市的,平时自己大多吃的低等丹药,这中等丹药都供给了掌门人,以及师叔师伯们了,现在自己受伤,师傅能将这固元丹和凝气丹给自己吃,简直是天大的恩宠了。

    见顾惜朝吞下凝气丹,王毅龙点点头道:“好吧,你先休息,为师走了!”说着关上门走了出去。

    顾惜朝见王毅龙离开,焦黑的脸上顿时扯过一丝丑陋的笑容:“古宇、胡媚儿你们让我不好过,我也不会让你们好过,到时候我师傅出手,有你们好看的……哈哈……”

重要声明:小说《和警花修行的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