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48】疗伤

    “仙丹灵药!?这个我们要去哪里找,媚儿你知道哪里有么?”周游梦看了一眼沙发上躺着的冀风,迟疑片刻,然后打定主意一般看向胡媚儿。

    胡媚儿沉吟片刻,道:“文革之后就只剩下一个外丹门派,便是金丹派的玄丹门,这个门派专以炼丹而生,听闻近来丹炉及将开启,金丹临世,天下修行者少不了一番争夺。”

    周游梦心中微微一喜道:“媚儿,这玄丹门在什么地方,我要去取金丹。”

    胡媚儿摇摇头,道:“那地方很远,而且在深山之中,你一个女孩子如何去得?而且就算你找到玄丹门,那金丹岂是你能取到的,想要夺取金丹的修行人何其之多,恐怕还不等你走出玄丹门的大门,就首异处了。何况现在远水救不得近火,冀风的伤根本等不到你从玄丹门回来。”

    周游梦有些泄气的说道:“那现在该怎么办?不可能就这么等死吧,如果冀风死了,宇一定会伤心死的。”周游梦看了一眼躺在一旁的古宇,幽幽叹息了一声。

    胡媚儿微微站起来,忽然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周游梦一把扶住她说:“媚儿,你怎么了,没事吧?”

    胡媚儿摇摇头道:“没事,刚刚消耗太多的真力,有些乏力罢了。”

    周游梦安心的点点头道:“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呢?”

    胡媚儿轻移莲步,走到窗前,望着繁星点点的星空,脑袋中已经乱成一团。

    这冀风不过是一介凡人,现在只是靠着体内的一丝先天元气支撑着,如果最后一丝先天元气也消失的话,就算是大罗神仙也救不了,而且冀风五脏六腑都已经被雷电击伤,如果要救他,就必须修复他体内受损的脏器,但凭自己现在的真力根本就不足以修复他体内的脏器,这如何是好。

    胡媚儿不断的在窗前踱着步子,低着头思忖着。

    周游梦和蓝蕊儿也不打扰,现在能救冀风和古宇的人,就只有胡媚儿了,她们将所有的希望就寄托在胡媚儿上了。

    胡媚儿看了一眼倒在一旁的古宇,要是古宇没有受伤,凭借他那雄浑的真力和七宝琉璃珠之助或许能救冀风一命,但现在古宇五脏六腑也被雷电击伤,根本就难有作为,怎么办呢?

    “风,冀风……”忽然一声怒吼,古宇猛地从沙发上跳了起来,只见他双眼喷出炙的火焰,双拳之上也凝聚着狂暴的金色真力,神呆滞的望着天花板,好像天花板之上有什么恐惧的事物。

    “唔……呼哧呼哧……”

    当古宇看清了眼前的一切,顿时清醒了过来,霎时间真力尽去,膛如同擂鼓一般的轰隆作响,喘息声更是如同风箱一般呼哧作响。

    “宇,宇,你醒了,你感觉怎么样?”周游梦一把拉住古宇的手欣喜的说道。

    “宇哥,你没事吧,刚才真是吓死人家了……”蓝蕊儿皱着眉头说道。

    “唔,游梦,蕊儿,我没事,我没事,冀风,冀风怎么样了?”古宇看了一眼躺在沙发另一头的冀风,焦急的问道。

    “冀风……”周游梦轻轻摇摇头说:“媚儿已经帮冀风提起了体内的先天元气,还帮他封住了各大气机,暂时抱住了冀风的命。”

    古宇一听微微一愣道:“暂时!?什么叫暂时!?”

    周游梦看了一眼窗边的胡媚儿,说:“媚儿说,冀风五脏六腑被雷电击伤,只有仙丹灵药能救他。”

    古宇一听猛的从沙发上跳下来:“那还等什么,我们现在就去取。”说着准备向门外走去。

    但忽然口传来一股烦闷而灼的气息,让他好不难受。

    见古宇脸上赤红,周游梦不由的惊:“宇,你怎么了,媚儿,你赶紧过来看看。”

    “宇哥,你怎么了,你没事吧……”蓝蕊儿和周游梦一左一右抗住古宇那沉重的体。

    “赶紧把他放到地上,他这是内伤,千万不要让他再动,不然会加深内伤的伤害程度。”胡媚儿赶紧走过来说道。

    等到周游梦和蓝蕊儿将古宇放在地上之后,胡媚儿继续说道:“游梦,我现在真力还没恢复,所以帮古宇疗伤的重任就交给你了。”

    周游梦点点头道:“宇是我男朋友,这事自然是我来做了,不过媚儿我要如何帮他疗伤。”

    胡媚儿点点头道:“双掌置于古宇背后的脾腧,真力从脾腧灌入,然后你用意念牵引真力在古宇体内运行小周期,只要将堵塞住他任督二脉的淤血疏通,他自的真力便会能开始运转了,到时候他自己体内的真力便可以自行的修复他的五脏六腑了。”

    周游梦点点头道:“好,那我开始了。”

    说着周游梦盘腿坐于古宇的后,然后缓缓吐了一口气,双手做了一个太极阳图的手势,双手成掌,轻轻向古宇背后的脾腧推去,只见一股淡金色真力从他双掌之中流窜出来,然后飞快的向古宇体内汹涌而去。

    “唔……”

    那真力一进入古宇的体内,古宇全便一阵颤动,一颗颗豆大的汗珠从古宇的额头滚落下来,似乎显得异常痛苦。

    看着古宇那痛苦的样子,一旁的蓝蕊儿不焦急万分,但她不是修行人,一点也帮不上忙。她只有不断的在心中祈祷,希望古宇不会有什么事。

    随着周游梦真力的输入,古宇那原本苍白的脸色缓缓恢复神采来。

    “唔……呕哇……”

    忽然古宇猛的吐出一口淤血,然后体一晃,倒在了周游梦的怀里。

    但此刻的周游梦额头上汗水潺潺,脸色也苍白不已,真力眼中透支的他,别说是扶起古宇,就是让他抬起手臂来也显得异常困难。

    “宇哥,宇哥怎么吐血了……”蓝蕊儿赶紧扶起古宇。

    “放心吧,古宇吐出这口淤血,就没事了,游梦,你感觉怎么样,没事吧?”胡媚儿有些担忧的看着周游梦说道。

    毕竟周游梦才刚入道没多久,现在也不过是一个练气期的练气者而已,体内真力本就不太充裕,现在却要将用真力给古宇这个大鼎炉疗伤,就算她再坚强也有些不住了。

    “我……没事,有点累,我……我先睡一会……你们……一定要救……”话音未落,周游梦体一歪,便倒在了地毯之上,睡了过去。

    “游梦姐……媚儿姐,游梦姐没事吧?”蓝蕊儿担忧的问道。

    胡媚儿摇摇头道:“她没事,只是真力消耗太多而已,只要好好休息一下,就会好的。”

    蓝蕊儿点点头,将周游梦放好,又从房间里拿了个枕头和毯子给周游梦盖好后,便守在了古宇的边。

    古宇任督二脉被周游梦的真力打通之后,体内真力开始自发的运行起来,开始运行的很慢,而且每走一圈,古宇全便一阵火辣辣的疼痛,仿佛置于烈火之中炙烤着一般。

    但渐渐的,古宇体内那股真力运行的越来越快,堵塞住任督二脉的淤血彻底打通很快便运行了九九八十一个周期,古宇经接着运行了几个大周期,将全的经脉疏通了一遍之后,便进入两人内视阶段。

    古宇眼前尽是一片浑浊的景象,五气混乱不堪,都偏离了自己原有的位置,不少更是纠结于一团,斩不断理还乱……

    古宇暗自苦笑一声,指引着体内的真力向那五气游走过去,只要将五气勾起,然后将他们引回自己的位置,想来自己的内伤便会有所好转吧。

    古宇指引着那真力不断的勾引着五气,将纠结在一团的五气先分离开,然后将它们送回各自的位置。

    等到将所有的五气都分离开来之后,古宇便提起体内最纯净的一丝元阳之气,勾引这五气向上运转。

    当然这并不是做五气朝元,以古宇现在的况,别说是五气朝元,三花聚顶都有些困难。古宇现在做的不过是引导五气做一个小周期的运转,然后引着他们各自归位,更利于五气滋养五脏。

    等到古宇用元阳之气带着五气做了一个小周期的运转之后,那五气似乎变得更加坚实了些。

    古宇心中大喜,赶紧引导五气各自归位,这便是修行中所说的五气归元。

    等到五气归元之后,五气开始滋养修复起五脏来。

    古宇长舒一口气,缓缓从内视中退了出来。

    “古宇,你醒了,感觉怎么样?”胡媚儿见古宇转醒,不关切的问道。

    古宇点点头道:“还好。”古宇看了一眼后躺着的周游梦:“游梦没事吧?”

    胡媚儿轻轻摇了摇头道:“没事,只是太累了而已,让她好好休息一段时间就好了。”

    古宇点点头,又看了一眼沙发上的冀风,一把握住胡媚儿的双手,急切的说:“媚儿,你一定要想办法救救冀风,他不能死,他现在是我唯一的一个兄弟,我答应过干妈一定要好好照顾他的,媚儿,你一定有办法救他,是不是?”

    胡媚儿有些犯难的看了一眼冀风,摇摇头道:“我不知道,现在冀风的况非常危急,我也不知道怎么办。”

    古宇遥遥头说:“不,媚儿,我知道你一定有办法的。就算让我替他死,我也愿意。”

    胡媚儿有些诧异的看了一眼古宇,这个男人竟会为了一个根本和自己血缘关系的人甘愿去死,究竟是什么样的东西让他能作出这样一个决定,友?亲

重要声明:小说《和警花修行的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