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43】兵不厌诈

    顾惜朝虽是惊诧古宇手中的乾坤流虹剑,但他脚下却不慢,见那金色剑光直而来,脚下生花,轻轻一个腾挪,一晃便躲开了直心窝的金色剑气。

    站定形顾惜朝剑尖直指古宇,声音有些颤抖的说道:“你……乾坤流虹剑怎么会在你手上……”

    古宇冷哼一声道:“这不是你该知道的。”

    顾惜朝不怒反笑:“这也好,我本想得到七宝琉璃珠就罢了,现在又送给我一把绝世好剑,呵呵,我就笑纳了吧。”顾惜朝仿佛已经将七宝琉璃珠和乾坤流虹剑看作他囊中之物了。

    古宇嘴角扯起一丝笑意:“好啊,只要你有本事就尽管过来夺取。”

    顾惜朝哈哈一笑道:“那是当然,今天无论如何我也要得到七宝琉璃珠和乾坤流虹剑。”

    古宇笑意更深,正准备动手,肩膀上的冀风却扭动了一下体,喃喃说道:“别吵,睡觉呢……”

    古宇苦笑一声,这家伙倒是睡的安逸,自己却要在这里和人拼杀,真是气人。不过古宇忽然惊觉,自己扛着这家伙和顾惜朝打,多少有些不便,刀剑无眼,如果冀风在打斗中被伤了怎么办,他可不像自己有真力护体,他仅仅的一个普通人,要是无意间被顾惜朝或者自己的真力所伤,那可不妙了。

    古宇挥了挥手道:“道士,待我将人放下再和你打。”

    顾惜朝耸耸肩说:“请便……”虽是这么说,他眼中却划过一丝淡淡的霾。

    古宇嘴角扯了扯,抱拳施了一礼,便扛着冀风走向路边。

    古宇小心翼翼的放下肩头的冀风,但还不及将他放好,便觉耳后风响,古宇暗暗一惊,一把将冀风推离,体猛的一晃,便飞了出去。

    “嗤啦……”

    “无耻……”

    古宇在地上翻滚一圈之后,一个鹞子翻,从地上站了来,然后他肩膀却一阵火辣辣的痛,一股流从肩膀之上顺着手臂缓缓聚集在手上,然后顺着小指尖滴落。

    血,嫣红的鲜血浸透了古宇的袖子……

    “哈哈,兵不厌诈,是你自己不懂得防患别人,难道你师傅没教你不要相信任何人的道理么?”顾惜朝得意的笑着,那张脸真如同欠拍的黄瓜。

    “哎哟哟,发生了什么事啊……”冀风揉着摔痛的股晃晃悠悠的从地上站起来,忽然发现街道上静静的立着两个手拿长剑的人,顿时大惊,满的酒气也化作冷汗簌簌滚落,顿时清醒了大半。

    “宇,这是怎么回事,你受伤了?”冀风惊诧的说道,准备上前来查看古宇手臂上的伤口。

    古宇一挥手阻止道:“冀风,站住,别过来。”

    冀风微微一愣,站住了形,但却掩饰不住脸上焦急的神色:“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人是谁,为什么要伤你。”

    古宇微微蹙了蹙眉头道:“这事你别管,赶紧离开这里。”

    冀风微微一愕,摇摇头道:“不,我怎么能弃你而去呢,我们以前不都是并肩作战的么?”

    古宇苦笑着说道:“冀风,现在什么都不要说了,赶紧离开这里,他不是你能对付得了的。”

    冀风兀自摇着头道:“不,我不走,我不能留下你一个人,就算打不赢,也要打,我不容许任何人欺负我的兄弟……”

    冀风一声大喝,猛的从路边窜出,然后飞速向顾惜朝冲去。

    “不,回来,别过去……”古宇一见,不由大惊失色。

    顾惜朝不屑的冷笑一声:“螳臂当车……”说着右手猛的一挥,宽大袖袍一拂,只见一道罡风闪起,那冀风便如同一片树叶般飘飞了出去。

    “冀风……”一声大喝,古宇如同一道飓风般冲了出去,下一刻他已经站在冀风落地地方。

    看着迎面飞来的冀风,古宇猿臂一展,将冀风揽入了怀中。

    “风,你没事吧……”古宇轻轻将冀风放下地,关切的问道。

    “宇,你们……你……”冀风发觉了两人的不对劲,就算一个普通人在厉害,也不可能将自己打飞数米,一个普通人就算再厉害,也不可能转瞬间从数米开外的公路上冲到路旁的灌木丛中将自己轻松接下来。一个人就算再能喝酒,也不可能喝下两箱啤酒还不上厕所的,一切的一切都可能用现有的知识解释。

    “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等我把这家伙解决,我在慢慢给你说,现在你就给我呆在这里,好好的醒酒……”古宇蹙着眉头说道,但话音中带着一丝不可抗拒的威严。

    冀风微微愣了愣,但还是点了点头道:“好吧,你一定要小心。”

    古宇微微一点头,然后体一纵便从灌木丛中窜了出去。

    “顾惜朝,你真是好卑鄙,既然你如此,就别怪我手下不留了。”古宇冷冷的盯着顾惜朝,中的怒火已经猛烈的燃烧起来。

    顾惜朝被古宇那如同野兽般的眼神盯的有些不自在,但他还是一道:“兵不厌诈,来吧,我不需要你对我手下留,有什么本事就使出来吧。”

    古宇冷笑一声,长剑猛的一挥,一股萧杀之气流转于剑,古宇双脚一踏,一声大吼,全真力暴涨,整个人如同一尊笼罩在金色佛光中的金刚战神。

    一旁的冀风早已经看的愣了,他完全不明白这一切究竟是什么况,他何曾见过这般诡异的事,而且这样的事又是发生在自己最好的兄弟上。

    “你小心了……”古宇冷冷的看了一眼顾惜朝,忽然体一动,便消失在原地,顾惜朝微微一愣,还不待他反应,便觉耳边风响。

    也亏得顾惜朝是新一代修行人中的佼佼者,感觉耳边有风响,虽是吃惊,但只见他腰一沉,如同一只狡兔佝偻着子,飞快的窜了出去。

    古宇长剑呼啸而至,却劈了个空,他猿臂一展,挽了个剑花,追击而去。

    顾惜朝躲过古宇的一击,脚下也不停歇,双手顺势一撑地,一个鹞子翻,便站了起来,见古宇后招又至,手中长剑一挽,双脚一踏,便飞快的迎上了古宇刺来的长剑。

    双剑相击铿锵而鸣,火花飞溅,剑气如飞。

    两人见招拆招,斗的不相上下,转眼间已经相斗数十回合。

    顾惜朝剑法入神,招招致命,好在古宇仗着乾坤流虹剑的威势而不被击破防守,但久战之下,古宇未曾受过剑术指导的烈士便渐渐凸显,转眼间已经陷入劣势。

    古宇自然也是知道自己和顾惜朝拼剑招无疑是拿自己短处碰人家的长处,如此长久下去,必败无疑。

    古宇心中一凛,长剑一挥,迫开顾惜朝之后,快速退出战圈,然后一声大喝,金色的真力迅速汇聚于长剑之上。

    只见他长剑一抖,那金色剑气脱剑飞出,呼啸着向顾惜朝去。

    顾惜朝也不畏惧,他长剑顺势一挥,一道散发着银光的剑气飞快的迎向古宇来的剑气。

    两道剑气猛烈的碰撞在一起,发出一声强烈的轰鸣,顿时整个街道都笼罩在一片肃杀的罡气之中。

    咻咻……

    四的罡气如同锋利的小刀,不断的切割着四周的一切,树枝,树叶纷纷被那罡气击落。

    站立在一旁的冀风也受到了波及,上的衣服也被那飞速来的罡气切割出一道道的裂口,一丝丝淡淡的血迹从伤口之上侵透出来,但他却仿若未觉,只是直愣愣的看着烟尘飞舞中傲然而立的两人。

    此刻他的内心早已经被眼前的一切震撼了,他迷失了,他恐惧了,他不知道眼前的一切究竟是什么况,这只能在电视里看到的画面,此刻却真真切切的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怎么会这样,我一定是在做梦,怎么会这样?”冀风喃喃的说道。

    “嗯,肯定是在做梦,只要梦醒,一切就会恢复平静。”冀风伸出手掐了掐自己,希望自己能从这场奇怪的梦境中苏醒过来。

    但他的希望在这一刻破灭了,手上传来的巨痛告诉他,这一切都是真的,自己不是在做梦,眼前的一切都是真实的。

    “为什么会这样,难道我所认识的世界,并不是我所知道的那么简单么?”冀风迷惘了,彷徨了,不知所措了。

    但场中打斗的两人却给了他最好的答案,那就是这世间并不是他所认知的那样,还有着很多不为人知的秘密。

    这时一声大喝却惊扰了冀风的思绪,将他拉回了现实。

    “嚯……”

    一声怒吼,古宇长剑之上的真力暴涨,然后化作一道金色的巨大剑气从古宇的长剑之上劈了出去。

    “好雄浑的真力……”顾惜朝微微一愣,长剑横置于前,然后一声大喝,全顿时笼罩在一片金光之中。

    不得不说这顾惜朝不愧是新一代修行者中的佼佼者,那笼罩住全的真力及其凝练,竟比古宇之前使用的真力护体更为精纯。

    或许他遇到和他同境界的修行者,谁都可以不放在眼里,但此刻的古宇却让他不得不运起全的真力护住全,迎面而来的那道剑光让他心中升起一丝不好的预感,如果不全力应对,说不定这一剑下来,定会落得个功败死的下场……

重要声明:小说《和警花修行的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