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99】灵元元牝珠

    古宇不由暗自一惊,这被自己拳罡击碎的烈焰符咒竟能再次聚合,这也太诡异了吧。

    看着那再次聚合向自己飞来的火球,古宇神色一凛,飞快向后退去,手上却也不闲着,一道道金色拳罡呼啸着便向顾惜朝砸去。

    一旁的胡媚儿见古宇犯险,手中长鞭一震,飞快的掠上前来。

    “啪!”

    一声脆响,布满倒刺的长鞭划出一道血红的光芒向那向古宇的火球抽去。

    那长鞭如同一条吐着信子的毒蛇,体一盘,便将那火球包裹住了,然后又是一声脆响,胡媚儿长鞭一抖,那长鞭一挥,被包裹其间的火球便如同一颗高速出的子弹般向顾惜朝去。

    “好手段……”顾惜朝嘴上发了一声喊,长剑猛的一挥,那火球便被劈成了两半,然后随着晚风消散而去。

    古宇心中一凛暗自思忖:看来这有法器的人就是不一般,nnd,原本以为自己的罡气已经很厉害了,但却根本对这些符咒之类的东西没有效果,不行,我得赶紧找个趁手的法器才行,不然总是低人家一个头。可是我的酒仙师傅啊,你究竟躲哪里去了,要想寻的法器,还得得到你老人家的指引才行啊。

    古宇如是想着,手上却越打越快,一道道金色拳罡铺天盖地的向顾惜朝汹涌而去。

    顾惜朝长剑疾挥,那向他的金色拳罡竟被他一个一个的拍飞了出去。

    胡媚儿长鞭呼啸,不断的向顾惜朝抽去,但顾惜朝却如同三头六臂的金刚,一边劈着古宇的金色拳罡,竟还能轻易躲过胡媚儿那毒蛇般的长鞭。

    “好厉害,不愧是正一派的内室弟子,比起那同样是筑基期的火阎王却不知道高了好几个档次。”古宇眼见这顾惜朝一对二还能如此游刃有余,不由得心中暗暗心惊。

    就在这时胡媚儿忽然一声大喝,长鞭猛的一挥,那长鞭顿时化作一片鞭网,呼啸着便向顾惜朝抽去。

    顾惜朝脸上微微一愣,然后体急速后退,长剑翻飞,形成一片剑网挡在了自己的前。

    铿锵之声不绝于耳,眼前鞭影舞动,剑气翻飞,竟让古宇有些无所适从,法器和法器之间的战斗,古宇一个手无寸铁的练气者,却根本无法相抗,他只得退到一边,万般无赖的用拳罡轰击着那剑网中的顾惜朝。

    但顾惜朝长剑舞出的剑网根本就密不透风,任他拳罡能开山碎石,却也伤不了顾惜朝分毫。

    而一旁的周游梦却更是焦急万分,她虽然已经达到练气中期,但却还根本不能像古宇一样将体内真力化作罡气出,看到战况如此紧迫,却也帮不上一点忙。

    “蔷薇之舞……”

    就在这时胡媚儿一声喝,长鞭猛的一抖,那长鞭顿时化作一片飞舞的玫瑰花瓣,空气中顿时飘起一片浓烈的玫瑰花香,在那妖娆的花香之中,那纷纷飞舞的玫瑰花瓣顿时如同一片片尖锐的飞刀向顾惜朝飞而去!

    顾惜朝微微一惊,那剑网却变得更加密集。

    一片密集的叮当之声响起,那些玫瑰花瓣被顾惜朝的长剑搅得粉碎,这让空气中的花香变得更加浓烈。

    纷纷飞舞的花瓣雨之下,胡媚儿那樱桃小嘴微微一张,一颗闪烁着淡淡幽光的珠子缓缓的出现在她的嘴边。

    然后胡媚儿小嘴一喷,那珠子便带着一道淡淡的荧光,飞速的向顾惜朝飞而去。

    顾惜朝正拼命应付空中那些飘飞的玫瑰花瓣,却根本没意识到这一切,当他看到花瓣后那隐藏了光芒的珠子来的时候,再想躲避却以是来不及了,他只得奋力将那柄舞出剑网的长剑往前一树,挡住前要害。

    但那纷飞的花瓣雨却如同锋利的刀子不断的切割着顾惜朝的体。

    虽然顾惜朝上有真力护体,但在那如雨般下的花瓣雨的切割下,那密布在体之上的真力竟也被划开,顿时顾惜朝上平添无数细小伤口。

    那伤口虽细,却也让人疼痛无比。再看时,那些伤口汩汩留下的血液竟慢慢变成暗黑之色,竟是带着毒素的。

    玫瑰虽然美丽,却带着毒刺,让人看的到它的美,也忘不了被它刺伤的痛。

    这顾惜朝被这些美丽的玫瑰花瓣划伤,顿时感觉伤口变得麻痹不堪!

    而那带着荧光的珠子却也以至前,只听的一声金铁相击之声,顾惜朝体如同一个断线的风筝般飞了出去,而护在他前的那柄长剑却早已断成了两截。

    “灵元元牝珠……”顾惜朝倒在地上,嘴里喃喃念叨着,眼中充满了希冀,贪念,无奈和不甘。

    “唔……噗……”顾惜朝忽然捂住膛,一口鲜血喷吐了出来,脸色早已铁青一片,这珠子不但击断了他的长剑,连他也被震伤了。

    “顾惜朝,没想到吧,你追踪我这么长时间,不就是为了这颗灵元元牝珠,但此时此刻这颗灵元元牝珠却成了杀死你的凶器,你不觉得这是个讽刺么?”胡媚儿飞接过会飞来的元牝珠,脸上带着一股狐媚气息,腻声说道。

    “妖女,你别得意,我……哇……”顾惜朝说着,又是一口鲜血吐了出来,俨然是伤的不轻。

    古宇皱着眉头看着倒在地上的顾惜朝,又看了一眼胡媚儿以及胡媚儿手中那颗依旧散发这淡淡荧光的珠子,心中惊异不定,他忽然感觉自己就像一个被人玩弄了还在嘿嘿赔笑的舞女,被人卖了还在替别人数钱的傻子。

    这叫“灵元元牝珠”的珠子究竟是什么?这东西既然是佛门至宝他两人怎么又会争个你死我活?这一切究竟谁是谁非?

    古宇揉了揉噗噗乱跳的太阳,看着眼前的两人,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

    “顾惜朝,我今天不杀你,你走吧,不过你以后别在打元牝珠的主意,它是我的,谁也别想从我手中抢走。”胡媚儿如同抚摸婴儿一般轻抚手中那光滑的珠子低声说道。

    顾惜朝缓缓从地上站起来,将手中那半截断剑丢在地上,眼中闪烁着不干的火光,他低声说道:“妖女,你给我听好了,夺宝之仇,断剑之恨,我会一并讨回来的,就算你逃到天涯海角,我都不会放过你。”

    他又转头幽幽的看了一眼古宇说:“世人总是被妖孽的美色所迷,看到的永远是美丽的表象,却看不清事物的本质,哼,你虽然具雄浑真力,却也不过是个被美色所迷的世俗之人,难成大气……” 顾惜朝说着体猛的一窜,便消失于夜色之中。

    “你……”古宇愣愣的看了一眼消失在夜色中的顾惜朝,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他苦笑着摇了摇头低声说道:“这算什么回事,老子不就是英雄救美了么,居然被说的好像一个贼一样。”

    这时胡媚儿轻轻的走到古宇边,向古宇施了一礼,媚声说:“多谢公子救命之恩……”

    古宇微微一愕,他还是第一次被人称为公子,竟感觉相当的滑稽。

    “唔,那个,我叫古宇,别叫我公子,我怎么感觉像是在拍古装剧一样……”古宇摸了摸鼻子,讪笑着抱拳还了一礼说。

    “再说我也没帮到你什么忙,你不必这样客气。”

    “呵呵,也要感谢这位警察姐姐能及时施以援手,不然小女子真不知道怎么办了!”

    周游梦微微笑了笑道:“这是我当警察应尽的责任,你没受伤吧?对了,你叫什么名字,那道士怎么一个劲的叫你妖女呢?”

    古宇心中也微微一凛,那顾惜朝离开之前的那番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为什么又口口声声称这美的不可方物的女子为妖孽呢,难道这女子是妖精幻化成人的?不可能吧,这世间真有妖精?

    不过想想也是,就连自己都成了修行人,这世间有妖怪也就不足为奇了。

    周游梦问的这些话,正是古宇想要问的,既然周游梦问了,古宇也乐的清闲。

    胡媚儿有些为难的看了眼周游梦和古宇然后低声说道:“我叫胡媚儿,是天阐门门人……”

    古宇微微点点头道:“哦,原来是这样,对了,你那珠子又是什么,那顾惜朝为什么会强这珠子呢?”

    这天阐门名声本来不太好,胡媚儿还担心自己说出这个门派会让古宇和周游梦有所忌惮,没想到古宇和周游梦却根本像没事人一样,胡媚儿不由得松了口气。

    “这珠子叫灵元元牝珠,其内凝聚了强大的灵力,不但可以增强自的真元,还能作为法器而存在。顾惜朝便是窥觑这元牝珠中强大的灵力才会来抢夺的。”胡媚儿本不愿透露这元牝珠的功能,担心古宇和周游梦会因为垂涎这宝物而忽然出手抢夺,但又见古宇和周游梦一副毫无心机的样子,又感古宇和周游梦相助退敌的恩德,方才一告。

    古宇微微点点头道:“原来是这样。那你自己可要小心,这样一件宝贝可是会让很多人眼红的。好了,我们要回家了,就此告别吧。”古宇打了个呵欠笑着说道。

    胡媚儿从没见过这样一个修行人,看到如此宝贝竟没有垂涎之心,看到自己居然也没有一点心动的意思,难道自己长的就这么不讨你喜欢?

    胡媚儿见古宇要走,心里不经有些失望。

    但她还是点点头道:“那我们就后会有期,有缘再见吧。”

    古宇点点头,拉着周游梦便向自己家里走去……

    胡媚儿望着古宇离去的背影,幽幽叹息一声道:“这人还是男人么?看到我居然会没有一点男人应该有的表现……真是的……”

    ______________________

    第三更到,呼呼……明天请早!欢迎加入本书群号:26201876

重要声明:小说《和警花修行的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