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59】名和利

    十几分钟后,随着悠长的警笛声,受伤的老虎和小李便被带上了警车,他们双眼充血的望着古宇,心中虽是不甘、愤怒,却也无奈,他们知道他们现在的实力根本就撼动不了一个修行者,他们需要等,等到自己能够和古宇一较高下的时候,那时候便是古宇灭亡的时候。

    老虎双眼怨毒的望着古宇:“我还会回来的,你等着吧,这个仇不报誓不为人……”说完坦然的走上了警车。

    古宇根本不以为然,搀扶着刚刚包扎好受伤脖颈的金兰宁和窦熙坐上了另外一辆警车,古宇这算是二进宫了,车上那些警察竟然都认识古宇,之前古宇表现的出来的那份强大,让这些警察心有余悸,他们站在古宇面前不自觉的低了个脑袋,就连说话也失却了以往的傲气,仿佛一个个受气的小媳妇,期期艾艾,唯唯诺诺……

    三人被送到警局,做了口供笔录之后,很快便被放了回来,他们是一刻也不想古宇在警局里多呆,仿佛古宇在这里多呆一刻,他们便不得安宁。

    从笔录室走出来之后,古宇被一个穿着西装气质不凡的中年男人拦住,而不远处的金兰宁被一个漂亮的中年妇女拉着,她一个劲的向古宇使着眼神,古宇知道这个男人就是金兰宁的父亲金正楠,cq市的市领导班子中的一员。

    “你就是古宇?”金正楠打量着古宇,声音中充满了久居上位者所散发出来的威严。

    古宇微微一笑,点点头道:“伯父你好,我是古宇。”

    金正楠眉头微微一蹙,但随即舒缓,他看了一眼警局的转角处,道:“我想和你谈谈,去那边吧……”说着也不管古宇答不答应便向那转角处走去。

    古宇微微愣了愣,看了一眼金兰宁,却见金兰宁满脸担忧的看着自己,古宇脸上带着一丝淡淡的笑意,微微点点头,示意不用担心,然后跟了上去。

    金正楠走到转角处的等候区的长椅上坐下,然后示意古宇坐下。

    等到古宇坐下之后,金正楠从衣兜里掏出一包烟,递给古宇一支,然后自己叼上一支,古宇赶紧给金正楠点上了烟。

    烟是好烟,国外进口香烟,入口丝滑,纯香怡人!

    如果是平时,古宇绝对会大呼一声爽快,但现在他却没有心思品烟,他有些不安的看着金正楠道:“伯父,你有什么话尽管直说吧。”古宇虽然内心忐忑,但却有着自己的一股傲气,他不喜欢这样压抑的气氛。

    金正楠吐出一口烟圈,淡淡的说道:“古宇我知道我们家兰宁喜欢你,你也喜欢她,对吧!”

    古宇微微一愣,他不知道金正楠说这话的意思。但还是愣愣的点点头道:“是的!”

    “那你是知道我的份了?”

    古宇点点头道:“知道。”

    金正楠微微一笑道:“那你知道兰宁这个月底就要离开中国,去国外学习了么?”

    古宇点点头道:“知道!”

    “那请你不要扰兰宁了,你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你的背景我清楚,父母双亡,爷爷和叔叔当过兵,退役之后在政府谋了份闲职,而你在学校的所作所为我就不说了,你觉得你能和兰宁在一起么?”

    古宇眉头微微一蹙,沉声道:“伯父你……”

    金正楠拍了拍古宇的肩膀道:“人活在世,或为名,或为利,古宇,你还年轻,要想创出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也不是不可能,只要你勇于去开创,这个世界是你们年轻人的。但现在,你还是学生,兰宁也还是学生,我不想你们交往的太过于密切,况且她还有十来天就要离开了,为你为她,你们还是分开吧。”

    古宇微微一愣,是啊,人活在这个世界上不就是为名为利么,自己现在就只是个学生,无父无母,无依无靠的穷学生,能和金兰宁这么一个官二代富家女在一起么,何况没多久她就要离开中国,却国外了,我们还有机会见面么?

    但古宇随即摇了摇头道:“伯父,难道人活在这世界上就仅仅为了名和利么?我觉得人活在这个世界上不单单是为了名和利,至少我所追求的不仅仅是这样,眼里只有名和利,那就是被铁索锢了双脚的人,根本看不到完整的世界。”

    金正楠微微一愣,他有些诧异的看了古宇一眼,他深深的看了一眼古宇问道:“那你追求的是什么……”

    古宇抬头望着雪白的天花板,脸上露出一丝向往之色:“超脱……”

    “超脱?!”金正楠惊诧的看着古宇,竟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古宇微微一笑,向金正楠鞠了一躬,道:“伯父,你放心吧,这段时间我不会给兰宁再带来麻烦,我会亲自送她坐上去国外的飞机,我不会耽误她的前程。”说着再次向金正楠鞠了一躬,然后长椅上站起来,忽然想到什么似的说道:“伯父,这烟虽然还比较好抽,但却是假烟,抽多了不好。建议你还是抽中国名牌大中华吧。”说着向外面走去。

    金正楠微微一愣,心中却泛起了波澜:“此子后定会有所作为。”

    和金兰宁的母亲打过招呼之后,古宇一个人从警局里走了出来,心变得有些低落,本以为可以看到周游梦,然后请她吃饭,一来感谢昨天周游梦对他施以援手,二来现在他确实想找个人排解一下心中的抑郁,但却事与愿违,周游梦竟被外派,万般无赖之下,古宇只得一个人回家去了。

    回到家,古宇打开手机,电话仿佛吃了-药一样,一直颤抖个不停,等到电话终于安静了,不在叫唤了,古宇方才拿起手机,里面全是兄弟们的问候短信,还有十几条蓝蕊儿发来的,古宇自然知道蓝蕊儿对他的用心,但他一向把蓝蕊儿当作好朋友,好兄弟,何况现在他已经有了个金兰宁!

    古宇拿着手机苦笑一声,将电话上的短信一一删除之后,便冲进了自己的浴室。

    不算很冰的冷水从喷头中喷出来,淋湿了古宇的全,让古宇有些浮躁的心也沉静了下来!

    古宇抹了把脸上的水渍,之前金兰宁的父亲说过一句话,让古宇不得不从新省视自己,省视自己的前途。

    自己以后要干什么,能干什么,在这个繁华的大都市里,自己真的能适应这么快节奏的生活么,自己这一辈子不可能一直生活在爷爷叔叔的羽翼下,不可能一直靠叔叔和爷爷养着,虽然父母去世之前给自己留下了一笔不小的资金,爷爷每个月按时打来,但这笔钱不可能养自己一辈子,等到用光了的时候该怎么办呢,自己有能力养活自己么?自己已经练气有成,是不是应该继续下去,自己好不容易寻得修真之道,而且已经有所小成,自己后面的路要怎么走?

    男人在世,或成就一番功名,或成就一番事业,切不可碌碌为为,成为社会中一颗渺小而卑微的浮尘,更不能成为社会中一堆垃圾,为世人所唾弃。

    古宇将整个人都藏在冷水倾下的水幕之下,让冰冷的水珠将自己淋个通透,将自己洗刷个干净,将自己之前的一切都冲洗个干干净净,一切从零开始。

    古宇幽幽长叹一声,喃喃说道:“既然自己已经寻得修真之道,何不沿着这条康庄大道走下去,世人都想成仙成神,既然自己有这个条件,有这条道,何不就此踏上此道,到后来成仙成神,逍遥于天地之间呢。”

    古宇思及此处,心中不由一动,逍遥天地间,成仙成神,这是个多么雄伟的蓝图啊,但自己真能成仙成神么,世间那么多修行之人,成仙成神的能有几凡?师傅曾经说过修行需要四个必要条件,法侣财地,还有一个重要辅助,那便是器。

    “法”就是教法,修行的方法。不得法,就是盲修瞎练,自己既然已经得到青城山酒仙师傅的教法,那便是满足了这个“法”的条件。

    “侣”指的是同修、道友,青城派采南派阳双修法,自然需要女道友两人同修,这个让古宇有些犯难了,金兰宁没有多久就要离开了,而其他……古宇苦笑着摇了摇头,这事还真不好办。

    “财”也就是说要有一定的经济条件,因为在修道的初级阶段,要把心思和时间在最大程度上用来修行,相应的就没有更多的时间来治生。如果没有一定的物质基础,是很难修道的。古语说:无财不足以养道。便是这个道理。

    对于古宇来说这又是一个大难题,他现在什么都不缺,就却钱,银行卡早被自己刷爆,现在里面还签了一股债呢,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填补里面的漏洞,看来自己放暑假的时候还真得去找个地方赚点钱才行。

    “地”也就是修道的场所,道场。一个地方的风水,决定一个地方的灵气,修道场所风水好,灵气足,修行便能事半功倍,这也是那些道观寺庙之所以修建在那些深山俊秀之地的原因了。古宇这个倒不是很担心,自己如果真心想要修道,便自己去寻一个山清水秀的修道之地便是。

    而最后一个重要辅助条件“器”便是修行人的法器,如果一个修行人没有自己的法器,不管是在斗法还是在搏斗的时候都是很吃亏的,两个拥有同样法力的人,拥有法器的人,自然会处处占得先机,没有法器的人只有处处受制于人,最后在法器和修行人双重夹击中被挂掉。

    古宇想到这里,不由苦笑一声,自己除了酒仙师傅授得的修行方法之外,其他几样貌似一点着落也没有。

    忽然古宇眼中燃起熊熊的烈火,放生大笑道:“我古宇要想成就一件事,就算使用任何手段都要成功。成仙成神,既然吕洞宾可以,八仙可以,张三丰可以,我古宇就凭什么不可以。只要我想干,就算飞天成神,又有何难……”

    大笑声中,古宇全毛孔喷张,头顶百会突突的喷出一道白气,瞬间弥漫了整个浴室……

    ————————

    事搞完了,明天恢复更新……

重要声明:小说《和警花修行的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