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49】老虎的阴谋

    没有好一会儿,古宇便听见隔壁传来一怒吼,听着好像是高壮汉子的声音,接着便是一阵杂乱的声响以及咒骂声。

    古宇不由一阵幸灾乐祸,这五个家伙还真是傻,到了这里还想和这些警察较劲,真是不开眼。

    古宇饶有兴趣的听着隔壁的动静,一阵嘈杂的声响之后,隔壁终于安静了下来,古宇竖着耳朵听了好久也没听到个所以然,最后终于失去了耐,郁闷的摇摇头,喃喃说道:“md,还以为要打起来呢,结果是雷声大雨点小,没劲。”说着一盘腿坐到旁边的铁上,开始打坐练气来。

    之前被那高壮汉子击中后背,现在古宇的后背还隐隐作痛,他深深的呼吸几次,调起小腹中的真力,沿着任督二脉行气一个小周天后,感觉闷之感顿去,他在行气两三个小周天之后,后背的那一丝疼痛也消失的无影无踪。古宇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感觉全上下都为之一轻。

    他翻从铁上跳下来,走到铁门处向外面望了望,竟发现没人看管,不由有些郁闷,他现在还真想找个人来说说话,之前进来认识的那些个小警员也不知道调到哪里去了,竟连一个都没看到。

    古宇万般无聊的坐到旁边的铁上坐下:“md,这次也真够失误的,居然自己把自己送进了拘留室,哎,失误,大失误啊……”

    古宇长叹一声:“最近严打,他们不会把自己当成黑社会吧,要是这样我就惨了,涉黑可是要重判的,自己在这里的案底可不少,要是新帐老账一起算的话,就遭了。”想到这里古宇心里顿时没了底。

    自从侯东来上任之后,便开始在辖区内开展严打活动,什么涉黑、涉黄、摄政,都是严打的对象,其中涉黑更是首当其冲,不少原本只手遮天的黑帮老大都落了马,还有一些仅仅是单纯的打架斗殴案也升级为涉黑质的打架斗殴,其中一个人还被关了接近一年。

    还有很多案子更是稀奇古怪,话说有个人被拦路抢劫了一个钱包,打电话报警了,但警察迟迟不出现,这人灵光一闪,立马打电话报警说,抢劫他的是一些黑涩会成员。挂掉电话后不到五分钟,警察便出现了,了解况之后,不出两个小时便破获了这起单纯的抢劫案,但那几个抢劫犯却因为报警人的一句涉黑,被冠以黑涩会成员的帽子,最后被从重处罚,被判三年的有期徒刑,这也成了人们茶余饭后的笑谈。

    但古宇一想到这里,心里不由犯怵,要是自己也被冠以黑涩会成员的帽子,根据以往的案底,自己免不了判个三五年,这下真是玩大了。

    正想着,门外传来一阵喧闹,两个小警员领着一个大胖子走了进来。

    古宇看见来人,不由一惊,暗道奇怪。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这起事件的始作俑者,大学城的扛把子,东街虎哥。

    老虎西装革履,在两个警员的带领下,腆着啤酒肚大摇大摆的走进来,好像这是他家的后花园一样的惬意,项上那拇指粗的金链子随着他的走动,一晃一晃的,像极了港台片中的黑涩会大佬的形象。

    “哟,虎哥,你也进来啦,不错嘛……”古宇见老虎也被抓进来,笑嘻嘻的喊道。

    “哟,这不是古宇么,怎么混黑涩会被抓了,这可不好,现在侯书记上任开展严打,你怎么还这么不开眼呢,你看哥哥现在,合法经商,大把赚钱,多好!早让你跟我一起经商,你不干,现在倒好,被抓紧来了,听说你这事严重的,少不了判个三五年的,唉,可惜,可惜了一个人才……”老虎见古宇被关在这里,心中狂喜,但脸上却表现得一副惋惜的模样,好像古宇真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现在却要陷囹圄一样的悲戚。

    古宇恨的牙痒痒,但老虎的话却如同一根刺扎进了古宇的心坎,我靠,不是吧,真会被判个三五年?

    老虎见古宇怅然所失的模样,感觉比xx了一个美女还爽,哈哈大笑一声说道:“古宇兄弟啊,哥还有事,就不陪你了,等你出去了,哥在请你喝酒。”说着大笑着向里面走去。

    古宇心里一咯噔,暗骂一声,走到铁边坐下,此刻古宇的内心如同波涛汹涌的大海,再也保持不了之前的淡定了。

    “md,这事儿还真tmd麻烦,怎么办?”古宇腾的一声从铁上站起来,然后在拘留室焦急的转悠起来。

    “虎哥,你可来了,这些该死的……”那高壮汉子大声的吼道。

    “闭嘴,不管什么事,出去再说。”老虎怒吼着打断了那高壮汉子的话。

    “哦!好好,出去说出去说。”高壮汉子醒悟似的说道。

    一阵叮叮当当的开门声响起,接着便一阵悉悉索索的走路声。

    不一会儿古宇便看见老虎从里面走出来,他的后面是那高壮汉子以及被古宇打伤的几人。

    走到拘古宇的房间的时候,老虎不忘继续打击道:“古宇老弟,我先带他们走了,你慢慢在这里接受改造吧,放心,我已经交代了这里的警员,他们会好好照顾你的。等你出来我就请你喝酒,哦,可能那已经是三五年之后的事了。哈哈……”老虎肆无忌惮的大声笑着,仿佛这根本就是自己家一样。

    古宇自然知道老虎话里的意思,他心中顿时明了,这一切根本就是老虎搞的鬼。

    他迅速的冲到铁门怒声叱道:“你md老虎,这是不是你狗的故意搞的鬼。”

    老虎大笑一声,一张比粪坑还丑的大嘴凑到古宇的面前,低声说道:“不愧是古宇,这就让你猜到了,老子就是有意整你,你想怎么样,老子早就给你说过,老子是有后台的,你tmd把老子的话当耳旁风,现在知道了吧,这次你就安心的呆在里面吧,据说涉黑少则一两年,多则十几二十年,我看你至少也得关个三五年吧!哈哈……”

    古宇眼中闪过一丝寒光,声音如同来至九幽一般冷:“老虎你这是在玩火……”

    老虎忽然感觉后背一阵发凉,仿佛十几台空调对着他吹一样,体猛的一颤,向后退了几步:“你,嘿嘿,我就是在玩火,我倒要看看你能把我怎么样!你现在就老实的呆在这里吧!我们走……”老虎嘴角微微抽动一下,闷声闷气的说道,然后头也不回的向外走去。

    “老虎,你会后悔的……”古宇冷眼盯着老虎的后背幽幽的说道。

    就算老虎背对古宇,他也能清楚的感到古宇上散发出的那一丝杀机,老虎混迹江湖这么多年,风里雨里什么样的阵仗他没见过,他知道这是真正想要杀人的人才会散发出来的杀气,他心里不由一沉,有些后悔这次的行动。但他忽然想到现在古宇已经被关在警察局了,而且也已经给警察局的妹夫局长打过招呼,这小子怎么的也得关个三五年。到时候已经物是人非,就算他找自己寻仇又怎么样,自己还不是可以找理由把他这个惯犯送进监狱,如是想着,老虎心中稍微定了定,但他依旧能感受到背后那一丝寒意,不由加快了脚步向外面走去。

    “md,这果然是老虎这狗的搞的鬼!”古宇心中怒火中烧,拳头猛的向铁门砸去,只听得一声巨响,那铁门竟生生被古宇砸凹陷了下去。

    “老虎,老子跟你没完,等老子出去,老子非要砸了你的老巢,抽了你狗的老皮,拆了你狗的老骨……”

    “不许动,抱头蹲墙边去,想越狱么?”这时一个着警服,头戴警帽,手持一把警枪的女警从外面冲了进来。

    古宇微微一愣,理也不理那女警,径直向铁边走去,然后翻躺在上面,便假寐起来。

    “喂,你,起来,给我双手抱头,蹲墙边去……”那女警显然是个新来的,虽然手里拿着枪,但双手却不由自主的微微颤抖着,见古宇根本理也不理她,竟显得有些无可奈何。

    “喂,你起来啊,我是警察……”那女警带着一丝哭腔,声音颤抖的说道。

    古宇见这女警如此模样,心中竟升起一丝不忍,虽然心中还有怒气,但却也从上翻站了起来。

    那女警见古宇从上站起来,不由大惊,赶紧向后退了两步,声音颤抖的说道:“你,你不要过来,我是警察,我手里有枪!”

    古宇不由一阵好笑,这家伙不会是刚从那个警校毕业的菜鸟吧,居然这么胆小,不过却有些可

    古宇看了那女警一眼,顿时双眼一亮,他没想到这女警竟是个小美女。

    “看什么看,给我双手抱头,蹲地上去,不然,不然……”那女警见古宇直愣愣的看着她,心中不由升起一丝愠怒,俏脸微微一红,大声喝斥道。

    古宇无奈的笑了笑,摊摊手,然后双手抱头,慢慢的蹲下去:“喂,你干嘛用枪指着我,小心走火,我是被拘留,又不是坐牢,我越哪门子的狱。”

    那女警一听,微微一愣,但随即更加大声的喝道:“谁让你砸门的,我让你蹲下,你又不听我的话。”

    古宇抬起头看了那女警一眼,无奈的笑道:“得,算我没说,好了,从现在开始我不越狱,也不砸门行了吧,你赶紧把那枪收起来,可别走火了……”

    那女警见古宇认错态度良好,狠狠的瞪了古宇一眼,道:“知道怕了吧,我还以为你什么都不怕呢,其实你也不用怕这枪走火,没子弹的。”说着将警枪塞进腰上的枪袋里,轻轻的拍了拍,轻描淡写的说道。

    古宇一听,差点岔了气,这家伙竟然用空枪来威胁我……

    ______________________

    第二更到晚上有点事更新晚了,见谅……明天就多更一章作为补偿吧,推荐两本朋友的书,大伙儿感兴趣的可以看看《修真皇族》、《混沌灵修》

重要声明:小说《和警花修行的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