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45】几个饿死鬼

    金兰宁被古宇火急火燎的拉到校外自己平时最喜欢去的那家小店!

    老板是一个漂亮的中年妇女,虽然已年近五十,但却并不显老,反而如同河畔微风吹拂的垂柳,腰肢舒展,风韵犹存!

    那女老板对古宇异常亲切,让古宇这个从小缺少母的孩子,感到了一丝丝温暖的意味。

    古宇拉着金兰宁走进店里,柜台边埋头立着一个长发披肩的女人,这女人段极佳,从骨子里透着一股妖娆,虽然妖娆,却让人根本不忍亵渎,古宇笑吟吟的靠了上去,忽然大声喝道:“周姐……”

    那女人体猛的一震,手中的圆珠笔笔咔嚓一声竟被她从中捏断。她猛的回过头怒目而视,眼中竟闪过一丝金光。

    发现眼前一张熟悉的笑脸,她的嘴巴张了张,到嘴的话,又被她深深咽回肚子里,原本愤怒的脸也瞬间换成一张亲切的笑脸。

    “臭小子,你想吓死姐姐我啊……”周韵拍着高耸的脯,嗔怪的说道:“你可有些时间没到我这里来了,最近忙着泡妞么?”

    古宇嘿嘿一笑,腆着脸说道:“哪能呢,这段时间不是一直忙着复习么!周姐,我刚踢完足球比赛,肚子好饿,你让厨师给我做几个小菜下饭吧。”

    周韵微微一笑道:“行,你等着,还是老规矩,一荤一素一汤吧。”

    古宇微微摇摇头道:“今天可不行,要多加几个菜,恩,加个红烧茄子,还有番茄炒蛋,再加个鱼香丝吧。”

    周韵惊愕的看了一眼古宇:“不是吧,你一个人吃这么多?”

    古宇嬉笑一声:“我一个人自然是吃不完,但我这不是带了一个人来么!”说着回拉过金兰宁,柔蜜意的揽过她的肩头:“兰宁,这就是我给你说过的周姐,她对我很好的!”

    金兰宁俏脸微微一红,对周韵笑了笑道:“周姐你好,很高兴认识你。”

    周韵仔细大量了一番金兰宁,嘴角扬起一丝笑意:“好小子,你真有福气,居然找到这么一个漂亮的女朋友!”

    古宇嘿嘿一笑,得高高的仰着鼻子,一脸的自豪:“那可不……”

    金兰宁俏脸已经飞霞一片,红的如同天边的晚霞,她感受着古宇强壮的臂弯将她搂的紧紧的,不由羞的瞪了一眼古宇,心里却灌了蜜一样的甜蜜。

    周韵见两人甜蜜的模样,眼中闪过一丝落寞,心中却充满了羡慕。

    “行了,你俩先坐,我这就去给你们准备饭菜。”说着便向厨房走去。

    因为现在还没到放学的时间,店里的人并不多,古宇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和金兰宁并肩坐下后,笑嘻嘻的说道:“兰宁,你今天也来看我比赛了?”

    金兰宁脸上依旧带着红晕,微微点点头道:“是啊,不行么,这可是我们家阿宇的第一场比赛,我作为阿宇的女朋友,能不去看么,不过刚开始你可真丢脸,居然会摔跤,还摔了个狗吃屎,可真好笑。”说着金兰宁竟吃吃的笑了起来。

    古宇撇撇嘴有些郁闷的说道:“好啊,你也取笑我,哼,我那不是失误么……”

    金兰宁笑的花枝招展,完全没有了平时那份端庄贤淑,也只有和古宇在一起的时候,金兰宁才能笑的这么放肆,笑的这么肆无忌惮。

    金兰宁笑了一会,才缓过劲来,拍了拍古宇的肩膀,一脸正色的说道:“不过鉴于古宇同志整场比赛的表现,党支部决定授予古宇同志最佳球员的称号!”

    古宇被金兰宁的模样逗乐了,他伸手刮了刮金兰宁的小瑶鼻,笑道:“兰宁啊,你还好意思笑,我这还不是为了你。”

    金兰宁听古宇这么说,顿时来了兴趣:“为我?为我什么?我又没让你上场去踢球。”

    听到金兰宁这么不负责任的话,古宇一阵气结,捶顿足的嚎啕道:“我也太悲催了吧,我做了那么一个艰难的决定,还出了那么大一个丑,你居然这么不领!我怎么这么命苦啊……”

    古宇的话让金兰宁越渐的疑惑了,她根本就不知道古宇做了怎么个艰难的决定:“喂,别卖关子了,赶紧给我说,你为我做了什么艰难的决定啊!”

    还不待古宇开口,门边便响起一个俏的声音:“学姐,宇哥之所以会上场,那是因为宇哥想多赚学分,然后能够不用挂科,让你能够放心的离开。”蓝蕊儿笑盈盈的出现在门边。

    “咦,蕊儿,你怎么来了?”古宇有些诧异的看向蓝蕊儿。

    “嘻嘻,怎么,宇哥你不欢迎?”蓝蕊儿看着古宇笑嘻嘻的说道。

    古宇撇撇嘴道:“哪能不欢迎呢。”

    蓝蕊儿微微一笑,看了一眼金兰宁说:“学姐,我不会打扰到你们的二人世界吧!”

    金兰宁在蓝蕊儿进入食店的那一刻,便重新变回曾经那个智慧和美貌并重,沉静而庄重的知识女的代表,城大史上最漂亮的学生会主席。

    她微微一笑,扶了扶架在鼻梁上的黑框眼镜说道:“不会不会,蕊儿你还没吃饭吧,坐下一起吃吧。”

    蓝蕊儿嘻嘻一笑,欢喜雀跃的跳到金兰宁的边坐下:“学姐,你可真好,那我就不客气了。”

    金兰宁淡淡一笑说:“蕊儿,你刚刚说他为了我才去踢球的?”说着狠狠瞥了一眼边的古宇。

    蓝蕊儿狠狠的点了点头道:“是啊,本来我怎么叫他上场他都不肯,就连我说参加比赛会加学分,他也不上场,后来我说如果宇哥能将让期末考试不挂科,然后不用留级,学姐就可以安心的离开了,宇哥这才答应上场比赛挣学分的。”

    金兰宁狐疑的看了一眼蓝蕊儿,说:“真的?”

    蓝蕊儿很坚定的点点头:“真的。”

    金兰宁回过头深深的看了古宇一眼,什么也没说,但心中那份感动却如同火山爆发一般,喷涌而出。

    “臭小子,你要的菜来了……”好在这时周韵托着两盘色香味俱全的菜走了过来。

    “哟,蕊儿也来了,你可也有很久没过来了,是不是忘记姐姐了。”周韵见到蓝蕊儿这哥可的丫头,脸上的笑意也比更加的浓重了。

    蓝蕊儿嘻嘻一笑道:“周姐,这段时间可忙了,所以没有过来,这不今天有点时间就过来看你了,我对你好吧。”

    周韵放下手中的盘子,轻轻点了点蓝蕊儿的小脑袋笑道:“你个臭丫头,和古宇那臭小子一样,嘴巴都是抹了蜜的。好啦,你们慢慢吃,我去给你们盛点饭过来。”

    蓝蕊儿抽了抽小鼻子,凑到那盘鱼香丝边上,狠狠的吸了一口气,顿时两眼放光的说道:“还是周姐店里的饭菜香,好久没闻到这么香的菜了,学校食堂的菜可真难吃。”说着拿起桌子上的筷子便开动了。

    见蓝蕊儿猴急的模样,古宇苦笑一声道:“蕊儿,你慢点,你饿死鬼投的胎么!”

    虽是这么说,古宇却也不闲着,赶紧拿起桌子上的筷子,飞快的奔向面前那盘红烧茄子。古宇现在才真是饿死鬼投的胎,一场足球赛下来,肚中雷鸣声大作,仿佛将他几年前吃的东西都消耗光了一样。

    金兰宁看着吃相极其夸张的两人,不由轻叹一声,缓缓拾起桌子上的筷子,然后轻轻咳嗽一声,葱白小手一探,只见那盘鱼香丝便被金兰宁拖到了前,在古宇和蓝蕊儿诧异的眼神中,金兰宁一改之前的庄重,如同一个守财奴将那盘鱼香丝紧紧的护在前,再也不松手了。

    “学姐,我的鱼香丝……”蓝蕊儿咬着筷子,可怜兮兮的看着金兰宁。

    “兰宁,你,你怎么可以这样,你可是学生会主席,注意影响,庄重,一定要庄重……”说着一双魔爪却悄悄伸向了金兰宁护住的那盘鱼香丝。

    金兰宁见古宇把手伸了过来,一撇嘴,将盘子更紧的护在了前:“不要,庄重也当不了饭吃,庄重都是装给外人看的,你们都不是外人,如果我庄重了,你们就把菜给吃完了,我还吃什么,不要……”

    古宇见骗不过来金兰宁手中的鱼香丝,于是把目光放到了桌子上的那盘红烧茄子之上,但他忽然看见蓝蕊儿也目光炯炯的看着桌子上的红烧茄子,古宇心中不由一抽,说时迟那时快,只见他右手一挥,那盘红烧茄子便稳稳的落入手中!

    蓝蕊儿正准备夹菜,却忽然发现那盘红烧茄子不见了踪迹,再看时,却看见古宇捧着一盘红烧茄子猛吃。她不由一阵苦闷,咬着筷子哭无泪的看着已经失却淑女风范的金兰宁和一向吃饭没有风度的古宇仿佛受气的小媳妇,让人我见犹怜!

    就在这时,周韵终于又托着两盘菜和一大盆干饭过来了。

    见到三人这般模样,险些笑抽了过去,好在古宇眼见,一把扶助了周韵:“周姐,你可别摔了,菜摔了还可以从新做,但人摔坏了可不好了。”虽是这么说,他却急不可耐的接过周韵手中的菜盘。

    “臭小子,还算你有点良心,没让姐白疼!”说着拍了拍古宇的肩膀笑道:“你们三个这是干什么,有你们这么吃饭的么,真是的。”

    古宇摸了摸鼻子讪笑一声:“嘿嘿,这不是饿的么……”

    周韵摇头苦笑一声:“饿也不是你们这么吃的啊,臭小子把你手里的红烧茄子放下,还抢,你还抢是不……”周韵从古宇手中夺过红烧茄子,狠狠的敲了古宇的脑袋一下。

    金兰宁见古宇被周韵骂了,一吐舌头,将自己藏着的鱼香丝也悄悄的拿了出来。

    在周韵的政治课的熏陶下,这三个家伙终于老实了,规规矩矩的吃起饭来!

重要声明:小说《和警花修行的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