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9】他是假摔

    只听得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响彻天空,古宇的体如同断线的风筝飘飞出去,然后狠狠的摔在地上。

    古宇抱着脚痛苦的在地上翻滚着,竟显得比之前脱臼下场的15号还要痛苦很多。

    “嘶……”

    见古宇被卢虎铲飞了起来,又重重的摔在地上,众人不由齐齐吸了口凉气,这么重的铲球,古宇的脚肯定受了重伤。

    但此刻,卢虎竟也同样痛苦的抱着脚在地上翻滚着,脸色惨白,豆大的汗珠如同下雨一样,簌簌的从他的额头上滚落下来。

    “咻……”

    一声响亮的哨声响起,裁判员飞也似的冲到倒在地上的卢虎跟前,飞快的从衣兜里掏出一张刺眼的黄牌,然后又从衣兜里掏出一张似血般的红牌,因为之前卢虎已经吃了一张黄牌,现在又因为铲球动作过大,铲伤了古宇,两黄并作一红,卢虎竟被红牌罚下场了。

    卢虎呆呆的望着裁判手中的那张如血般刺眼的红牌,心中的痛竟比脚上的疼痛来的更加猛烈。

    卢虎一脸脸色苍白,一脸不可置信的摇着头:“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不会的不会的,一定是你搞错了,怎么会是红牌……”

    “我怎么会这么冲动,我怎么会对他放铲,怎么会把他铲伤……”卢虎满脸痛苦的看着不远处的古宇,不断的责问着自己。

    “不对啊,刚刚我根本就没朝着他的脚铲去,我根本就没铲到他,他怎么会被铲飞出去,他是假摔,对他肯定是假摔,但我自己的脚怎么会这么痛,如果没铲到他,我的脚为什么会受伤。为什么会这样……”卢虎抱着自己受伤的右脚,银牙咬的咯咯作响,眼角一丝闪过一丝泪光,痛苦、无奈、悲屈、和不甘的顿时充斥于

    他知道,裁判作出了判决,根本就不容质疑,就算自己再怎么争辩,也不会让他更改已定的结果。

    这一切都要归咎于不远处那个无耻的人,是他,如果不是他,小银也不会受伤下场,自己也被红牌罚下场,更不会受伤,卢虎摸了摸依旧疼痛无比的脚腕,无比怨毒的看着不远处那个兀自翻滚着的古宇。

    谋,这肯定是个谋,他一直都在算计着自己,他有意弄伤小银,他有意向我挑衅,触怒我,然后故意在带球的时候降低速度挑拨我,然后触怒我,让我失去理智的放铲,让我一步一步引跳进他设计的这个陷阱,肯定是这样,好狠,好恶毒……卢虎在心中把古宇的十八代以内的亲戚问候了个便!

    工程系其他球员一见自己的队长竟然被红牌罚下,众人大惊,纷纷跑到裁判边不断的给卢虎求

    但裁判既然已经作出判决,那还有更改的余地,只见裁判大手一挥,大声喊道:“都给我安静,我是裁判,你们都得听我的,既然他铲伤了人,理应吃到黄牌,而且之前他上已经有了一张黄牌,两黄并作一红,红牌罚下,我并不觉得我的判决有所偏差,你们赶紧回到自己的位置,准备开球,不然……”说着右手伸进衣兜里做掏牌的姿势。

    众人还想再说什么,却被一声怒吼阻断:“够了,没用的……”

    工程系的球员被卢虎吼的有些莫名其妙,都转过头来疑惑的看着卢虎。

    地上的卢虎忍着脚上的巨痛,在队友的搀扶下缓缓站起来,但一趔趄险些又摔倒,好在边的队友及时扶住了他。

    卢虎略显苍白的脸上挂满了汗珠,双眼微闭,嘴唇因为疼痛微微颤动着,口不断的起伏着,他长长呼出一口气,缓缓睁开双眼,睛盯着不远处的古宇,冷声笑道:“看来我还真是小看你了,我知道你是故意的,你赢了,不用再装了……”

    但古宇依旧抱着脚痛苦的呻吟着,仿佛伤的很严重的样子。

    卢虎见古宇油盐不进的模样不由嗤笑一声,不屑的说道:“你用这么卑鄙的手段也不怕于心不安么,呵呵,好,很好,现在你得逞了,你还不起来庆祝一下。”

    但古宇依旧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好像这里的事根本和他无关。

    卢虎脸色忽然变得有些狰狞,狂吼道:“卧槽你m的,装b也不带你这样的,你他m的是男人就起来和我对峙啊,你起来和我再比试,做个缩头乌龟干嘛。”

    “咻……咻……咻……”

    三声短站急促的哨声响起,那裁判冲到卢虎前大声警告道:“9号,你现在已经被罚出场,请你出场。”

    卢虎恨恨的看了一眼那裁判,冷哼一声,看向不远处的古宇,眼中闪过一丝怨毒之色,恶狠狠的盯着古宇的背影,狠狠的呼出一口气,低沉的说道:“就算你们都被罚下只剩七个人,也一定要保证这场比赛的胜利,我不希望已经快成囊中之物的胜利,被这个卑鄙无耻的家伙夺取。”说着将队长袖标交到中场12号手中:“小白,这里就交给你了,我得下去休息了。”

    “队长,你放心吧,就算再罚下去几个人,我们也一定会将这个比分保持到最后的。”12号接过卢虎递过来的队长袖标,坚定的点了点头,大声说道。

    卢虎微微点点头,有些不甘的看了一眼被医疗队围在中间的古宇,喃喃的说道:“这梁子我们算接上了,迟早我要让你加倍奉还。”说着甩开扶住他的那人,咬着牙忍着痛一瘸一拐的向场下走去。

    卢虎走进自己的更衣室,一把反锁了更衣室的大门,噗通一声坐倒在地上,痛苦的抱着受伤的右脚,体颤抖的摔倒在地上。

    过了好一会,卢虎才感觉好了些,双手拄地,缓缓直起来,一滴滴汗珠顺着额头、脖颈、手臂滴落,双臂青筋爆炸似的鼓胀着,仿佛稍一用力便会破裂了开来。

    他咬着牙,小心翼翼的拨开长筒袜,竟发现护腿板已经破损,而右脚早已经红肿的不像样子,仿佛被人用钢棍狠狠的砸了一棍,看的人胆战心惊。

    卢虎不由心中大骇,护腿板的材质可是相当坚固,就算用铁锤也不容易击破,但现在,这护脚板竟已经碎裂成了好几块,连脚也伤了,这也太夸张了吧。

    卢虎心里不由患起了嘀咕,这古宇虽然号称散打王,但也不至于这样厉害吧,竟可以将护腿板击碎,还伤了自己的脚,何况自己根本就没碰到他,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这一切究竟怎么解释……

    卢虎想了很久,都想不出一个所以然,但他却深知,自己的这一切都是拜古宇所赐,耻辱、伤痛一切的一切,都是拜古宇所赐,这事不可能就这么完了,这一切迟早都要让他加倍奉还……

    而古宇在看到卢虎落寞的走出足球场的那一刻,嘴角闪过一丝谋得逞的笑意,但这个笑意却一闪而过,如同静夜里昙花一现的流星,顷刻间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哎哟,疼,轻点……”古宇脸上带着无比的痛苦的表颤抖着声音,大声喊着。

    “没事,没有伤到筋骨,喷点云南白药便好了。”医护人员检查一番之后,拿出一瓶云南白药喷到古宇叫疼的地方,还不待医护人员后用冰块敷一下,古宇便站起了来。

    “咦,不疼了,哇,这什么药啊,这么厉害,一喷就见好,多谢医生,我得上场比赛了。”说着也不顾医护人员的阻拦,飞快的冲进了球场,仿佛刚刚受伤的根本就不是他一样。

    那些医护人员见刚还要死要活的古宇,顷刻间便活蹦乱跳的什么伤也没有了,不由有些诧异,看了看手中的云南白药,然后在喷了点在手上嗅了嗅,这牌子还是以前的牌子,味道还是以前的味道,效果怎么就这么好了呢。真是奇怪……

    众人见被抬下场的古宇又回到场上,不由都爆发出前所未有的欢呼声,也不知道是为了古宇之前的表现,还是现在英雄就义的“带伤”上场。

    工商系球员见古宇回来,多少也有些吃惊,之前他们可亲眼看见古宇被卢虎铲飞出去的,不说那一脚有多重,就算之后摔的那一下就不轻,但现在古宇居然又带伤回到了场上,这得需要多大的勇气和忍耐力啊。

    见到如此景,工商系的队员竟对古宇产生强烈的信任和敬佩,他们相信这个带伤还要回到球场上的男人一定会带领球队所有人获得这次球赛的胜利,也只有他能给大家带来一场胜利,顷刻间工商系的士气竟如虹般高涨起来。

    而另一面的工商系,见到古宇这个十恶不赦的大恶人出现,所有人都出奇的愤怒,是的,正因为这个无耻的人,小银受伤出场,队长红牌罚下,这样的耻辱是建队以来从来没有过的,所以无论如何也要得到这场比赛的最后胜利,只有胜利,才能洗刷之前的种种耻辱。

    在人数缺一人并且失去两个绝对主力的工程系竟没有想象中的低迷,反而爆发出更加强烈的士气和愤怒……

重要声明:小说《和警花修行的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