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2】摊牌了吧

    “宇哥哥……嘿,怎么不理人啊,这边这边……”乔馨诺嘟着小嘴,一脸不悦的看着快步急行的古宇,大声嚷道。

    古宇循着声音看去,脸上闪过一丝诧异,他没料到这么大清早居然遇到了这个小魔女一样的丫头。

    为什么说她是魔女,这完全取决于昨晚在ktv发生的事,昨晚古宇和金兰宁一番缠绵,回到ktv之后,这丫头便和蓝蕊儿组团变着花的来整自己,搞得自己头大如斗,就连她哥哥乔泰都看不过眼了。

    现在古宇看到这个魔女心里影难散,忐忑不安的看着乔馨诺,讪笑着说道:“啊,哈哈,是小诺啊,这么早去哪里啊,哈,刚刚没听见你叫我,对不起对不起!”古宇可不想在得罪眼前这个看起来俏可人,内心却极度邪恶的小魔女了。

    “哼,宇哥哥,我看你就是古宇不理我的!”乔馨诺鼓着腮帮子,一脸不悦的瞪着古宇,忽然想到什么,眼中闪着星星说道:“宇哥哥,那个,你昨晚送我们漂亮的学姐回家,有没有发生什么暧昧的事啊,嘿嘿……”

    古宇全一震,嘴角一抽,这丫头莫不是从小缺,这么敏感的问题也能随便乱问,不过昨晚还真发生了暧昧的事,想到这里,古宇脸上露出一丝幸福的笑意:“哈哈,能发生什么暧昧的事,臭丫头,你一天就乱想吧。对了,这么早你干嘛呢!乔大哥呢?”其实古宇早就怀疑乔家兄妹是练气者,只是一直不敢肯定,古宇便寻思着要捅破这层窗纸。

    乔馨诺警惕的看了一眼古宇,忽而释然的笑道:“我哥哥拿东西,一会儿就过来了。”

    古宇点点头,看了一眼鱼肚白的天际若有所指的说道:“一天之际在于晨,这个时候天地间灵气最充足,可有益心啊!”说着贪婪的吸了一口清新的空气,眼角瞥向乔馨诺,想从她脸上寻找到一丝异色。

    乔馨诺体微微一震,有些诧异的看了一眼古宇,忽而吃吃笑道:“是啊,早起锻炼,对体自然是最好的。”

    古宇伸出手指晃了晃,笑眯眯的说道:“这锻炼体固然对体好,但吸取天地灵气还得练气修真啊。”说着也不理会呆立当场的乔馨诺,径直向后山走去。

    古宇早就料到乔家兄妹很可能是练气者,见乔馨诺对自己支支吾吾,便更加坚定自己的想法,如此一说,不但捅破了那层窗纸,让三人之间没了隔阂,说不定自己还能受到这乔家兄妹两个先行的指导,练气便能更上一层了。

    乔馨诺听古宇这么一说,料想自己的份已经被古宇识破,不由长叹一声,快步跟了上去。

    一路上,两人无言以对,上得山来,古宇来到自己之前练气的那个地方,自顾自的打坐练气来,根本不理会不远处的乔馨诺!

    古宇漠然的表现让乔馨诺很是不爽,但她也找不到指责古宇的地方,不由气鼓鼓的坐到一旁,呆呆的看着练气中的古宇。

    古宇遵照吐纳之法,调起丹田中那股真力,循着任督二脉熟练的行过一个小周天之后,真力便又充盈了几分,这次古宇可不敢再像上次那样一行气便是两天两夜,搞得差点错过了生聚会。

    古宇行气一周天之后,便收气入丹田,看了一眼天边,发现天色已经大亮,而边坐着仍在练气打坐的乔家兄妹。

    古宇微微一笑,心中不由大喜,乔家兄妹能和自己坐在一起打坐,说明他们已经承认了自己练气的事实了。

    过了好一会儿,乔泰悠悠转醒,见古宇若有所思的看着自己,不由微微一愣:“怎么,我脸上很脏?”

    古宇见乔泰醒了过来,微微一笑道:“呵呵,乔大哥你醒了,那个……”虽然三人已经默认了自己修真的事实,但要说出来,却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古宇深知修真乃私密之事,根本不能与外人道,因此其中有着不少忌,古宇担心触到乔泰忌说气话来也失却了直来直往的子。

    倒是乔泰一脸不以为然的笑道:“你是想问我有关修真的问题?你我既是兄弟,便不必吞吞吐吐了,有什么问题便问,只要是我知道的,我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只怕我也是学艺不精,不能替你解惑啊。”

    古宇见乔泰如此坦然,倒显得自己小家子气了,他爽快的笑道:“乔大哥乃修道先行,怎么也比我这个初谙道门的后生懂的多吧,只愿乔大哥给我指点,让我练气有所长进才是。”

    乔泰大笑一声道:“什么先行后生,你我不过都是初探修真之道的小孩儿罢了。不过我见你修炼的却是玄门正宗,不知师承何处?”

    古宇微微一笑道:“我修炼的是青城派吐纳之法,我师父名字叫什么我却不甚知祥,不过有个诨名叫酒仙。”

    乔泰微微一惊:“你是青城派酒仙前辈的徒弟,哈哈,难怪难怪……”

    古宇被乔泰的一番话搞得有些莫名其妙:“你认识我师父?”

    乔泰拍了拍古宇的肩膀羡慕的说道:“兄弟,你可是好道缘,这酒仙前辈修真界谁人不知谁人不晓,修行界入世修行的有三大高手,龙门教掌门世严道长、青城派酒仙前辈、正一教青云掌门,不过前些子青云掌门销声匿迹了,估计不是进入异域修行便是闭关了,所以现在修真界最强高手就剩下世严道长和酒仙前辈了。不过这酒仙前辈一向不收弟子的,居然收了你做徒弟,老弟果然是好道缘。”

    古宇微微一惊,他只知道自己师父是个很厉害的修真者,却没料到居然强到这个地步,此时才有些后知后觉的庆幸自己能拜在酒仙的门下了。

    古宇哈哈一笑道:“或许是我运气不错吧。对了,乔大哥,那你又师承何处?”

    乔泰微微扬了扬下巴,一脸自豪的说道:“我和妹妹拜在龙门派清远道长门下。”

    古宇自然是知道这个修真至尊门派的,龙门派创教祖师乃全真七子丘处机的入门弟子赵道坚,所以龙门教便算得上是全真教的分衍的支派,而后壮大分支,其声势更比全真教更昌盛了,盛况与佛教禅宗五家中的临济宗相类似,故世有“临济、龙门半天下”之说。

    古宇心中微微一凛,笑道:“龙门派那才是真正的玄门至尊,就算正一教也得低一头。乔大哥能进入龙门派那才是天大的造化,我怎么能和你们比呢。”古宇这马是拍的啪啪的响,就算憨直的乔泰也经受不住,咧着嘴大笑起来,其内心的满足不言而喻。

    “咦,哥,宇哥哥,你们笑什么呢!”这是乔馨诺也从入定中清醒过来,见乔泰和古宇笑的高兴,不由纳闷起来。

    古宇笑着摇了摇头道:“没什么没什么,不过小诺啊,你可瞒的我够呛,要不是哥哥我英明神武,还不出你们也是同道中人呢。”

    乔馨诺吐了吐舌头,憨的说道:“这也不能怪我们啊,这修真可是不为外人所知的秘密,没探清你的底细,我可不敢跟你乱说。”

    古宇眉毛一挑,咧嘴笑道:“那你现在探清我的底细了?”

    乔馨诺看了一眼乔泰,笑道:“探清了!”

    古宇饶有趣的笑了笑道:“什么时候探清的?我的底细是什么?”

    乔馨诺小嘴凑到古宇耳边吐气如兰的说道:“就在昨天晚上,据我所知,你是个的人,哈哈……”

    古宇一想到昨天晚上,便头大如斗,讪笑着敲了乔馨诺脑袋一下:“臭丫头,还好意思说。哼……”

    乔馨诺头上挨了古宇一下,虽然不疼,但她依旧翘着小嘴,对乔泰委屈的说道:“哥,宇哥哥他欺负我,你得帮我出头啊!”

    乔泰一脸漠然,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耸了耸肩,似乎在说我没看见。

    乔馨诺不由有些气恼,扑到古宇跟前,打闹着要敲古宇的脑袋一下才算罢休。但古宇动作何其灵敏,见乔馨诺扑来,瞬间从大石之上跳起,向后急退数步,便躲开了乔馨诺小手的攻击。

    看着两人打闹起来,乔泰是在看不过去,便呵斥道:“小诺,够了,过来坐下,一个女孩子吵吵闹闹成何体统!”

    被乔泰一声何止,乔馨诺撇着嘴一副委屈不已的表,却显得异常俏,看的古宇心神一

    这乔馨诺本就是一个美人儿胚子,经过一番吐纳练气,上带着一丝与众不同的灵气,如同枝头的黄鹂鸟般美丽,让人心神漾。

    古宇笑了笑说道:“好了好了,小诺,咱不闹了。我还有很多问题请教乔大哥呢。”

    乔馨诺虽然心有不甘,但也敢太过于放肆,毕竟边还有个虎视眈眈的大哥在。只得幽怨的瞪了古宇一眼,便坐到了乔泰边。

    “你是什么时候发现我们的份的?”乔泰对这个问题很是不解,他一直认为自己并没在古宇面前露出马脚,为什么古宇会知道呢,于是便由此一问。

    “其实看到你们第一天我就有所怀疑,但是不敢肯定,自从今天我才敢肯定。”

    “哦?”

    “小诺啦……”

    “嘿嘿,我说嘛,我怎么会露出马脚呢,原来是小诺,嘿嘿……”乔泰听到古宇这么说,竟显得有些兴奋。

    “哥,明明是你之前说漏了嘴!还怪我……”

    “可是古兄弟说了是你露了底嘛……”

    “你才露了底……”

重要声明:小说《和警花修行的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