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7】好歌一起唱

    从帝豪出来,古宇虽然心中对这次的花费还有些耿耿于怀,但事已经这样了,也由不得他了。好在边还有两个美人儿陪着,说说笑笑的,很快也就忘记了这事儿。

    古宇知道这一条街上有个欢乐迪ktv,说来设施也算一流的了。

    于是进入欢乐迪开了个大包间,把一帮子或醉或装醉的家伙都塞进包间之后,唱歌的开始唱歌,喝酒的也开始继续喝酒了。

    在醉的一塌糊涂还叫嚣着的向苏的怂恿声中,古宇这个“寿星公”也让众人推到风口浪尖。

    “宇……哥,给大伙儿……唱个……”冀风歪倒在沙发上,大着舌头叫喊着。

    “对啊,让宇哥给大伙儿唱个歌呗!”蓝蕊儿也惟恐不乱的吼起来。

    “可是我不怎么会唱歌嘛……”古宇有些犯难的说道。

    “唱歌……”

    “唱歌……”

    听到古宇那么说,众人根本没有解释的余地,全都敲着桌子拍着手铃,叫嚣这古宇唱歌。

    古宇扭捏了一阵,然后弱弱的问道:“你们说我唱个什么歌好呢?”

    “唱个夹紧了b吧……”向苏也在一边起哄帮腔。

    向苏这一声虽然不大,却如同夏里的一声惊雷,雷的众人是外焦里嫩。

    不过让大伙儿更加郁闷的是,古宇居然轻咳了一声,走到电脑点歌台开始作起来,这意思便不言而喻了。

    “晕,不会真有这歌吧……”金兰宁小脸因为酒精的原因变得有些绯红,傲人的材在五彩的闪光灯之下变得更加人,仿如一团炸开的火焰,越烧越旺盛。

    “不会有吧,这歌名这么猥琐,怎么会有这样的歌,即使有,ktv也是唱的吧,前些时候,《牵手》这么好听的歌都被唱了也。”乔馨诺看着在点歌台捣鼓的古宇说道。

    “我觉得也许真有,你看宇哥那认真劲,说不定真被他弄出来了。”看着古宇厚重的虎背蓝蕊儿眼神越渐的迷离,说话都变得有些小声了。

    就在这事,音响里响起了众人都熟悉的音乐声,没想到竟是大妈时代的《鸡》。

    大妈时代,某国女子组合,因为这一曲《鸡》走红,但却因为品行不佳,而组合又有九个个人,被无良的网民戏称为九只鸡。

    古宇双手紧握着话筒,显得十分的庄重。

    “啊哈,拿四五百,毛飞时那湿透唉!五晚啊,五万熬夜……”第一句话,唱出来,顿时喷了一片。

    古宇恍若未闻,体缓缓随着音乐晃动起来:“买蛋卷,按到狗屎!来收钱,啊,啊,来搞!”

    “来摸来摸麻将,农民农民不笑,熟妹老七感受大力连搞。”顿时整个包间沸腾了,就连已经喝醉的几人一从凹陷的沙发中蹦了起来。

    “猪猪猪猪,被扁被扁呗!”就连一向淡然的冀风也和向苏跟着古宇合唱起来了。

    “嗷,那么不知道我,插的不是莴笋,撒了鸟毛叫叔叔吃粉糕。”

    “猪猪猪猪,诶诶诶诶诶!”三人竟学着屏幕上大妈时代的动作跳起了那几个经典的动作来。

    “熬着坛儿粥,都抬走,大弄到你,您打您妞。”

    “猪猪猪猪,捏根甘蔗,把你缠着没命的揍。”

    “拿点冷蛋拌甘油,酷妹立在大坑梦中捏馒头。”

    “口袋口袋包了蓝蓝路,半价半价弄你不笑,弄弄弄弄弄。”三人一起抬起手指对其他人点点,然后一个华丽的转,继续唱到:“那猛干着干着累了那里,嗷嗷嗷嗷嗷!”动作是那么的标准,那么的一致,仿佛是经心排练了一样。

    “那么夹你夹你弄你蛋了,****鸡。”然后学着里面的动作一跳,顿时下面又笑成一片。

    “我加紧了比,偶也,我就猛干你,欧耶耶耶!”三个女生听到这和谐的歌词,俏脸已经红了好大一片,不过想来她们也是听过这首扯淡的歌曲了,不然怎么会嘴巴一张一张的,虽然很小声,但却也常的有模有样。

    ……

    就连外面包房的哥们也打开房门凑个头探进来看发生了什么事,但理所当然的被乔馨诺轰走了。

    “妹拖那根领带,那个痛苦老伯含了。”

    “五晚啊,五晚熬夜!”

    但一听到这么熟悉的旋律,探进来的脑袋便越渐的多了,乔馨诺索把包房门打开,让这些偷偷摸摸的家伙明目张胆的围观古宇这三个宝气。

    岂料这三个已经嗨到极致的人,根本就不管围观的群众,兀自唱的嗨皮,跳的高兴。

    “囧的哥,我跟哥哥,吧台开洋酒盖盖。”

    “猪猪都满足你了,还能不顾荫道吗?”唱到这里,顿时整个房间吐血声响成一片,这歌词太和谐太夸张了,也不知道这音译的家伙怎么会这么有才。

    “半价半价弄你不笑,弄弄弄弄弄。”

    “那猛干着干着累了那里,嗷嗷嗷嗷嗷!”

    “那么夹你夹你夹你弄你蛋了,****鸡!”

    “我加紧了比,偶也,我就猛干你,欧耶耶耶!”

    这一首非常有难度的歌曲,终于在三个臭皮匠和一大群不明真相的围观者的哄笑声和口哨声中唱完了。

    有些哥们还不愿意离开,怂恿着古宇再唱一遍,但古宇本就是赶鸭子上架,被这些无良的家伙推到前面,现在完成了任务,自然是甩手,乐的清闲,那里还愿意继续唱。

    等到乔馨诺把围观的群众打发了之后,古宇又已经和乔泰狂灌了几瓶啤酒了。

    不过让古宇没想到的是,这个漂亮的学姐居然撕掉了伪装的面具,从一个端庄的学生会主席,一下变成了嬉闹的小女人和古宇等人完全的打的火朝天,唱歌唱的竟比谁的嗨皮。

    不过这也怨不得金兰宁,不论是家庭背景,还是自,不论是在学校,还是在社会上,她都算一个有头有脸的人,平时对人难免虚与委蛇,但在这二三十见方的ktv包间里,面对着这些熟悉的面孔,面对这这样烈的气氛她也不可能在保持镇定了。

    “臭小子,过来过来,和姐姐走一个先。”金兰宁端着酒杯,大着舌头,笑嘻嘻的向古宇喊道。

    古宇腆着脸凑到金兰宁边笑着说道:“嘿,学姐,你今天还high起来了呢,怎么,要和我走一个?”

    金兰宁醉眼酩酊,红的快滴血的嘴唇凑到古宇的耳边,吐气如兰的说道:“臭小子,姐姐这不是给你面子么,要不是你生我才懒得喝酒呢。”

    金兰宁这话说的确实没错,平里她可是滴酒不沾,别说王孙贵族,就算是天王老子也难以让这个美女举杯,也就一个人,古宇,这个浑小子,这个让她头大不已的小子能让她不需人劝酒,自己就拿起杯子豪饮。

    古宇自然是知道金兰宁的脾气,他嘿嘿一笑说道:“这么说来我还的多谢学姐大人赏光咯。”

    金兰宁看了古宇一眼,笑盈盈的说道:“那可不,来来,和姐姐喝一个。”说着就和古宇的杯子狠狠的碰了一下,然后一仰头,整杯酒便被她一饮而尽,一些酒沫顺着嘴角滴落,顺着雪白的脖颈流到她高耸的脯之上,就连空气中也充满了惑的气息。

    古宇忽然感觉这个一直对自己照顾有加的学姐居然这么美,美的让人炫目,自己以前怎么就没发现呢。学姐好像没有男朋友来着,我要不要……想到这里,古宇嗤笑一声,恨不得狠狠的给自己一个大嘴巴子,自己居然会对学姐升起这么龌龊的念头,真是禽兽。

    古宇有些发干的嘴唇,干笑一声道:“没看出来学姐酒量居然这么好,嘿嘿……”说着急不可耐的吞下杯中啤酒,侧脸坐下,再也不看金兰宁一眼,深怕自己就因为那不舍的一眼便沉沦在金兰宁的美丽之间了。

    金兰宁喝完杯中啤酒,也不离开,坐到古宇边,拉着古宇的胳膊笑嘻嘻的说道:“臭小子,今天我好高兴啊!嗯,从没有过的高兴。”说着眼角似乎有泪光闪动:“要是天天都能这样就好了。”

    古宇感觉胳膊传来一片温软,不由心中一震,整个人也都变得火起来:“学姐,你,你怎么了!”看到金兰宁这模样,他心中隐隐感觉有些不妥。

    金兰宁脸上一片绯红,看着古宇吃吃的笑道:“没,没什么,只是很高兴,从心底里的高兴。呵呵,今天是你22岁的生嘛。哈,我感觉这里有点闷,你要不要陪我出去透透风……”说着期待似的看着古宇。

    古宇拉了拉贴在口上的衣领,微微点点头道:“是有些闷,好吧,我陪你出去走走。”

    说着站起来,对一边的乔泰说道:“乔大哥,你先喝着,我看学姐喝的有点多了,带她出去吹吹风,清醒清醒。”

    乔泰嘴角扯出一丝诡笑,挥了挥手道:“好好,你去你去,不用管我,一会儿我把冀风扯起来喝,你俩放心的去‘吹风’吧,哈哈……”

    古宇嘴角不自然的扯了扯,他有些无语的看了乔泰一眼,没想到这个看起来壮实敦厚的大家伙喝完酒之后也变得这么邪恶了,他也懒得解释,站起来,笑了笑,向旁边的蓝蕊儿和乔馨诺挥了挥手,便架着醉意朦胧的金兰宁出了包间。

    蓝蕊儿本来也想跟着出去,但被乔馨诺一把拉住:“你干嘛,人家出去吹风,你当电灯泡么?”

    蓝蕊儿一听乔馨诺这么一说,一张小嘴翘得更高了:“那,他们……”

    乔馨诺有心逗逗这个可的丫头,于是满不在乎的说道:“他们出去干什么,你着什么急,莫非你喜欢宇哥哥?”

    蓝蕊儿也不搭话,但眼中却闪过一丝难以察觉的苦涩,她端起桌上的就没一味的喝起闷酒来。

    乔馨诺见蓝蕊儿如此模样,心中了然,摇摇头,暗忖:他就那么好,怎么一个个都为她这么神魂颠倒的,想不通……

重要声明:小说《和警花修行的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