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6】破产了

    忽然的变故让所有人都愣住了,躺在地上的众人也被这轰然坍塌的酒桌震得清醒了些。纷纷抬起头来查看状况。

    古宇愣愣的看着手中那只剩下杯把的扎杯残片,一时竟没能反应过来。

    巨大的声响吸引来了外面的服务员,一见这状况,不由大骇,紧忙冲出去叫来了部门经理。

    乔泰也没想到古宇这一顿,竟将大理石材质的桌子给搞塌了,虽然乔泰憨直,但现在的况他却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乔泰看了一眼古宇,然后回头看了一眼乔馨诺,见乔馨诺也同样看着自己,便向她微微的点了点头。

    这时那经理看见这一地的醉汉,在看已经摔得支离破碎的大理石餐桌,不由大惊:“这,这是这么回事,这可是大理石材质的餐桌啊,你,你们这么把这餐桌给打碎了,你们……”

    古宇丢掉手中的那杯把,拍了拍手,笑吟吟的说道:“这个,这个也不能怪我们是吧,是你们这桌子有问题来着。”

    那经理一听不由大怒:“什么,我们桌子有问题?我们这桌子天天做保养,发现一点问题都是会换掉的,这……”

    古宇挥了挥手打断他的话:“我管你什么天天做什么保养,反正这就是你们桌子的问题,你看着办吧,我们好不容易来这里吃个饭,居然发生这样的事,你们这酒店也……”说到这里,古宇也不继续往下说,只是一脸叹息的看着那经理不断的摇着头。

    那经理没想到古宇会倒打一耙,顿时怒火中烧,但出于职业的守他深深的呼出一口气:“先生,我想……”

    古宇拍拍那经理的肩膀笑道:“你不用说了,虽然这事是你们的问题,但你放心,我不会投诉你们,我也不会让你们赔偿我们的损失,只要你们能打点折,就万事ok了!”

    那经理张了张嘴,正想说话,却再次被古宇打断:“其实吧,今天这菜式还算不错,但对于你们这五星级酒店的派头却似乎差了那么点差距,需要改进改进啊!”

    还未待经理张嘴,古宇继续说道:“好了,你可以出去了,一会儿我再去前台付账,记得打折哦。”说着向那经理挥了挥手,示意他可以出去了。

    那经理楞楞的看了古宇一眼,他完全没有想到这家伙居然无耻到了这个地步,但他也不愿意得罪了这样一个顾客,常年在这里面混的人多少也有些经验,出入这帝豪酒店的不是有钱人就是有势力的人,再不然就是富二代管二代,一张大理石餐桌,虽然价格不菲,但为了一张餐桌得罪一个看起来来头不小的顾客,他多少还是不愿意的。

    他张了张嘴,但随即长叹一声,便走出了房间,只是让服务员进来收拾收拾!

    众人见古宇三言两语就打发了这个经理,不由更加佩服。

    乔泰大笑一声,拍了拍古宇的肩膀道:“兄弟,我以为你只是手不错,没想到你的嘴巴也这么厉害,今天算是见识了,哈哈……”

    古宇撇撇嘴笑道:“呵呵,乔大哥见笑了!”说着他看了一眼狼藉不堪的房间,长叹一声道:“酒逢知己千杯少,好不容易喝高兴了,却不想发生这么一个事,扫兴扫兴。”

    乔泰微微一笑道:“这又何妨,再找地方喝酒去,今晚不醉不归!”

    古宇自然是满心欢喜,走到金兰宁边笑道:“学姐,走吧,我们找个地方唱歌然后继续喝酒!”

    然后向不远处躲酒的几个家伙挥了挥手,见古宇挥手招他们,他们一溜烟的跑了过来:“宇哥,那个,我们不能喝了,那个,我们……”

    古宇瞪了他们一眼,道:“我喊你们过来又没让你们喝酒!”

    那些人顿时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其中一个小平头谄媚似的看着古宇道:“宇哥,真能喝,小弟这下是开了眼界了,以后我可不敢再你面前叫嚣了,是吧!”

    后众人如同小鸡啄米一般猛点其头:“是啊,是啊,宇哥这真是酒仙在世,千杯不醉啊,我们算是大开眼界了……”

    古宇被他们的一番马拍的飘飘然,不过随即笑道:“行了,你们这些家伙的嘴,始终这么厉害!”

    “我们可不是拍宇哥的马,这大学城现在谁不知道宇哥的威名啊,要说这嘴皮子,那也是宇哥**的好。”那家伙最后还不忘拍古宇一记。

    古宇挥了挥手笑道:“行了,被你们碰这么高,到时候摔下来,可是摔得吧唧吧唧的,你们把喝爬的兄弟们送回去吧,我和乔大哥去找个地方喝夜啤去。”

    那些家伙一听古宇还要去喝酒,不由狠狠的咽了口唾沫,心道,好家伙刚刚还没喝够么,1000毫升的大扎啤喝了不下十五杯,那可是十五斤啊,就算是十五斤白开水也给胀死了,宇哥居然还不带上厕所的,这究竟是什么人啊。

    他心中虽是这么想,但脸上却笑吟吟的点头道:“好好,宇哥,放心吧,这些家伙就交给我们吧,你们就放心的去嗨皮,喝好玩好!”

    古宇点点头,向众人挥了挥手,便向前台收银台走去。

    喝了这么些酒,古宇虽没有向一般人那样醉得一塌糊涂,但也有些头重脚轻的了。

    古宇之所以喝这么多还没醉倒,这还多亏了这段时间的打坐练气,今儿个又修得真力,打通任督二脉,这酒精一下肚,全脏器便开始飞快的运转,真力化作肝气飞速的分解体内的酒精,而啤酒中的水份却随着真气循环顺着任督二脉流到百会,再从百会而出,完全的排出了体内,如果现在有人仔细点看古宇的头顶,便回发现古宇头顶处有一丝及其细微的白雾喷出来。

    只不过现在大伙儿都喝得醉醺醺的,而且光线不明,也就没人注意了。

    金兰宁和蓝蕊儿担心古宇有事,赶紧跑上前一左一右的架住古宇。

    古宇左右温润在怀,任他定再好也有些飘飘然了,本就没有大碍的古宇,却古宇装作有些醉态,搂着两个美人儿三步一晃悠的向前台走去。

    而乔泰和乔馨诺却故意的放缓了脚步,落在了最后。

    “哥,你没事吧?”乔馨诺虽然知道乔泰能喝,但还是不住跑上前架住乔泰。

    “没事,没事,只是没想到这小子居然也这么能喝,我现在相信你的话了,这小子很有可能也是练气者!”乔泰说着看了一眼乔馨诺继续说道:“而且是个非常厉害的练气者。”

    乔馨诺眉头微微一蹙道:“怎么说?”

    乔泰对着那残破的大理石餐桌努了努嘴道:“刚刚你看到了吧,那大理石餐桌起码有三四公分厚,居然被一顿酒杯,就给摔得个粉碎,就算你我,这么轻而易举的想要打破那大理石餐桌也是有些困难的吧。”

    乔馨诺皱了皱眉头道:“但上次你和他不是交过手了么,他根本就不是你的对手啊,怎么今天……”

    乔泰摇了摇头笑道:“这小子隐藏的够深,居然扮猪吃老虎!”

    乔馨诺不以为然的说道:“我们不是也对他有所隐藏么,这练气修真本就是不为人知的事,也怪不得他!”

    乔泰看了一眼边这个一向和自己唱反调的妹妹,此刻竟会为一个刚认识几天的人申辩不由苦笑一声道:“女生外向啊,现在就开始向着他了,以后还了得。”

    乔馨诺拧了乔泰虎腰一把,嗔道:“哥,你乱说什么,要是被别人听到怎么办!”虽是这么说,乔馨诺的脸上却早已飘上了一缕红霞。

    乔泰看了乔馨诺这番摸样,不由哈哈大笑起来。

    古宇在前台刷了卡,付了帐,有些疼的看了一眼这五星级宾馆,恨恨的低声骂道:“卧槽,这坑爹呢,就那么点菜那么点酒,打折之后,居然还要了我二十万大圆,难道五星级用的菜都比其他地方用的金贵么。这下好了,我存了五年的积蓄这下全报销了不说,还倒欠了一股债。这下一贫如洗,要沦落街头咯!”

    金兰宁见古宇郁闷的样子,不由好笑:“你这还算少的呢,一百来号人,吃了二十万,你应该抱着肚子笑了,好在这一顿都是吃的平价菜,要是有钱人到这里吃点山珍海味,一顿饭都得去个几十万呢。”

    古宇撇撇嘴道:“我不是有钱人,所以以后我也不想来这里了,和外面一样的菜式他这么久鬼了这么多呢。nnd,绝对是坑爹呢。”

    蓝蕊儿轻抚古宇的后背笑吟吟的说道:“宇哥,消消气,就当花钱买个教训被,以后咱不来这里不就是了。”

    古宇苦笑一声道:“花钱买教训,这教训也太贵了点吧,花光了我所有的积蓄,还欠了一股债,得,今年暑假是不用逍遥了,挣钱吧,填补这个空缺。”

    蓝蕊儿和金兰宁看着古宇哭无泪的模样不由笑出声来。

重要声明:小说《和警花修行的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