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3】你真有魄力

    古宇打通任督二脉,行得小周天,顿时整个人都为之一变,似乎更加有精神,更加有气魄了。

    原本就慑人的双眼,变得更加明亮,如同两轮散发着灼灼光芒的太阳,晃得人睁不开眼睛。

    “宇哥,那小子又来电话了~~~快接电话啊~~”

    电话小强的声音在房间里肆无忌惮的叫嚣起来。

    古宇扭了扭脖子,舒服的长叹一声,拿起放在桌子上的电话,看到上面的备注,不由笑了笑接通:“苏,怎么,猪头好了?”

    “冀风冀风,接通了,接通了,宇哥的电话接通了。”电话那边传来向苏狂喜的声音。

    “宇哥,我是冀风,你现在在什么地方?”冀风很是焦急的说道。

    “我在家啊,发生什么事了?”古宇听他们如此焦急不由心里咯噔一声,难道出事了?

    “你在家?不是吧,我们来你家十几次了,门都快敲坏了,家里根本没人啊!”

    “毛线,我现在就在家里也,不信来我家看看,对了,这么急着找我究竟有什么事?”古宇心中不由纳闷起来。

    “你说什么事,md,今天不是你生么,现在都下午五点了,你不是约定七点帝豪见面的么,你这主角从前天下午开始便消失得无影无踪,你说我们能不着急么?”冀风越说越生气,到后来竟咆哮起来。

    “卧槽,我生派对是星期天晚上七点诶,你急毛线啊!”古宇被冀风一吼,心中微怒,不耐烦的说道。

    “靠,今天不就是星期天了么,你喝麻了么?说酒话呢?”冀风又是好笑又是好气。

    “不是吧,今天星期天?”古宇摸了摸脑袋,看了看挂钟,上面显示的期正是2011、5、22 17:12:45,这不就是星期天么?

    这,这究竟是这么回事呢?古宇此时的脑袋里已经是一片浆糊。他一时竟不能理解者时间为什么会流失的这么快。

    忽的他一拍脑袋心道:nnd,难道这次练气打坐我竟坐了两天两夜,这也太夸张了吧,两天两夜,接近五十个小时,这也太难以想象了吧。

    “宇哥,宇哥,你有在听我话么?”冀风听古宇这边没了什么动静,大声叫道。

    古宇一个激灵,既然了解了这事实,不由长吁一口气道:“恩恩,听着呢,你们先照顾好兄弟们,我马上赶过来。”

    挂掉电话,古宇微微楞了楞,随即苦笑着摇摇头说道:“真tmd不可思议,居然在这里直的坐了两天两夜,呵呵!难道练气修真的人都那么能坐?真是太有意思了。以后打坐的时候可得注意点了,不然误了时间,可不妙。”说着草草洗漱一番,上一件紫色t恤,拿上钱包和钥匙便冲出了家门。

    帝豪离得城大并不远,算是大学城附近比较豪华的一家集娱乐就餐住宿于一体的

    五星级宾馆,平进出的除了有钱人就是当官的,虽然也有不少有钱的学生到里面消费,但像今天这么一大群学生进出还是头一次。

    虽然来往的都是一些学生,但排场却也不小,有开宝马的,有开奔驰的,比起市领导视察也不妨多让。

    其他不明就里的人不由心里泛起了嘀咕,这些有钱的学生都是从哪里钻出来的,他们又是来给谁撑场面的,这场面也太夸张了点吧。

    冀风不断的在帝豪门口徘徊着,不时的看看时间,电话一刻不停的响着,而向苏却不断来回在停车场穿梭着,接了一批人又一批人。

    “风哥,宇哥这到底是这么回事,不会放我们鸽子吧?”一旁满脸雀斑的老鬼抹了一把满脸的汗水,担心的问道。

    冀风皱着眉头,虽然满心担忧,但嘴上却说道:“不会,这事他怎么会放我们鸽子,今天他可是正主,他刚刚说马上就到了,但现在还没到,我在担心是不是路上堵车。”

    老鬼裂了裂嘴笑道:“从城大过来走路也才半个多小时,坐车十来分钟的事,就算堵车吧,现在也到了啊!”

    “喂,冀风,古宇还没过来么?”这时冀风后闪出一个漂亮的人来,这人着一条紫色抹公主短裙,将那傲人的材衬托的越发的丰满。一头漆黑的长发如同瀑布一般顺流而下披散在肩头,瓜子小脸因为高温的原因显得有些绯红,但却让人看起来更加妩媚动人。

    看到这个美人儿,冀风紧皱的眉头稍微舒展了些:“学姐,古宇一会儿就到了,你先进去吧,外面太了,今天可四十度呢。”

    金兰宁用手挡了一下到脸上的灼阳光,点点头道:“你再给那小子打个电话吧,大伙儿都等着他呢,这家伙居然到现在还没来。”

    冀风微微一笑道:“恩,知道了!”

    金兰宁挥了挥手,算是给老鬼和向苏打了个招呼,便钻进了空调房里面。

    见金兰宁进去,老鬼才咽了口唾沫一脸色相的撞了撞冀风道:“风哥,这小妞可真漂亮,是什么人啊?”

    冀风体一哆嗦,向大厅里面看了一眼,见金兰宁已经走远,不由松了一口气,白了老鬼一眼道:“可别乱说,她是我们学姐,父亲可是教育局的人,得罪她可没好果子吃。”

    老鬼嘿嘿一笑道:“对我可没什么影响,我又不是学生,不过你们这学姐,啧啧,真是要材有材,要脸蛋有脸蛋,极品啊,不过像她这样的女生追她的男生肯定不少。”

    冀风撇撇嘴道:“那是自然,光我们学校就好几十号人,还有不少其他学校的呢。”

    老鬼叹息一声,摇摇头道:“可惜我长得又丑,又没钱,这样的美女也只有望望了。照理说我们宇哥一表人才,人又仗义,这样的美女不正适合他嘛,这么宇哥现在还没耍朋友呢?”

    想到这里,老鬼脸色变得有些猥琐的笑道:“难道真是传说中的那样,宇哥是玻璃?”

    冀风啜了老鬼一口道:“老鬼,别乱说,被宇哥听到,你就惨了,他非拔了你一层皮不可。”冀风也是从心底里鄙视那些背背山的同志们,一想到两个男的在上翻来覆去的拼刺刀,玩菊花残,在这么的天气里他也不住打了个寒颤。

    老鬼哈哈一笑道:“怎么会,宇哥可没在这里。他这么会听见。”话音未落,古宇那充满邪恶的笑容的面孔便出现在他的视线里。

    “老鬼,你丫的又在拾掇我来着,你的话我可听着呢,嘿嘿,你小子今天死定了。”古宇疾风般冲了过来。

    老鬼心上一颤,丫的,说曹到,这次玩完了,居然让他听到我说的话了,见古宇冲近,老鬼脸上顿时升起了谄媚笑容:“哟哟,宇哥,你总算是到了,你不知道,大伙儿可等的焦心了,赶紧的,进去歇歇,你看你这一头大汗。”

    古宇见老鬼这摸样,不由想笑,不过他有心想逗逗这背后拾掇自己的家伙,于是寒着脸道:“好哇,老鬼,你这家伙居然在背后说我是背背山下来的,今天你死定了,今天不让你趴着,我就不叫古宇。”

    老鬼一听心里咯噔一下,暗道:好家伙,还真让他听见了。见古宇满脸寒气,不由吓了一跳,还当古宇当真了,不由怯怯的看了一眼冀风给他使了个眼神:“那个,宇哥,话说这是误会,纯属误会来着。”

    冀风也笑嘻嘻的凑过来陪笑道:“是啊,这是误会,老鬼他可没说你是玻璃,恩,他确实没说你是玻璃,他是说你有魄力!”

    古宇听冀风这有益强调的话音,再见旁边那兀自猛点头的老鬼,不由恨得牙痒痒:“好啊,冀风就连你也跟着拾掇我了,嘿嘿,今天哥们就要大杀四方了,苏啊……”

    这是向苏如同一只钻地老鼠,窜到古宇跟前笑道:“寿星公有何吩咐?”

    古宇咧着嘴说道:“今天晚上我们要好好拾掇拾掇这两个家伙,让群众们好好批斗批斗他们。”

    向苏哈哈一笑,一拱手道:“小的明白,今晚便是这两个家伙的**夜!哇咔咔……”

    见古宇和向苏这么一唱一和,冀风这个始作俑者也经不住笑了起来。

    “喂,你们什么事笑这么高兴,说给我听听!”这时,蓝蕊儿戴着一个扩眼眶的黑墨镜出现在大伙儿眼前。

    古宇一见到这个假小子便发自内心的欢愉,他微微一笑道:“哟哟,我们的小帅哥蕊儿同学么,你总算是来了!”

    蓝蕊儿凑到古宇跟前,用胳膊捅了古宇一下笑道:“宇哥,生快乐哟,诺,这是给你的生礼物,希望你,年年有今岁岁有今朝。”说着递给古宇一个黑包裹。

    古宇愣了愣,笑着接过包裹道:“蕊儿,你人来了就好,还带什么礼物,真是太见外了,哈哈!”虽是这么说,但心却大悦。

    古宇打开包裹封口看了一眼,就这一眼,古宇脸色顿时巨变,古宇一脸诧异的看着蓝蕊儿,恨恨的咽了一口唾沫,心道:现在的女孩子伤不起啊……

    蓝蕊儿就像没事人一样,笑吟吟的看着古宇问道:“宇哥,怎么样,喜欢我送你的礼物么?”

    古宇迟疑的点点头,有些结巴的说道:“喜欢喜欢!”说着将包裹往后一藏,笑道:“蕊儿啊,进去吧,大伙儿都等着呢。冀风,苏,老鬼,你们先陪蕊儿进去,我去上个厕所先。”

    古宇也不等他们答应,一溜烟的便冲进了人群中,只留下一脸疑惑的众人,和偷笑着的蓝蕊儿……

    帝豪底层厕所里,古宇一脸恶寒的看着手中那黑色包裹喃喃说道:“丫的,这臭丫头,也太乱来了吧,居然送我一个充气娃娃,这东西能乱送的么……”

重要声明:小说《和警花修行的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