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2】行得小周天

    回到家里,稍稍做了点吃的,休息片刻便迫不及待的沐浴更衣,准备打坐练气。

    今天早上体那奇妙的感觉,让古宇兴奋不已,要不是乔家兄妹打扰,或许会有更多领悟。

    虽然现在并非打坐练习的最佳时间,但多多少少也是有些裨益的。

    古宇长长的吸了一口气,盘腿坐下,抛却心中所有杂念,很快便进入了状态。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古宇只感觉全升起一股气,那力随着古宇的吐息越渐的强大,过了好一会儿,那股力又如同涓涓溪水向小腹丹田处汇集而去。

    古宇不由大喜,这正是今天早上的哪个感觉,他定了定心,更加缓沉得吐息起来。

    渐渐的,小腹那股力越渐的明显,越渐的膨胀,就像一团氤氲蒸汽。

    似乎一切正在往好的方向发展,但古宇丹田之中忽然闪现一道金光,那金光刚开始只有一丝,但随着小腹中力越渐的膨胀,那丝金光也越渐的光亮起来。

    这金光便是之前古宇吞服了筑基丹之后吸取月之精华产生的那一丝元之气,所谓元之气,便是全液之根本,对机体各个脏腑器官起着滋润和濡养的作用。

    但这元之气却抑制或减缓人体的过度的新陈代谢过程,使精血津液转化为能量减少,人体各种生理活动的进程减慢,产相对减少,并使气聚成形而化为精血津液,精神也趋于宁静内守二者相反相成,共同调节控制着人体的脏腑功能活动和精血津液的代谢过程。

    女人上元之力强盛,男人上元阳之力强盛,所以男人比女人更容易修得正果,便是这个道理。

    对以一般的男练气者,体内产生的一定是元阳之气,但古宇这个极品修真体居然在吞下筑基丹之后吸取了月之精华,练得元之气,这元之气竟还帮他打通了体大半的位,这不得不说是一个大大的奇迹。

    也正因为这样,元之力得到消耗,便蛰伏于古宇的丹田之中,修养生息,积蓄能量。

    而此时古宇吸得之精华,又通过吐纳之法,将其化作元阳之气,这元阳之气能促进人体的新陈代谢即气化过程,促进精血津液的化生并使之转化为能量,使人体各种生理活动的进程加快,产增加,精神振奋。如此一来便引发了丹田里的元之气。

    元阳之气和元之气本就是机体各脏阳的根本,二者之间,相互制约,相互依存,相互为用,维护体内脏腑阳的相对平衡。

    此时元阳之气大盛,体内元之气便越发的强盛,等到二者达到平衡,便互相纠缠在了一起,你攻我受,你受我攻,打得不亦乐乎。

    古宇只觉小腹丹田内一冷一两股气体横冲直撞,体忽冷忽好不难受,但却也并不感觉太过于痛苦。

    古宇紧守灵台,运用吐纳之法缓解丹田内那二气翻腾带来的不适。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古宇感觉那一冷一两股气缓缓沉寂下来,不再翻腾,反而有些如鱼得水般的欢愉,元阳之气和元之气相互融合,相互吸纳,最后竟融合成了一股真气。那股真气不断的在丹田中旋转着,一会便形成了一个鸡蛋大小的真气团。

    古宇不由大喜,他知道如此一来,自己就算在吐纳练气之时有所小成了。

    只是这真力要如何控制呢?

    通过呼吸来控制么?

    要如何运行呢?

    一连串的问题涌现心头。

    还不待古宇细想,那丹田中的气团微微一震,竟胀大了些许。

    原本只有鸡蛋大小的真气团,片刻竟增至拳头大小。

    呼吸间,那气团已经犹如足球般大小。

    而此时古宇忽感有气冲开经络通道而到达会,会处隐隐有些胀之感,仿佛有一团气在此处跳动一般。

    接着那丹田中的真气不断的涌向会之处,会之处顿时变得火一片,但随着涌入的真气越渐增多,只听得啵的一声,那真气便如同决堤的洪水滔滔不绝的向前面汹涌而去。

    但来到尾闾处,真气再次受阻,此尾闾是经络拐弯之处,真气难以通过,但又不能强行冲关,只怕强行冲关,会闹个真气逆流,到最后落得个走火入魔了。

    古宇见真气一时受阻,也不强行破关,只是紧守丹田,不断的利用呼吸积蓄丹田内的真气。

    过了好一会,古宇感觉丹田内升起一股气,那气顺着经络,过会,很快便来到了尾闾,也没感觉有什么阻挡,那气便自然的突破了尾闾,真气青云直上,快速的突破命门关,又到夹脊关,因为破尾闾时真力增强,气压却下降了,这夹脊关便难以突破。

    古宇也不担忧,稍作腹吸,丹田内的压力便有所增加,等到古宇做过三十六次腹式呼吸后,丹田内的气压已经达到临界点。只听得“噌”的一声,那真力便如白马过隙般的窜了过去。真力下平川,轻松突破大椎关,来到玉枕关,玉枕关位于后脑勺位置,真气一至古宇便感觉脖子酸疼,脑袋里轰轰作响,如同惊雷如耳一般。

    古宇也不着急,意守丹田,只是不断的补充着消耗掉的真力,随着古宇不断的呼吸,丹田内的真力越渐的充溢。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古宇感觉真力储存的差不多了,便试着冲了冲关,没想到这一试,真力便轻轻松松的通过了玉枕关。真力青云直上直达百会,但百会乃人之天庭,体的制高点,真气汇聚于此,上不得上,下不得下,真气气流变得活跃,最后越聚集越多。

    古宇感觉整个脑袋要炸了一般的难受,这真气他自己不走,只是在那里堆积,上又上不得下又下不得,古宇也没有办法,意守丹田,不让那股真力乱窜。

    过了好一会,那股在百会停留一会,积蓄够力量之后,便飞速的沿任脉而下,过上丹田,古宇便紧守灵台,保持那一丝清明,等脑袋不在那么胀痛之后,再气走两眼之间,到达口腔上颚的龈交,过鹊桥。

    所谓鹊桥者,便是舌抵上腭天池,为的便是开玄膺,使真息往来畅通无阻。

    等到真气过了鹊桥,便到十二重楼,有句话叫“十二重楼降下迟”何谓十二重楼?这十二重楼便是人腔上的十二条肋骨,又怎么叫“十二重楼降下迟”?也就是说第一次通任脉之时,根本就感觉不到真气能从这个地方流过,很多练气者都认为这里是不通的,但等到能够内视之后,他们才发现,原来这十二重楼也是任脉的一点了。

    经过重楼,真力直取中丹田,中丹田便是膻中,属人之气机,此处一通,气机便通了。

    真气最后由中丹田降到下丹田,一个周天便运行完毕。

    这时真力完全打通了任督二脉,流感充满其间,形成循环,往复不止。

    此时古宇只觉全很不自然,口干舌燥,心烦意乱,仿佛五脏如同失水般的火

    古宇不住咽了口唾液,这唾液如同仙水琼酿一般,浇灌火的五脏,古宇只觉全之感顿去,五脏火气也随之消散,如同洗了个透淋浴,舒畅无比,通透无比。

    原来这唾液又叫华池神水,古来便有“气是延年药,津是续命芝”的说法,足以说明这津液的重要了。

    古宇之所以会全,五脏如火,那是因为古宇太过于激进,练气有所小成,便运起这小周天,好在古宇体质不弱,而且体内阳二气还算调和,经这华池神水一浇灌,那燥转瞬便尽去了。

    古宇只感觉全舒坦无比,真力也不由自己控制,在体内循环运行,深深的吸一口气,感觉肺叶怎么也吸不满一样,腔漏风般的空洞。而吐出一口气,竟发现腔内的空气怎么也吐不完。

    但等到他呼完了再吸吸足了再呼,随心所,却感觉重没有过的舒畅。最后,呼吸变得细微止,若有若无,如同婴儿在母胎中,不用口鼻而行内呼吸,古宇只感觉吸气时气自丹田吸入,稍作停留,气便自丹田呼出。

    原来这便是道家有名的胎息之法,古宇打通了任督二脉,小周天一行,便自然的进入了胎息。

    古宇只感觉全说不出的舒畅,这舒畅不是以前体感受的任何一种感觉,而是发至内心,发至灵魂之上的舒畅。

    等到小周天自己运行了八次之后,便自己收入丹田之中,古宇也从入定中清醒过来。

    古宇只感觉全舒畅,经不住想要长啸一声,但他却忽然发现自己裤裆之下早已搭起了帐篷,旌旗飘扬,战鼓喧天了。

    原来练功就是培养精气,精气神充足,才能达到通关,此时古宇练气有所小成下丹田之气渐渐饱满,真气开始下行,刺激神经便引起**冲动。

    古宇思虑片刻,便通过师傅所教授轮收炁降龙法,将这初步静养来的养生至宝收归所有。

    然后又行干沐浴之法,将全上下搓了一遍之后,再伸臂长腰舒筋气,反复七次之后,终于练气完毕。

    古宇不由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感觉全充满了暴涨似的力量,举手投足间竟带着一股若有若无的强大威势……

重要声明:小说《和警花修行的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