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7】黑乎乎的丹药

    “三儿,赶紧把宇哥和苏哥送去医院,赶紧滴……其他兄弟赶紧撤……”冀风听巷子外面警笛声大作,而老虎的人也开始撤出去,便招呼手下的兄弟赶紧撤!

    “风哥,现在送宇哥和苏哥去医院恐怕不行,伤的的这么重,肯定会引起怀疑的,到时候免不了去警局走一遭!搞不好,还会被那些该死的警察安个聚众斗殴的罪名,关上一段时间!”那叫三儿的小黄毛驾着古宇担忧的说道!

    其他兄弟陆陆续续撤走,老鬼将手中西瓜刀往河里一丢,大步跑过来扛起古宇说道:“是啊,风哥,小三说的不错,现在严打期间,宇哥这么重的伤,送去医院肯定不行,不如送我家去吧,我那里还有些止血消炎的药!”

    冀风看了一眼瘫软在老鬼肩膀上的古宇,摇了摇头道:“这怎么行,还是送医院去的好,我可不向古宇有什么事,就算被关进警局也比古宇挂掉好!”

    “哈哈,不用不用,那里都不用去,这小子福大命大,不会那么快死的!”那干瘪老头踏着迷蒙的酒步摇到古宇边,晃了晃手中见底的酒葫芦笑道:“小娃娃,你该有此劫,诺,这丹药,你还是吃了罢……”说着便向古宇的嘴里塞!

    冀风一见这疯子将一颗黑乎乎不知什么玩意儿的东西往古宇的嘴里塞不由大怒:“喂,老头,你干什么呢……”说着向那干瘪老头一掌推去!

    冀风的速度不可谓不快,不可谓不狠,就算是一个壮汉也得被他推一个趔趄!更何况一个干瘪老头!

    但那老头只是晃了晃体,也没见怎么动,竟直接避开了冀风推来的双掌!

    冀风一个收势不住,直接从老头的体上穿了过去!然后一扑爬摔倒在地!

    “嘿嘿,臭小子居然敢对老头儿动手,摔你个狗吃屎算便宜你了,哈哈……”那老头摸了摸红色的酒糟鼻,盯着冀风大声笑道,那双精光四的眸子直盯的冀风心里一阵发毛,仿佛自己被那双眼睛彻彻底底看了个通透一般!

    冀风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那干瘪老头,心中充满了敬畏与恐惧,他不知道这老头怎么就避开了自己的双掌,而自己又怎么穿过了那老头的体,难道这老头是神仙?怎么可能,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还有这些无稽之谈么……虽是这么想冀风却对老头越发的敬畏!

    那干瘪老头瞥了两眼发直的老鬼一眼咧嘴笑了笑,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嘿,小老儿长的很特别么?干嘛这么看着我,这样看着人家,人家会不好意思的嘛!”

    一听干瘪老头这么说,老鬼一脸黑线,干笑一声,便没了下文。

    干瘪老头白了他一眼,说道:“掰开他的嘴!”声音虽然很轻,但却散发着不容置疑的威严!

    老鬼愣愣的点点头,掰开了古宇的嘴!

    干瘪老头右手一翻,指尖一弹,那可黑乎乎的丹药便进了古宇的嘴里,然后老头右手一拍古宇的下巴,两指顺着古宇的喉结向下缓缓一引,最后在古宇的丹田处画了个圈,微微一笑道:“打完,收工!”

    说着举起酒葫芦张嘴饮,却发觉酒葫芦已经空了,不由叹息一声道:“唉,又没酒了,办完事得去找点好酒喝了,去那里找呢,峨眉山猴儿酒?不好不好,前些天刚喝,腻了。还是去血煞宗偷血煞酒尝尝,据说这酒够烈!”老者迈着迷蒙的酒步,摇摇晃晃向远处走去,最后消失在夕阳的余晖之下!

    冀风若有所思的看着老者消失的方向,心中充满了疑惑和惊奇!

    “风,风哥,现在怎么办?”老鬼求助似的看着冀风,之前冀风穿过老者的那一刹那就在他跟前发生,给他的震撼实在太大了,让他现在还心生余悸!

    冀风回过神来,翻从地上站起,冲到古宇边,开始查看古宇的况,让他惊奇的是,古宇原本惨白的脸色渐渐变得红润起来,口那被小李黑虎拳抓伤的五条血痕也以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着!

    “咳咳……nnd,疼死我了……”古宇捂着膛咳嗽一阵,忽然直起子,猛的从老鬼上逃开,做了个格斗术的起手式大声喝道:“来啊,再打过……”

    老鬼被古宇的样子吓了一跳,凑到冀风边,担忧的说道:“风哥,你看宇哥,这是怎么了?不会被打坏了脑袋,魔症了吧……”

    冀风瞪着满脸凶残的古宇,摇摇头道:“不知道,应该不会吧!”

    “咦,冀风,老鬼,你们怎么来了,向苏呢,老虎呢,这些人呢,都跑那里去了?”古宇总算搞清了状况,一脸茫然的看着冀风。

    冀风微微一笑,用肩膀撞了一下老鬼低声说道:“怎么样,我说没事吧!”说着轻咳一声对古宇说道:“都撤了,我们也赶紧走,警察快来了!”

    “咦,这是什么回事呢?”古宇摸着脑袋,不知道究竟怎么回事!

    “哎呀,别想了,赶紧走,一会儿我慢慢给你讲,我可不像蹲号子。”说着一把拉着古宇就向巷子里钻!

    郎溪河边这些老房子都是快要拆迁的危房了,这些错综复杂的巷子倒成了小混混们打假避难的好地方,一遇到什么事,就一个劲的往里面钻,要是不熟悉还真容易迷路,好在古宇他们之前也没少钻这些巷子,所以对这巷子多少有些熟悉,没过多久便从里面钻出来了!

    “宇哥,风哥,那我先走了,警察出动了,我担心场子上有事,我得去照应着!”见古宇没事,老鬼也就放心了!

    古宇拍了拍老鬼的肩膀感激的说道:“老鬼,多的不说,这次多亏了兄弟,在过些时候,我生,到时候我请客,去帝豪搓一顿,在慢慢感谢你!”

    老鬼哈哈一笑道:“感谢的话就算了,这酒肯定是要喝的,就怕你抗不住!”

    古宇撇撇嘴道:“扯淡,我抗不住?你丫曾经还是我手下败将呢,行了,先闪了,你场子要紧!到时候喝酒在给你电话!”

    老鬼点点头道:“好,我就恭候佳音了,闪了先!”说着和冀风打了招呼便招了辆的士走了!

    古宇一把攀上冀风笑道:“风,赶紧的给我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刚刚不是被小李ko了么,怎么感觉一点事都没有!”

    冀风看了四周一眼,扭捏道:“别啊,大街上呢,去你家里吧……”

    古宇咽了口唾沫,啜了声道:“靠,冀风,你魔障了啊!干嘛搞的像个小媳妇儿似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是玻璃呢!”

    冀风一颗硕大的汗珠从额头滑下,他轻咳一声道:“我们还是回去说,这大街上被人听见了不好!nnd,看你丫这什么思想……”

    古宇偷眼看了一眼四周,发现并没有人注意他俩才讪笑一声说道:“那个,谁叫你说的那么猥亵呢,我不自就想到那里去了嘛!”

    冀风无语的摇摇头:“我不是怕被别人听见么,好啦,走啦!”

    古宇大笑一声,揽住冀风的肩膀猥琐的说道:“小妞,今晚陪大爷好好谈谈人生如何……”

    冀风啐了一口,挥手招了一辆的士,飞也似的钻了进去,生怕别人以为他和这个猥琐的家伙有什么关系!

    古宇大笑了一声,也紧跟着钻进了的士!

    回到家,冀风将古宇晕过去之后的事一一告诉了古宇,说到那干瘪老头,冀风不由满脸敬畏!

    古宇不想起之前那酒鬼老头要收他为徒来着于是说道:“那老头是不是很瘦,穿的破破烂烂的,手里拿着一个酒葫芦,看似醉眼迷离,但眸子却精光四看得人心里发毛?”

    冀风迫不及待的点头说道:“对对,就是那个老头,他那双眼睛真摄人心魄,仿佛自己在他那双眼睛之下,什么私密都没有了一般,nnd,太吓人了!对了,你吃了那颗丹药现在感觉怎么样嘛!”

    古宇拍了拍膛,笑道:“好,很好,从没有这么好过,哈哈……”

    冀风撇了撇嘴道:“当时我看你面色惨白,嘴里吐血,两眼都翻白了,还以为你快挂了呢,嘿,现在倒好,生龙活虎的,害我白担心一场!”

    古宇摸了摸鼻子坐到冀风边沉声说道:“我也记得我被小李伤的很重,但现在怎么就一点事没有呢,难道那药真是仙丹灵药?”

    冀风上下打量着古宇,然后扯开古宇的衣襟,但却被古宇用手打开:“别乱动,我对男人没兴趣的!”

    冀风白了古宇一眼道:“别闹,我看你前那伤口!”

    古宇轻笑一声,直接把已经烂掉的衣服脱掉,露出还算健美的体,摆个poss,一脸自恋的说道:“怎么样,要肌有肌,要腹肌有腹肌,啧啧,这二头肌,真是漂亮极了!”

    冀风却根本看也没看他,只是愣愣的看着古宇口。

    古宇见冀风根本就没理他,不由有些泄气:“怎么了,我肌很好看么?干嘛一直盯着不放?”

    冀风惊愕的说道:“你,你前的那几条伤口居然消失了,你,你别动,让我仔细看看!”

    说着冀风用手摸着古宇光溜溜的前,一脸不相信的说道:“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怎么会没了呢,居然连一点印子都没了,这也太神奇了吧!”

    古宇被冀风摸的有些不自在,急忙向后退了一步道:“nnd,别乱摸,没了就没了呗,干嘛这么大惊小怪,我现在是彻底相信那老头说的话了!明天我就去郎溪转转,要是真能遇上他,我就真拜他为师,说不定以后还真能修炼成仙呢,哈哈……”

    冀风嗤笑一声道:“你以为你拍电视剧还是写小说,还修炼成仙呢,能让你益寿延年就不错了,不过这老头还真有两把刷子,这伤怎么就没有了呢!”冀风仍旧纠结着古宇口那几道伤口怎么没了!

    古宇实在受不了冀风这孜孜不倦的态度,笑着说道:“好了,不管那么多了,肚子都饿了,我们去吃饭吧,吃完饭就睡觉,nnd,这一架打下来可累死我了!”说着走进房间换了一件干净的衣服拉着冀风便下楼了!

重要声明:小说《和警花修行的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