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4】河畔群斗

    一个小黄毛在虎哥的示意下向前走出两步高声说道:“喂,小子,见你还是个学生,我们虎哥决定不和你们一般见识了,不过呢……”

    说着小黄毛谄媚似得看了那虎哥一眼,笑眯眯的继续说道:“不过呢,你得每个月上交一万的保护费,当然,这保护费我们虎哥收了,自然会好好照顾你的,以后你在城大一片就是真正意义上的老大了,除了虎哥,那一片就是你说了算!如果你有什么事,知会虎哥一声,能帮到的虎哥也会帮你!你看?”

    向苏一听不由大怒,作势要上前开骂,但被古宇一个眼神制止,不由闷哼一声,嘀咕道:“md,一个月一万,以为老子们是开银行的么,草……”

    古宇微微皱了皱眉头,脸上闪过一丝冷:“一万么?让我想想……”

    那小黄毛看到古宇似乎动了心,不由继续聒噪起来:“小兄弟,你想想,城大那一片可有不少学校,如果虎哥让你当了那一片的扛把子,你每个月收的保护费岂止一万,据我所知,科大和城大可有不少有钱人呢,你一个月随随便便也能收个四五万吧,这生意可是便宜了你!怎么样,考虑好了么……”

    其实老虎这是有意放过古宇,只要古宇答应,这事就这么过了,毕竟最近市委严打,就算是有背景的东街老虎也不得不消停,他不想把事闹大,也不想这事就这么算了,所以就想出这个收保护费的方式解决,既能解决了眼前这事,每个月又得了一笔不多,但也不少的资金,何乐而不为呢!本来这事搁一般人上说不定还真能成功,但老虎却忽略了一个事实,古宇可不是一般人,一般人听说兄弟被东街老虎打了只会忍气吞声,哪会带着一帮人把这大学城扛把子如同过街老鼠一般撵了几条街。所以这个计划注定是失败的!

    古宇嘴角扬了扬,冷声说道:“是么,想想,还真是我占了便宜呢……”他声音缓了缓,看了一眼正准备插话的小黄毛,忽然厉声说道:“不过,我拒绝……”

    小黄毛被古宇一声大喝震的呆立当场,似乎没料到眼前这个长的清秀的学生仔会拒绝虎哥的要求,他楞楞的看了古宇一眼,一时有些不知所措,然后求助似得转看着虎哥,喃喃的说道:“虎哥,这……”

    老虎脸色顿时变得有些难看,青一阵的紫一阵,他嘴角抽动一阵,闷声说道:“古宇,我看你是个人才,有意放过你,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古宇嘴角微微一样,冷哼道:“敬酒如何,罚酒又待如何?”

    老虎怒气如同决堤的洪水,猛烈的拍击在他心坎之上,油光满面的脸上,横一阵狂颤,顿时变得有些狰狞:“好小子是你自己找死,这可怪不得我!兄弟们,给我干,弄死这些不开眼的东西……”

    “吼!”他后那二三十号人如同吃了-药一般怒吼着从了上来。

    古宇脸色猛的一沉,大声喝道:“哥儿几个小心了,打不过就跳河吧!”

    向苏咧了咧挂着血丝的嘴角,两手交叉,用力向外一翻,只听指节相错,发出一阵嘎嘣的声响:“草,打就打,怕死不革命,革命不怕死,兄弟们,干!!!”说着大吼一声窜上前去,他之前被老虎边的两个大汉架住一阵胖揍,根本就没反手的机会,又被老虎一阵奚落,心中早就堆积着一腔怒火,现在这怒火爆发出来,竟有些视死如归的气概了!

    常言道:怒从胆边生,人一旦发怒,就会失去理,胆气就会提高,就算眼前有二三十号人,自己这边只有六七个人也会悍然无惧!

    见向苏一个人冲上前,古宇暗叹一声,大声吼道:“苏,小心,别逞能!”嘴上虽然这么说着,脚下却也一点不慢,飞窜向前!

    ……

    巷子口一个衣衫褴褛的老头,仰头饮了口酒,看着眼前混乱的场面不由微微一笑道:“哟,好戏已经开始了?先看看那小子打架的功夫怎么样……”说着盘膝而坐,饶有兴趣的看着河边混战中的众人……

    此时古宇早和一个穿着奇装异服头发染得活像个火鸡的小混混撞在了一起。古宇小时候跟着当兵的叔叔学过几天格斗术,也正是因为这格斗术,古宇才会成为打架的好手。

    这格斗术和军体拳一样,都具有强大的杀伤力,招招制人。它集合了各门派在实战中的发挥和特点以最简单的动作、最快的速度取得防护和杀敌最有利的效果总结而制定的技术动作,是一门综合实用较强的搏击术。

    那“火鸡”见古宇靠了过来,他一声怒吼,拳头飞快的向古宇口捣去!

    古宇嘴角扬了扬,右脚猛力下踏,左脚向左侧跨出一步,成左弓步,体左转的同时,左臂猛的向上一档,拨开了“火鸡”捣来的拳头,右拳从腰际旋转冲出!

    只见那“火鸡”微微一愣,古宇那旋转着得拳头便猛然轰击在他的肚子上,这一招爆发力极强,腿部,腰部,用力带动全,将所有力量集中于旋转冲出的拳头上,拳头势大力沉,别说是这衰力薄的小混混,就算是体强壮的人也经不起这一圈的威力。

    只听得一声闷哼,那“火鸡”如同煮熟的大虾,卷曲着体倒了下去,古宇也不停顿,飞起一脚猛的踢中那“火鸡”的下巴,那“火鸡”吭都没吭一声,两眼一翻白,顿时晕死过去!

    古宇顷刻间报销掉对方一人,不由让后的五人士气大振,一阵怪叫,后众人也挥舞着拳头跟了上来!

    “哟,这小子厉害,居然会点格斗术,不错不错,外练胫骨皮,内练一口气,嘿嘿,确实是个人才!”那干瘪老头,两眼放光,一脸欣赏的看着古宇。

    “虎哥,那小子果然能打,要不我去会会他?”一直跟在老虎边的小李此时两眼放光的盯着古宇,只不过这光芒更像饥饿的野狼看到食物般得贪婪!

    之前因为担心古宇他们有埋伏不得不跟着虎哥一路狂奔,跑的自己一阵郁闷,怎么说自己也学过几年武术,还没和敌人过招就夹着尾巴跑了,这算什么事,简直是耻辱,既然现在这古宇被困在这里了,也就没什么可怕的了,而且忽然看到这个古宇确实能打,学武之人都有一种见到高手就像一比高下,分出胜负才罢休的心理,此时这小李便是见猎心喜,一心想上前和古宇一比高下。

    虎哥轻轻摇了摇头道:“我看你还是在等等,你这家伙打起架来不知轻重,万一给我把人搞死了怎么办,现在可是严打期间,搞出人命,我们都得完蛋!再说人家一个学生,还用不着你出手,我就不相信这二三十号人还搞不定他……”虎哥一想到小李这闷葫芦打架时凶残的眼神,背脊一阵发凉,这小子平时唯唯诺诺,可打起架来却毫不手软,一双铁拳仿佛杀人利器,一沾人,不是断骨就是内伤,有好多次都差点搞出人命,他可不敢轻易让小李出手。

    小李见虎哥不让他出手,祈求似得看着虎哥,但见虎哥一脸坚定,他也打消了继续纠缠老大的念头,因为他知道,虎哥重来都是说一不二!只是看到场中打得火朝天的古宇,心中活像猫儿挠着一般的难受!

    此时倒在古宇脚下的也有三个人了,无一不是被他一招ko,全都失去战斗能力,活像一只只死狗一般软软的趴在地上!

    但双拳难敌四手,就算古宇一方有七个人十四只手,如何能和虎哥手下那二三十号人拼得起!

    不一会古宇这边就剩下古宇和向苏还能站着了。

    而向苏也不好受,一脚踢飞一个黄毛之后,狠狠摁着口大口喘着粗气来,他原本红肿的包子脸,现在早变成了西瓜脸,都肿的看不出本来样貌了,也亏得古宇教过他一点格斗术,不然早被人ko了,虽是如此,他现在也是险象环生,上早不知挨了多少闷拳了!

    “苏,你没事吧……”见向苏吃紧,古宇一拳将边一个大汉击倒之后,也顾不得补上必杀一击,飞快的窜到向苏边关切的问道!

    向苏用力的睁开肿的只剩一条缝的眼睛,看到眼前一脸关切的古宇,艰难的咧嘴笑了笑道:“没事,嘿嘿,这些狗娘养的,也不过如此嘛!我还撑的住!”

    古宇挥拳替向苏挡开一个黑拳点点头道:“在坚持一下,冀风一会就要带人来了!”

    向苏咬咬牙笑道:“放心吧,哈哈……狗滴些,来赛,你向苏大爷等着你们呢!”

    小李见两人如此嚣张,不由怒从心来,再也忍受不住了:“虎哥,你看,这两小子也太嚣张了,你就让我出手吧,你放心,我会有分寸的,绝对不会下死手的,要是我弄死了他们,我愿意赔命!”

    虎哥见小李话以说道这份上,犹豫了片刻,但看见古宇顷刻间又ko了两人,也有些立不住了,他幽幽的看了小李一眼点了点头道:“去吧,不过不要下死手……”

    听虎哥这么说,小李不由大喜,摩拳擦掌,兴奋的点点头道:“虎哥,你就放一百二十个心,我有分寸……”说着一声大喝冲进了战团!

重要声明:小说《和警花修行的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