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神秘老者

    古宇带着兄弟在小巷里穿行,寻找着老虎的踪迹,可那老虎仗着自己在东街的熟络,竟如同泥鳅一般滑溜。

    古宇穿过一条幽深的巷子,忽然脚下一拌,险些摔倒在地,等站稳形,忽然发现路旁醉卧着一个衣衫褴褛的干巴老头儿,那干巴老头儿,手里提溜着一个酒葫芦,醉眼迷蒙的看着古宇!虽是醉眼迷蒙,但那漆黑的眸子却是一片清明,流光四溢,根本不似喝醉了酒,反而是那么的摄人心魄,仿佛要将古宇看个通透。

    向苏见古宇险些被那干瘪老头绊倒,不由大怒,三步并作两步冲到那老头前怒喝道:“该死的臭家伙,你没长眼睛么……”

    那老头看也不看向苏,只是直愣愣的看着一旁的古宇,仿佛眼前的古宇就是一个光四溢的美女一般!

    古宇被那老头看的有些不自在,拉了拉准备大骂特骂的向苏缓声说道:“行了,苏,我们还有事要忙呢,赶紧追老虎才是,不然让他进入自己的地盘,我们在想抓住他就根本没办法了。”

    向苏恶狠狠的瞪了那干瘪老头一眼,道:“算你今天运气好,哥儿几个今天有急事,要不然少不了一顿胖揍。哼,我们走!”

    古宇正准备离开,却不料那老头翻从地上站起来,缓声说道:“小友,我见你骨骼清奇,双目有神,上自带浩然之气,是块修真的好胚,不如和我一起游历大川名山好好锻炼一番,成就一番修真大业!何必在这尘世间自找烦恼呢!”这声音并不大,却彷如字字如惊雷,一个接一个的轰击着古宇的耳膜,让本已就出老远的古宇顿时呆立当场。

    修真,一个并不陌生却又异常遥远的两个字狠狠的敲打在古宇的心头,他看过不少玄幻小说,对于修真并不陌生,而且也知道古时候有很多修真者最后成仙成神,比如葛洪、彭祖之流,最让人熟悉的莫过于三丰派的张三丰张真人,据说张真人修仙一百六十七载,后金飞升。虽然这些或小说虚构、或传说,但世间本就有很多神秘而又让人想不透的东西,有的时候这些神秘的东西却也成了一种信仰和追求吧。

    古宇微微一笑,缓缓转对那老头轻声说道:“修真?呵呵,我倒想成仙成神,可惜现在还有很多事等着我去做,恐怕要辜负您的一番好意了!”

    那老头微微一愣,随即豁然,哈哈一笑,举起手中酒葫芦狂饮一口烈酒,一抹嘴笑道:“这酒水虽好,也得经过一番炼制才有这番醇香味道!人入道自然也得有一番锻炼才好。好吧,我也不强求,等到适当时候,你自然会来找我得。这里有一颗丹药,后你会用的着得。”

    说着左手一挥,从破烂的衣袖中掏出一颗黝黑发亮的丹药,递到古宇面前。

    向苏本就余怒未消,现在又听着老头在耳边聒噪,不由怒气再起,他一阵风似得跑到老者跟前,大吼道:“你这老头有完没完啊,修真,你当你是神仙么?笑死人了,既然是神仙还搞得这么破破烂烂的,神仙不都是仙风道骨么,有你这个样子的么,你不会是哪家神经病院的病人吧!”

    说着捏着鼻子退后两步一脸厌恶的说道:“修真的人还有像你这样的酒鬼么,看你这样子也知道你不是神仙,而是酒鬼了,还成仙成神,我看你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神经病!”

    那干瘪老头见向苏骂的唾沫横飞,也不答话,只是笑嘻嘻的看这向苏,自顾自的喝着小酒,一脸不在乎的听着,仿佛根本就不是在骂他一样。

    古宇眉头轻蹙,微微摇了摇头道:“够了,苏,我们还有事要办,没时间和一个醉鬼浪费时间!”说着转离开!

    那干瘪老头喝了一口烈酒,挥了挥手中的丹药大声说道:“这药你不要么,这可是好东西啊,别人想要我都不给的,看你我有缘才给你呢……”

    古宇虽然对着老头有些兴趣,但现在他却有另外一件事横亘于心头,不得不去做,他摇了摇头道:“不用了,你自己留着吃吧,我们还有事,就先走了,苏,我们走。”

    向苏喘着粗气狠狠的瞪了那老头一眼,骂骂咧咧跟了上来。

    看着越走越远的古宇,那干瘪老头,幽幽叹息一声道:“看来时机未到啊,不过也快了,嘿嘿,这小子还不知道自己都快大难临头了,不过没事,有老头儿丹药在,就算是断了气,也能让他复活!”

    想到这里,那老头脸上露出一丝笑意:“你我这师徒缘分早已天注定,想逃是逃不掉的,嘿嘿,不过最近我还真不能带着你四处游历,那血煞宗近又蠢蠢动,我得去好好查看一番,等到这事一了,我就来正式收你入道,哈哈……这小子上那股浩然之气还真纯正,是个修真的奇才啊,说不定这百年难得一见的人才真能给我们青城派争光添彩呢。哈哈……得去看着他才行,要不然一会被那什么虎哥弄死了,我去哪里找这样的好徒弟啊!”说着狂灌两口烈酒,摇摇晃晃的向古宇离开的地方走去。

    ……

    “古宇,你怎么不让我教训一下那唧唧歪歪的老头儿,我看他不是神棍就是神经病,还修真呢,你不会真相信这个世界上会有神仙吧……”向苏揉着有些疼痛的下巴,一脸郁闷的说着。

    古宇微微笑了笑道:“谁知道这世间到底有没有神仙,不过你那脾气的改改,动不动就要揍人,那酒鬼只是说了一通酒话而已,用得着和一个酒鬼见识么,好了,我们赶紧去找老虎,你不想报仇了么!”

    一说到老虎,向苏不由怒从胆边生,手上一用力,只听得“哎哟”一声,向苏眼角流出一道泪光,原本有些浮肿的下巴顿时变得更加红肿了。

    “哎哟,哎哟,md,这仇不报,我就不算男人,有何面目面对兄弟们和小雨,nnd,老虎,这梁子结大发了!”

    见向苏通的呲牙咧嘴的样子,古宇不由无奈的摇了摇头!

    “宇哥,他们在那边……”这时一个黄毛小弟从另一条巷子里跑出来,指着前面大声说道。

    古宇眉头猛的一顿,嘴角扯了扯道:“好,跟我来……”说着快步向那小弟所指的方向跑去。

    没好一会,几人窜出了巷子,眼前是一块开阔地,周围被一株株高达的树木包围着,右边有一条湍急的河流,他们竟跑出了嘴繁华的东街,来到了大学城比较偏僻的郎溪河边。

    古宇眉心猛跳,忽然感觉有些不对头,老虎是个老江湖,不可能患这样低级的错误,就算慌不择路,也不可能向人烟罕至的偏僻地段跑,何况老虎是地道郎溪人,再怎么也不可能跑错路。

    现在老虎带着我们到这偏僻的郎溪河边,肯定有谋。

    他顿了顿,一扬手道:“慢着,有些不对劲!”

    向苏惦着脚尖向四周望了望,疑惑的说道:“不对劲?哪里不对劲了?”

    古宇微微摇了摇头道:“不知道,反正感觉有些不对劲,你们小心点!”

    话音未落,后响起一声大笑:“哈哈,‘不良股’,哦,古宇,你好啊,欢迎到我郎溪做客!”

    古宇猛的一转,只见老虎腆着如同怀了七八个月孩子的大肚子,在二十几个人的簇拥下笑着走了过来!

    向苏一见这阵势,不由大骇,低声骂道:“卧槽,这家伙什么时候找来这么多帮手了,nnd,还真上当了!古宇,现在我们怎么办?”

    古宇苦笑一声,本来准备在老虎进入东街之前将其拦下,但没想到这老虎真是条滑不溜丢的泥鳅,在巷子里一阵乱转,倒让他转到自己的后面去了,还带着这么一大帮子人断了自己的后路,看来这次是凶多吉少了!

    古宇环视四周一番,低声说道:“还能怎么办,退到河边去,实在不行,我们就游到对岸去。”

    向苏无奈的苦笑一声道:“我不会游泳也,怎么办!?”

    古宇没好气的说:“凉拌,不管了,先退出去再说,如果被人堵在这巷子口,到时候就真的玩完了!”

    众人小心翼翼的退出巷子口,快步来的浪溪河岸边,望着围拢来的三四十号人,就算非常能打的古宇也是一阵头皮发麻,不过他却暗自庆幸,要不是自己及早退出巷子口,恐怕被后面包抄的十几个人拦了退路,恐怕今儿个就真得交代在这里了!

    有了这么多人在边,老虎终于不再是病猫,底气顿时变得非常充足,他清了清嗓子高声说道:“古宇兄弟,你不是准备请我喝酒么,这怎么合适,现在到了我的地盘,还是我请你喝吧,恩,喝什么酒好呢,太好的酒我也请不起,太差了又佩不上你这个东街‘二当家’的!兄弟们,你们说请这‘二当家’的喝什么好呢?”

    “啤酒……”众大汉,一声哄笑!

    老虎大声笑道:“那什么啤酒好呢?”

    “咱自带的……还乎着呢……”一个大汉提了提裤腰带,一脸猥亵的笑道。

    “哈哈……我们也有乎的啤酒呢……”

    向苏脸青一阵的白一阵,银牙要得咯咯直响,双眼喷火似的盯着不远处的老虎,闷声对古宇说道:“md,看那嚣张的样子,真想狠狠的给他鼻子一拳!”

    古宇紧紧盯着不远处的老虎,眼中闪过一丝寒光,他冷声说道:“乐极生悲,就让他好好高兴一会!”

重要声明:小说《和警花修行的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