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好一对狗男男

    古宇的忽然出现,彷如一支镇静剂,让原本 火冲天的老虎瞬间清醒过来,看着古宇边那个被自己边两个家伙揍的如同猪头的人,他顿时明了,猪头找人来报仇了,而这个穿着黑衣黑裤的男人,就是他口里的“不良股”古宇,一个妄想在自己经营了十来年的地盘上立杆的人。

    看着古宇后那穿的花里胡哨,叼着烟,一副漫不经心的六人,老虎不由咧开他那如玉米一般黄得掉渣的大板牙笑了笑:就这么一群小子还想在我得地盘上立杆,真是不自量力,难道他们不知道我后有后台撑着的么。要想混社会,没有后台是不行的!

    “古宇,就是他们三个人,喏,那个,中间那个就是老虎。”向苏捂着有些浮肿的脸,咧着嘴说道。看到把自己脸打成这样的人就在面前,原本已经不疼的脸,又火辣辣的疼了起来。

    古宇脸上带着一丝冷笑,眼中闪过一丝流光,紧紧盯着老虎,冷声道,“喂,你,你就是老虎?大学城的扛把子?”

    他微微一愣,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闷声道:“是,我是老虎,你想怎么样?”声音有些发颤,竟有些怯意。

    古宇嘴角微微扬了扬道:“虎哥,呵,没想到真是大学城扛把子,好,很好……哈哈……”

    虽然见古宇脸上带着笑,但那笑容却是那么生冷,彷如一座万年不化的冰山,散发着丝丝寒意。

    老虎背心一阵发麻,不由打了个寒战,心道:这是怎么了,这小子还是个大学生么,怎么上竟带着一股不容抗拒的威势,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王八之气,也难怪他能这么快笼络城大这一片的小混混。nnd,就算你能笼络这些小混混又怎么样,难道还真敢和我干上么,老子后可有大靠山撑腰,你个小混混又能把我怎么样!

    一想到自己后的大靠山,老虎不由直了腰板,气也粗了些:“不良股,你小子带着这些人来找我,干嘛?想给这个小弟弟报仇?省省吧你……哈哈……”

    向苏见老虎指着自己说自己是小弟弟,不由怒从胆边生,大声咆哮道:“草泥马的老虎……”对于一个男人,被人叫小弟,没关系,但被人叫小弟弟,那就是奇耻大辱,因为小弟弟专指男人胯下那二寸之物,被另外的男人叫做小弟弟,那是一个有血的男人所不能容忍的。

    见向苏快要暴走,古宇一把拉住向苏,冷声道:“苏,冷静点!”说着用眼神示意边的两人,将向苏拉住。

    然后缓缓向前跨出两步,笑眯眯的说道:“虎哥,小弟想请你喝点酒,顺便谈一点事,不知虎哥赏脸不?”

    老虎摸爬滚打十几年,会不清楚这开的是鸿门宴,恐怕有命上楼,没命下桌子,就算有命也只剩下了半条命,虽然自己背后有靠山,但这家伙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给我来一个闷棍,自己也得受着,最近市委书记侯东来严打,自己是不敢触这个霉头的。再说这一片属于城大地盘,不知道四周隐藏了多少人呢,还是早点离开为妙。

    老虎看了一眼古宇,脑袋摇得拨浪鼓似的,大着舌头说道:“不行不行,今天哥喝高了,脑袋重的厉害,再说现在哥是**焚,得找个地方去去火才行,你的好意,哥就心领了,以后有时间再聚。哈哈……”老虎说着,用眼神示意边架着他的两人。

    这次小李开窍的对小张点点头,架着老虎便离开。

    见老虎要走,向苏不由怒叫道:“古宇……他……”

    古宇眉头微微一皱,挥了挥手打断向苏的话,冷声说道:“虎哥,你就这么走了,是不是不太合适,我这哥们儿还有很多话要对你絮叨絮叨呢!”

    一听这话,老虎知道古宇想对他动手了,他也顾不得老大风范,一推架住他的两人,大喊一声,一脚踢飞边的一个垃圾桶,竟拖着肥硕的躯飞快的向一个小巷里跑去,那动作之灵活那是重达快两百斤的胖子能做出来的!

    见老大跑了,那两小弟也发出一声喊,飞快的窜进小巷。

    古宇挥手挡开飞向自己的垃圾微微愣了愣,他万万没想到这大学城的扛把子会因为自己的一句话吓得夹着尾巴就逃跑了,这算哪门子得扛把子……

    “古宇,这……”向苏看着跑进巷子的三人,焦急的看向古宇。

    “还愣着干嘛,追啊,nnd,这家伙属老鼠的么,居然往巷子里钻。”古宇一拍边的一个小黄毛,骂骂咧咧的向巷子里跑去。

    ……

    “风哥,你可回来了,出事了,出事了……”城大校门外的公园内,十几个穿的花里胡哨,头发各异的人围着一个留着学生头,提着一个书袋的学生,不知道的还以为这些混混要抢劫他呢!

    冀风微微皱了皱眉头道:“三儿,出什么事了,你们怎么都跑这来了,咦,古宇和苏呢?”

    那被叫做三儿的黄毛小子,焦急的说道:“风哥,苏哥被人打了,宇哥带着几个兄弟去拦人了,让我留下召集兄弟,等人齐了,叫你带我们过去!”

    冀风不由愣了愣,这一片虽不知道向苏的名号,居然还敢打他,不由疑惑的问道:“怎么回事,苏被人打了,谁打的?”

    三儿摇摇头道:“怎么回事我就不知道了,但听说好像是东街老虎干的!”

    “东街老虎……”那十几个人不由倒吸一口凉气,他们是这一带的小混混,怎么会不知道东街老虎这个名号,他可是这里的地头蛇,别说他们这些小混混,就算是派出所抓人也得掂量掂量呢。

    冀风脸上闪过一丝霾,沉声说道:“东街老虎,md,向苏怎么和老虎杠上了,他可是这一带的扛把子,我们能把他怎么样?对了,古宇带了多少人过去?”

    “六七个吧……”三儿思忖片刻,不太确定的说道。

    “胡闹……带六七个人过去,不是自投罗网么,东街可是老虎的地盘,三儿,人到齐了么?”冀风焦急的看了四周一眼。

    “城大差不多齐了,科大那边的老鬼还没带人过来。要不要等等他们?”

    冀风无奈的摇了摇头道:“来不及,走,赶紧去东街,晚了,古宇和苏就有麻烦了。”

    说着将手里的书袋一丢,带着一众小弟,飞快的向东街赶去。

    “咦,那不是我们学校的冀大帅哥么,带着这一群人干嘛去呢?”一个“莫西干”攀着一个“杀马特”望着冀风跑去的方向满眼星星的说道。

    “杀马特”瞪了“莫西干”一眼,酸溜溜的说道:“哼,冀风是帅哥,你去找他啊,还跟着我干嘛。”

    “莫西干”干笑一声道:“那个,冀风是什么人,能和我们有共同好么,就算有,也不可能看上我啊,你看看人家边的,那个不比我帅气……”

    听到这两人的谈话,周围的人不由一阵恶寒,纷纷退避三舍,暗自咒骂!

    “你说冀风带这些人去哪里,怎么没看到古宇他们呢,古宇、冀风、向苏不是一向都一起行动的么,怎么今天就冀风一个人了呢?”

    “杀马特”幽幽的说道:“你不知道了吧,我刚听古宇他们班的朋友说,向苏被人打成了猪头,哎,猪头,那张俊俏的脸蛋就那么被人打肿了,可怜啊!”说着“杀马特”露出一丝楚楚可怜的样子。

    周围的人一阵被“杀马特”的样子搞的一阵无语,但随即伸长了脖子饶有兴趣的听“杀马特”的后话。

    “怎么回事?向苏怎么会被人打了呢?被谁打的?”

    “杀马特”摇了摇头,一翻白眼道:“我怎么知道是怎么回事,不过我听说是被东街老虎打的,古宇已经带人过去找老虎讨说法了,看来大学城这次又有闹看了!”

    听到“杀马特”一说是东街老虎,众人不由倒吸一口冷气,暗暗叹息,心中都升起一丝无奈,就算古宇在能打,也不可能都得过东街老虎吧,这东街老虎是何许人,整个大学城的扛把子,你古宇又是什么人,不过就是城大的一个大二学生,因为很能打,而且又仗义,才有一些小混混愿意跟着你,说起来古宇又没背景,又没钱,你怎么和这东街地头蛇斗!

    “莫西干”吞了口唾沫,一竖大拇指道:“这仨才是纯爷们,就连东街老虎都敢杠上,不愧是我们城大的三煞!不过我更喜欢古宇,那飘逸的长发,一年四季都一黑,给人深邃的感觉,恩,还有那闪着寒光的眸子,真让人难以忘怀……”说着“莫西干”竟露出一片沉迷之色,彷如看到一个极品美女一般!

    “杀马特”看着“莫西干”痴迷的表,不由大怒:“草,你喜欢古宇,就去追古宇啊,干嘛还追我,哼……”

    见“杀马特”生气,“莫西干”顿时醒悟,摸了摸头顶尽剩的一条立着的头发,嘿嘿讪笑着说道:“古宇虽然帅,怎么能比的上我们家小五呢,小五在我心里永远是最帅的。来,香一个先……”

    “杀马特”被“莫西干”这么一说,脸上竟生气一丝潮红,不好意思的扭头环视周围,扭捏的说道:“不要啦,周围还有人,看着呢……”

    “莫西干”嘿嘿一阵傻笑,点点头道:“那我们回家吧……”

    “好啊……”“莫西干”攀上“杀马特”扭着股向远处走去。

    “呕……好一对狗男女……”

    “什么狗男女,应该是好一对狗男男……”

    “卧槽……”

    “哈哈……”

重要声明:小说《和警花修行的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