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东街虎哥

    “卧槽,这题真难……”教室里一个长发披肩,一黑衣黑裤的男生胡乱的抓着自己的头发,一脸茫然的望着桌子上的一张试卷。

    “古宇,你不是吧,这题昨天才做了也,很难么?看把你纠结的!”那男生边一个扎着俏羊角辫的可女孩指着试卷,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他说道。

    “唔,蕊儿,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记很差,别说昨天做过,就算是刚刚才讲,我都可能不会做,我对这高等数学简直是十窍通了九窍……”古宇讪笑着说道,俊美的脸上竟难得的露出一丝酒红。

    那女孩儿看得呆了呆,她何曾见过这学校霸王露出这般孩子摸样:“唔,那个,十窍通了九窍是什么?”

    “一窍不通啊……”

    “唔!不是吧!哈哈……”那俏女孩却如同大男生一般一把搂着古宇的肩膀嘻嘻笑道:“好吧好吧,难得你这不良学生也有学习的打算了,本小姐看着你答不出题来怪可怜的,就帮你好好补习一下,不过你以后可得罩着我,别人欺负我的话,你可得给我出头才行!”

    古宇被蓝蕊儿搂住,一双傲人双峰蹭着古宇的胳膊,让古宇有些不自在,他微微想旁边挪了挪子讪笑一声道:“蕊儿,就你这样,谁还敢找你麻烦!不过既然你这么说了,那以后我就罩着你就是了,谁敢欺负你,就是欺负我,我一定带着兄弟帮你找回场子的……”

    “嘿嘿,这才对嘛,要不我们烧黄纸,斩鸡头结拜了吧……”蓝蕊儿一脸豪气的拍着傲然的脯大声说道!

    古宇一脸黑线,他见过奔放的女孩子没见过这么奔放的女孩子,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古宇一丝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好在此时一个冰冷的声音从前排传来,缓解了他的尴尬。

    “古宇,外面有人找……”

    古宇抬起头看了一眼不远处那冷若冰霜的漂亮女孩,不由微微叹息一声,说了一声谢谢,漫不经心的走出了教室!

    ……

    “什么!?老虎把你打了,还欺负小雨,这是怎么回事?你们怎么惹到老虎了?”教室外古宇看着眼前被人打的鼻青脸肿的兄弟,怒气腾的升起,但他强压怒火,沉着脸低吼着。

    他前一个满脸淤青的男生哭丧着脸,一脸委屈的看着他轻声的说道:“古宇,我根本就没惹老虎,md,那家伙乘着酒醉想非礼小雨,我就拦着,被他打了一耳光,然后被他边的大汉一顿胖揍,你看,你看我脸上的伤,都是被那些狗的打的。”

    古宇眉头猛的一皱,嘴角微微一抽,微闭的眼中闪过一丝流光,如同暗夜中的一道流星,一闪而逝,他冷冷的问道:“苏,你没事吧,要不要去医院看看,小雨呢,没事吧!”

    向苏摸了摸有些疼痛的嘴角,嘴角扯动了一下,笑了笑道:“没事,小伤而已,小雨也没事,我已经送他回学校了,古宇,这事……”说着期盼的看着古宇冷峻的脸庞,他知道就算自己不说去报仇,古宇也会召集兄弟帮他找回场子的。

    古宇冷哼一声道:“老虎,哼,好一个大学城扛把子,敢欺我兄弟妻,就算你是天王老子,老子也要和你斗上一斗。苏,去召集兄弟,我们去东街找老虎。我倒要看他给我个什么说法。”

    向苏顿了顿,低声说道:“不等冀风?”

    古宇摇了摇头,眼中闪过一丝寒光,他嘴角扬了扬:“不用等他了,如果他知道自然会赶来的,如果等他回来,说不定我们又会被他数落,到头来又会不了了之!况且如果托的时间长了,让老虎有所警觉,等他把人召集起来,就不好办了,所以我们得先发制人,先困住老虎,如果老虎不给我个说法,老子决不让他好过!”

    向苏皱了皱眉头,迟疑的说道:“可是……”

    古宇挥手打断了他的话,笑着说道:“别可是可是的了,在唧唧歪歪一会,冀风就回来了,那时候我们想走都来不及了,再说你被老虎胖揍成这样,就算是一向沉稳的冀风也不会放过老虎的吧,好了,你先去召集兄弟,我给冀风打个电话就是了。”

    向苏苦笑一声,点点头道:“那好,我马上去召集兄弟,你可别忘了给冀风说一声,不然到时候我们肯定会被这个比唐僧还啰嗦的家伙数落死的。”

    古宇一想到冀风如同苍蝇一样在耳边不断数落着自己的样子,不由一阵恶寒,他嘴角扬了扬笑道:“好了,我知道了,你赶紧去,不然被老虎走脱了,就不好办了。”

    向苏答应一声,便冲进了教室,不一会便带出七八个穿的花里胡哨的家伙!

    古宇对他们点点头道:“哥儿几个,话不多说,我们今天要干大事,要人手,急用!希望你们帮忙召集一些人!”

    众人早见到向苏一脸伤痕,自然知道事的严重,纷纷点头答应。

    古宇点点头看了这几个人一眼,指着两个瘦一点的人说:“你,还有你,赶紧去召集其他兄弟,一会让冀风带着你们到东街来。其他人跟我走。”说着一挥衣袖,转向校外走去。

    被点到名的两人飞快的掏出电话,开始召集兄弟。

    古宇带着剩下的六个人,快速的向东街跑去。

    古宇所在的城大离东街只有几条街,十几分钟的路程,东街是大学城比较繁华的地段,郎溪还未规划成大学城之前,老虎就是地地道道的郎溪人,平纠集一些无业游民专干偷鸡摸狗的事,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地痞流氓,不过这老虎确实也有些手腕,在郎溪规划成大学城之后,自己利用zf补偿的一笔钱开了个酒吧,明里是酒吧,暗地里却干些违法犯罪的事,黄赌毒无一不沾,因为老虎在这一带有些势力,又勤于上下打点,而且又做的隐蔽,相关部门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到后来越做越多。在郎溪一直已然成了一霸,没人能撼动他的地位,横行霸道,俨然成了这里的土皇帝。

    不过他这次却踢到了钉板,如果没有向苏这事,或许他这土皇帝还能多做一段时间,但他得罪了他这一生最不应该得罪的人,这个人将会成为他一生相伴的梦靥,让他一辈子在恐惧彷徨中度过……

    老虎在几个大汉的搀扶下,摇摇晃晃的走在大街上,嘴里断断续续的念叨着,脸上一片y靡之色,似乎在回味着什么。

    “刚刚那小妞真,真不错,嘿……嘿嘿……长的漂亮,小脸也很滑腻,那小蛮腰,啧啧……要是弄到上,恩,不知道有多**……嘿嘿……”老虎扑在两个大汉的肩上,吐着酒气,笑意的说着。

    驾着他的两个大汉嘿嘿一阵y笑,其中一个讨好似的说道:“虎哥,这大学城是您的地盘,只要你一句话,那些女生还不乖乖的倒在你的怀里,你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老虎嘿嘿一阵傻笑,喷出一口酒气说道:“还是你小子会说话,这大学城是我的地盘不假,但我们也不能做的太过,不然闹大了上面顶不住。最近侯东来上任市委书记开展严打活动,我们可不能顶风而上。以后你们叫手底下的兄弟们都收敛点,不然受苦的是我们自己。等严打一过,大学城依旧是我们的天下,到时候要票子有票子要女人有女人,就算是重大的研究生也得乖乖的躺在哥的胯下,哈哈……”

    那两个大汉眼中闪过一丝灼之色,恭恭敬敬的点点头道:“虎哥,放心吧,我们知道该怎么办,一定不会给你惹麻烦的!”

    老虎忽然想到了什么,脸色一顿沉声说道:“之前被你们打了那小子说他是谁来着?”经过这么一番折腾,老虎也清醒了些,忽然想到刚刚那小子,竟感觉有些眼熟!

    架着老虎右手的汉子不屑的笑了笑说道:“一个不起眼的小角色而已,好像说叫什么向苏,是什么‘不良股’的兄弟,‘不良股’,嘿,我还绩优股呢,哈哈……”

    听那汉子这么说,老虎原本嬉笑的脸顿时沉了下来,嘴里念叨着:“‘不良股’,‘不良古,md,不会是他吧……”

    见自己老大脸色骤变,两人不由大惊,伸长了脖子,异口同声的叫道:“谁啊?”声音如同惊雷,让老虎有些措手不及。

    “靠,这么大声,想震破老子耳膜啊,nnd,给老子滚开点!”老虎脸上升起一丝暴戾之色,大声吼道!

    两人被这老虎一吼,缩了缩脖子,大气也不敢出一口,畏畏缩缩的等着老虎发飙!

    但老虎却出乎意料的没有像从前一样对他们发飙,只听老虎一声冷哼道:“nnd,没想到这么快就和他起了冲突,我还想过段时间找他谈谈呢,现在倒好,估计过不了一会那家伙就会来找我们扯皮了。”

    两人愣了愣不由暗自纳闷:虎哥可是大学城的老大,在这里经营了好多年了,还有什么人能让虎哥这么小心翼翼的,是什么大人物?

    一个大汉壮着胆子,张嘴准备向老虎讨教,但还没说话,老虎便沉着声音说道:“小李,赶紧给场子上的兄弟们打个电话,让他们来接我们!”

    没想到老虎会忽然叫他,他微微愣了愣,然后疑惑的问道:“虎哥,我和小张两人可以将你送回去,不用在打电话叫人过来了!”

    老虎一听不由大怒,虎掌呼啸着拍在小李脸上,只听一声清脆响亮的耳光声响起,小李顿时楞住了,他想不通老虎为什么会忽然打他,自己好像没说错话啊,只不过他却很清楚的感觉到脸上那火辣辣的疼痛,自己确实被打了!

    “md,叫你打你就打,唧唧歪歪什么,让大山带十几个人过来接应我们,不然一会儿我们就走不了了。”老虎狠狠的瞪了小李一眼,脸上升起一丝担忧,幽幽的说道。

    小李被老虎赏了一个耳光之后,脑袋终于灵光了些,不在问为什么,赶紧从衣兜里掏出手机,拨通了电话。

    过了不一会,小李才摸了摸依旧有些发烫的老脸委屈的说道:“虎哥,大山马上就带人过来了,你放心吧!”

    听到小李这么说,老虎不由松了口气,只要大山他们带着人赶来,应该没有问题了。

    他看了一眼边捂着脸的小李,冷哼一声道:“要是以后再这么不开窍,老子非要好好修理你一顿!”

    小李一听老虎这话,两腿不由一哆嗦,瞥眼看了一眼小张,暗暗使了个眼神给小张。

    小张心领神会,谄媚似的打着哈哈:“虎哥,你威武,何必和他一般见识,别气坏了体,再说现在大山也在赶来的路上了,虎哥也不用担心,对了,虎哥这‘不良股’到底是什么人,竟然让大学城只手遮天的虎哥这么上心?”

    老虎被小张一番马匹拍的飘飘 仙,他嗤笑一声说道:“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只是城大一个大二学生而已,不过很能打,纠集了一帮学生,想学我在大学城立杆呢,哈哈,想想真是好笑,一帮学生能有什么作为……”

    小张沉吟片刻,忽然眼睛一亮,一拍膛说道:“难道你说的是他?”

    老虎撇撇嘴也学着小张的摸样一拍膛,笑道:“恩,不就是他么?”

    “哈哈……没想到这小子还想立杆,真是笑死我了,虎哥在这里,怎么会许他立杆,真是个傻小子,以为自己很能打就像立杆,哈哈……笑死我了。”

    小李见两人笑的开心,却更是茫然,他们嘴里的他究竟是谁?

    小张见小李一脸茫然的盯着自己,不由摇了摇头暗骂一声笨蛋,捂着笑疼的肚子说道:“不就是古宇那小子么,哈哈……”

    小李楞楞的看了一眼小张,疑惑的说道:“是他?”

    “不错,是我……”一个冷峻的声音从三人的背后响起,三人暗自一惊,猛的回头,一张笑意盈盈的脸出现在他们的眼前,但他们却感觉这笑容是那么的冷,是那么的渗人心魄。

重要声明:小说《和警花修行的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