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入轮回:天龙篇 第92章 终擒萧峰(十七)

    话说白起的暗中主持推波助澜之下,杏子林之中所发生的一切都基本按照白大爷的剧本上演,萧峰也终于还是向康敏问出了自家最后也是最大的心中疑惑——你究竟为何恨我乔峰至斯?

    康敏听到了萧峰的问话之后,一张满是血污的脸上神气忽然变得十分古怪,似哭似笑,又是兴奋,又是凶狠,又是后悔,整个人的精气神霎时间就为之一变,浑上下充满了疯狂与恶毒的气息。[.Lvsexs.]

    康敏双目泛起兴奋与憎恶的红光,死死的盯住了萧峰,声如夜枭鸣叫女妖哭号一般的恨恨道:

    “第一次见到我……嘿嘿……第一次见到我。不错,就为了这‘第一次’三个字,乔峰你就该死!你这自高自大,自以为武功天下第一的傲慢家伙、直娘贼,你可知老娘今会落到这步田地,都是你害的!

    你这个狂妄自大、不将人家瞧在眼里的畜生!你这没爹灭娘的杂种,猪狗不如的契丹胡虏!你死后坠入十八层地狱,天天让恶鬼折磨你。你这狗杂种,王八蛋……!”

    康敏越骂越是恶毒,显然是心中积蓄了满腔的怨愤,非发泄出来不可,骂到后来尽是市井秽语,肮脏龌龊,不堪入耳匪夷所思。

    在场的武林群豪,大都是没什么文化的江湖粗汉,平里大口喝酒大块吃的,酒酣耳之际什么粗话荤段子没听过?但见原来马夫人一副冷如冰霜斯文雅致的模样,竟会骂得如此泼辣悍恶,实大出意料之外,而这许多污言秽语,居然有许多是在场群豪从来没听见过的。

    康敏想到今自家的种种遭遇,和如今生死只在‘剑魔’一念之间的悲催处境,都是眼前乔峰这个契丹胡虏害的,心中更是满腔恨意翻滚沸腾,嘴上不由骂的更是恶毒泼辣声嘶力竭,浑然不觉得是因为自己处心积虑的构陷萧峰,才落到了这步田地。

    萧峰此时心失落,听到马夫人竟然如此憎恶自己,骂的这般恶毒难听,也是一声不响,任由她骂个痛快。康敏这一阵痛骂下来,当真是滔滔不绝花样百出,最后还是白起听不下去了,轻咳了一声,康敏这才猛然醒悟自家如今的处境,停嘴不骂大口大口的喘气。

    过了好一会儿,康敏才把气息调匀,对萧峰恨恨的道:

    “乔峰,你不是想知道,我为何会如此恨你,要这般处心积虑的构陷于你吗?好,我这就全告诉你……!”

    康敏于是乎就将当在洛阳百花会之中,她是如何的艳压群芳,在一株黄芍药旁边一站,那闭月羞花的容颜就令满园鲜花尽皆失色。

    令前来赴会的武林群豪,无不瞩目观瞧心神不属,恁凭他是多出名的英雄豪杰、德高望重的前辈宿儒,也都要从头到脚的将她细细打量,亦或是乘人不备的偷偷向她瞧上几眼。

    而唯有乔峰,却自始至终都对她视而不见,从未正眼仔细观瞧过她,眼光在她脸上扫过,居然没停留片刻,就当她跟庸脂俗粉没丝毫分别。

    “……百花会中一千多个男人,就只你自始至终没瞧我。你是丐帮的大头脑,天下闻名的英雄好汉。

    洛阳百花会中,男子汉以你居首,女子自然以我为第一。

    你竟不向我好好的瞧上几眼,我再自负美貌,又有什么用?那一千多人便再为我神魂颠倒,我心里又怎能舒服?”

    在场的武林群豪听马夫人康敏说到此处,均已经是听出了几分事端倪,不过心中浮现的猜想委实太过匪夷所思幼稚可笑,都是不敢相信。

    康敏恶狠狠的说到这儿,心中恨意又是翻腾,兀自又对萧峰污言秽语的破口大骂了一阵,才又继续往下说道:

    “我本来有什么法子?那也只有心中恨你一辈子罢了。别说丐帮那些臭叫化对你奉若天神,普天下又有谁敢得罪你?也是老天爷有眼,那一让我在马大元的铁箱中发见了汪帮主的遗书。

    要偷拆这么一封书信,不损坏封皮上火漆,看了重行封好,又是什么难事?我偷看那信,得知了其中过节,你想我那时可有多开心?

    哈哈,那正是我出了心中这口恶气的良机,我要你败名裂,再也逞不得英雄好汉。我便要马大元当众揭露,好叫天下好汉都知你是契丹的胡虏,要你别说做不成丐帮帮主,更在中原无法立足,连命也是难保。”

    康敏一口气将这些话说完,一双眸子又是死死的盯住了萧峰,眼中满是扭曲燃烧的恶毒恨意,便是让萧峰这等敢与战天斗地神勇不凡的男子汉看了,也不由得感到浑一阵恶寒,就听得康敏喃喃宛如诅咒一般的幽幽说道:

    “往后的事你都知道了,乔峰你这狗贼,你害得我到今这步田地,瞧你后有什么好下场!”

    今杏子林中的前来赴会武林群豪,无论是萧峰、慕容复、还是玄难等少林高僧,恁他如何的精明干练,心机沉,见多识广,都是做梦也想不到事的根由竟然是如此的荒谬无稽。

    这位马夫人康敏如此的费尽心机处心积虑,甚至不惜出卖色相谋杀亲夫,甘冒奇险的做下这么多令人发指天理难容的丑事,搅得丐帮四分五裂来构陷乔峰,居然是因为乔峰当年在洛阳百花会上,没如同其他人那样色授魂与的正眼看她!

    就为了这一眼,就为了这么一个匪夷所思,形同儿戏的原因,乔帮主从万人敬仰的丐帮帮主,中原武林的英雄豪杰,变成了大宋的死敌人人喊打的契丹胡虏,从此在中原武林之中再无立足之地!

    就为了这一眼,丐帮副帮主马大元、徐长老、白世镜、陈孤雁、全冠清,天台山智光大师,泰山单家五兄弟……,一个个声名显赫的武林豪杰,响当当的英雄好汉,或是败名裂死不瞑目,或是壮志未酬便成了别人剑下亡魂。

    就为了这一眼,天下第一大帮——丐帮,便要几百年来的威名扫地,说不定从此就四分五裂一蹶不振,中原武林格局大变,这场剧变之中还指不定又有多少位英雄好汉死于非命。

    真是女人的心思男人你别猜,猜来猜去你也猜不明白,乔帮主与这马夫人竟然是一眼成仇,从而令这个疯狂恶毒的女人,引发了今这一切事端。

    在场的武林群豪,看着那个站在场中披头散发满脸血污,一袭吸尽了英雄碧血的大红血衣,在月色火光的照耀下,一张满是血污的脸上,惶急、凶狠、恶毒、怨恨、痛楚、恼怒,种种丑恶之,尽集于眉目鼻唇之间,令康敏看起来邪恶鬼魅,宛如从九幽之中爬上人间的罗刹厉鬼一般。

    再也不复那位初见之时,一缟素孝服,俏生生,怯怯,惹人怜的美貌佳人了。

    在场的武林群豪,虽然明知道康敏这蛇蝎毒妇,如今为‘剑魔’所控制不得号令动弹不得,也就无法继续害人,不过一想到她险的手段蛇口蜂针一样的肚肠,还是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萧峰自打听完康敏说出,她究竟是为何如此憎恨自家的根由之后,就一直呆立不动。萧峰自然分辨得出来,康敏所说的话都是真的,那种积蓄已久的怨恨憎恶之做不得假,而且眼下这种形,康敏她不用对他萧峰编造这个弥天大谎,她也不敢在那个神秘莫测可怖可畏的‘剑魔-叶孤城’面前扯谎。

重要声明:小说《无限之我问长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