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入轮回:天龙篇 第28章

    刀白凤此时刚和段正淳这个花心风流的天龙第一种马闹了别扭,还放不下面子就这么回去,闻言脸色微变,愠道:“:“我还到王府中去干什么?四大恶人齐来,我敌不过,死了也就是了。”

    朱丹臣是臣子份自是不敢再说,向段誉连使眼色,要他出言相求。[.Lvsexs.]

    几人说话间,白起听到有远处有马蹄声靠近,知道是高升泰几人到了,遂道:“又有人骑马来了。云中鹤的救兵应该不会来的这么快,可能是段兄弟你家的人来了!”

    又过了一会,段誉等其余几人才听到马蹄声由“玉虚观”外的柳林传来,远处有人高声呼叫道:“四弟,公子爷无恙么?”

    朱丹臣闻声惊喜道:“是褚大哥,果然是咱们的人,白公子见识高明!”接着又扬声道:“公子爷在这儿,平安大吉。”

    片刻之间,三乘马驰到观前停住,褚万里、古笃诚、傅思归三人下马走近,虽然在与四大恶人交手之后三人个个状狼狈,上带伤,傅思归脸上受了兵刃之伤,半张脸裹在白布之中,古笃诚上血迹斑斑,褚万里那根长长的铁杆子只剩下了半截,不过里不可废三人还是恭恭敬敬的拜倒在地,向玉虚散人刀白凤行礼。

    三人行礼完毕,起之后,见到场中有一个从未见过的绝美青年,不由向朱丹臣看去,眼中透着疑问,要知道此时不必往,四大恶人个个凶狠歹毒,武功高强,而且从来不讲江湖规矩,什么肮脏下作的手段都用的出来,三人不免有几分风声鹤唳草木皆兵,见到白起这个生人就有点戒备之心。

    朱丹臣等四大家臣相交莫逆,自然看的出来三人对白起的提防,不过这人与自家公子爷较好,本又是绝顶高手,朱丹臣可不希望在这种山雨来的时候让白起对褚大哥三人生出什么绪来,连忙给三人介绍白起,特别强调了白起武功绝世这一样。

    褚万里三人听完朱丹臣讲述刚才的景,面色一肃纷纷对白起鞠躬行礼道:“白公子仗义援手,保住了小王爷和王妃安全,吾等感激不尽。朱四弟的话就是我们的话,后白公子如有差遣,上到山下油锅在所不辞。”

    白起笑道:

    “四位大哥当真是过命的交,所说之言都如出一辙。那我也就不再客气了,在下对四位只有一个要求,回到大理城之后请兄弟我喝个痛快,且后再也不要说什么报恩啊差遣啊的。不然我这就告辞。”

    白起知道褚万里等四人虽是朝廷武将,但平里却以江湖人士自居,这也是大理段氏的一大特色,而白起的这个说法则最合江湖好汉的胃口。

    果然,褚万里等四人听了齐齐哈哈大笑,连声称好,到时候一定请白公子喝个痛快云云。

    说话间,高升泰也已经到了,他在与南海鳄神岳老三对掌比拼内功的时候,让叶二娘从背后偷袭了一掌,受了点内伤,不能乘马快跑,是以此时才到。

    又是一番介绍寒暄,白起不由感叹大理段氏人心收买的好,高升泰和褚万里四人完全是一个口径,慕容博、慕容复这两个苦父子要有人家这手段早复国了。

    “久闻大理段氏,虽然贵为一方天子,却从不轻了江湖朋友,见面都以江湖人士自居,今一见果然名不虚传。不过,感谢的话就不要再说了,否则就是瞧不起我白起。”

    段誉也道:“不错,高叔叔。白大哥为人豪爽,与我十分投缘,都是自家人。大家就别谢来谢去的了,等回了大理,咱们一起请白大哥喝个痛快。”

    白起道:“还是段兄弟了解为兄,大理可是你的地头,酒要是不好,可别怪为兄绕不过你这个东道。”

    段誉笑着低声道:“白大哥你放心,大理最好的酒都在我伯父的宫中,小弟去‘拿’几坛出来与白大哥品尝,肯定不让白大哥失望就是了,哈哈哈……”

    白起拍了拍段誉,一副你办事,我放心的样子。

    刀白凤、高升泰等几人看着白起和段誉已经开始商量着去皇宫偷酒喝了,都纷纷失笑,连强敌在侧的紧张感也消退了几分。

    刀白凤摇头低笑道:“誉儿这孩子,与他爹一样,就知道胡闹……”

    这高升泰几人可就不好接口了,什么叫与他爹一样,就知道胡闹,他爹可是王爷,您能说我们可不能说。

    几人只能道小王爷为人潇洒不羁,颇有乃父风范什么的。又劝刀白凤与几人一同回转大理镇南王府,以便相互照应。

    刀白凤到底是个识大体的,而且起初不答应回王府也只是对于花心老公余怒未消,放不下脸面而已,并非真的就此一刀两断恩断义绝,此时见高升泰等人意念坚决如自己不回王府,肯定也会留守此地。她也就顺坡下驴,答应跟大家一起回去了。女人么,铁打的脸皮,纸糊的那什么,你们懂的……

    高升泰诸人见王妃不再一意孤行要只犯险,同意和大家一同返回王府共同抵御四大恶人,都非常高兴。

    段誉大喜,跳了起来,搂住她头颈,叫道:“这才是我的好妈妈呢!”

    傅思归道:“属下先去报讯。”奔回去解下坐骑,翻上马,向北急驰而去。褚万里牵过马来,让刀白凤、白起、段誉、木婉清三人乘坐。白起知道这时以朱丹臣等人的份是绝对不会自己骑马,让他这个客人步行的,是以也就没有推辞。

    一行人首途前赴大理,刀白凤、白起、段誉、木婉清、高升泰骑马,其中段誉和木婉清共乘一骑,段誉显得面红耳赤,倒是木婉清大大方方的坐在段誉怀里,看的白起等人暗笑不已,这木婉清果真有点野蛮女友的风范,褚万里、古笃诚、朱丹臣三人步行相随。

    行出数里,迎面驰来一小队骑兵。褚万里快步抢在头里,向那队长说了几句话。那队长一声号令,众骑兵一齐跃下马背,拜伏在地。

    段誉挥了挥手,笑道:“不必多礼。”那队长下令让出四匹马来,给褚万里等乘坐,段誉也终于如蒙大赦的换了匹马,不再与木婉清同乘,自己率领骑兵,当先开路。铁蹄铮铮,向大道上驰去。

重要声明:小说《无限之我问长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