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相关 第70章 嫁祸江东

    ‘轮回空间’的传送白光消散之后,着一袭‘八卦紫绶仙衣’头戴紫玉束发金冠的龙傲天,龙大少爷,也就是未来的巨绿人布鲁斯-班纳闪亮登场,一脸深款款的注视着许乱玉,许家娘子,眼中炽烈的yù*火如果转换成量的话,便已经足以将南极冰盖消融一空。 . .

    龙傲天既然出现那么边自然少不了那两位时刻不离左右的哼哈二将,果不其然,龙傲天的开场白话音未落,便即另有两道传送白光在他旁腾起。

    那两位一位jīng修‘震木神雷’,一位jīng修‘蜀山剑诀’的剑修,就在白光之中现出形来,二人眼角也不扫一下正前方艳绝人寰的许乱玉,径自面无表的踏步上前拱立在龙傲天侧,颇有些zhōng nán hǎi保镖的架势。

    “乱玉可是在采购物品?我刚刚不是才送了你一‘rì月金轮’,难道乱玉你还短了什么法器使用。其实乱玉你大可不必自己辛苦打拼,出生入死的去做什么劳子任务,只要你跟了本少爷我,那还不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rì子过得逍遥自在,岂不美哉?”

    待见到许乱玉站立在白起摊位之前,貌似在与那个仿佛随时都可能暴毙当场的老瓜皮交易物品,龙傲天便径自举步向前站到了许乱玉侧,并不时如同一位电车痴汉一般趁机挨挨擦擦的揩油吃豆腐,嘴脸之丑恶令人作呕。

    一双死鱼眼之中shè出来的目光,简直堪比Xshè线一般犀利,先是在许乱玉翘的丰*之上掠过,而后又在对方前的山峦之上狠狠的剜了一眼,待得眼睛吃够了冰淇林之后,龙傲天这厮方才淡淡扫了白起化的青衣老僧一眼,很有金主干爹气势的扬声说道:

    “老和尚,这位美人在你这里看中了什么货物,本少爷一并都替她买了,还不速速将货物双手奉上,钱财自然不会短了你的!连这点小事都要本少爷亲口吩咐么?一点眼sè都没有的老秃驴!”

    白起还尚未答话,许乱玉就已经抢先檀口微张,冷然说道:

    “属下乃是‘蜀山剑阁’的一名jīng英战力,分社社长,一生只效忠于阁主一人,却并非是少阁主你的妇,还请少阁主自重。”

    许乱玉一边说话,一边迅速朝一旁退了两步,一脸的生人勿近,公事公办,似乎对于龙傲天这位‘蜀山剑阁’少阁主完全不假辞sè:

    “况且那一‘rì月金轮’乃是小女子为‘蜀山剑阁’出力甚多,阁主他老人家亲自答应奖赏于我的法器,却被少阁主无故克扣拖延至今,导致上次团战之时奴家险些命丧人手,社团之中的得力弟兄也死了好几个战力大减。少阁主你真是好狠的心,奴家……呜呜呜呜…………”

    许乱玉说话之间那一双勾魂摄魄的桃花媚眼之中突然便水汽氤氲,泫然yù泣,倍显迷离朦胧,夺人心神,话音未落之际晶莹剔透的泪珠就已然如同断了线的珍珠一般自眼角不断滑落。

    这般梨花带雨,杜鹃泣血的殇美景,即便是一个铁人儿石人儿见了,也不由得要黯然**,悲从中来。

    更何况此时许乱玉边之人乃是龙傲天这位一位大凯子,巨绿人?

    见得许乱玉这一副宛若梨花带雨清丽绝俗的媚态美景之后,龙大少爷那本就千疮百孔,属于豆腐渣工程一般的心理防线立时全面溃败,三魂离体,七魄不安,茫茫然不知其所往。

    许大美人这一番连消带打的组合拳委实太过犀利,令得龙大少爷霎时之间就完全乱了方寸,将自己之前准备威的说辞忘得是一干二净,只知道围在许大美人边,‘亲亲’、‘宝贝儿’、‘小乖乖’的哄个不休,然而人家许大美人却只是跺脚不依,令得龙傲天也是徒呼奈何,根本没辙。

    白起:……(惊恐状!)

    见得面前这二位奇葩犹如糟咖景剧一般稀烂稀烂的表演,白大爷只觉得自家心中瞬间有千万只草泥马狂奔而过,你们这是要闹哪样啊?

    “这是神马况,金莲嫂嫂瞬间变圣女贞德了?不过,龙傲天这货原来是个只会用钱砸人的凯子,泡妞的技术看了真是让人蛋碎,稀碎稀碎的,眼下这个况明显应该走纯爷们的狂野路线么,拉过来飞禽大咬才是王道,洒一个!”

    自从龙傲天甫一出现之后,许乱玉脸上的表瞬间就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眨眼之间就从一位yù求不满的交际花,重新恢复成了那一副宝相庄严,凛然不可侵犯的贞洁烈女神态。

    白起一看许乱玉的这幅既当婊子还要立牌坊的做派,心中立即就明白这许乱玉与龙傲天两人之间必有猫腻,待后来听到了二人的对话之后,白起对于自家的推断更是确信无疑:

    “此女既然并未与龙傲天交换名帖,如若真个不想搭理龙傲天,直接传送远一点就是了,在这个以光年为单位计算距离的‘公共集市’,我还真就不信你们二人如此有缘还能碰到,这许乱玉如今这番作派无非是yù拒还迎,故意引逗龙傲天的xìng子罢了!可笑这龙傲天居然毫不自知,果然不愧是草包一个。”

    不过白起虽然看破了许乱玉的小伎俩,却并未有出言点破的意思,只是垂手而立静静的站在一旁作壁上观,心中忖道:

    “眼下既然龙傲天这位应劫之人业已主动送上门来,索xìng不妨就此成全了他,天授不取反遭其咎,事拖得太久的话恐怕会再生不测。嘿嘿……演员既已齐备,好戏就要开锣喽!”

    白起心中虽然已经打定了主意,要在此时此地做掉龙傲天,令其形神俱灭,了结了自己的这一场劫数,不过白起却还要想出一个稳妥的行事之法,最好是能够祸水东引,掩饰自存在的痕迹,不让人发现这事儿其实他白大爷做下的。

重要声明:小说《无限之我问长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