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相关 第63章 阎王让你三更死

    “而且就好比现实世界之中各大强国之间的核威慑一般,这些‘轮回士’神级强者一般也不会轻易出动,每rì里不是忙着自家修炼突破目前的境界瓶颈,就是在忙着完成‘轮回空间’交付的神战级别任务。然而只要这些神级强者一旦真的有所动作,那必然就是要做下一些足以改变‘轮回空间’势力格局的惊天巨变!”

    对于李大员外言辞之间透露出来的那种悲怆唏嘘,白起心下倒是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这倒并非因为白起此时已经早早的就为自己打下了通天大道,rì后成就所谓的‘轮回士’神级强者毫无压力,不过是水到渠成之事尔。

    实在是因为白起彻悟大道,道心通明纯澈无暇犹若金刚琉璃,心中早就明白这世间之事恰如yīn阳运炼,枯荣交替,有一得则必有一失。

    如果没能进入这‘轮回空间’,白起即便在他原来处的世界之中,凭借着重生者的优势以及自己的能力,再如何的叱咤风云,声名显赫,百年之后也不过是化为一坯黄土随风朽矣。

    而如今白起处这‘轮回空间’之中,虽然是步步艰辛,早不保夕,但却有机会问鼎长生大道!与长生久视的无上大道相比,那些个艰险磨难,红尘*yù,对于白起来说不过是如同微尘草芥一般的事罢了,根本不值一提。

    “看来洒家手中的那些‘强化卡’,要比我原来设想之中的还要更有价值啊!不过,这事儿却不能交由李富贵来办,看来还得由本大爷开小号出货才是正理。”

    在听得李大员外讲述了一番‘轮回空间’之中的势力格局,‘轮回空间’九大势力与‘轮回士’神级强者之间的因果联系,以及‘轮回士’若想成就‘神级强者’的种种忌讳限制之后,白大爷心中便即知晓自家手中的那批‘强化卡’,在这‘轮回空间’之中必定是批抢手货,他白大爷必然又可以小赚一笔。

    不过白起却不会将自家手中的‘强化卡’卖给李富贵,心中打定了主意一会儿脱之后,就再变幻模样重新开个小号来着‘公共集市’卖卡现。

    白起之所以如此行事自然有其因由所在,一来以人家李大员外一出手就是八百万‘轮回点’的家财力,恐怕心中也不太看得上自己这点蝇头小利。

    而且白起如果向李富贵兜售自家手中的‘强化卡’的话,李富贵出于刻意结交自己的考虑,必然会以同类卡片之中的最高价格收购白其手中的‘强化卡’,在白起看来这颇有些强买强卖的意思在里面,没的让人家李富贵小觑了自己。

    当然,白起心中还有一层其他考虑——就是不想向李富贵透露自己的根脚来历!

    眼下‘天龙八部’的剧世界已经被白起视作脔,根本容不得任何人生出染指觊觎之心,而白起如果将手中的‘强化卡’转卖给李富贵,则会向李富贵透露出白起曾经去到过‘天龙八部’剧世界执行任务这一信息。

    君不见,白起连自家的庐山真面目都未曾在李富贵面前显露过,又如何会将自家的根脚来历这般重要的信息透露给李富贵?

    虽然由‘天龙八部’这部金老爷子的大作所衍生出来的剧世界数不胜数,但常言说得好,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只要找到一位jīng擅易理推算,大预言术之类能力的‘轮回士’,花费一番心血之后终能确定白起究竟去的是哪一个‘天龙八部’衍生出来的剧世界。

    然而如果白起不向任何人透露自家曾经去过‘天龙八部’衍生出来的剧世界,面对‘轮回空间’所贯穿演化无穷无尽的剧世界,恁凭是再如何jīng擅易理推算,大预言术的‘轮回士’,想要推算出白起的根脚来历也几乎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白起自家就是一位jīng擅易理推算的行家里手,如何会不防此一招!

    想要令一个人对自己一直忠心不二,光靠之以利,动之以是远远不够的,最好的办法就是永远也不要给这人背叛自己的机会,正如同你若不想被别人拒绝,最好的办法永远是先一步拒绝别人一样。

    李富贵一看就知道是一位利益至上,翻脸无的人物,他如若为了保命亦或是为了追求更大更持久的利益,而将白大爷作为进之阶纳了投名状了,白起丝毫不会感到意外。

    当然白大爷也不会耿直到以为二人真就是一见钟,倾盖如故的知交好友了,大家不过是如同旷夫怨女一般各取所需罢了,谈感伤钱啊!

    “唉……这也算是某家对你老李的一番另类关罢!毕竟老李你如若知晓洒家太多秘密的话,恐怕rì后不用洒家的对头敌人动手,本大爷自己个就忍不住会算计于你除了后患了!这该死的完美主义强迫症,真特么坑爹!”

    经过资深‘轮回士’李大员外这一番尽职尽责的讲述熏陶,白大爷再非曾经的那位轮回素人,吴下阿蒙,此时白起心中去意已生。

    毕竟一来白起还要开小号兜售自家手中的诸多‘强化卡’,更重要的是如今白起劫数尚未度过,冥冥之中的气机交感因缘际会之下,那位龙傲天龙大少爷迟早还要找上门来。

    这种修道路上的劫数想躲是躲不过去的,即便躲过了这一次,下次尽数临头肯定要比今次猛烈凶恶的多。

    龙傲天背后的势力不可小觑,对付这种家伙自然是要悄悄滴进村,打枪滴不要,知道的人越少越好,李富贵如果在边的话,白起行事起来颇有不便。

    至于如何支开李富贵并使得李大员外短时间之内,无暇再来这‘公共集市’之中游闲逛,白大爷心中亦是早有成算,只见得白起故作沉吟了一番之后,突然话锋一转略带迟疑的朝李富贵问道:

    “小弟有一事不吐不快,如若有什么唐突冒犯之处,还望李兄见谅!”

    李大员外捻了捻自家唇上修剪得极为jīng细的八字须,哈哈一笑说道:

    “你我兄弟之间哪有如此多的忌讳礼数,贤弟心中有事但说无妨!”

    “有李兄此言小弟就放心了。不知李兄所修习的是何等仙家妙法,可否借小弟一观?”

    “嗯??!!”

    打听别人的武学家数乃是江湖大忌,特别是在不知哪天就会刀剑相向的‘轮回士’之间,更是忌讳之中的忌讳,因此白起此言一出,饶是李富贵心中早有准备,却也不由得愣了一愣,惊疑出声。

    不过好在白起随后的解释便立时打消了李大员外心中的疑虑,更是令其心花怒放,喜不自胜,只听得白起悠悠笑道:

    “兄长勿怪,只因小弟由兄长头顶囟门之中所透露出的玄气变幻,看出兄长可能在修炼道法之中遇到了什么滞涩之处。不过兄长亦知这修道一途jīng微奥妙,变化叵测,失之毫厘谬以千里,小弟亦不敢肯定自家的推断正确无疑,如若能够得见兄长所修道诀,两相印证,参照对比之下,小弟的把握自能大上几分。”

    说到此处白起看着李富贵悠然自得的扯出一个含义莫测的笑容,耸了耸肩漫不经心的说道:

    “当然,小弟亦知打听旁人的武学家数乃是江湖大忌,兄长如若见疑亦属合合理之事。不若小弟此时便将心中推断言明,兄长回去自行印证对比却也无妨。兄长这……”

    “慢来!慢来!贤弟,贤弟且慢!贤弟呀,我的好贤弟,都是为兄的不是,都是为兄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为兄给贤弟赔不是了,还望贤弟千万不要见怪!”

    听闻白起之言,李大员外立时就好似受惊的兔子一般,肥肥嫩嫩,丰盈无比的躯一蹦三尺高,忙不迭的打住了白起的话头,朝着白起又是打拱又是作揖,连连赔罪道歉,简直比找到了组织的地下党还要真意切。

    这修真炼气一道的关要诀窍,就好比中医的药方儿,最是讲究个君臣佐使,yīn阳调和,配以四时,论以五行,根本容不得一丝一毫的错漏疏忽,否则救命的良方,立时便会化为杀人的毒药!

    眼前这位白起所推断出来自家修行上的滞涩之处解决之法,如若正确无误自然皆大欢喜,他好我也好,大家好才是真的好!

    万一这位白大爷的推断有所差错,李大员外听在耳中以他这个修为水平炼气士的记忆力那就是我没有那种力量,想忘也终不能忘!

    这知见障一经形成,rì后再想要扳过来那可就要费了洞房花烛夜的劲了,因此李大员外才会忙不迭的止住了白起的话头,并且宛如多年不知味的吊死痴汉在一个yīn暗的小巷子里面撞见了一位昏迷女一般,亟不可待从怀里的百宝囊之中掏出了一枚‘玉瞳简’,开撸!

重要声明:小说《无限之我问长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