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相关 第284章 佛魔大战,天龙落幕(五十四)

    只见得随着骤然出现的‘玉佛’尊者这一声轻叹,原本一直毫无存在感,静静悬浮于夜空之中的那具‘玉佛尸’,便即如有感应一般的轰然爆散,化为无数‘优昙波罗花’洒落十方。传更新

    五彩潋滟,十sè流转的‘优昙波罗花’,仿若无穷无尽一般,好似滔滔cháo水,滚滚长河,骤然之间汹涌奔腾,席卷十方,顿成滔天盖地之势。

    每四朵、八朵、二十四朵、三十六朵、一百零八朵,等大数‘优昙波罗花’,便径自又生变化,玄妙无比的气机交感之下,互相往一起一攒,就组成了一座座具体而微的‘两界十方金刚胎藏大阵’。

    漫天飘飘洒洒的‘优昙波罗花’,充斥于九天六界,缤纷如雨,仿佛无穷无尽一般,一座座大小不一,具体而微的‘两界十方金刚胎藏大阵’,层层叠叠,互相勾连,复又相生相合,演化变幻,最终便形成了这么一座绽放无量佛光,威力妙用之大无从揣度的佛门第一封印阵法——‘两界十方金刚胎藏大阵’。

    般若梵音滚滚,无量佛光升腾,‘剑魔叶孤城’剑合一所化剑虹,尚未及掣动施展,猝不及防之下便被骤然凭空而现,犹如神兵天降一般的‘两界十方金刚胎藏大阵’兜头罩下,困在其中。

    ‘玉佛’尊者手结佛门法印,面尽是一片悲天悯人的神气,复又幽幽长叹了一声,说道:“师兄,你这又是何苦来由!”

    “是‘玉佛’尊者最拿手的‘两界十方金刚胎藏大阵’,这一回‘剑魔叶孤城’这厮可是再也跑不了了!”

    “是啊,‘玉佛’尊者总算是将‘剑魔叶孤城’这个绝世大魔头给镇压降服了,还天下武林一个安宁rì子,这天下第一人的名头‘玉佛’尊者当之无愧啊!”

    “不错,不错,兄台此言深得我心。若非是‘玉佛’尊者屡次仗义出手相救,咱们这些人早就死在‘剑魔叶孤城’那厮的手里了,哪里还能有命在!论德行,论武功,当今之世还有谁能与‘玉佛’尊者相提并论?推举‘玉佛’尊者为天下第一高手,那是众望所归,在下便第一个同意!”

    “哼,依老夫之见,你们还是不要高兴得太早为好!前一遭‘剑魔叶孤城’亦是险些被‘玉佛’镇压,最后不也还是被‘剑魔’那厮脱困而出,这一遭恐怕也不……哎呦……别,别动手,大家同坐一条船,有事好商量,哦,谁动了我的菊花……”

    “哼,大家扁他!倚老卖老,充什么大尾巴狼,狠狠的打,让这厮乌鸦嘴!”

    ……

    ‘玉佛’尊者这一手‘两界十方金刚胎藏大阵’无佛门神通的厉害,群雄先前那是亲眼见识过的,那些个不人不鬼,拥有不死之,刀劈火焚均是无济于事,为恶天下无人可制的‘使魔’,仅仅就是在一个照面之间,便被‘玉佛’这‘两界十方金刚胎藏大阵’尽数镇压其中,整个过程好比行云流水一般,轻而易举,不费吹灰之力,‘玉佛’这‘两界十方金刚胎藏大阵’端的可说是威力莫测,神妙无方。&&

    此时待见得‘玉佛’尊者突施奇功,‘剑魔叶孤城’猝不及防之下,终是被‘玉佛’尊者以‘两界十方金刚胎藏大阵’所收服镇压其中,群雄这厢方才将已经提到嗓子眼儿,仿佛几乎就要从腔子中跳将出来的一颗心,复又重新放回到了肚子当中,心下很是长吁了一口气。

    霎时之间,封禅台欢声雷动,震耳yù聋,当然这其中亦非没有不和谐的声音,不过这些个敢于直抒臆的家伙,瞬间便被淹没在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之中,只能去直面自家惨淡的人生,与淋漓的鲜血苦异常。

    群雄在纵欢呼过后,俱都是感到一阵阵疲惫脱力的感觉,自内心深处翻涌来,群雄之中许多人不由自主便径自跌坐于地,膛之中‘咚咚’作响,心跳之声犹若擂鼓一般。

    群雄从来不知道,原来自家的一颗心,能跳得这么快,这么响,眼前亦是一阵阵的发黑,口干舌燥,疲惫无力的感觉犹若cháo水浪涛,一波接着一波的不断袭来,令人只想倒头呼呼大睡,直睡他个三天三夜方能消此疲乏。

    群雄之所以这般jīng神萎靡,倒并非是众人如此不堪,本事不济,只不过在白起这厮的刻意安排导演之下,‘玉佛’与‘剑魔’这一佛一魔两位当世绝顶高手的交手经过,委实是太过曲折离奇,跌宕起伏,无论是吸引人眼球的声光效果,亦或是节的紧张刺激,相较于白起所处世界的那些个鸿篇巨制,史诗大片,均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群雄这厢方才见得‘玉佛’尊者为了搭救自家一众人等xìng命,而被‘剑魔叶孤城’犹如跗骨之蛆一般的剑光尾随追至,处险境,下一刻‘玉佛’就已经霍然之间逆转局面,将‘剑魔叶孤城’困于七彩斑斓的巨大光茧之中不得脱……

    群雄心中尚来不及欢喜雀跃,就看见‘剑魔叶孤城’已经施展无魔功,悍然破茧而出,御剑向‘玉佛’尊者飞斩而来,那一剑好似浮光掠影,如露亦如电,快绝无匹的速度已然超出了人眼的极限,横绝长空,瞬间便将‘玉佛’尊者一剑斩杀……

    见得‘玉佛’尊者那被‘剑魔叶孤城’一剑两段的‘尸’,群雄当时的心自然可想而知,几乎是刹那间便由沸点降至冰点,一颗心那叫一个哇凉哇凉的啊,说一句心如死灰,丝毫不为过。

    然而正当群雄一个个万念俱灰,拼死的拼死,逃跑的逃跑,投诚的投诚,各自都是做好了决定谋算的当口儿,‘玉佛’尊者突然之间却又活转了过来,并且出其不意的用‘两界十方金刚胎藏大阵’,瞬间将‘剑魔叶孤城’给镇压其中,群雄的心霎时间便又如同chūn回大地,死灰复燃一般。

    先惊后喜,再由喜专惊,每每当群雄刚刚酝酿好了绪,还未及宣泄出来之时,场中局势就瞬间风云突变,群雄的心绪亦不由得为之转变。

    就如同好不容易鼓足勇气,准备出轨一回,耳鬓厮磨,前戏已然做完之后,正待提枪马,纵横驰骋之时,忽然之间便听得房门之外有人大吼一声:“公安查房,房中之人停止一切活动,速速把各种证件掏将出来”一般的cāo蛋!

    在信奉慢工出细活儿,铁杵磨成针的白大爷,这般几次三番,千锤百炼的耍弄之下,若非在场群雄个个都是风里来,雨里去,体倍儿棒,吃嘛嘛儿香的武林健儿,保不齐就有人因为心肌梗塞暴毙而亡了。

    饶是如此,群雄却也不免尽皆生出了“人生大起大落来得实在太快,搞得人家小心肝儿噗通噗通乱跳”,很是有些个不堪征伐,cāo之太频之下心俱疲。

    “好在如今总算是守得云开见月明,‘剑魔叶孤城’业已伏诛被‘玉佛’尊者镇压于‘两界十方金刚胎藏大阵’之中,不必再如今rì这般担惊受怕了!再这么搞将下去,洒家这犹若山麓之的小白花儿一般柔弱的板儿,就有些个招架不住了!”

    群雄如今虽然是有些个心力交瘁,但今rì封禅台一战,虽然诸多波折,不过总算是有一个皆大欢喜的结局,众人心中疲惫的同时,心中还是欣喜庆幸之居多,各人都是暗暗琢磨着rì后的美好生活。

    不过,群雄未免高兴得太早,以白起的yín程度,根本不知节cāo为何物的道德底线,眼前的这点cāo练,在白大爷心中还远未够班呢,令群雄更加绝望无助的事还在后面……

    “哈哈哈……果然又是这‘两界十方金刚胎藏大阵’,啧啧啧……”

    ‘剑魔叶孤城’那宛若吊靴鬼一般的冷笑之声,蓦地里复又yīn魂不散的自佛光氤氲,好似祥云瑞霭一般的‘两界十方金刚胎藏大阵’之中悠悠传出,任凭那满天的梵音禅唱,下方群雄的人声鼎沸,亦不能掩盖‘剑魔叶孤城’话音之一分一毫,字字句句均是清晰无比的传入了群雄耳中。

    只听得‘剑魔叶孤城’虽然嘴里面啧啧连声,好似也在为‘玉佛’尊者这一招巧妙非常的‘金蝉脱壳’而击节赞叹,不过有道是听话听音,这句话自打‘剑魔叶孤城’口中道来,其中却殊无半点的称赞感叹之意,反而其中九成九倒尽是说不清的蔑视,嘲讽之,仿若‘玉佛’尊者的一切举动都已经早被‘剑魔叶孤城’他看穿了一般。

    令人甫一听闻之下,便自感到一股宛若rì月星辰周天运行,亘古不变,无可动摇的强大信心意志,以及那浓郁得化不开,犹若实质一般的桀骜孤厉之气,透彻心扉,直刺神魂深处,心中不由得便为之凛然生畏。

重要声明:小说《无限之我问长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