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相关 第283章 佛魔大战,天龙落幕(五十三)

    段誉闻言心中惊喜交集,更是急急连声问道:“大伯,王姑娘,你们俩在说什么?难道白大哥他没有死?”

    “哇哈哈哈……从今而后,天天下,唯我独尊,顺我者昌,逆我者亡!任凭星移斗转,唯我‘剑魔叶孤城’万古长存!哈哈哈……”

    便在此时,‘剑魔叶孤城’那畅快至极的狂笑之声,蓦地里传入了封禅台众人耳中,笑声之中充满着不可一世,睥睨天下的嚣张霸气。

    众人听得‘剑魔叶孤城’这厮,居然敢自比佛祖世尊,心中感叹着‘剑魔’这厮已然自恋,狂妄到了不可救药地步的同时,各人亦是心下凛然,栗栗生畏。

    ‘剑魔叶孤城’:当人手下小弟容易么?脏活儿,累活儿,背黑锅,送死,都得你去,时不时还得装成个脑筋抽抽儿的无良大反派,端的是苦得一啊!

    随着‘剑魔叶孤城’气焰嚣张,一时无两的狂笑之声惊天响起,王语嫣亦是明白此时事态紧急,已然是刻不容缓,登时放下了所有的迟疑不决,将自家的心中猜测原原本本,竹筒倒豆子一般的快速和盘托出。

    不过,神仙姐姐语速虽急,一字一句却已然清晰无比,层次分明,声音亦复是柔美依旧,两瓣樱唇开阖之间,吐气如兰,犹如出谷黄鹂一般清脆悦耳,好似大珠小珠落玉盘一样:

    “不错,大伯,语嫣正是此意。正所谓人死如灯灭,那件‘金刚经轮’乃是白大哥xìng命交修的佛门法器,神兵通灵,若是主人已经死魂灭的话,定然会神异尽失,犹若凡铁,万万不会如同此时这般依旧神辉湛然,金光璀璨,所以语嫣断定白大哥定然未死!”

    “王语嫣这小娘皮,一武功渣到不行,这见识眼界倒还真是不凡,无愧于她那武林百科全的称号。把戏既然已经被人看破,再耍下去也没什么味道,也好,就让本大爷再给你们一个惊喜!”

    王语嫣不仅于武学一道的眼界见识高人一筹,女儿家的心思亦复是细腻非常,见微知著凭着白起故意留下的‘金刚经轮’,便推测出‘玉佛’尊者并未亡,一番话说讲出来,分析的丝丝入扣,合合理,当真是有一副见一叶落,而知天下秋,明察秋毫之末的女中诸葛派头。

    就算是暗中隐在一旁,并因为自家的某种恶劣癖好,一直以yīn神念头笼罩整座封禅台,暗中偷偷窥探众人的白起,白大爷,心中都不由得有些个击节赞叹。

    话说段誉等人听了王语嫣缜密入理的分析,各人心中均是陡然一振,惊诧有之,欣喜有之,虽然各人心中尚有几分疑虑,未能十成十的确信无疑,但十分之中却也信了七八分,众人的绪也不再如同之前那般颓然,哀伤。

    众人之中若论欣喜高兴之,自然是以与白起交最好,感笃深的段誉为最。听闻了王语嫣的推测之后,众人尚不及出言,段誉便已经高兴不已的急声说道:

    “不错,王姑娘所言定然无错!白大哥他神功无敌,先前白大哥还和咱们保证过,此战他就算是胜不了那个‘剑魔叶孤城’,也绝对不会失手落败,更遑论如眼下这般被‘剑魔’一剑斩杀了!白大哥一向是说到做到,他一定还活着,说不定白大哥正在准备施展什么绝世神通,收拾‘剑魔叶孤城’这个可恶的家伙!”

    白起:……我擦,这些土著被本大爷调教得越来越不耿直了啊!当真是一点也不可的说。

    “哼……”

    段誉这厮的话音未落,便听得适才还因为一剑斩杀了‘玉佛’白起,这个平生最大对手而意得志满,狂笑不止的‘剑魔叶孤城’,此时亦是笑声忽止,反而发出了一声惊疑不定的冷哼。

    显然‘剑魔叶孤城’这个心思深沉无比,如渊如海的绝世大魔头,已然从斩杀强敌的狂喜之中清醒过来,同样发现了事有蹊跷,这胜利果实来的未免太过容易。

    “好一招‘金蝉脱壳’!师弟你若未死,又何必隐在暗处故弄玄虚?如果你想要趁机遁走的话,为兄便要将这封禅台,前来赴会的数千武林群雄一并斩尽杀绝,再前往大理国将师弟你传下的道统连根拔起,到时候师弟你可不要怪为兄心狠手辣了!也罢,为兄就先杀了段誉这小子祭旗,免得让师弟你以为师兄我光说不练,小觑了为兄!”

    白起在信口雌黄之间,更是仿若无意的向封禅台的各路群雄透露了一个信息,那便是‘玉佛’尊者将自家道统传在了大理国境内,悄悄的在群雄心中伏下一枚暗棋,方便白起之后行事。

    群雄自是不知白起话中还有这般深意,只是见得‘剑魔叶孤城’这厮,不愧是一转战三千里,手底下杀人无算的绝世大魔头,战斗经验丰富无比,处变不惊,应对奇快。

    在发现‘玉佛’乃是炸死脱,明白到如今敌暗我明,局势对于自家有些个不妙之后,立即便做出了反应,一边以言语相要挟尝试迫‘玉佛’尊者现

    与此同时‘剑魔叶孤城’这厮,根本不等到话音落地,便已经将一扑,剑相合,复又化为了一道斩断青冥的绚烂jīng虹破空飞斩,好似不周山崩一般,向着南首看台段誉等大理段家诸人的所在极速shè来,气势之盛,风头之劲,撼人心魄,一时无两!

    段誉:纳尼?为毛又是我?能不能有点创意,俺这锅烙儿吃的也太苦一些了罢?

    白起:蛋定,兄弟,蛋定!哥哥我也只是,物尽其用,物尽其用而已啊!你为这个篇幅的男三号,虽说苦了一些,但出场的次数可是要比那些个龙众多得多了,莫不是你想要领便当?

    段誉:……请鞭笞我,大哥!

    ‘剑魔叶孤城’的剑尚未至,段誉等人便感到心头一凉,一股虚无缥缈,如丝如缕,却又冰冷萧索的凛然剑意,就已然仿若蛛网蚕丝一般的,缠绕包裹到了段誉等人的神魂之。

    逃不掉,躲不开,任你逃到了天涯海角,也要被‘剑魔叶孤城’这锁魂摄魄的一剑所斩杀,唯有奋起余勇,做拼死一击,方可死中求活,博得一线生机,被‘剑魔叶孤城’施展剑意锁魂之术的段誉等人,心中蓦然之间便升起了这般明悟。

    不过,‘剑魔叶孤城’这一剑到底是没有斩将下来……

    ‘剑魔’:废话,我倒是想斩下去了,也得行啊!

    ‘玉佛’白起先前那具被‘剑魔叶孤城’一剑两段,拦腰分尸的尸,非但没有自打半空之中坠落而下,反而一直诡异非常的静静悬浮于夜空之,而且‘玉佛’白起断成两截儿的尸之,仿若是泥塑木胎雕塑而成一般,更无一滴鲜血喷洒出来。

    按理来说,‘玉佛’白起尸的这般异状,群雄理应发现,只不过一来‘玉佛’白起与‘剑魔叶孤城’,这一佛一魔二人交战的所在,乃是在百丈高空之,就算在场群雄个个都是武林健儿,目力绝佳,却也只能看清个大概,与二人交手细节亦是宛若雾里看花,朦朦胧胧。

    这也是白起为何将战场挑选在高空之,正所谓距离产生美,群雄看不清细节,才方便白起装神弄鬼,蛊惑苍生。

    更为重要的一点,则是群雄适才都被“‘玉佛’已死,有事烧纸”,这个残酷无比的‘事实’震得是五迷三道,心中发懵,段誉等人与白起关系亲厚,是不忍心去看自家白大哥那惨不忍睹的‘尸’,而群雄则是自顾不暇,也没心思去看‘玉佛’尊者的‘尸体’究竟是如何况。

    是以,这封禅台的数千群雄,便因为这种种因由,而没有发现‘玉佛’尊者那具始终悬浮于半空之,并且即便是被‘剑魔’一剑两段,却依然滴血不洒的诡异‘尸’有何特殊之处,恍若视而不见一般,所谓的灯下黑,便是这个道理。

    ‘剑魔叶孤城’:我早就发现了……

    白起:爬开!

    “唉……”

    如今‘剑魔叶孤城’剑合一所化的绚烂剑虹,甫一展开正待要惊天掣动,明月之下的无尽虚空之中,蓦地里便幽幽响起了一声喟然轻叹,一个着月白sè僧衣的傲岸影,便在那清清冷冷的明月银辉之中,渐渐的显现出来,仿佛正要乘风而去,又好似刚刚踏月而来。

    月,皎洁无暇,人,一尘不染,这一刻,在下方封禅台的群雄眼中,夜空之仿佛骤然有两轮皎洁无暇的明月升起,清辉闪耀,优雅冷艳,月与人,浑然一体,不分彼此。

    明明如月,何时可掇。

    能有这般犹如皎皎朗月绝世风采之人,当世之中英雄豪杰虽多,但除了是‘玉佛’尊者,天下间更有何人?

    :只得一章了!眼睛不给力,诸位莫等了。

重要声明:小说《无限之我问长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