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相关 第275章 佛魔大战,天龙落幕(四十五)

    “哈哈哈……”

    ‘剑魔叶孤城’听到了‘玉佛’之言,突然哈哈大笑起来,一派乐不可支的架势,仿佛对于这般处心积虑的算计自家同门师弟半点羞愧内疚之感也无,“高山流水,知音难觅!这天下间总算还是有师弟你知我,免去了为兄学那伯牙断琴之举,不枉了你我二人自小熟识相交多年的分!”

    听‘剑魔’言下之意,竟然是直言不讳的承认了‘玉佛’所言是真!

    群雄此前听了‘玉佛’尊者的分析,心中本就已然是惊疑不定,待听得此时‘剑魔叶孤城’坦然承认,他大张旗鼓的召开这次重阳论剑大会,弄出这般偌大声势,将散于天下各地的武林群雄,尽数聚集于这封禅台,果然是有其不可告人的目的,正是为了让‘玉佛’白起心有牵挂,无法全神贯注的与‘剑魔’放手一搏。

    震惊,怀疑,鄙夷,愤怒,恐惧,一时之间群雄心中犹如打翻了五味瓶一般,各种绪纷繁而呈,形形色色,实非言语能形容其万一:

    “老子就猜到‘剑魔叶孤城’这个天杀才,如此大费周章的将这各地四方的武林豪杰,江湖好汉,尽数驱赶到这封禅台之,不可能那么好心的就是为了来让大伙儿瞧一场闹儿,却原来其中尚有这般深意,‘剑魔’这厮为了胜得‘玉佛’居然如此不择手段,心机算计复又如此之深,当真是太过可怖可畏!”

    正可谓一言惊醒梦中人,群雄被白起这厮与其影分默契无比的一唱一和所惑,越是往深了琢磨‘剑魔叶孤城’的行事作为,越发觉得‘剑魔’这杀才心机深沉,直似如渊如海,人所叵测,越发的感到一阵阵彻骨寒意弥散,如坠冰窖一般,尚不知这‘剑魔叶孤城’还安排什么样险毒辣的后手杀招等待着群雄呢!

    此时,只听得‘剑魔叶孤城’长笑方罢,便又径自悠然自得的向‘玉佛’反问道:

    “只是师弟你既然已经看破的为兄的计谋,却为何又要自投罗网,甘愿赴死呢?莫不是这些蝼蚁的命,比之于求取长生道果,逍遥无极还要重要么?”

    ‘玉佛’白起闻言面色一正,肃然说道:“空即是色,色即是空,圣贤蝼蚁也无甚差别。小弟若是不来,这封禅台数千江湖好汉,未免都要遭了师兄你的毒手。我佛慈悲,如果小弟没有以殉道的决心,又有何资格奢谈追求什么长生道果?”

    ‘剑魔叶孤城’哈哈一笑,语气森然的寒声说道:“既然你为了这些蝼蚁之辈甘愿如此,也罢,就让为兄来终结你的大道之路罢!”

    “咻、咻、咻……”凄厉的剑气破空厉啸陡然响起,一时间令人头皮发麻的剑气厉啸之声响成一片,不绝如缕,绵绵无尽。

    ‘罢’字方一出口,‘剑魔叶孤城’蓦地纵声仰天长啸,也不见‘剑魔’如何作势,金光流转,神辉璀璨的宽大铠甲袖袍挥动之间,便有千百根宛若黄金铸就一般的金色翎羽飞出,好似一把把金色神剑一般朝着‘玉佛’铺天盖地一般的极速去,在夜空之中留下了一道道金色光痕,绚烂非常,兼且气势之雄壮无与伦比。

    出金色翎羽剑气之后,‘剑魔叶孤城’形更不停留,将一转之间,便已然剑合一,整个人霍然化为一道匹练精虹,风驰电掣一般的同样向着‘玉佛’所在飞速斩将过去。

    ‘剑魔叶孤城’剑合一所幻化的这道锋锐剑虹,犹如流星经天一般其速度快绝无匹,相较于‘剑魔’所催谷出的金色翎羽剑气尚要稍胜三分。

    是以‘剑魔’所化的剑虹几乎是顷刻之间,便将之前他自家催谷而出的剑气追了个马头衔马尾。

    兼且‘剑魔’这厮狡猾异常,瞬间便将自家的剑光,隐藏于那千百道金光璀璨,人眼目的翎羽剑气之中,犹若一条在金色海洋之中,游弋不定的黑色毒蛇一般,令人根本无从分辨‘剑魔’这厮的真剑光究竟在何处藏

    “雅、雅蠛蝶”纯属娱乐,千万不要再有朋问我,为何宋朝的江湖人士会说语了

    群雄都没想到前一秒还谈笑晏晏的二人,下一秒就蓦地开始生死相搏起来,‘剑魔叶孤城’这魔头说打便打,事前更无任何征兆可寻。

    而且‘剑魔’这厮狠辣异常,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是这般气势恢宏无比的惊天杀招!

    一想到‘剑魔叶孤城’与‘玉佛’白起,这二人全力出手硬拼对轰的惨烈后果,群雄尽是心中倒吸了一口冷气,个个都是暗自祈祷眼前的这层琉璃天幕,能够继续给力坚,虽然同样是一层膜,但不要像有些‘膜’那般一捅就破!

    洒家说得是保鲜膜,产生任何不和谐联想的家伙,速速拉出去切**数年轮!

    ‘玉佛’白起这一次仿佛没有与‘剑魔叶孤城’继续实牙实齿的杀招对轰,比拼谁人的功力更加深厚雄浑的意思。

    “傻×才老和自己硬拼呢!本大爷又没喝过三鹿粉,脑筋正常的很。距离产生美,且拉开了距离好办事!”白起心中思忖,动作却是丝毫不慢。

    在一声犹若鹤鸣九皋的轻喝之中,‘玉佛’脚下所踏的‘金莲宝座’悠悠转动,便有无穷无尽的金莲花瓣随生随灭,一股自在超脱,圆满无碍的深邃禅意,悠悠而生震撼人心。

    而‘玉佛’白起的形,在一个踏步之间,便已然连同脚下所踏的‘金莲宝座’,在这无穷无尽的莲花海洋之中,化为一道琉璃金虹以遁破大千之势,急速向破空而走,金虹过处无数金莲花瓣飘然而落,犹如天空之中下了一场缤纷花雨一般。

    金光璀璨,繁花似锦,随生随灭的金莲花瓣,尽显一种不艳不妖,高洁神圣的震撼人心之美。

    群雄见得‘玉佛’尊者无意再度与‘剑魔’那厮对轰硬撼,化长虹破空而走,都是暗暗松了一口气,将那颗几要从口中跳将出来的心脏复又放回了腹中。

    在被白起几次三番的精神折磨之后,群雄个个都成了惊弓之鸟,很有些风声鹤唳的意思。

    毕竟无论是‘剑魔叶孤城’那个天杀才,亦或是‘玉佛’尊者,这二人无论哪一个对于群雄来说都是太过凶猛雄壮,群雄深感自家这柔弱的小板儿,当真是有些个不堪征伐……

    此时见得‘玉佛’尊者破空遁走,将战局拉到了百丈高空之,能够远离这两个吃生的纯爷们的百般摧残蹂躏,群雄心中自然是轻松了许多,颇有欣慰唏嘘之感。

    ‘玉佛’脚下的‘金莲宝座’所化金虹,不但绚烂非常,禅意悠远,兼且遁光奇速,无与伦比,大有佛祖刹那间周游诸天,历遍恒河沙数无量佛国,神通自在,波罗蜜多的意思。

    只是顷刻之间,‘玉佛’所化琉璃一般纯澈无暇的金色长虹,便已经飘扬远遁,直冲天际,并且去势犹自未见丝毫衰竭,好像要直九天揽月,登得那广寒仙宫,琼楼玉宇游历一番一般。

    将‘剑魔叶孤城’以千百道金色翎羽,幻化而成的其实恢弘无匹的剑气浪潮,以及他自家剑合一,隐藏在剑气汪洋之中的杀招剑虹,尽数抛在后。

    不过,化‘神粥八号’的‘玉佛’尊者,尚未完成登月壮举,踏出他的一小步,人类的一大步,私会嫦娥妹妹之时,就听得那片金光灿灿的剑气汪洋之中,一声桀骜狂笑蓦地里犹如惊雷乍响一般,传将出来,声震千里:

    “哇哈哈哈……师弟你未战先怯,败局已定,还不授首更待何时?且看你往哪里走?”

    ‘剑魔叶孤城’纵声呼喝狂笑,尽显其不可一世的骄横气焰。

    由于‘剑魔’全都尽数包裹在明耀绝伦,刺目成盲的剑气剑光之中,群雄也看不到‘剑魔’这厮又弄了什么神通玄虚,就只看到随着‘剑魔’的这一声呼喝,先前‘剑魔’催谷而出的那千百道金色翎羽剑气,蓦地里轰然爆散开来。

    在‘剑魔叶孤城’以无魔功运使之下,那千百道黄金圣甲之的金色翎羽所幻化而成的剑气,其速度于万分不可能之间再度激增,骤然提升到了一个令人恐怖的层次,在震耳聋的剑气破空厉啸之中,千百道金色翎羽剑气沿着一条条玄妙无比的弧形轨迹,几乎仅仅是在刹那之间,便以分进合击之势迎头赶了‘玉佛’所化的金虹遁光。

    金芒闪耀的凌厉剑气,恍若千百条金色灵蛇,游鱼金麟一般,在夜空之中留下了无数道繁复无比的金色光痕,丝丝缕缕,层层叠叠,互相之间缠绕包裹,却又井然有序,仿佛是一朵妖娆绚烂,华贵曼妙的巨大金菊,在这嵩山之的万仞高空之中,骤然盛开怒放。

    :钓鱼岛是中国人的!这居然是违字?真特么悲哀!

重要声明:小说《无限之我问长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