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相关 第274章 佛魔大战,天龙落幕(四十四)

    ‘玉佛’尊者显化的那宗佛门法器——‘金刚经轮’显然质量过硬,所形成的那道金色琉璃天幕给力非常,看似波起伏,摇摇坠,仿佛随时都可能湮灭破碎一般,弄得群雄的小心肝儿“噗通”、“噗通”的乱跳,却终究是有惊无险的了过来。

    “尼玛,这也太步步惊心了,再这么搞下去,恐怕某家还没被‘剑魔’那厮打死,就先被吓死了!”

    眼见得又一轮生死危机过去,群雄心中都是长长的吁了一口气,缓缓将体内催谷起来的真气内力平复下去,不少人更是被这一波又一波,宛若无止无竭一般游走在生死一线之间的巨大恐惧折磨的心力交瘁,两腿一软“噗通”一声跌坐在地,个个都是心中暗骂‘剑魔’这厮太过坑爹。

    不过,群雄却不知晓自家乃是错怪好人,这般千锤百炼,铁杵磨成针的恶趣味,当然是出自他们心目中救苦救难的活菩萨——‘玉佛’尊者的手笔。

    ‘剑魔-叶孤城’:尼玛,强气攻就是不如傲受来得有人气啊!各种被冤枉有木有?各种妹子都被傲受‘啪啪啪’了有木有?

    苦的影分‘剑魔-叶孤城’虽然心中怨念无穷,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不过,这戏还是要按照自家制定好的剧本继续演下去——为了衬托白大爷光明,伟大,正义的崇高形象而奋斗终生!

    “嘿嘿……这些蝼蚁之辈,就算是死伤再多又有什么打紧?更何况他们只要能从你我二人交手之中,悟出一星半点的武学真意,便足可受用终生,又岂能半点代价也不付出,轻而易举的就可以得到?世间哪有这般好事?倒是师弟你的取舍决断,却是令得为兄着实很是大失所望啊!”

    ‘剑魔-叶孤城’嘿然冷笑着说道,语气悠然自得,轻松异常,仿佛不是在决定着这封禅台上数千武林群雄的生死,而只是在谈论一件不足挂齿的琐碎小事一般。

    虽然‘剑魔-叶孤城’的脸孔全部被那件金色面具覆盖,使得众人无法看清楚其脸上的表究竟如何,不过‘剑魔’这厮言辞之中的不屑之意却是显露无疑,想来‘剑魔’这厮脸上亦必定又摆出了那一副目无余子的死气活样。

    群雄这厢敢怒不敢言,正自中腹诽的当儿,便听得‘玉佛’尊者轻咳了两声,方才反问‘剑魔-叶孤城’,声音亦是有些个嘶哑干涩:

    “哦,哈哈……不知师兄因何大失所望,尚请师兄不吝指教,小弟亦好知过能改,也为善莫大焉之事!”

    群雄此前一个个不是忙着保命逃生,就是为眼前的壮美景观所震慑,根本无暇他顾完全没有注意到他们这位救命恩人——‘玉佛’尊者,在与‘剑魔-叶孤城’交手之后的胜负如何。

    而此时正是白大爷卖弄演技的大好时机,试问以白大爷之漾本色,又怎么会错过这个仗义施恩,大洒狗血的绝好机会?登时便做出了一副宁可自家受伤,亦要救得群雄命的慷慨男儿形象。

    待得群雄听到‘玉佛’尊者以往那犹如山泉淙淙,环佩清鸣一般的清朗声音,忽而变得如此沙哑磁了起来,众人这才反应过来事恐怕有些个不对劲,‘玉佛’没道理突然改走熟男路线了啊,这不科学。

    于是乎群雄都是急忙抬眼向足踏‘金莲宝座’,悠然御风悬浮于夜空之中的‘玉佛’尊者注目观瞧——现如今众群雄与‘玉佛’已经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休戚相关,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容不得群雄不小心谨慎。

    虽然‘玉佛’白起与‘剑魔-叶孤城’这一佛一魔二人均是各自施展绝世神通,以凭虚御风的无双轻功傲立于高空之上,这距离虽远,但架不住这二人均是包异常,四围周遭尽都是金莲涌现,魔焰翻腾,好似两个大灯泡一般将自家照得是纤毫毕现,而且群雄都是习武之人目力甚佳,倒也尽能看清个七八分。

    只见得‘玉佛’尊者如今可不仅仅只是声音有些嘶哑的问题,嘴角唇边亦是殷殷血迹隐现,同时原本一月白色一尘不染整齐隽永的僧袍,眼下亦是有些个凌乱破损之处。

    显而易见,在刚刚与‘剑魔-叶孤城’那实牙实齿的交手硬撼之中,‘玉佛’尊者乃是出于下风的一方,并且更是受了一点轻伤,况有些个不妙。

    不过饶是局面如此不利,‘玉佛’尊者无论是表神态,亦或是言谈举止,均还是一副风轻云淡,万物不萦于心的样子,好似着些许伤势完全微不足道一般,与‘剑魔’侃侃而谈,丝毫不落下风。

    这份镇定如恒,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养气功夫,智珠在握,无惧生死的气度风范,就令得群雄都是大为心折。

    ‘剑魔-叶孤城’听闻‘玉佛’的反问之言,似乎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儿一般,哑然失笑,微微摇首,悠然说道:

    “以师弟你的智慧谋略,当然知晓为兄所言所指,又何必明知故问呢?师弟此前为了救段誉那小子,腑脏之中就已经受了轻伤,适才在与为兄硬拼一记之后,更是不及回气便施展‘金刚三昧法’独自承受你我二人互拼的余震之力,保下了这些蝼蚁之辈的命,眼下已然是伤上加伤!师弟,你这般作为,莫不是要……”

    ‘剑魔-叶孤城’说到此处,语气陡然一凝,黄金面具之上的那一对竖瞳鹰眸亦是奇光暴,森然无比的寒声说道:

    “找死!”

    冷酷无的森然杀机,伴随着这‘找死’二字,仿佛一阵冰冷刺骨的寒风一般,瞬间便吹拂过境,席卷整座封禅台,群雄听在耳中俱都是心中凛然,栗栗生畏。

    ‘玉佛’白起哈哈一笑,对于‘剑魔-叶孤城’的凛然杀机仿若不觉一般,泰然自若的朗声说道:

    “师兄说得哪里话来!我佛慈悲,广济苍生。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如果能救下这些江湖好汉的命,小弟受些许伤势又有什么打紧?昔年我佛有割喂鹰,舍饲虎的慈悲善举,小弟要是连这点小小牺牲亦不能够,那也真是枉自学佛多年了!”

    “况且师兄这一的武功剑法,归根结底总算是源自本门而出,如今师兄你造下如此偌大杀业,正所谓,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小弟如今恬为本门掌教,救下这些江湖朋友的命那是责无旁贷之事,也说不上有什么了不起的。”

    群雄见得‘玉佛’尊真面对这般困境,依然如此说话行事,可谓是仁至义尽,慷慨豪迈至极,这般莽莽苍苍的英雄气概,就令得各人心中自是感激非常,佩服不已。

    而‘剑魔-叶孤城’闻言则是嘿然冷笑不语,笑声之中尽是不屑嘲讽之意。

    白起为了将‘玉佛’的形象塑造得更加崇高伟大,好使得群雄愈发的感恩戴德,铭记于心,便按照之前所拟定的剧本,突然之间又爆出了一个惊天猛料。

    群雄就见到‘玉佛’尊者说到此处,忽然话锋一转,望着‘剑魔-叶孤城’幽幽长叹了一声,方才有些个怅然的低声说道:

    “而且,小弟此举岂不是恰恰正中师兄你的下怀么?师兄你之所以大张旗鼓的召开此次论剑大会,并扬言如果小弟逾时未至,就要诛灭大理段家上下满门,还要连屠十座城池,其目的之一无非就是迫小弟现与师兄决一死战。”

    “师兄你将天下间五湖四海的英雄好汉,尽数驱赶聚集到这封禅台上,固然是为了在师兄你得胜之后昭告天下,你‘剑魔-叶孤城’才是当今天下第一人。”

    “然而师兄你另一个更为重要的目的恐怕就是要让小弟在交手之时心存顾忌,无法心无旁骛的竭尽全力与师兄你争胜厮杀!如今师兄你达成所愿,心中正是应该欣喜非常,又如何会感到失望呢?”

    ‘玉佛’语意幽幽似是在赞叹‘剑魔-叶孤城’算无遗策的绝世智计谋略,又仿佛有些悲伤自家总角之交的同门兄弟,居然会如此苦心孤诣的算计自己,那种物是人非之感令人听了不心中亦是黯然神伤。

    “师兄你之前曾言道,小弟中城府,智计谋略称得上天下第一,如今看来,师兄你这份走一步看百步的深谋远虑,以堂堂阳谋算计天下,令人于无知无觉之间便落入师兄瓮中。师兄,你才称得上是神机妙算,智计谋略天下第一,小弟唯有甘拜下风,自愧不如罢了!”

    白起这厮舌绽莲花,满口胡柴,瞬息之间就又编造出了这么一个惊天大谋,为了自家的神棍伟业,毫无节的继续抹黑‘剑魔-叶孤城’,坐实了‘剑魔’险毒辣,冷酷无的绝世大魔头形象。

    群雄:俺们还是太特么耿直了啊!

重要声明:小说《无限之我问长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