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相关 第195章 剑在手,问天下谁是英雄(九)

    出言之人自以为自家的‘传音入密’与腹语之术,配合起来天衣无缝,自己的神态表也伪装得与边众人一般无二,这‘剑魔-叶孤城’无论如何也是发现不了自己。

    却不知就连这天地之间的飘渺灵气,在如今的白大爷眼中都是秋毫可见,每一个最微小的灵气因子,白大爷都能看得一清二楚,那人自以为隐秘异常,实际上在白起眼中,此人就如同黑夜中的火炬一般无二,再明显不过了。

    此人甫一以‘传音入密’之法运功出言,周遭的天地元气便激起了一圈圈犹如涟漪一般的波纹变化,气机感应之下,白起立时就已经发现了此人真所在。

    不遭人妒是庸才,而白大爷向来以天才自居,如何不明白此时在场群雄羡慕嫉妒恨的复杂心态,这些江湖中人总是相信眼见为实,若是白起不展露惊天手段,他们就会认为白大爷不过尔尔,软弱可欺,搅局捣乱之人只会层出不穷,他这论剑大会也就不用开了!

    “老虎不发威,尔等当老子是hello-kitty啊,麻痹,老子不过才消失了三个月,你们就忘记了本大爷的凶残了么?也好,今就让尔等土著见识见识,什么叫做坏!”

    白大爷因自家的千秋霸业每每为人阻挠,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心中杀意爆炽,嘿然冷笑了一阵,杀机凛然的寒声说道:

    “没种上台挑战,只敢在人丛中出口不逊。叶某如何行事,还轮不到你这般藏头露尾的无胆鼠辈前来置喙,今论剑,叶某原不想大开杀戒,不过,你这就是自寻死路,怨不得叶某不教而诛了!”

    白起话音未落,手上雷属查克拉爆鸣闪耀,‘千鸟’已经悍然发动!

    群雄只见得‘剑魔-叶孤城’蓦地单臂一伸,五指箕张,五道银白色闪耀着细微电光花火的剑气,便疾如奔雷闪电一般的向着南首看台之上,一位披麻戴孝的江湖豪客疾而至。

    五道银白雷光闪耀的剑气快绝无伦,几乎是刹那之间就穿越了两地之间二十几丈的距离,比之于真正的天雷闪电亦是不遑多让。

    同时随着‘剑魔’这一招出手,封禅台上亦随之骤然响起了一阵连绵不绝的‘叽叽喳喳’之声,犹如万千禽鸟在纵声鸣叫一般。

    白起的‘千鸟’控精妙异常,五道‘千鸟锐枪’分刺出言之人的四肢要与丹田气海。

    那人以为自家计策得逞,心中正自是意得志满,风得意之时,虽然亦是听得白起的寒声厉喝,却丝毫不以为意,认为这不过是‘剑魔-叶孤城’的欺诈之言,意图使自己露出破绽罢了。

    此时待得五道雷光电火闪耀的银白色剑气,挟带着千鸟锐鸣与森寒杀意,快捷无伦的极速至之时,他又哪里来得及稍做抵挡躲闪。

    此人但感觉周一阵犹如火炙雷殛一般的剧痛,刹那间就被白起的‘千鸟锐枪’破了丹田气海,穿了四肢经络,一功力尽数付之东流,成为废人一个。

    不但如此,随着一阵剧痛过后,这人便不由自主的站起来,只觉得自己的体自脖颈以下,忽然变得一点知觉也没有,除了微微扭头、眨眼、说话,自己如今什么都做不了。

    这般全不受控制,命握于人手的恐怖感觉,就比适才那阵雷殛火炙一般的剧痛,更令此人感到毛骨悚然,不寒而栗,不由得不惊恐万状的大声尖叫起来:

    “‘剑魔’,你这天杀的狗贼,你对我做了什么……??!!”

    “傀儡术,这就是传说中的剑魔傀儡术!”

    杏子林一战,在白起的刻意宣扬之下,‘剑魔-叶孤城’所施展过的种种诡异魔功,均已经扬名江湖,武林之中,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特别是‘剑魔’这可以随意控他人,令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就算是死依然会被‘剑魔’控制的‘傀儡术’,最是令天下群豪深恶痛绝,戒惧不已。

    此人一经站起,庐山真面目便大白于天下,但见得此人虽然自称‘老夫’,年纪却不过三十来岁左右,皮肤白皙,五官俊朗,只不过双目内陷狭长,还微微有些鹰钩鼻,给人一种险的感觉。

    此人旁的各地群雄之中,亦有此人的亲戚眷属,亦或是认得此人的群豪,只是这人出言挑衅白起之时,乃是以腹语发音,与平时说话的声音大不相同。

    是以,直到这人被白起以查克拉丝线控制,不由自主的站起来,众人这才认出了此人的份,心中惊异恐惧之下,齐齐一声发喊。

    “唐天问,是唐门的唐天问!”

    “还真是唐天问,原来他也来参加这次重阳论剑大会了!”

    “唐门都被‘剑魔-叶孤城’给灭门了,唐天问知道‘剑魔’举行论剑大会他能不来么!”

    “唉,唐家家主,三大长老、四大金刚,全家五十多口尽数被‘剑魔’斩杀,唐门如今在江湖之中拿得出手的人物,也就是这唐天问一人了。”

    “是啊,你说这唐天问也是,邀天之幸在灭门当天不在唐家堡中,得以保住了命,明知道武功敌不过‘剑魔’,还要趟这趟浑水,看来唐家是要被‘剑魔’绝了根儿了!”

    “嘿嘿,四川唐家又是什么好东西了,毒药机关,暗箭伤人,卑鄙无耻,险恶毒,江湖之中死在他们唐家毒药暗器之下的好汉子数不胜数,要我说,这‘剑魔’杀得好啊!”

    ……

    此人正是唐天问,唐家家主唐天仁同父异母的兄弟之一,五月初五,白起覆灭唐门的那一,唐天问刚好被一桩要紧的事给耽搁了,没能赶回唐家堡团聚过节,这才逃过了一劫,保住了自家命。

    不过,唐门作为江湖之中,第一个被‘剑魔-叶孤城’灭门的世家门派,不但无力复仇,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家的死敌血仇,继续在江湖之中逍遥自在,而且还闯出了诺大的名头,声名一盛于一

    这让唐天问等唐门一干苦死剩种何以堪,心中对于‘剑魔-叶孤城’的仇恨亦是一胜过一,便是倾尽三江五湖之水,也难以洗刷干净。

    在得知了‘剑魔-叶孤城’将要于九九重阳之,在嵩山封禅台上,举行论剑大会,约战天下英雄,争夺天下第一的名号之时。

    唐天问便觉得复仇的机会来了,于是便率领唐家剩余众人倾巢而出,齐奔嵩山少林寺而来参加论家大会,人人披麻戴孝,一缟素,抱定了不成功就成仁的决心,要与‘剑魔-叶孤城’决一死战。

    唐天问这厮心鸷隐忍,精于算计,本来是唐家门人定好的计划是先作壁上观,待得乱战一起,唐家再浑水摸鱼。

    不过,兴许是白起那厮在擂台上霸气侧漏,耀武扬威的样子太过于可恶,刺激到了唐天问本就已经脆弱不堪的心防,而且唐天问对于自家的‘传音入密’与腹语之术太过自信,自持有此二术傍,饶是‘剑魔-叶孤城’武功再如何厉害,也绝发现不了自己的真所在。

    未曾想,白大爷如今在‘天龙八部’剧世界之中,已经是一个逆天的存在,当场就将志得意满的唐天问抓了个现形!

    可叹唐天问如今复仇梦碎,不亦悲催!

重要声明:小说《无限之我问长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