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相关 第177章 这位前辈名为燕狂徒!

    只听得白起此时忽然话锋一转,上下打量了段誉几眼,悠然说道:

    “不过,既然段贤弟你叫为兄一声师傅,为兄自然也要有点做师傅的样子,不能让你白叫一声师傅。

    为兄师门之中的武功神通,均是供修真悟道之人参悟修行的,段贤弟你后要为皇为帝,这些道诀心法你修习不了……。”

    段誉等人听到白起第一句话,还以为尊者要将师门神通传于段誉,心中均是期待无限,听到第二句话又都尽皆失望无比,不过知道白起语意未尽,必有下文,众人都是做洗耳恭听之状。

    果然,白起没令众人失望,接着说道:

    “……以为兄看来,段贤弟的内功根基乃是‘逍遥派’的‘北冥神功’,其后又修习了贵门的‘六脉神剑’剑诀,只不过段贤弟这‘北冥神功’所学不全,是以贤弟这‘六脉神剑’么,嘿嘿……想必也是不甚灵光罢?如何,贤弟,为兄所料可对否!”

    白起语气淡然,似乎只是随口道来,但言语之中的那种算无遗策的强大信心,却令所有闻言之人不由得便深信不疑。

    段誉‘嘿嘿’的干笑了两声,这才扭扭捏捏,吭哧瘪度的说道:

    “嘿嘿……,白大哥所料不错,小弟的这‘六脉神剑’……嘿嘿……确实不太灵光……!”

    白起指了指屋顶,向段誉笑道:“段贤弟如今不妨再试一试,看看这‘六脉神剑’如今是否已经可以运使无碍!”

    段誉新得了白起的‘先天七十二变’真气法力,一功力徒增,还未能圆融无碍,不露痕迹,正是浑功力爆棚,不吐不快的时候。

    听到白起出言让他演武试招,段誉一副跃跃试的表,看了看自家大伯、父亲二人,正好段正明与段正淳兄弟二人,也想见识一下在吸收了‘剑魔-叶孤城’的异种真气,可将内家真力储存于四肢百骸之中,再不受体内经脉限制以后,段誉如今的功力可以去到什么地步,便即点头示意段誉尽可全力施为。

    得了自家大伯与父亲的许可,段誉立时便急不可待的按照‘六脉神剑’的运劲法门,搬运催动体内真气,周内力响应如斯,霎时间段誉只觉得一股汩汩然,绵绵然,汹涌澎湃,磅礴无尽的浑厚真气,从四肢百骸,周各处的血之中汹涌而出,闪电一般的便按照‘六脉神剑’的行功路线汇聚到了段誉的十指之上。

    段誉也未想到如今自家的真气竟然如此雄厚,但觉得十指之上劲力涌动,不吐不快,‘六脉神剑’的六路剑诀招法一一涌上心头。

    蓦地抬手向上,扣指连弹,十指翻飞,道道无形剑气骤然激而出,‘少商剑’、‘商阳剑’、‘中冲剑’、‘关冲剑’、‘少冲剑’、‘少泽剑’,六路剑诀此去彼来,运使之间圆融无暇,更无破绽可循,连绵不尽,无止无歇。

    ‘嗤、嗤、嗤、嗤……’

    连绵不绝的剑气破空厉啸响彻书房之中,剑气之盛横绝碧空,直冲霄汉,无形剑气穿坚实的屋瓦如穿竹木一般,凌厉刚猛,锋锐异常。

    顷刻之间,段誉已经将‘六脉神剑’所含的六路剑诀,尽数施展了一遍,只觉得神清气爽,浑舒泰,使得发段誉不自觉的脚下步伐一措,将‘凌波微步’施展开来,于书房之中奔行起来。

    只见得书房之中顿时尽是段誉亦幻亦真的影,翩若惊鸿,矫若游龙,进退转折无不如意,乐得段誉哈哈大笑,口中连声称妙!

    有道是,眼见为实,耳听为虚。任白起说得如何神奇莫测,天花乱坠,也不如眼前段誉这厮猴子一般的影,来得有说服力。

    “誉儿此时这功力,应该已经不逊于创出‘六脉神剑’这门神功的先祖思平公了!”

    段家兄弟二人均是心中惊骇,一来是震惊于段誉此时的功力之高,二来更是被白起的神通手段所震撼。

    “哈哈哈……,妙,太妙了!白大哥你实在是太厉害了,小弟这‘六脉神剑’终于不再失灵时不灵了!”

    段誉施展‘凌波微步’奔行了一会儿之后,收招站定,神完气足,气息均匀,不见一丝疲态,仿佛适才的一通儿剑气狂飙只不过是运动而已,不过,从屋顶上被无形剑气出的密密麻麻的剑孔之中,洒落下来的光柱斑点,却清晰无疑的告诉众人,适才犹如疾风暴雨一般的无形剑气,是如何的刚猛凌厉,沛然不可抵挡!

    白起让段誉在众人面前演武试招,展露手段,其实就是借由段誉,向众人展露他白大爷的惊天手段,而且这么做的效果,可要比他白起说一千道一万都要强的多了!

    “本大爷这么煞费苦心的造就于你,若是连个‘六脉神剑’都使不利索,本大爷还不如死了算了,土鳖就是没见识!”

    段誉等人只见得白起闻言之后,微微摇了摇头,浑不在意的轻笑道:

    “贵门的‘六脉神剑’固然是神功绝学,不过,以贤弟目前的一功力,若是仅仅想将‘六脉神剑’运使无碍,未免有些个大材小用,牛鼎烹鸡了。”

    白起的言语殊不客气,浑然未将大理段家的‘六脉神剑’看在眼中,不过段正明等人听了却并无不悦,盖因为人家的本事在那儿摆着呢,自家的‘六脉神剑’在人家的眼中当真就算不得什么!

    就听得白起继续说道:

    “不过,贤弟学会了‘六脉神剑’这门剑气功夫,却也是大有好处,为兄这里有一部‘先天破体无形剑气’至高剑诀,乃是先师一位知己老友的独门神功。

    那位老前辈并无衣钵传人,临终之前便将这‘先天破体无形剑气’的剑气功夫传于先师,托先师替他找一位能够继承他毕生绝学的衣钵传人。

    我的那位师兄便曾经习得此功,只不过后来他又偷学到了本门的至高神功,更另辟蹊径,自出机括,将两门神功合二为一,独创出了一门最适合自己的武学。

    如今为兄便将这门‘先天破体无形剑气’的无上神功传于贤弟,贤弟已经打破了体经络的藩篱,并练成了‘六脉神剑’的无形剑气功夫作为基础,继承那位老前辈的这门‘先天破体无形剑气’正是相得益彰再合适不过。”

    其实白起哪里会什么‘先天破体无形剑气’的功夫,如今他要传给段誉的武功,不过是白起以‘武中无相’加上自的武学见识,根据大理段家的‘六脉神剑’推演衍生而来的一门无形剑气功夫,当然与‘六脉神剑’一脉相承,相得益彰了。

    段正明等人听得白起要传给段誉的‘先天破体无形剑气’这门剑气功夫,居然有如此来历,乃是白起师尊至交好友所传下的衣钵,并且那‘剑魔-叶孤城’也是以此功作为根基,才另创神功,成就了如今这般天下无敌的艺业。

    “啧啧,‘先天破体无形剑气’听听人家这门神功绝学的名字,多么的威风、霸道、凌厉,令人一听之下,便感到剑气冲霄,厉害非常啊!”

    段正明等人心中做如此想,嘴上便不由向白起问道:

    “尊者,誉儿既然得了那位老前辈的传承,不知告知创出这门‘先天破体无形剑气’神功的那位老前辈的尊姓大名,也好让誉儿后祭祀跪拜,不忘那位老前辈的传功遗泽!”

    白起笑道:“正该如此,贤弟,创出‘先天破体无形剑气’这门绝世神功的老前辈,姓燕名狂徒,乃是一位笑傲山林的盖世奇人,侠踪少履尘世。

    是以红尘俗世之中,很少有人知晓这位前辈一通天彻地的本事,贤弟你再向北磕九个响头,算是拜师之礼,为兄便待燕前辈传你这门绝世神功!”

    燕狂徒!只是一听到这个名字,段正明等人便感到一股桀骜不驯的气质扑面而来,再听了白起的讲述,段正明等人脑海之中瞬间便出现了一幅明月之下,一位狂傲不羁,意态潇洒的老人,在山林之中,与清风明月为友,练剑饮酒,举杯邀月的唯美画卷,个个都是心仪不已!

重要声明:小说《无限之我问长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