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相关 第163章 萝莉控的末日(二)

    苏星河听到眼前这位‘剑魔-叶孤城’,提起‘木屋之中的那位前辈先贤’心中登时就是咯噔一声,大叫不好,暗暗忖道:“这‘剑魔’果然是丁秋那贼的同党,此番前来乃是要对师傅不利!”

    一想到自己几十年的装聋作哑,忍辱偷生,师尊的苦心谋划,如今尽皆付诸流水,苏星河登时又惊又怒,面上的神色一瞬间变得极为凶狠,须髯戟张,戳指白起,厉声叫道:

    “你果然是丁秋那贼的同党,任尔等如何险恶毒,我苏星河只要尚有一口气在,你们这些狗贼便也休想加害师尊,接招罢!”语出掌至。

    苏星河话音未落,已经猛然运掌向白起拍来,姿态轻灵飘逸,闲雅清隽,但却是出招狠毒,直拍白起的心坎要害,掌力含而不发,仅有‘嗤’的一声罡气破空轻响,就已然是猛恶无比,令人呼吸便为之一窒。

    那二十来位哑巴弟子,见得自家师傅苏星河出手攻敌,亦是全都默不作声的奔向前去,将白起围在了当中,各展功夫与苏星河夹攻敌人。

    白起也没想过要同苏星河解释,他白大爷可不是什么狗秋的同伙儿,而且白大爷已经派了萧远山、慕容博等‘秽土转生’不死军团之中的高手,去猎杀丁秋。

    见得苏星河掌势凌厉,力道不俗,白起微微一笑,右手已然握在了腰间剑柄之上。场中蓦地金光大盛,耀人眼目,一声凶戾骄傲,睥睨万物的凌厉禽鸟鸣叫之声,骤然响起在山谷之中回不休,‘嗤~~~’的一声剑气破风的厉啸之声,划破长空。

    那阵金光随现随灭,一闪而逝,如梦似幻一般,山谷之中几乎是须臾间,便又重新恢复了安静。只有那肆意骄傲的禽鸟鸣叫,与凌厉的剑气破空厉啸之声,尚幽幽的在山谷各处回不休,发出阵阵回响,余音袅袅不绝于耳,证明着适才发生的一切并非梦幻!

    金光一闪而灭之后,但见得白起已然收剑而立,周围是苏星河以及他的那二十位哑巴弟子,俱都保持着生前出招时的姿态,子却僵在原地,眼中满是不敢置信的神色。

    慢慢的连同苏星河在内,其中二十人额头正中的眉心之上,一点红色剑痕渐渐浮现出来,苏星河等人眼中的神采随之消散,暗淡无光,‘扑通’、‘扑通’……连声的尸倒落在地,仅余一人尚自未死,却是被白起以剑气封住了全道,僵在原地动弹不得。

    白起在方才面对苏星河等人的进攻之时,全力催动‘大鹏逍遥诀’,在刹那之间已然迅疾无伦的连出二十一剑,精准无比的刺中了苏星河等人的眉心‘祖窃’,凌厉无俦的‘庚金神风’剑气破颅贯脑而入,瞬间就将连同苏星河在内其中二十人的斩杀当场,并以剑气封住了剩余一人的道,留作‘秽土转生’的活祭之用。

    无涯子此时的武功不值一哂,战力评定很可能还不如苏星河,按理来说根本不值得白大爷千里迢迢的来杀他,不过,为了以后的计划,白起却需要知道无涯子的音容相貌。

    毕竟这里不是张大胡子拍的‘天龙八部’,王语嫣不是亦菲妹妹,段誉也不是旋风小子,金老爷子的书中说无涯子,三尺长须并无一根斑白,面如冠玉,神采飞扬,气度闲雅。

    白起的计算推演能力虽然厉害,但也并不能凭借这么几句形容,就想象出无涯子这厮究竟长什么样,还得亲自看上一眼方能知晓。

    当然,白大爷可不会如同虚竹一般,自己砸开木门进去看看无涯子长什么样。无涯子这厮据说琴棋书画,星相医卜,奇门遁甲,土木机关无所不精,一个类似于鲁妙子、黄药师一样的人物,而且这厮早年还非常苦的被自己的弟子偷袭暗算,若说无涯子没在自己最后的藏之处,布置上什么可以与丁秋同归于尽的机关埋伏,打死白起也不相信。

    莫要看虚竹进去没事儿,可不代表白起这个居心不良的家伙进去也没事。‘土著火药的愤怒逆袭’可是白大爷心中永远的痛,虽然白起自信不论无涯子用什么手段,他都可以平安无事的脱而走,不过让人算计的感觉就是非常不爽。

    是以,白大爷才会留下了一名活口,准备以‘秽土转生’之术,将苏星河的灵魂通灵召唤回来,让他进去替白大爷收割积分,顺便让无涯子这个金鱼佬、恋*童癖死不瞑目。

    苏星河被白起以‘秽土转生’之术复活过来以后,并未从面前的木屋破门而入,而是转向了山谷之中的一处拐角,那里设有一个暗门,微微搬动机括便有一扇门户显露出来,苏星河微微矮旋即走了进去,机关暗门复又关闭,与周围山石藤蔓,严丝合缝不露一点痕迹,精巧异常。

    白起看着苏星河消失在暗门之中的背影,心中嘿嘿冷笑,忖道:

    “无涯子啊无涯子,有御姐老婆不要,非特么那么重口味的玩儿什么洛丽塔,须知道啊,想要玩儿养成模式,是要付出很大代价滴,苦了罢!看你活得如此憋屈,便让白大爷送你上路好了!”

    苏星河很快便见到了无涯子本人,作为‘秽土转生’的施术者,白起自然也就知晓了这位将两位高龄痴女迷得神魂颠倒,一直到死都还在争风吃醋的天龙第一恋*童癖长什么样。

    但见这无涯子果然是个大帅哥,九十三岁了还是一副中年人的摸样,将中年男人、浪子与文学青年,这三种对于妇女来说最为致命的气质糅合到了一起,难怪令得巫行云与李秋水两人对其根深种,痴心不改。

    白起这厢既然已经知道了无涯子的长相,那么无涯子就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心神微动,便已命令苏星河暗中全力偷袭无涯子。

    无涯子虽然见到苏星河此时进来看他有些奇怪,不过对于这个救下自己命,并一直忠心耿耿的徒弟,无涯子心中没有一丝一毫的戒备怀疑,并没有发现苏星河的异样,不知道自家那位忠心耿耿的徒弟,此时已经换上一个*无良的内核。

    是以,当苏星河高叫着:“老子代表萝莉消灭你!”这句令其莫名所以的口号,蓦地全力一掌印在自家心坎要害的时候,无涯子根本就是毫无防备,眼中除了不敢置信,还是不敢置信。

    “星河……咳……你……你这逆徒!!??”

    无涯子到底是功力深湛,只是凭借着护体真气的自行发动,挨了苏星河这全力一掌之后,居然一时未死,不过白起看这厮口中鲜血狂喷而出,更有细小的脏腑碎屑夹杂其中,显然是五脏六腑已经被苏星河一掌震碎,命不久矣了!

    “逆徒……咳……我和你同归于尽!”

    无涯子一边喷血喝骂,一边猛然拉断了缠于上的那条黑色绳索。

    但听得‘轰隆’一声震天巨响,霎时间山谷之中地动山摇,那三座木屋所在的岩石地面,瞬息之间便塌陷了下去,露出了其下好大一个深坑,一股巨大烟尘冲天而起,浓浓的硫磺火药的味道四溢飘散开来。

    “麻痹的,果然还是玩土著自制火药这一,无涯子这老小子果然险毒辣。不过,任你诈似鬼,也要喝老子的洗脚水!”

    白起这厮早在看到无涯子拉断黑索的那一刻,便已经疾速飘后掠,是以这阵剧烈爆炸对于白大爷根本没有造成任何损伤。此时更是浑然不顾自家的心思设计是如何的漾,反而质疑起无涯子的节来。

    擂鼓山,无涯子、苏星河殁。

    苏星河虽然非常悲催的当了白起的替死鬼,与无涯子同归于尽,一同炸得死骨无存,并被埋在了万斤巨石之下。不过,随着如同漫天雪花一般凭空飘落的碎片纸屑,冥纸一般的尘垢,苏星河的体很快便在白起边重新被‘秽土转生’的力量聚合出来。

重要声明:小说《无限之我问长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