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相关 第155章 杏花儿红了(六十)

    当然如今鸠摩智也只不过是初窥刀意境界的门槛儿,连刀意入门的境界都算不上,离着一刀既出鬼神皆杀,直接斩灭对手神魂的境界,更是差着十万八千里呢!

    白起目光犀利,见识渊深,立刻就分析出来鸠摩智之所以能够催发刀意伤人,乃是鸠摩智因为巨大的屈辱感,心中怒火中烧,大动无名,在那一瞬间便将生死荣辱,谋算计尽皆忘却,抱元守一,万念俱灭,达至心与意合,意与气合,气与力合的境界。

    更兼之‘火焰刀’乃是密宗宁玛派的无上绝学,份属佛门一宗,也有那么几分显化忿怒明王法,降服一切外道的意蕴深藏在‘火焰刀’的招式之中。

    是以,正是因为这几个原因,才令得鸠摩智在灵光一闪之间,将自己心中的无名业火,愤怒狂的意志,关注到‘火焰刀’的无形刀气之中,形成了忿怒刀意,杀伤了玄寂、玄痛等少林僧众的灵魂。

    鸠摩智这一招‘火焰刀’的忿怒刀意,就好似‘英雄志’之中,‘九州剑王’方子敬在传授他徒弟秦仲海‘火贪刀’最后一招‘怒火焚城’之时,告诉他徒弟秦仲海的话——这招‘怒火焚城’不是想练成就能练成的,当你看见那个你一生的敌人之时,自然就能用出此招。

    如今鸠摩智这惊艳无比的‘火焰刀’二十连斩,就很有这个味道,而白起显然就非常苦的成为了鸠摩智心中的好基友——宿命中一生的敌人!

    分析明白这一切就令白大爷非常的无奈,心中暗自感叹了一声,忖道:

    “萧峰那厮忽然就能勾连虚空煞气也便罢了,谁让人家有主角模板护。如今鸠摩智这个反派运输大队长,居然也特么在老子面前临机爆种,忽而就能使出刀意了,如此看来老子果然拥有终极大反派的命格啊!”

    白起想到此处,便不怀好意的瞄了鸠摩智一眼,心中嘿嘿笑,暗自琢磨着:

    “不过,按照二次元通用的一贯原则,反派小boss忽而反水,在终极**oss面前临机爆种,突破原来的境界,可是非常普遍的死亡flag桥段啊!而且这些小boss一般死得很惨,鸠摩智大师,你这可是天夺其寿,须怪不得洒家了,善哉,善哉!”

    附着在玄寂、玄痛等少林僧众尸体碎屑之上的鸠摩智的忿怒刀意,在燃烧了一会儿之后便即消散无踪,毕竟鸠摩智只是凭借着一腔血怒,初窥刀意门径而已,再说他这忿怒刀意只是个人的一腔匹夫之怒,而非佛门东西南北中五大明王的大寂灭、大灭绝、大忿怒,根本算不上什么高深的意境,是以不但杀伤力有限而且还不能持久。

    随着鸠摩智刀意的消失,‘秽土转生’的力量便能发挥无碍,无数烟尘一般的碎片纸屑凭空出现,玄寂、玄痛等二十位少林僧人的体便被重新聚合出来。

    不过饶是鸠摩智的刀意尚浅薄的很,却也令得玄寂、玄痛等人的神魂受到了不可挽回的永久伤害,在体重新聚合出来之后,玄寂、玄痛等人上的气势明显比受伤之前弱了几分。

    这便是‘秽土转生’之术的先天不足,白起倒不是没有办法弥补这个弱点,但是若是实施起来的话,费时费力价比极低,白起可没有那个美国时间。

    其实若不是白起的几种险手段都尚未练成,他也根本不用施展什么‘秽土转生’之术,令得死人复活亦或是强行控制他人为自己而战的卑劣手段,毫无节的白大爷多得是!

    且说鸠摩智在劈出这毕生功力汇聚,妙绝天人的‘火焰刀’二十连斩之后,亦是感到体内真气人去楼空,体一阵匮乏,落地之后便是一个踉跄,之后方自站稳,开口高声厉喝道:

    “且住!叶施主,鸠摩智但求与你一战,死而无憾!就算要死,我鸠摩智也不想死在这些魑魅魍魉手里,能死在‘剑魔-叶孤城’这样的绝顶高手剑下,亲见识见识叶施主的绝世剑法,也方不负我鸠摩智几十年来刻苦修行,还望叶施主成全!”

    鸠摩智说话间双眉倒竖,目光灼灼的盯着‘剑魔-叶孤城’,同时心中打定了主意,若是这‘剑魔-叶孤城’不肯答应自己的请求的话,自己便马上如同少林玄难和尚一般,逆转真气震断心脉,省得死在‘剑魔’手下的这些人不人,鬼不鬼的怪物手里,莫地侮辱了自家法,浑然不知自己又立下了一个非常著名的死亡flag!

    就见得那‘剑魔-叶孤城’听到自己此言,脸上依旧是那副似笑非笑,颇为玩味的奇怪神气,双目漆黑犹若深潭古井,平静无波深不可测,令人摸不透‘剑魔’心中的所思所想。

    鸠摩智感到‘剑魔-叶孤城’上下打量了他一番之后,忽而饶有深意的一笑,悠然自得的开口说道:

    “就凭大轮明王你适才的那一招‘火焰刀’,便有资格死在叶某剑下,某家当然可以成全国师你这个小小的愿望!若是叶某眼力无差的话,国师你劈出了那一刀之后,体内真气消耗过巨,如今已然是浑真力不济。也罢,为了公平起见,叶某可以给国师半刻钟的时间调息回气,半刻钟之后咱们再来一决生死!”

    鸠摩智听到‘剑魔-叶孤城’不但答应了自己的请求,更是给了自己调息回气,恢复内力的时间,心中暗自吁了一口气,他明白以自己如今真力匮乏的状态,根本也当不得‘剑魔’一剑之敌。

    鸠摩智向着白起双手合什一礼,道:“如此多谢叶……”

    ‘嗤~~’的一声剑器入的轻响。

    耳边传来王语嫣三女的惊叫之声,鸠摩智只感到自己背心要害一凉,同时一股无边的寒意,慢慢的在体内扩散开来,低头看去,但见一截漆黑的剑锋从自家心口刺出,再抬眼向对面望去,眼中对面‘剑魔-叶孤城’的影渐渐的模糊起来,最后仿佛如一阵青烟雨雾一般飘散无踪。

    后一把低沉磁,于戏谑之中,隐藏着无尽森寒杀机的男声响起:

    “国师你好,国师再见!”

    这把森寒冷漠嗓音的主人,对于鸠摩智来说,那便是刻骨铭心,深入骨髓,化成灰也认得,正是——‘剑魔-叶孤城’!

    鸠摩智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这‘剑魔-叶孤城’会在已经完全掌控局势,胜券在握,他鸠摩智别说一丝一毫的翻盘机会,就是连保命逃生都已成奢望的局面之下,于做出了公平决斗的承诺之后,蓦地反口复舌,翻脸无,悍然发难,偷袭自己。

    “这尼玛完全没有必要好不好?‘剑魔’你这是要闹哪样啊!”

    精神病的世界实在不是鸠摩智可以懂得的,以至于鸠摩智这等老巨猾,谨慎小心之辈,在听到‘剑魔-叶孤城’的公平决斗承诺之后,非常耿直的便要打坐调息,对于‘剑魔’完全没有一丝防备之心,未曾想‘剑魔’这厮居然抽风儿一般,在这种局面之下忽然出剑偷袭自己,令其一击得手。

重要声明:小说《无限之我问长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