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相关 第122章 杏花儿红了(二十七)

    其实以白起这厮正常的计算推演能力,或许一百年之后可以推演出——元始之门,这个神宗魔门所有功法心诀的最终,也是最精髓的变化。但是到了那个时候,说不定他也凝结不出这元始之门了!

    不过,有道是学佛十载,不如一朝顿悟!白起这厮本的计算能力就已经厉害非常,后来又练成了‘武中无相’,更是如虎添翼。

    此番白起借助这可遇而不可求的灵光一闪,进入了非想非非想的玄妙境界,顿悟大道之机。须知道白起这厮顿悟之时,与普通的练气士又有所不同,别人顿悟只是自家一人之感悟,白起顿悟之时却是连同他的十二万九千六百个不同人格,一起进入这空灵奇妙的顿悟境界。

    这些人格之间智慧交织,灵感共鸣。如果说其他的练气士只是灵光一闪的话,白起就已经将自己的氪金狗眼给闪瞎了!本就已经出类拔萃的计算推演能力,瞬间爆表突破天际,向着无尽的星辰大海狂飙而去!

    此时白起的计算推演能力,再称作计算推演能力已经不太合适了,应该称得上是一种几近于预知直指大道的能力,竟然能够借由神宗魔门的七十二部真传,演化出元始之门,不得不说在那一刻,白起这厮已经获得了位面之子最无敌的一种能力加成——天下无敌的狗屎运!

    在这元始之门形成的那一刹那,白起所有的神宗魔门七十二部真传法门,尽数昂然突破目前的境界,全部进入了魔门真传第三层,炼开魔神真窍的炼窍大圆满境界。

    而且这元始之门一成,白起运使起神宗魔门的七十二部真传来,更加的周转无碍得心应手,威力比之未凝炼出元始之门以前要大上了三五分,在后成就魔神不死之,亦或是合炼十大至高混血魔神真,都有无穷的好处,可以说已经是板上钉钉水到渠成之事。

    成就了元始之门这等介于牛A与牛C之间的厉害功法,就算是始终找不到如何凝煞炼罡的办法,而无法修炼道家的道诀心法,只能修炼神宗魔门真传和佛门神通前途也是一片光明。

    当然以白起这个完美主义怪癖的强制受害者,让他不去修习道家的种种玄妙道诀神通,不能自己修炼得尽善尽美完美无缺,简直就比杀了他还难受,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更何况白起已经差不多找到,如何解决凝煞炼罡这个难题的办法,如今机缘巧合之下,又炼成了元始之门这等厉害功果,对于解决自家难题的把握又自大了几分。

    练成了一等一的厉害法门,逍遥自在,长生久视可期,便是以白起的道心极境修为,也压抑不住心中满溢的喜悦之,更何况他白大爷也没有压制的必要,就在这萧远山等九大高手的竭力围攻之中,白起蓦地仰天长啸,啸声慷慨激昂欢畅万分,犹如虎啸龙吟,昆岗凤鸣一般,直透九霄之上响遏行云,令夜空中高悬天际的一弯眉月都为之黯然失色!

    正在竭力施展生平绝学,围攻白起的萧远山等九人,忽然听到‘剑魔-叶孤城’这声畅快激昂的啸声,均是心中悚然而惊,脸上顿时都变了颜色!

    丐帮吴长风吴长老,见得己方九大高手联手对敌,犹自是久战不下,这‘剑魔-叶孤城’在自己九人的围攻之中,越来越显得游刃有余,招数越来越诡异难测,反击之力也是越来越强,此消彼长之下,‘剑魔’的气势已经渐渐的开始反制己方九人。

    此时再听得白起这声欢畅快意无比的长啸,吴长风双眉倒竖眼神就是为之一厉,显然是心中已经下了某种决心,猛然间抢上一步,手中鬼头刀‘刷刷刷’连续急劈三刀,直向白起前要害砍来。

    白起左手并指如刀,振臂成圆‘天翼玄刀变’,凄美的玄黑色刀气绕成环急斩而出,宛如天上的那弯弯的眉月一般绚烂惊艳,退了后仗剑攻来的慕容复,和运使‘般若掌法’上前的玄痛,同时将玄难‘达摩剑法’的无形剑气,玄寂‘天竺佛指’的破空指力都化解于无形。

    右手剑则是催动‘大鹏逍遥诀’,挟带着‘庚金神风’真气法力的黑色长剑,如同一道黑色的闪电一般刺向吴长风,在他手中的鬼头刀砍到白起口要害之前,瞬间刺在了他持刀右手的‘神门’之上,‘神门’被刺吴长风再也拿不住手中单刀,‘当啷’一声鬼头刀已经跌落地上。

    同时长剑之上‘庚金神风’真气法力,瞬间化作凌厉无匹的暗金色剑气疾而出,‘噗’的一声轻响,已经将吴长风的整只持刀右手斩了下来,更是连锁焚化暗劲勃发顺势而上,将吴长风的整条右臂经络搅得稀烂!

    白起手中长剑后招不尽,剑意绵绵不绝,斩下了吴长风的右手之后,顺势向吴长风当刺来,一柄长剑霎时间宛若化为一条黑色灵蛇一般,剑尖‘咻咻咻’的不住颤动,将吴长风体周遭丈许范围都笼罩其中,无论如何他如何闪避退让,也是躲不开白起这夺命的一剑。

    按理说在这个时候,吴长风就应该按照此前的路,施展同归于尽的招式,以求和白起以命换伤了。

    不过,吴长风此前已经下了必死的决心,浑然不顾右手的断腕之痛,看到‘剑魔-叶孤城’的漆黑魔剑极速向自家心脏刺来,非但不闪不避,反而昂首跨步向前。

    只是在白起长剑及之前,才微微向左一让,稍微避开了心脏要害,完好的左手和已断的右手,同使一招‘小擒拿手’,向白起的持剑右手擒拿锁去。

    项长老、宋长老、奚长老三位丐帮长老,以及玄难三僧,见得吴长风这般以自己的命为饵,想要锁住‘剑魔-叶孤城’的行动,都是纷纷大喝:“吴长老,不要……!”

    但听得‘噗嗤’一声利刃入之声响起,由于吴长风面对白起的来剑不闪不避,反而上前。在这两股合力的作用下,白起的黑色长剑已经从吴长风的右,贯而入直末至柄,而吴长风的左手右臂,也已经用‘小擒拿手’的招式锁住了白起的持剑右手!

    吴长风虽然让开了心脏要害,但是却还是低估了白起剑气的强大破坏力。白起在长剑刺入吴长风膛之时,附着其上的‘庚金神风’真气法力便化作剑气猛然爆发开来,犹如千千万万把微型剑器一般四处攒,已经将吴长风的心肺扎得千疮百孔,应该说吴长风此时已经算是一个死人了!

    但是,吴长风此时却是激发出了全部的生命潜力,浑然不顾膛之中心肺之间千刀万剐一般的剧烈疼痛,回光返照一样拼尽最后一丝力量扣住了白起的右臂,双目死死的盯住了白起,发出了一生中最后的怒吼:“别管我,结阵,给乔帮主报仇!”口中的鲜血,随着他的高声怒喝,不要钱一样的流淌出来。

    白起看着面前这位被自家长剑,贯而入就算已经死魂灭,犹自能站立不倒,怒目圆睁,死死的扣住自家持剑右臂的丐帮长老吴长风,也不由得心中有些佩服,嘴里嘿然一笑,赞叹一声道:

    “好汉子!”

重要声明:小说《无限之我问长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