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贵天姿 第一百一十章 生产鬼门关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辰泠妍 书名:富贵天姿
    (得了信儿,李氏慌慌张张的跑进产房,清儿已经躺在上,面色苍白,双手紧抓着梆子,牙齿紧紧咬着下唇。

    “清儿……”李氏来到边,心疼地看着清儿,又帮不上手,只能不停的安抚她。“没紧张,女人一辈子总要过了这道坎。没事的……”

    一早守在边上的两个稳婆,不断地安慰。“王妃,莫急还未到时辰,要省些力气,切莫等到生产时脱力。”

    一阵急促巨烈的宫缩,让清儿痛得真想晕过去。可想到肚子等待出生的宝宝,只能大口大口地喘气,过越来越强烈的阵痛。

    李氏必经生过三个娃,多少有经验。清儿生产辛苦,又怕她熬到最后体力不支,吩咐厨房做了红糖煮合包蛋。“清儿饿了吧,先吃点儿,省得一会儿生的时候没了力气。”趁着阵痛间隔,李氏将煮蛋送到清儿嘴边。“多少吃点儿!”

    清儿此刻象是从水里捞上来似的,体都被汗水湿透了。她虚弱地躲在上,一点食全无,可想到接下来的产程,她咬着牙坐起,硬是将娘送到嘴边的蛋咽下去。

    不等她吃完第二人鸡蛋,又一波阵痛袭来。“啊嗯……”她强把要喊出声的痛忍下,她需要保存体力。

    正当产房里一团遭的时候,得了石权和下人们都默默立在院子里,等待消息。这时一直呆在梅院的古氏母女也赶了过来,还未进门,就听到古氏的喊声。“怎么这会儿就要生了?不是才七个月吗?安胎、安胎!怎么会无原无故得就早产了?”

    古氏尖厉的声音,让院子里的每个人都忍不住皱了下眉。来不来,便要训斥哪个,真当自己是王府的老夫人?

    虽说王爷对古氏格外尊重。吃用都比照他的定制,可石权却不看好古氏母女。古氏在北辰昊海跟前是一副长辈慈祥像,而他们这些下人只能听到她鼻腔的轻哼。高抬的脸上只有鼻孔他们能看见。

    古氏见所有人都守在院子里,产房里听到稳婆和李氏的声音,她便抬腿要进产房。不想却被石权拦住。“产房内人手已然够了。老夫人还是在外面等着为好。小的这就让人给夫人搬椅子来。”

    “胡说!”古氏盯着石权,“好歹我也生过孩子。多个人总是多个帮手。”可是她面前的石权却丝毫没有退让。

    张淑慧见石权竟敢跳出来为难娘,她的大小姐脾气又来了。“好你个奴才!竟敢刁难我娘?你眼里还没有有主子了?”

    “老夫人、表小姐,小的眼里当然有主子,王府的主子——王妃正在里面受苦,我们这些做下人的在外面守着。虽说王爷不在,可也不能让任何人打扰到王妃。还望二位见谅!”石权拿不准古氏的态度,正是王妃示鬼门关的当口。他不能让任何人扰到王妃。哪怕只是言语上的刺激,都有可能害人命。

    “岂有此理?把我当贼一样的防,难不成还会害人命?”古氏进不去,愈发觉着产房里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可石权挡在门口,她又如何能进去。

    产房内的清儿才刚经历过一次阵痛,刚要喘口气,便看到外面古氏的叫嚣声,无奈的闭上眼睛。谁晓得,古氏依旧不肯离开,声音还越吵越大。

    坐在边的李氏都听不下去了。“她想做什么?”便要起去同古氏论个长短。

    清儿伸手抓住李氏,“娘……莫去!秀玉……去告诉姨母,她的一番好意我心领了。这里有两个稳婆,不敢再劳动她。请她先回梅院。我这里不能下地招待她了!还有……感谢她的关心,若她能闭上嘴,我将不盛感激……啊阿……”新一轮阵痛再度开始。

    正当古氏母女对着石权撒泼之时,秀玉从产房里走出来,来到古氏近前施礼起。“感谢老夫人的一番好意,王妃已经心领了,只是此刻多有不便,她无法亲自出来迎接。老夫人不如先回梅院,有了消息再通知老夫人。另外……老夫人若还王妃片刻安静,她将不胜感谢!”说完也不看古氏的面色,直接转走人。

    古氏差点仰过去,幸好张淑慧手急眼快扶住她。“一个丫环也敢如此同主子讲话?今儿个非把她发卖了!”

    发卖?

    院中众人闻言皆不屑地撇了撇嘴,也不看一看站在谁的地头?她凭什么要发卖王府里的人,她真当自己是王府的小姐?见过脸皮厚的,没见过如此厚的!

    古氏连忙开口阻拦,“正是王妃生产的时候,且安静些,一切等过后再讲……”她越发肯定,这产房之内必藏有秘密,既然她进不去产房,就一直守在这门口,绝不能让旁人污了勤王府的血脉!

    产房外,几乎全王府的人都守在院子里;产房内,清儿咬着唇使尽全的力量,想要把宝宝挤出去……

    “出来了!出来了!”稳婆的声音在混乱中传到清儿的耳朵里,清儿又深吸一口气,憋着劲儿向下推。

    “天哪!怎么是脚先出来了?”惊慌在产房内漫延。

    正经历十级痛的清儿,大脑有些迟钝,可听到稳婆的话,她已心急如焚。前世她曾听从医的朋友讲过,胎儿的皮肤接受空气八分钟之后,便开始用肺呼吸。如果她不能在宝宝用肺呼吸前生下来,他很可能被羊水溺毙……

    不等稳婆讲话,清儿更度深吸一口气,拼命向下挤。

    “出来了!出来了!股快出来了!王妃住,股出来,头就快了!”

    感觉自己的体都快被撑开,她使出全的力气,忍在口中的尖叫也跟覵脱口。“啊——”

    “头出来了!出来了!”稳婆的欢呼声响起,随着她重重的巴掌拍下去,宝宝终于哭了

    “哇啊——”婴儿的啼哭声从产房里传出来。

    “恭喜王妃是位少爷!”稳婆跪在清儿前,将宝宝的小脸抬起来。看了一眼宝宝,清儿便再也扛不住倦意,沉沉睡去。

    产房外的人得有消息,无不拍无欢喜。石权更是吩咐人到门口燃放烟花,又派人去宫中报喜:勤王妃誔下少爷!

    昏睡中的清儿被婆子抬回房间,宝宝也被包好,由李氏抱着回到正屋,这时一直守在外头的古氏才进了房间。“亲家夫人受累了!孩子可好?”

    纵然再不待见古氏,可面上李氏还未打算撕破,只是淡淡地点头,将怀中的宝宝的头微微抬头。古氏这才看清宝宝的样貌,心中一动。“这娃儿长得就是好!瞅瞅这哪象是七月早产下来的娃儿,只怕别人足月的,也没他壮实!”

    李氏听出她意有所指,佯装不知,依旧乐呵呵道:“壮实好!以后长大了不挨欺负!”

    心生疑窦的古氏怎么瞧都觉着这孩子是足月的娃儿,而且越看越不象他爸爸!她是心中有鬼,才会越看愈不象。旁人看一眼,都觉着宝宝的脸几乎是很北辰昊海的一样一模。

    送走虚假意的亲家母,李氏差点儿没忍住想要冲上去,给她理论。后又觉着不是正经婆婆,不值得同她计较,便专心地照看外孙,等着清儿醒来。

    清儿再次睁开眼睛已过了掌灯时分,李氏守在她的边,刚出生的小包子被抱好,躺在她的边。“娘……”

    “醒了,可觉得哪里不舒服,或是……”李氏笑眯眯地看着清儿,“外孙睡得正香,将近八斤的小胖子,粉嫩粉嫩的!”

    她挣扎着坐起,在娘的帮助下将包子包在怀里,闻着他上淡淡的香,忍不住将脸贴了上去。“娘,他的脸跟豆腐一样嫩!”说话间,她还伸出手指戳了戳!

    “真是顽皮,都是当娘的人了!”李氏笑着将她的手指拍下,“小心指甲划到娃儿的脸。对了,娃儿的名字想好了?总不能一天到晚叫娃儿吧?先想个名叫着,等过些子女婿肯定能给外孙子起个响亮的名字回来。”

    “名就叫包子如何?有皮有馅,正对衬咱娃有貌有才!”想到后世的通称,她正好直接拿来用。

    李氏想了想,便点头应了。“就叫包子!起码每天吃包子的子,不赖!”

    李氏跟着忙前忙后,清儿看着心疼。“娘,天儿也晚了,早点回去休息吧!我这里有桂芝她,又有包子的娘,这么多人累不着清儿。”人常说不养儿,不知父母恩。自己当了父母,那种为子女掏心掏肺的心思,她才有些了解了。

    陪着清儿生产,又跟着忙乎了大半天,李氏还真是有些累了。“那娘先回去,明儿个再来!若有事让丫环还找娘。月子里千万别生气,不能流泪!为了包子,也要抱重自己的体。”

    嘱咐了许久,几乎把做月子的忌都讲了一遍,李氏才起回了家。临走时,还不忘让丫环侍候清儿吃补汤。

    等一切都弄妥了,清儿便把丫环、婆子都打发走了,幔放下,只剩下他们母子俩。小心地抱住包子闪进空间,正好站在本命树下。(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富贵天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