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贵天姿 第一百零八章 被当软柿子捏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辰泠妍 书名:富贵天姿
    (北辰昊海领兵出战,没了男主人的勤王府一下子安静下来。古彩兰母女没有再找清儿的不自在,除了守在院子里绣花,便是出门逛街拜佛。清儿一如从前那般待她们,不短她们的用度,也不与她们亲近。不远不近,倒让古氏母女挑不出错来。

    史静雅自大年初二,借着回娘家的机会,算是解了门。不过因为清儿免了她问安,又派人时刻盯着她,一时她还翻不出什么新花样儿。紧闭府门的勤王府,倒是找回了难得的短暂平静。

    北辰昊海出征前,把石权留下,帮助清儿打点王府内外。经由几个月的经营,王府所有掌柜、管事,无不为王妃眼光和心算能力折服。而且依照王妃意见更改过的账簿更加的一目了然,便于结算。王府的商号近半年的收益,也比从前增加近两成。

    石权咧嘴笑着合上账簿,“除去投到封地上的银子,府中收入还比往年多了近三层。封地再多上七、八个,咱们也养得起。”不显山露水的,王妃的赚银子的本事,竟比主人还要强上几分。

    “等开了儿,找时间到封地去看一看。因地治宜,总要让他们混个自给自足!”若不是她怀着孕,外头又天寒地冻得,她还真想去看一眼被石权嫌弃的封地。

    “王妃您也甭劳那个神,主子往封地上撒银子,为得就是稳定民心。想让他们自给自足,怕是神仙也没那本事。那里的土地比不毛之地强不到哪里!”石权却不报多大希望。

    “话也不死说绝啰!总要试一试!从前,我娘家在安城城外购得的农庄也好不到哪里,整治以后,如今成了远近闻名的良田,事在人为!”若有必要。她再翻出一、两个泉眼倒也可以。

    石权见清儿兴头正盛,便不再插言。让王妃练练手也好,有一线希望就试一试。若真能成事,每天省下的银子……

    盘算着心里的小九九,石权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

    勤王府闭门谢客。引得月亮城的贵人个个好奇,这勤王妃是打得什么算盘?众人以为是勤王出征前的嘱咐。却不知那只不过是清儿躲轻闲的懒人招数!

    勤王出征,贤王最为不满,虽说征战危险,可斩获却不少。先不说会声名远播,借着战场,磨励手下的兵士,也建立在军中的威名。

    原本该是他的美差。竟莫句其妙得落到了那杂种头上。勤王成行数后,贤王还忍不住对着谋士报怨。“皇上真是为了那杂种无所不用其极,竟派一个从未带过兵的商人出征,真是哗天下之大稽!鞑靼王也许正拍手称快,等了踏平赤焰呢!”

    “王爷也不必太过心急,皇上这也不过是帝王的平衡之术。借着提升勤王地位,打压王爷,如此皇上的皇位才会做得更稳!”一个年近四十,发须灰白的谋士不以为然的捋着胡子。“勤王出征有利有弊!出征虽能建功立业,可勤王的家小、商号都还在月亮城。若后院不稳,再断了他的财路。纵然他侥幸得胜归来,也捡不到半点好处。”

    谋士是想让贤王毁了北辰昊海的财路,可贤王却想到别处。他不只想毁了北辰昊海的财路。还想抢人娘子。

    赤焰要比大宋开化得多,若女子嫁人后,与夫君不睦,可自行提出和离。和离之后,女子再嫁也没人阻拦。同时那个被娘子提出和离的男人,却要饱受旁人的白眼,甚至怀疑他的“男人本/能”降不住女人。若他有本事,让勤王妃踹了勤王,那他不只可以抱得美人归,还可以如愿得让勤王颜面扫地!若说起“男人本/能”,从前他不知道北辰昊海如何,可自从他中过毒,送走府上的姬妾,不同侧妃同房后,这个答案显而易见。

    这都是他心中秘密,这种私之事,他当然不会同谋士讲。不过要如何才能美人独处,让她了解他的好?如今莫说是独处,连见上一面都难如上天!

    思来想去,北辰昊明倒起一个最合适的人选——苏丽婉,他娘子贤王妃。

    “什么?”苏丽婉瞪着眼睛,看着坐在她对面的贤王她的夫婿,有些怀疑自己有些重听。“王爷可否将方才的话……再讲一遍?”

    “再讲一遍又如何?”北辰昊明颇为不耐的,白了她一眼。“等有机会,把勤王妃邀到府中,其他的事,你便不用再过问了……”

    不用她再过问了!既是如此,何必由她出面请勤王妃,他真接下帖子岂不是更自在?

    看着同她成亲近五年的贤王,不此难以相信,她竟同禽兽不如的他同住一个屋檐下,整整五年,还替他生育了两女一男……

    “怎么本王的话,王妃没听清楚?需要本王再讲一遍吗?”

    苏丽婉闭上眼睛,极力掩藏眼中的泪水,再度睁开眼睛时,又是一副笑脸。“王爷的咐附,臣妾自当达成。只不过她有孕在,未能够前来。不如让臣妾先送一张岾子,看她如何回付。若她以体为由,不便前来……”

    贤王这才想起清儿肚子城的娃儿,不觉皱紧了眉毛。

    “岾子还是送过去,若这次请不到。可以等到她生产后,再找个由头邀她过府,王爷觉着如何?”苏丽婉声音温柔,让原本有些不满的贤王点了点头。

    送贤王离开,去了小妾房中,苏丽婉才红着眼圈,对她的嬷嬷说道:“禽兽不如的东西!竟想趁着自己兄弟不在,勾搭弟妻!还想着要我搭把手,天下还有比他更无耻之人吗?想我堂堂苏门嫡女,竟受此污辱……”越讲越委屈,不用帕子抹了抹眼角。“若不为了苏家的名声,为了未成人的孩儿,一早和离的那个人是我,苏丽婉!”

    “王妃打算是……”

    “成全他!”收起方和脸上的哀伤,一转眼又是一副高傲不屑的神。“若那勤王妃真与他通成实,纵然后她与勤王和离,再进贤王府的门,最多也不过是个侧王妃……”只要落到她的手心,一切还不是由她拿捏。一个小妾,还是翻了天?

    “若事不成呢?”她的嬷最怕贤王会迁怒于王妃。

    “不能成事,倒也可以让他瞧一瞧,不是他点谁,那人就会笑着扒上来。也能他借机看清楚勤王妃的为人,趁早死了那份心思,以免后生祸。”苏丽婉回想初见清儿时的状况,怎么看勤王妃都不象是朝三暮四的人。而且她瞧着勤王夫妻,深意笃,不象是三两句话就会闹和离的人。只怕贤王到头来,还是白忙一场……

    果真,贤王妃的岾子送出去,在门房便被退了回来。只一句,“王爷出征前,特意嘱咐王妃在府中安心养胎,怕是却不了贤王府,还望海涵!”

    得了信的贤王,气急败坏了回了书房。握着拳头思量半晌,冷一笑。“既见不到人,他就想法子她出门,着她亲自过府求我!”

    片刻等不得,他一连下了几道命令,恨不能第二天就把勤王名下的石记弄垮。

    贤王名下的产来一起动手,仗势欺人,开始排挤石记的生意。起初石记的各家掌柜们还能应付,毕竟经营多年。

    可一个多月后,石记在贤王不记成本的打压之下,渐渐有些招架不住,才一起向清儿道明实

    “其他的店铺还算可以,相较之下,他们也占不得什么便宜。只是银楼和成衣铺子影响最大。贤王名下的铺子,正好在咱们铺子对面。他们降价……若不想法子,照此以往,只怕咱们的铺子支撑不了多久……”石权皱着眉毛,轻叹。

    清儿摸着鼓起的肚皮,沉默良久,眼睛一亮,有了主意。“他们既然有钱让利与民,咱们就来个反其道而行!”

    “反其道而行?”石权同那些掌柜们皆是一愣,他们的眼神象是暗示清儿疯了。“贤王降价,咱们再涨,店里还不只剩苍蝇了!”

    清儿微微一笑,倒也不急不恼。“若在坐的都是名门贵族,是想买一样平民都能买得起的物件,还是想买独一无二?”

    在场都是商界老手,清儿一句话点醒梦中人。每个人脸上都露出狂喜,可狂喜过后,又都皱紧了眉头。涨价容易,可做到独一无二,却是难上加难。“谈何容易!”

    “大家不必着急,明再来,我这里倒是有些新的东西,算是抛砖引玉!各位也可以回去,悬赏征集新奇的样式,没准重赏之下出了奇才,也说不定!”清儿淡淡得指了方向,却没交待实底儿。

    众人互相议论着离开,虽说没得到什么实质的进展,不过经由王妃的指点,他们不再纠结于如何同贤王斗气,重新投到如何引起客人上面。

    当第二,石权独自再来时,见到清儿手上的衣服样式、绣样儿,以及各种新奇头面、手饰的花样,已经有些眼花瞭乱了。

    可当他看到后面的东西时,更是难以置信的睁大眼睛……(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富贵天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