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露馅儿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辰泠妍 书名:富贵天姿
    (石权那里敢怠慢,直接把王府常用的叶郎中请来。清儿仍旧未曾醒来,安静得躺在上,面色较之方才,终于有些血色。

    叶郎中搭上清儿的手腕,片刻后脸上闪过惊诧、不信,皱着眉头又号了一会儿,最后才犹豫不决地收手,转面向北辰昊海等时,满脸的纠结,似乎是有什么难以启齿的话讲不出。

    “叶大夫,有话尽管讲!”北辰昊海见他犹犹豫豫,愈发焦急。“莫不是染上什么不好的恶……”

    “大夫,我女儿得了什么病,还请大夫具实相告……”李氏心急如焚,想着女儿才刚刚嫁人,又遇飞来横祸。

    “王爷、夫人莫要心急,王妃未非是生了什么恶疾,只是……”叶郎中一时不知该如何开口,王爷同王妃成亲不足三

    “但讲无妨!”北辰昊海等得有些不耐烦,“别吞吞吐吐的!”

    “王妃是有了孕!”叶郎中心一横,讲了实话。“已近三个月……王妃最近过于劳累,才会昏倒,体并无大碍,只要注意休息就好。”

    “孕?”还快三个月!李氏只觉五雷轰顶,眼前一黑,桂芝连忙她坐到椅子上。

    “大夫……会不会是诊错了……”秀才和张三的面色都很难看,算一算子,清儿肚子里的孩子正是在走商时有的……

    相较娘家人的震惊、尴尬,北辰昊海却是满脸的惊喜,这孩子分明就是他们在青草镇那一夜有的……

    “真得不用开些保胎药?”北辰昊海想起这两自己的猛/浪,“要不还是开点吧!”

    他的反应让众人一愣,叶郎中的心却放下了。想来王妃腹中胎儿应该是王爷的,不然王爷早就该七窃生烟。哪里会如此担心。“那就先开两副吃一下,过几再诊脉就是。”

    “好,石权送叶大夫出去开药方,诊金加倍。”他嘱咐好石权,又想起什么,转面对叶郎中说道:“王妃的体以后还请叶郎中多费心,至于其他的,本王不想听到外面有流言……”

    “小的明白……”

    北辰昊海的一番作派,让李氏等人的心稍稍放下。待桂芝和石权陪着郎中退下。秀才才沉着脸问道:“清儿腹中的孩儿……是你的?”

    “是!”北辰昊海语气坚定得回答,该来得总要来,他绝不会让清儿的名誉有半点受损。“是青草镇客栈里有了……”

    “青草镇……”秀才也想起那醒来后,感到的异样。“你给我们下了蒙汗药?”难怪他们一夜无梦。睡到天亮。他还奇怪商队里财产丝毫未损。原来他是劫色!想到自己未能保护好侄女,秀才面又黑了三分。

    而张三和李氏听到蒙汗药三字,惊愕得盯着北辰昊海。难道堂堂赤焰国的勤王是采花大盗?

    “清儿还是男子装扮。你是如何识破的?”秀才握紧拳头,抑制住挥拳的冲动。

    北辰昊海低头,直接跪到了李氏前。“其实小婿在海城驿站便与清儿相识,那时也不曾看清她的相貌,只不过……记得清儿上的奇香。小婿这条命是用清儿清白换回来了!”

    “你……”李氏手指颤抖的他,难以置信的看着他。“你……便是海城驿馆里夺去清儿……的恶徒?你害得我儿好苦!你……我瞎了眼。竟亲手把女儿推进火坑……”

    “是你小子?”张三气恼得拉起北辰昊海,飞起一脚。又将他踢到地上。“今儿个老子非好好讨还旧债!”

    秀才见北辰昊海打不还手,知道他有心承担,心里的气也消了一些。再则二人已然成亲,又将有子,难不成还要拆人姻缘。明眼人一看,就是二人是你我愿。北辰昊海只不过为保清儿名节,担下全部责任,也算是条铮铮好汉。“二哥,打人不打脸!”女婿回门,总不能顶着鼻轻脸肿得回家不是,说着他也加入修理的行列。

    石权站在门外,听着自己主子被人修理,有心进去劝阻,可又想起方才主子赶人的眼神,只能乖乖地站在院子里守着。想来二位念及王妃腹中的小主子,也不会太过难为王爷吧?

    可听到拳脚和闷哼声,他还是胆战心惊……

    清儿感觉自己在空间里自由得飘,随着风在飘,漫无目的,却又不法停止。她分明是在梦里,还是醒着,直到她飘到石屋前,眼看着要从本命树的枝头飘过。她的裙角被本命树的树枝勾住,整个人象是风筝在枝头摇摆飘

    正当她想着如何安全着落时,本命树的上盛开的红花竟又化成一阵花雨,飘落在风中。眼前的景致同她在安城时看到了并无二致,可是原因她不甚清楚。

    红花落满地,满是绿叶的本命树上突然闪过淡淡的金光,闪得清儿眯着眼睛望过去,在浓密的树枝间藏着一个桔红色泛着金光的果子。

    清儿看着好奇,伸手去摸,指尖快到碰到它的时候,闪过金光一道……

    “清儿,醒一醒……”

    睁开眼睛,正看到李氏喜极而泣的脸。“娘……”她发现自己躺在上,“这是怎么了?”扶着额角坐上坐起。

    “吓死为娘了!”李氏抱住清儿,眼泪从眼角滑落。“一声不吭得倒在地上,娘的半条命都吓倒了。”

    “昏倒了?”她的体无病无灾得,怎么就突然倒了?

    “委屈我儿了!心里装着那么大的事儿,闷在心里,也不肯对为娘讲……”李氏觉着愧对女儿,泪水如断了线的珍珠。

    “娘?”清儿听得一头雾水。“娘指得什么事儿?”

    “哼!还想着替他遮掩,他自己都承认了!”李氏恨铁不成钢的戳了戳清儿的头,“海城的事,还有青草镇……是为娘识人不清,误将清儿推入火坑。若清儿心中有半点不甘,为娘立即带你离开,纵然是豁出命去,也绝不会弃你于不顾。更不会再让那恶徒,沾清儿半点便宜!若是想报仇,你二叔、三叔、秦师傅也绝对有本事,让他变成太监!”

    “啊?”清儿惊愕得看着李氏,眼前的悍母,她真得认识吗?(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重要声明:小说《富贵天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