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喜服禁忌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辰泠妍 书名:富贵天姿
    (勤王府上下忙做一团,虽说还未来得及搬进新王府,不过府内下人的精神气都变了。宰相门前七品官,他们可是王爷府的人,最不计也比宰相要高一阶吧?

    现在的勤王子虽说冷淡些,不过对边的人那是赏罚分明,从不随意责骂下人。如今他们跟着王爷得道升天,焉有不高兴的道理。

    再加上要迎娶侧王妃,那整王府的人几乎都是喜气洋洋。虽说从前府里的姬妾不少,王爷为迎娶侧王妃,将府上的妃妾全都打发了,可见侧王妃未进府门,已得王爷欢心(下人们的YY中,北辰昊海的心彻底被张冠李戴了)。

    又逢王爷同侧王妃的婚礼,哪个不是全心全意,打起十二倍精神,就怕被总管抓到偷懒,也想在侧王妃面前卖好,讨女主子的欢心。

    躲在书房里处理公文的北辰昊海却苦着脸,拧着眉,一刻不得安静。想着自己成亲之,便是清儿离开月亮城之时,无法给清儿送行也就罢了,他竟要拉着旁的女子成亲拜堂……

    莫说是清儿,连他都心有不甘!

    “唉……”丢掉手上的公文,北辰昊海靠坐在椅背上,手指按压额角。真想领着清儿躲到一个谁也找不到的地方,牧马放羊、悠闲得过上一辈子。哪里要留下在这里,为了权利、皇位争斗的你死我活。

    闭着眼睛,想要平定心绪时,他的书房门却被敲响了。“进来!”

    石权犹犹豫豫地走进书房,有别与其他人,他是唯一知道主子特不待见这次婚礼的人。可是再不待见也要准备,当今皇上可是要来参加的。其他的主子可以避,可结婚时新郎要穿得喜服总要量一下主子的尺寸吧?

    从脚步声中。北辰昊海便听出来人是石权,他也未睁睛,依旧闭着眼睛。头放在椅背上闭目养神。

    石权等了许久,见主子一直不理睬他,只得硬着头皮道明原由。“主子。做喜服的载缝在门外侯着呢……”原本他是叫王爷的,后来在北辰昊海不善的眼神中。又改回了原来的称呼。

    北辰昊海眉心间的结打得更紧了,一言不发,似乎根本没听到石权的话。

    “主子,喜服总要穿得,当天不只各位王爷、亲贵,连皇上都要亲临……可不能出任何差错……”石权加着小民,小声地开口劝说。心快提到嗓子眼儿,额角的汗珠子顺着脸颊滴到地上。“主子……”

    既然躲不过,“让她进来吧!”北辰昊海的声音里满意是无奈。

    石权出去把裁缝叫进来,进来的量衣的是月亮城最有名的成衣铺子的老板娘,平里经常给各位贵人做衣,能言会道,死的都能被她说活了。“民妇给王爷道喜了!”

    北辰昊海抬头看了看面前打扮得花枝招展的老板娘,三十多岁,徐娘半老,原本有得三分姿色被厚厚得脂粉画得有些怪异。他懒得言声。摆了摆手,让她起

    他也起来到书房中曲的空闲处,面色平淡地任老板娘用尺子在他上比量。老板娘见王爷玉树临风,态度平和。一时没管住嘴,开始心的念叨开了。“王爷大婚,可喜可贺,民妇别的帮不上忙,不过喜服一定给王爷设计成月亮城得独一份,让王爷精精神神的娶王妃进门……”

    听裁缝婆子絮絮叨叨的念个没完没了,石权恨不冲上去用马粪她的嘴封掉。什么都不知道,还敢在王爷面前大放阙词,他快被她没把口的子害死!

    北辰昊海一记眼刀飞过去,害得石权缩着脖子垂下头,冷汗不止。

    “王妃的喜服也是小店做的,王妃还亲选了自己喜欢的样子,王爷放心错不了!一定让二位……”老板娘越说越欢喜,嘴上越发没分寸。

    北辰昊海听着腻烦,抬腿便往门外走,不再理会吵人的八婆。

    “哎……王爷,还没量好呢!”老板娘不死心得想要追出去,却被石权拦下。“还要干吗?嫌方才没讲够,还要追着王爷讲?量衣还用嘴吗?一刻不停得讲,讲得王爷腻烦了,量不成了!”

    见快要喷火的石权,老板娘这才发觉方才屋内的异样,原来是太过安静了。回想半天,王爷似乎不大满意这桩婚事,难道王爷的心上人不是王妃?她好想探听一下内幕,不过想到冷漠的王爷,她便歇了那份心思。

    “没量完,这喜服还怎么做?”石权瞪着裁缝,心里气闷极了。“看来下次,王府再做衣服,要另寻别的成衣铺子了。”

    “别呀!石总管,方才全怪老婆子思虑不周。再说王爷的喜服已经量好了,虽差一个尺寸,不过凭老婆子的眼光,绝差不了!”老板娘一个劲儿的陪着笑眼,还往石权手里塞银子。“后还靠总管多照顾。”

    石权没收下银子,不过听到不必再量喜服的尺寸,他的心才算放下。“只要别误了王爷的大事就好。”

    “瞧好吧!王爷和王妃的喜服,一定用大宋丝绸里最正的红色!”老板娘收回银子,脸上的笑容越发得灿烂。

    石权才刚要点头,猛得想起有些不对头。“新娘定的喜服也是正红色?”他不太确定的问道。

    “是呀!颜色可是王妃亲自选得,那红色正配新娘子!”老板娘又把银子放进了荷包,脸上的笑容也多了许多。

    “胡闹!”石权气恼得直跺脚,原本王爷就不满这桩婚事,史家竟如此不懂规矩。若成亲当新娘子穿正红,只怕丢了颜面的是自家主子。

    “胡闹?”老板娘一怔,一时没弄清楚自己错在何处。“石总管……”

    平定了下心中的火气,石权才对老板娘说道:“勤王府是要迎娶侧王妃,新娘子的喜服哪里能用正红色?那将来娶王妃又该用什么颜色?”

    “侧王妃?”老板娘还是头一次听说,“可史家小姐……亲选的,不会错吧?”

    “结婚当,不只王爷、重臣会来,连皇上都会驾临。新娘子穿错颜色,这罪名你们成衣铺能担下?就算皇上和王爷不怪罪,出了如此大的错误,月亮城还人家去你们店里订衣裳吗?”石权懒得直接同史家人打交道,只能让成衣铺子自己去找史家!

    “啊?”老板娘大叫不好,“这种大错,我们这种小门小户哪里担得起!石总管,千万别拿民妇开玩笑!”

    “哪个敢拿王爷婚事开玩笑?”石权沉着脸,“当宣旨时,我可是亲耳听到的。而且王府上下也是按迎娶侧王妃的定制在准备。不信出门随便找个王府的下人问一问!”

    “这算怎么一回事!”老板娘悔得直拍大腿,“这不是把人往死里吗?个个都是贵人,最后还不是得让平头百姓顶着!纵然不死,也得丢了半条命!这可如何是好!石总管,您见多识广,给民妇出个主意,拜托石总管了!”说着她就要叩头。

    “使不得!”石权拉住她,眼睛一转,计上心来。“说起来定正红色应该只是史小姐的主意,兴许她年纪小,不大懂这里面的规矩。老板娘不如去找史大总管史仁亮,给他通个气,他一定不会犯糊涂的。”

    “死马当活马医吧!实在不行就推了新娘子的喜服。”老板娘收起尺子,她此刻急着赶到回去。“多谢石总管了!”硬是把方才收回的银子塞进他手里,不容他拒绝匆匆忙忙地走了。

    捏着手上的银子,石权不住地苦笑摇头。真不知史二小姐的脑子里装了啥?居然敢在大庭广众之下穿正红喜服,真是无语……

    “凭什么我就不能穿?谁让你善自作主把喜服换成粉色的?我就要穿正红色!他北辰昊海这辈子只会有我一个女人!”史静雅不满地对着史仁亮大吼,“我是勤王王妃,凭什么不让我穿正红色?粉色,我不要!”

    “啪——”瓷花瓶被砸了。

    史仁亮只得耐着子劝,“小姐是勤王王妃,可是侧王妃。婚礼当天,不只王亲贵族全到场,连皇上都会驾临。若勤王以小姐不懂礼数不由……当场翻脸,只怕皇上也没法子替小姐撑腰。”虽说赤焰国为象大宋礼教严厉,平里穿不穿红色,倒无特别的忌。只是喜服……却不好太出格,何况是同皇族结亲。

    “正红留给谁穿?勤王妃?”史静雅不屑得轻哼,“难不成他北辰昊海敢娶那个李成青?让他穿正红嫁衣?做梦!就算他想,皇上也不绝对不许!”北辰昊海好男色已是铁板定钉的事实,他这辈子娶的女人也只会是她!虽说敌是少年,让她很难堪,却也省得他往府里塞一个个女人。

    “小姐慎言!”史仁亮无奈得摇头,“勤王好男色都是无稽之谈,小姐休听旁人污蔑王爷。若是王爷好男色,那王府里曾经养的姬妾又怎么讲?”

    史静雅心烦意乱,她一想到要穿水粉色的喜服,心里就堵得慌。“我要正红,我只穿正红色!”(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重要声明:小说《富贵天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