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戏贤王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辰泠妍 书名:富贵天姿
    (清儿跟着来人上了酒楼的上楼,空旷的二楼只有一桌人在用餐,正是晚上繁忙之时,对比嘈杂的一楼,二楼应该是被包下了。

    缓步还到那张桌子前,借着火把的光亮看清了桌上唯一一位用餐的男子。男子形魁梧高大,穿丝制玄色赤焰国传统长衫,虽然坐在椅子上,并几乎和她站着一般高。再往他的头上看,她差点儿没乐了,他头发被剃去大半,光光的头上只在头顶处留下了一绺半长的头发用镶着玉的丝带绑着,让清儿想起古时火药炮弹上的炮捻。左耳的耳垂上还带着一个扁平夸张的金耳环,几乎垂到肩,整个后世的嬉皮士。

    来到近前时,嬉皮士正好放下象牙筷子,接过边下人捧上来的牙签,剃着牙,抬脸正视清儿,让她看清了他的相貌似。他长得倒有六、七分与北辰昊海相似。只不过他眼底的不屑得探究和邪气,让人看着生厌。

    北辰昊明看着眼前毫不起眼的少年,瘦弱的样子似乎团在一块,他便能用一只手握在手里把玩。要貌没貌,要,真不知那个杂种怎么好上她这口?也许衣服下面藏着为人所不知的秘密?

    他色色地一笑,也许可以扒开来一看。一抬手,将牙签扔到桌上,又用下人奉上的温湿巾擦了擦手,又丢了出去。才歪歪的看着清儿,开口道:“李成青?也不过如此吗?莫不是衣服下面藏着什么特别之处,还是用特别勾人的绝活?好事不能只便宜了那杂种,上本王爷快活快活,赏赐绝不比旁人给得少!”

    站在他后狗腿也纷纷开口帮腔儿,“咱们王爷可是个大方的主子,只要让王爷开心。绝少不了你的好处!”

    “没错!快脱呀!”说着,其中一人竟伸手要去拉清儿的衣服,被她机警的躲开了。

    见过清儿躲开脏手的行。北辰昊明的眼神一闪,脸上的色象一扫而光,神色玩味地看向清儿。“没想到那杂种的眼光还算不错。没准真得让他挖到宝。瘦弱的小子,上还有功夫?”

    从始至终。清儿都一言不发,纹丝不动,仿佛他们在讲的、说得都是旁人。

    北辰昊明突然觉着自己象个自言自语的傻子,不觉恼了。“在本王面前还摆谱,来人!把他给扒了!”

    “好嘞!”狗腿门摩拳擦掌的扑向清儿,一面不把她扒光,不罢休的架式。

    有凌波微步傍。清儿哪里会让他们如愿。轻松躲避他们的伸出的狼爪,再也忍不住开口咒骂。“一帮无耻之徒,大堂广众之下行不轨之事,赤焰国焉有法礼可讲?在下只不过到赤焰国行商的商人,不曾违法、不曾失礼,难不成赤焰人都是如此对待他国臣民?若长久如此,无需多久再无人敢到赤焰行商,赤焰国必败落在尔等手中。到那时赤焰国国民以何为生?尔等就是赤焰国的罪人!”

    清儿越骂越顺口,北辰昊明却听越气,恼火地拍打桌子。“一群蠢货!这么多人还抓不到一个臭小子?平时的饭都进了狗肚子了?抓住他。把他的嘴给本王封上!”

    一众手下见主子恼了,哪些里还敢耽搁,越发卖力,可依旧抓不到她的衣角。反倒累得气喘吁吁。

    “你是哪家的王爷,有胆报上名来!看你的行事做派,分明是敌国派来扰乱赤焰民心的细!在赤焰国的大街上,竟还敢冒充赤焰国的王爷?赤焰国若有你这等王爷,早就被赤焰国国民唾弃,哪里有胆出门行走?”清儿故意惹怒他,让他有口难辩,无法报出自己的名姓。“楼下众人听着,这里有敌国细冒充赤焰国王爷,请速速报官,抓到细,官府必有重赏!”

    清儿在楼上喊,楼下一些不明状况的人全都愣住了,来到楼梯处,想要上楼却被拦住上去不得。弄不清状况,疑惑便越大,不知哪个人喊了一声。“快去报官,若真是敌国细,绝不能让他逃走!”

    “对!报官!”

    楼下乱做一团,连酒楼的掌柜也慌了神儿。明明说是贵人包下的,若真是细,他岂能担得起。连忙催促伙计却报官,没敢说有细,只讲有人在酒楼之内打驾。

    眼见楼下乱作一团,北辰昊明腾得起也去抓清儿。可每次伸手,明明就在眼前,却总在在最后一刻从他手边溜走。“岂有此理!”恼羞成怒的贤王拔出腰刀,冲着清儿一阵猛砍。

    清儿纵然有轻功护,可毕竟是初次临敌,刚刚又同贤王的爪牙纠斗了许久,体力明显有些不支。左闪右避之中,贤王的刀尖划破长衫的下摆。

    北辰昊明得意大笑,“黄口小儿,看你还能猖狂到几时?”说话间,刀子又向清儿砍去。

    当得到消息的北辰昊海骑马赶来时,楼下已经挤满了人,听到楼上的打斗声,让他心中一紧。大门走不得,他直接从马上纵起,一个纵飞进酒楼上层……

    眼前的一幕,差点吓破他的胆!

    北辰昊明的刀子险险得折清儿的鼻前砍过,正当她松一口气时,刀锋一转,又是一记回手刀。眼见着刀子就砍到清儿的脖颈,北辰昊海飞起一脚,将他的刀踢飞。

    贤王的一班手下正为主子摇旗呐喊,没成想突然跑出一人踢飞主子的刀,纷纷要上前帮忙。可当他们看清来人,又都慌张得低下头。

    “勤王?”

    见他终于在最危险时刻赶到,清儿心中一酸,眼哐有些湿。不过在敌人面前,她还是一副从容淡定的神色。

    北辰昊明见他赶来,心中暗自扼腕,就差一点点儿!他的心头好就死在自己手里,如今前功尽弃!不觉轻轻叹息。

    虽说他们二人水火不容,不过表面上还是一副兄友弟恭的样子。“原来是五弟!难得在酒楼遇上,想要喝两杯不成?”

    “三哥好兴致,在酒楼之上舞动弄剑,想必最近功夫见涨,如果有机会一定向三哥讨教!”北辰昊海淡淡地充北辰昊明拱手,仿佛刚刚踢飞他刀子的人不是他。

    看着北辰昊海淡定的神色,北辰昊明眼中闪过冷光,嘴角的笑都透着寒意。“讨教不敢当,谁人不知五弟的功夫天下无敌?连教出的相好,都轻功了得?不敢跟五弟讨教,只好拿相好练一练手了!”转脸看向北辰昊海后的清儿,“轻功不错,本王看着喜欢!后若觉着勤王腻烦了,就来打本王。不敢说富甲天下,但绝对会让你衣食无忧!走嘞!哈哈……”接过手下捡拾起的腰刀,插回刀鞘大步下楼。

    清儿看不得他得意的样子,臆想着如果此刻正好有块香蕉皮出现在他脚下……

    “孔——咚咚咚咚……”有人脚下踩空跌下楼梯。

    “王爷——”

    “王爷……”

    “扑哧——”清儿笑弯了腰,没想要空间竟又添新功用。想着贤王鼻青脸肿得狼狈象,清儿却忍不住大笑。

    北辰昊明被众人扶起,正好听到楼上清儿放肆的笑声,又羞又怒。一时找不到泄愤的法子,迁怒到边的人,抬腿踢开边的手下。“回府!”

    清儿笑得前仰后合,根本没发现边北辰昊海的面色已是青黑。想到方才危急一瞬,他此刻都还有些胆战心惊,轻颤着手将她拉进怀里,紧紧地抱着,闻着她上淡淡的馨香,他的心才稍稍踏实些。“以后莫玩这危险的把戏,再来一次,非被吓死!”

    听着他声音里的轻颤,清儿才敛住笑声,轻轻地拍抚他的后背安慰道:“若不是被他找上门,哪个愿意拿命相博?实在是他欺人太甚,他……他竟让人剥……衣裳……”

    “啊?”北辰昊海忙检查清儿的衣衫,方才只顾着应对北辰昊海,竟没顾得上看。见她衣衫整齐,他才长长地松了口气。又重新把她抱在怀里,“暂且再忍一忍,等时机到了,一笔一笔得讨回来!”

    连他的心头都敢挑,那便等着承受他积蓄已久的雷霆之怒吧!

    想着清儿过两便要启程,北辰昊海满心不舍。可这次分开,再相见时便是他们成亲之,他也只以放手,让她离开。想到清儿特殊的家世,他轻声同她商量。“我已在月亮城买了一处宅院,到时让岳母搬到月亮城来。不然若后传出你我成亲的消息,岳母还留在大宋,恐有生命之忧。”

    “哪个是你岳母?”清儿羞恼得瞪着他。

    正当二人要接着商议之时,楼下传来一阵匆促的脚步声。“武公子来了,无需再急,王爷已救下李公子。”石权的高声提醒他们有人到。

    清儿忙从北辰昊海的怀里挣开,拉开一段合适的距离,故作镇定地说道:“王爷的好意,清儿愧领了。此次回去,清儿定说服家母一同前来!”

    北辰昊海略带失意的放下手臂,微笑着点了点头。“那在下就翘首以待了!”

    二人摆出一副相处有礼的模样,等着众人上楼。(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重要声明:小说《富贵天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