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前拒虎 后遇狼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辰泠妍 书名:富贵天姿
    (北辰昊海心痛得将清儿抱在怀里,想要开口安慰,却又想起从前对她的承诺,不由心中苦涩。清儿脸上的哀怨、无奈,刺得他心里很痛。为男子,他为自己不齿,却不知道该如何安抚清儿的不安。“清儿……”

    被他抱在怀里,听着他的心跳,清儿的脑子却变得异常得冷静。她方才的哀怨、无奈大部分是为了活在这个世界里的女子。

    她知道他误会了,更准确得说是被她误导了。适时适当得示弱,为自己争夺有力的地位,清儿可不想再象前世,摆出一副女强人的样子,让男人觉着她可以承受打击。

    “清儿……”北辰昊海满心的愧疚,旁人订亲商量多少聘礼,清儿却只要讨要一张薄薄的和离书……心下酸楚!“万一有那么一,清儿不肯原谅一次吗?”

    “清儿向来不喜欢同人相争,人心总会变。清儿怕有朝一自己变得贪心,见不得你同旁人卿卿我我……会心生嫉妒,做出什么出格、丑陋之事。真有那么一天,清儿宁可远远得走了,也不希望自己变得连自己都嫌弃……”

    宅门里太过暗,宅门里女人斗女人的招呼实在太过损。她不想为了那些无关之人脏了自己的手和心,宁可带着孩子远远得躲开,过自己逍遥的小子。

    北辰昊海小时在皇宫里呆过,又怎会不知道后宅的私?再联想她经历的家变,只得点头应下。“好吧,,我写!不过它永无生效之。”

    目的达到,清儿嘴角忍不住得意得勾了勾,至于今后谁又会知道。有准备总比措手不及强。不过她依旧乖巧地点了点头,表现出异与平常的柔,一时让他的大男主义大受满足。二人缠绵细语半晌。北辰昊海才依依不舍得离开。

    第二,秀才便和清儿搬回客栈。北辰昊海被封为勤王,上门道贺的宾客众多。而且王府内又要准备他与史静雅的婚事,清儿留下实在多有不便。

    清儿才在客栈之中用过午饭回到房中。翻出一本闲书,还未打开,房门便被敲响。从敲门声中,不难听出外门之人极为不耐,似乎还着些许怒火!

    会是谁?

    一开门,门竟是盛装打扮过的史静雅,满脸得盛气凌人。她的量要比清儿高上半头,看向她的眼神连眼皮都不用抬,而且还多半是折眼。

    “不知史小姐大驾光临,有何贵干?”清儿也不客气得回她一记白眼,挡在门品,半分没有让她进门的打算。

    史静雅看着面前毫不起眼儿的少年,恨不能抽上几下。可她的马鞭,被史大总管收去,才放她上来。眼看她就要和勤王成亲,不能再惹出其他乱子。更何况她已经打听过了。不出三,他们就要离赤焰国。

    史静雅长长地吸了几口气,才算把心中怒火强压下去,“有话同李公子讲。可否房中一叙?”

    清儿和秀才一离开客栈,在勤王府外一直守的人便回去报予史静雅。她便急不可耐得找上门。

    未等清儿开口,史静雅便大刺刺坐到椅子上,清儿记起她此时的男儿打扮,便半开着房门,坐回椅子子翻书看,也不理睬对面的史静雅。

    面带得色的史静雅见清儿表现一如从前一样平静淡定,不由得火往上冒。“过几王爷就要同我成亲了,哪道李公子就不想道声恭喜?”

    “恭喜!”清儿淡淡道,眼睛却没离开书页。

    “你……”史静雅气恼得起,去抢清儿手中的书。清儿轻轻一闪,她扑了个空,还差点跌倒。待她气恼得回,看到清儿微笑的表,忍不住破口大骂。“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能蛊惑王爷多久?做梦吧!你不过是他玩一玩的破……”

    “啪啪——”清儿狠狠地在她脸上抽了两下,冷冷地盯着她。

    “你敢打我?”史静雅扑上想要打回去,却连清儿的衣角都碰不到。“你……”

    “婚前跑出来污蔑未来的夫君,你脑子是猪脑子?不呆在家中,准备做嫁娘,竟傻傻得跑出往自己夫君名声上泼脏水,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若是让勤王知道,或是传到皇上耳朵里,也许他们会觉得勤王有你这么个平妻、侧王妃实在是……收回旨意也未尝可知?要不要再大点儿声?让满月亮城的百姓都听一听,你是如何污蔑自己的夫君的?”清儿的声音不大,说得话却已经把史静雅的胆吓破了。

    想到方才自己的嗓音,若是传到外人耳朵里……

    后果不甚设想!

    史静雅恶狠狠地盯着清儿,恨不能撕了她,可她又被她戳住了要害,只能咬着牙盯着她。“好、好、好!今儿个就饶了你,别再撞到我手里!”她现在还没嫁进王府,若太过放肆,还真没准会搅黄了自己的婚事。等到她嫁进王爷,再生个一男半女,他她非得好好收拾他!

    看着史静雅气哼哼的背影,清儿笑着摇了摇头。无奈得被拉进三人困局里,还未真正开始就已经一团乱麻。若真得踏进去……

    若他,北辰昊海一直不与她同房,只怕会恨她入骨吧?她不想做圣母,就让她自私一回,至于以后,只能顺其自然。

    打发走史静雅,关上房门,清儿却觉着异常疲惫。想一想要同别的妇人分享男人,虽说只是名义上的,她心里还是过不了这道坎。可一想到软软嫩嫩的小包子,她又不想放弃。穿到古代,没在宅门里混过,岂不浪费?

    清儿干脆躺到上放下幔,闪进空间里。借着在空间里采收、劳动,忘掉脑子里的烦心事。出了一汗,泡了泡温泉,心放松了,清儿整个人也放松了。

    过用晚饭,赵栓和田壮拉着清儿去逛月亮城的夜市。月亮城的夜市非常闹,白天因为燥躲在家中的人们仿佛一下子都挤到了街上。街边的铺面、小贩都卖力的吆喝着,各种吃食的香味在街道上迷弥。每个店门口并不象大宋点着灯笼,这里的店家很粗旷得在门口插了两个雄雄燃烧的火把,连小贩的手里提得也是火把。整条街道,就象一条流动的火龙在夜色中穿行。

    虽吃过晚饭,可闻着人的烤味,三人还是忍不住驻足品尝。

    “这烤羊腿就是鲜美,里面似乎放了特别的香料……在家里卖得,就不如月亮城的地道。”田壮大块朵颐,一大块羊腿,没多会儿就进了他的肚子。

    清儿看得不由张大的嘴巴,“田大哥,才吃过晚饭,还是少用些好。晚饭多吃,伤脾。”对他的好胃口,清儿忍不住笑着摇了摇头。

    “甭理他,他那铁胃跟骆驼有一拼!”赵栓擦了擦嘴,又开始拿好兄弟田壮开涮。“他这几正美着呢!刚从青哥儿你这得了银子,想着回家买地置业。弟妹还指定乐成啥儿样,他急着回家嘞!”

    “出门在外的,哪个不急着回去?”田壮不觉着想老婆是啥丢人的事儿,“同徐家的契约还有不到二年,到时咱就再也不走商。只守着老婆、孩子,在家种地。俺那两娃儿从小到大,没跟俺在一块呆过几天,见俺都不敢跟俺亲近。有一回,小二儿……小时候见咱叫叔……再说俺老娘的子骨也不如从前硬郎了,俺还想在她跟前多进几年孝心嘞!”

    “父母在,不远游!”清儿也想娘了,只怕娘每盼着呢。“没准娘这时候还念叨咱呢。”赵栓和田壮都沉默不语,口中的食物也变得如同嚼腊,家永远是他们这些出门在外人的牵挂。

    正当三人陷入乡愁时,清儿却感觉有双眼睛盯在她的后背,让她浑得不舒服。顺着那目光往回看,却看到街边一座酒楼的二楼之上坐着一个男子,他喝着酒,眼睛却死盯着她。见清儿回望过去,他转头地着边下人模样的讲了两句。

    清儿皱了下眉,火光错暗,距离太远,那人的模样她看得并不真切。只是那眼神里暗含的深意,让她感到有些凉意,仿佛背后上有一条冰冷的蛇在爬行。

    “赵大哥、田大哥,咱们也出来一会儿,不如早些回去吧!”清儿本能得感觉到危险。

    田壮还未尽兴,不过看清儿突变得脸色,二人便点头应了。三人结了银子,才转要回客栈,被对几人拦住。“三位请留步,我家主人有请这位小公子上楼回话!”

    “凭什么?”田壮第一个挡在清儿前,赵枪则将清儿拉到自己后。“素不相识的,你家主人是哪位?”

    “我家主人也是你们能打听的?”来人口气蛮横,没有半点商量的意思。

    看来的口气、衣着,再想到楼上人的气势,清儿多少猜到几分,便笑莹莹地拉住赵栓、田壮。“二位兄长不必担心。这朗朗乾坤,还能当街掳人不成?二位兄长只管先行一步,稍后便回客栈。”别有深意的捏了捏赵栓的手臂。

    赵栓全明白了,“既是如此,我们二人就先告辞了!”不待田壮讲话,半拉半拖得将人领走了。清儿这才稍稍方心,对着来人微道:“前头带路!”(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重要声明:小说《富贵天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