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乱如麻(一更求收藏!)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辰泠妍 书名:富贵天姿
    一更到,晚上还有二更!月底了,请亲们多多收藏、投票!

    ------------------------------

    待李氏同清儿进屋,只见丁刚鼻青脸肿地趴在地上,王氏抱着儿子正哭得死去活来。丁芸则指着铁柱在骂,丁秀蹲在丁刚边用帕子轻轻擦拭他脸上的伤口,竟也被嫌弃得推到一边。

    “凭什么动手打人?”丁芸指着铁柱,得理不饶人。“你算什么东西,竟敢动手打人!非送官不可!”

    “对不住!铁柱,快给赔礼道歉!”蔡嫂不停得赔着不是,另一边气恼得用拳头捶打儿子。“从来都是个闷葫芦,今儿个怎么就闷声不响得打起人了?快给人家赔不是!”

    铁柱却象吃了秤砣似的,直着脖子,任凭蔡嫂如何讲,他就是闷声不吭,不肯认错。

    秀才和张三皱着眉立在一边,只觉得不大对头。他们就住在隔壁,早就听到屋子里的响动。起初他们是男孩子之间的小冲突,没太在意。铁柱的本事,他们心里清楚,知道吃不了亏。觉得最多丁刚那小子挨两拳,长长记也好。可到后来,觉得有些不对头,他们才匆匆赶过来。

    玉芬则急红了眼圈,又见插不上嘴,只能拉着石头躲在一边。

    “赔不是有什么用?”丁芸不屑的撇了撇嘴,“把我兄长打成这样儿,就得吃官司!下大狱!”

    “哎呀,我可怜的刚儿……你这是得罪了谁?非打得面目全非……天理何在……”丁芸的话音未落,王氏的哭嚎声又起。

    李氏被她们母女的吼叫声刺儿得耳朵嗡嗡响,“好了!没哭了!”大喊一声,屋子里才安静下来,只剩下王氏的抽泣声和丁刚的低哼声。

    “深更半夜的!哭喊什么?还显丢得人不够?有事说事,哭喊什么?吵得邻里都睡不安生!”李氏气恼得白了丁家人一眼,“这都什么时辰了,带着一酒气回来,吵了旁人安歇,还闹事打架!这儿不是客栈、驿馆,我们李家也侍候不起大爷!”

    王氏知道李氏不待见他们娘几个,可看到儿子的模样,心里暗恼,可面上还得装可怜。“夫人,刚儿冤枉!纵然他晚归有错在先,可也不至于打成这副模样!这不是小孩子打架,这是把人往死里打,要人命呐!求夫人作主!呜唔……”

    看着丁刚的模样,纵然有万般不喜,李氏也不好太过偏颇铁柱,只得沉着脸问道:“铁柱,你一向是个稳重、憨厚的孩子,究竟怎么发生何事,讲出来让大家评评理!”

    听着李氏明显向着蔡家的语气,丁芸不服地哼一声,把头扭到一边。

    铁柱看着李氏和清儿,再想到丁刚方才讲的污言秽语,怕脏了清儿的耳朵,也怕她听了会伤心。思量片刻,他便低下头一声不吭。

    “这熊孩子!夫人让你讲,你便讲,有甚不能讲的?”蔡嫂急得又给了铁柱几下,可他还是低头不语。

    铁柱不言不语,倒让清儿觉得事有蹊跷。莫不是有什么不方便言说的原由?

    “有事只管说,讲明原由,这事儿才好处置!”清儿也跟着轻声劝说。

    躺在地上的丁刚子一僵,脑子里想起自己说过的混帐话,恨不能抽自己几个大嘴巴。铁柱则沉默一会儿,半天才挤出一句。“没旁得原由,只是看着他不顺眼!想揍他!”

    “想揍人?”蔡嫂气恼得抬手又狠狠得给了他几下,“让你揍!我先揍你!”气一上来,她手上也忘了收力,每一下都重重的打得正着。

    清儿看得直皱眉,可铁柱依旧不吭声。丁刚虽不明白铁柱沉默的原因,不过他的心算是放下了。

    看着兄长挨打,石头忍不住。如今念了书,石头也明白了许多事理,自然也明白惹恼兄长的原因。“不是大哥的错!明明是他讲了……”

    “住口!”铁柱抬头喝止住石头的话,双眼盯着他,眼神充满了警告。“不准胡说!”

    “自己不讲,还不准石头讲?”蔡嫂一把将铁柱推到一边,“石头讲,有娘护着,他不敢怎样!”

    石头有些胆怯望了望铁柱,又瞄到地上丁刚的德行,咽不下心中不平,便将早前发生的事一一讲明。“……原本大哥没与他动手,是他一直想打大哥!后来……他竟开始胡说……说他在外面有结义老大,由他老大作主,等他娶了正房里年轻的小寡妇……就将我们一家赶出去……”

    房间里一阵静默,连王氏都止住抽泣声,低头抱紧儿子,不敢再有任何声响。

    原本一直在旁边不语的张三、秀才却恼了,张三一个没忍住,飞起一脚,便将丁刚连同王氏踹倒在一边。“白眼儿狼!原想接你们来安城,住在一块,好互相帮衬一下!狼子野心,竟把主意打到清儿上!挨揍活该,就该一拳打死你个王八糕子!”又踢了两脚,还觉得不解气,想要再踹时,他的腿却被跪在前的丁秀抱住。

    “张三哥,你就饶了咱兄弟吧!他年轻不懂事儿!也是一时糊涂,讲得只是此醉话,当不得真!”丁秀跪在他前,死命得抱住他的腿,苦苦哀求。

    “酒后吐真言!只怕他早就有此贼心了!”秀才暗恼,眼睛盯在丁刚上,冷冷地说道。“算盘打得不错,是跟哪个师傅学得?”

    王氏早被张三的那脚吓破了胆,缩在角落里不敢言声。丁芸不敢去惹恼火的张三,转而同秀才争长短。“若真是让我哥娶一个寡妇,分明是我兄长吃亏!不过有两个钱儿,就当自己是金枝玉叶,不过是残花败柳!丁家让她进门……”

    “啪、啪――”秀才抬手狠狠地甩到丁芸的脸上,未等众人看明白发生何事,他一回手又一巴掌扇到她脸上。末了他还嫌弃的抚了抚打丁芸巴掌的手,神淡淡地说道:“嘴上留点儿德,不然小心某天被人用刀子刮花了嘴!”

    秀才的声音很轻,可语气却透着刺骨的寒气,让在场的人都不觉缩了缩脖子。丁芸则惊骇的捂住脸,眼睛死盯着秀才,却不敢再叫嚣一句。秀才的眼神轻轻的一扫,吓得她怯懦地低下头,再不敢妄动。

    看了一眼惊坐在地上的丁秀,秀才声音清脆地问张三。“二哥,有今之祸是你我当初思虑不周,如今又当如何?”

重要声明:小说《富贵天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