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胖揍!(二更求收藏!)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辰泠妍 书名:富贵天姿
    丁刚一连几早出晚归,清儿倒没将他放在心上,只当他又到街上鬼混,懒得理、懒得问。她一直惦记农庄里的事,终于张三风尘仆仆得赶回来,带来农庄修整一新的消息。

    “修宅子,连人工、木料,又备齐了庄上的农具,杂七杂八得差不多用了一百两银子,账簿和余下的银子都在这里。”

    张三把东西放到桌上,长长地舒了口气。农庄上的事基本安排完了,对嫂嫂和清儿,他也总算能有个交待了。

    “这段子,让二位小叔受累了。”李氏对着张三、秀才满心的感激。

    “我倒还好,只是看着别人干活儿。倒是秀才要两头跑,不然要我这个大老粗记帐写字,还真是难为我了。”张三红着脸笑了笑,把秀才推了出去。

    秀才扫了他一眼,淡淡地说道:“别谦虚,二哥的功劳占大半。”

    看着两人推来推去,反倒逗得李氏和清儿掩袖丢笑。

    “二位叔叔别推来推去,左右这功劳不会算到清儿头上!如今二叔回来了,今晚咱们一起好好庆贺一下,待找个黄道吉,咱们就可以搬过去了。”清儿恨不能马上搬到农庄上住,“只不过,若搬到农庄,这食铺要交给何人打理?”

    这还真是问题!

    听到清儿的话,三人都沉默不语,暗自盘算。想到几人中,留下蔡嫂一家最合适,可若是把丁家带到农庄,只怕会带上一堆麻烦。

    张三看着李氏和清儿面上的难色,满腹歉意的皱眉。“让嫂嫂为难了……”

    秀才也觉得当初把人接来,是过于草率了。如今弄到这个田地,“实在不行,二叔早些成亲。至于丁家母子,干脆给他们些银子,送他们还乡好了。”

    “请神容易,送神难!”张三无奈地摇头,“以丁秀的脾气,只怕不会同意。再则他们三人见认过安城的繁华,难里肯再回穷乡僻壤的丁家村?”

    丁秀才是问题的关键,若她想不清楚,继续和继母三人混在一处,张三纵然娶了她,问题只会越来越多。

    李氏不忍见张三为难,便摆了摆手。“不急在一进,二位小叔先去梳洗,今儿个晚上大家一块庆贺,至于谁留、谁走就等商量过后再定。”

    张三和秀才便起出去,李氏才对着清儿叹道:“这丁家的麻烦还真不好收拾!若没有丁秀,直接打发走就是。可如今……唉,还真是难办!”

    “也不难办!”清儿淡淡地放下手中的茶碗,“只要舍下食铺,由着他们一家折腾,最好能弄出花儿来,让二位叔叔自己看清楚,由他们决定。”

    李氏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只是可惜了食铺子!咱们才买下农庄,若再丢了食铺,平常就少了进项,这后的子……”

    “娘,咱们不是还能卖绣样吗?只要到上秋,农庄有了出产,还愁没银子花?”清儿如今根本不为银子担心,只空间里的金山、银山,足够她们母女享用不尽了。“舍不了孩子,不着狼!丁家母子必须由二位叔叔处置,娘莫要插手,弄不好要伤了二位叔叔的心意。”

    “也只能如此了!”两母女想着舍财求平安,只可惜有人却想要财色双收!

    累了一天,吃过晚饭,大家便早早歇下。清儿则跑到空间里泡过温泉后,又跑去看先前准备好的树苗、种子。

    丁刚则与几个结义没几的“兄弟”分手,回到家中。看着已熄了灯的正屋,想着与兄弟商量好的计策,想着他入洞的子,得意洋洋得回了自己的卧房。

    一进门,看到铁柱和石头已经躺下,想到前几自己的遭遇的“天灾”,不由火冒上撞,直接用脚踢上门。“哐――”

    铁柱累了一天,侧脸正看到丁刚醉薰薰得回来。“早点歇下,莫打扰旁人休息!”

    原本再平常不过的话,却意外点燃了丁刚中的怒火,想到自己在外结拜的兄弟,底气也足了,开口竟骂道:“老子想怎么着,就怎么着,你一个乡巴佬管不着!”

    铁柱平就对他游手好闲看不惯,见他借酒撒风,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从炕上坐起。“酒喝多了,就早点歇着,休要无事生非!”

    “老子今儿个就要生非,怎么着?”酒壮怂人胆,丁刚竟挽袖挥着拳头冲上来。

    石头也醒了,见丁刚竟对兄长动手,大叫着从炕上跳起来。“大哥小心背后!”

    铁柱连头都没回,一回手便掐住丁刚的手腕子,向外一推,丁刚便跌坐到了地上。“就你这烧火棍的量,还敢先动手!”

    丁刚不肯善罢干休,又反扑了几次,都被铁柱单手放倒。石头在旁边拍手叫好,“对!揍他!”

    一直没讨到便宜,丁刚怒火中烧,又加上几分醉意,他的嘴上也没了顾忌,狂妄的骂道:“乡巴佬!你嚣张不了多久了!我的结义大哥胡大是安城街面有名的老大,休说的你,就连正屋里那个年轻嫩俏的小寡妇都要成本大爷的老婆了!等我占了她,就把你们一家赶走!让你们……哎哟――”

    铁柱从炕上窜到地上,一把将丁刚推倒,压在上,挥起拳头一阵痛打!“让你再胡说八道!平看你就是什么好人,今儿个喝了几两猫尿,竟敢污蔑小姐!今儿个非好好教训你,不然还指不定生出什么坏心!”

    “哎哟――救命!杀人了……”丁刚哪里受得了铁柱的拳头,鬼哭狼嚎着。“娘――快来救救儿子!”

    东西厢房的灯都亮了,李氏也听声从上起,连清儿也从空间里闪出,侧耳一听,竟是丁刚在哀叫。

    “清儿,这是谁在叫?”李氏披着外衣从房间里走出来。

    清儿也弄出一副才从梦中醒来的样子,走出去。“不大清楚!不过声音象是从石头住的屋子里传出来的。”

    “走,去看一看!”

    她们出了屋子,来到厢房,就听到王氏高调的哭嚎声:“这可让人怎么活呀!好好得,就把人打成这副模样……真是没法儿再活下去了……孩儿他爹……你睁眼看看吧……”

    “扑哧――”清儿一个没忍住,笑了。原来古今泼妇的唱词,大同小异!

重要声明:小说《富贵天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