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密谋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辰泠妍 书名:富贵天姿
    一更到,晚上还有一更!快快投票、收藏!

    ----------------

    “小姐,你是没瞧见!今一大早……嘿嘿……”玉芬想起早上的景,还是止不住地捂嘴偷笑。“今儿一大早,起时正好看到王大娘的婆……一块青一块紫……”

    清儿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听玉芬眉飞色舞地讲解王氏和丁刚的丑态,心里甭多美了,想到昨夜自己的得意之作,脸上又多了几分喜色。

    “俗语讲得好,人在做,天在看!也许连上天都看不惯他们的德行,以示小惩吧!”想起丁刚昨夜里说起她的猪哥相,清儿恨不能再捧他一顿。

    如今她会了凌波微步,有时间她再进空间问一问老树,她是不是还可能学习六脉神剑?如此她再收拾那对极品母子,也不会轻易被发现。

    “准是他们没安好心,有人看不过眼,把他们给收拾了!”玉芬满脸感觉得对着上天祷告,“多谢老天开眼!不求老天多开几次眼!”

    “扑哧――”清儿喝到嘴里的茶差点喷出来,“坏丫头,差点害人出丑!”

    “不怕的,又无旁人!”玉芬看着清儿笑眯眯地瞪着她,觉得小姐实在是好看,就象是从画里走出来的仙女,到啥时候瞅着都那让人舒坦。“小姐怎就这么美,甚时看着都跟画里的人儿似的。”

    “贫嘴!”清儿轻轻得用手指戳她的头,“原本好的女儿家,怎么也学会油嘴滑舌了?”

    “玉芬可不讲瞎话!在玉芬见过的人里头,便要属小姐最好!不止心地善良、相貌俊俏,还琴棋书阵样样都懂……还识字……”想到自己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玉芬就心里一阵阵酸涩。若不是爹爹去得早,她应该也能上几女子学堂,最少也认得自己的名字。

    “左右闲着无事,不如由我教你写字,每只教三到五个,不用多久玉芬也能给人当女夫子了!”清儿向来认为女儿家更应该读书,原本力气就不如男子,若连头脑都不如男子,那她的命运注定要悲催了。

    能跟着小姐学字,玉芬自然高兴,一连问了几遍,得到清儿肯定的回答,她欢喜得象一个不大的孩子。

    可一想到昨娘的愁眉苦脸,玉芬心里也生出忐忑,犹豫许久才开口问道:“小姐……听我娘讲,夫人和小姐在城外买了农庄……那夫人和小姐是不是要搬到庄上?”

    “嗯!二叔如今正在庄上修理宅院,等修好了,我与娘便搬去。应该能赶上农时,不然耽误了一年,到秋咱们就没有粮食吃了。”想到农庄悠闲的子,清儿不自觉得翘起了嘴角。

    玉芬却愈发得愁眉不展,清儿抬眼正看到她苦着脸,微怔,问道:“可是遇到什么难事?”

    “小姐同夫人去了农庄,那这食铺怎么办?以后丁家母子是不是要一直留在食铺里?”玉芬显得有些焦虑,“夫人和小姐住着还好些,若是主子不在,只怕就无人能压制住丁家人……小姐,不如去农庄时把我们一家也带上吧。玉芬不想离开小姐,也不想同娘、兄弟分开。只要能跟着夫人、小姐,我们不怕苦、不怕累!”

    “是不是蔡嫂担心王大娘到时没事儿找事儿?”经过昨天的事儿,只要不是傻子,基本都能预见将来发生的事。

    玉芬皱着眉点了点头,“当着夫人、小姐的面儿,他们都狂妄成那副样子,若没有夫人和小姐盯着,还指不定要闹成什么样子。再则……丁秀姐还是张三叔未过门的……所以娘很是着急,她是舍不得食铺的,只是……留下又怕没办法替夫人、小姐看住食铺……可是碍于张三叔的面子,又……”

    “还真是蛮难做的。”清儿微微地点了点头,“等回头同蔡嫂讲,别担心!就讲我知道了,待我同娘商量过后,必给你们满意的回复。”

    得了小姐的话儿,也算解去了她心中的忧虑,玉芬又有了笑脸,又开始同清儿说笑起来。

    屋里欢欢喜喜,厢房的炕上,丁刚更是在无聊得在炕上烙饼。想到昨晚遭遇的恶运,他思前想后,怎么也想不通,不过他倒是有了一个怀疑对象――铁柱。

    同为男人,铁柱藏在眼底对清儿的倾慕,丁刚比谁看得都清楚。而昨晚有机会、有能力的人就是铁柱。

    “哎哟!”他一时急,忘记了上伤,才想转正好牵扯到上的伤痛。“咝――”他轻轻地摸了摸脸上的伤痕,顶着这副脸,他还真没法出去见人。只是想到晚上约了小艳红,他的心里就被跟猫抓了似的。

    “蔡铁柱!别让我抓到把柄!不然非跟你没完!”丁刚气恼的捶打着炕头,转念又想到正房里让他思夜想的美人,想到自己的白梦,他恨不能马上就娶清儿进门。可又想张三和秀才,还有让他处处看着碍眼铁柱,怕是不会轻易同意。

    若想原他的美梦,必须找些帮手。他想起多来同他厮混在一起的狐朋狗友,他们可都是安城街面上的地痞无赖,若是让他们能助他一臂之力……

    何愁清儿娶不进门?就凭那个独臂张三和那个文弱的秀才,纵始想反抗,也是有心无力。一旦他把生米煮成熟饭……

    “嘿嘿……”丁刚越想心里越美,顾不得上的伤,一咕噜从炕上爬起来,急急地跑回门,去寻他的“好哥儿们”商量他的良策。

    而躺在另一间房里的王氏,则干脆盖着被子装病。“哎哟……”

    “娘昨个还好好的,这是被谁给打的?”丁芸心疼得过在王氏边,“娘,莫再替兄长遮掩,是不是他在外头又惹了什么人,才连累娘落得这般模样?”

    “不是……”王氏也弄不清是怎么回事,“昨同刚儿在院门口谈事,谁想到突然会从天上落下一堆砖块?也不知那个缺德的……”

    “找兄长有何事?他必喝醉了才回来!”对丁刚的不着四六,丁芸也很烦,却又无能为力。

    王氏突然眼睛闪亮地坐起,四下看了一圈,才拉着丁芸,在她耳边一阵嘀咕。

    “这也成?”丁芸惊喜交集的看着娘,“能成吗?”若是成真,她岂不真成了富家小姐?

    哈哈――

重要声明:小说《富贵天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