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泉眼(二更到)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辰泠妍 书名:富贵天姿
    秀才和张三花了近一个月的时间,终于在城外找到一处合适的农庄。一,他们便赶着马车,带李氏同清儿到城外相看农庄。

    出城近半个时辰,马车才停住。李氏和清儿走下马车,只看到几处有些破败的院子孤零零地建在一座不高的荒山脚下。四周广漠空,一阵风吹过,尘土飞扬。

    李氏一愣,这哪里是什么农庄?分明是一片无人耕住的荒地!

    看到李氏、清儿的神,张三和秀才颇为尴尬的低下头。最后还是秀才开口解释道:“嫂嫂,这安城城外……凡是有水源的农庄都不出让,纵使有一、两处……也动辄上千两……这处农庄有一眼苦井……种地基本靠天吃饭。若不是原来的主人急着用钱……找了这许久,也只找到这一处……”

    清儿倒觉得无所谓,有了逆天的如意空间,纵然是沙漠,她也有信心开垦一片绿洲来。怕李氏不,便轻声劝道:“娘,安城可是西北道,哪里会有江南水乡的景致?再则如今还未到暖花开时,荒芜是正常的。”

    李氏面有难色地点了点头,扶着清儿的手往里走。

    张三和秀才的心才稍稍落下,开始给她们讲解农庄的概况。“农庄除了主人原来的二进院子,还有佃户住的几处院子,地都是旱田,近百亩。北面那座不高的荒山也是原来主子的,近五十亩。若农庄加荒山一块要,他一共要五百两!”

    “五百两?!”李氏惊诧地看着秀才,有些怀疑自己的耳朵听错了。“既使是在京城,一亩好的水田才要五两!就这处荒无人烟的农庄,他竟敢要五百两?”

    “娘,这是安城!本来地就少,稍好一点儿的农庄只怕早就被达官贵人买下了!”清儿轻声劝慰李氏,“我倒瞧着不错!不止有田、有山,连宅院也是现成的,不错!这么大的地方才要五百两,值了!清儿相信,只要肯用心经营,这一定会变成良田的。说不定到了秋天,便能看到麦浪滚滚了。”

    李氏听清儿描绘的美景,脸色与忧转喜,再想安城宅子里不安公的丁家母子,便点了点头。“也罢!娘听清儿的!能不能看到麦浪倒还在其次,这农庄清静倒是真的!只不过这个农庄只怕已经荒了几年吧?”

    “荒了两年!原本的佃户都走得差不多,只剩下两户留下替主人看着庄子,人看着还蛮老实。”秀才把打探来的形一点不漏得报予她们听。

    买庄子的事定了,四人便信步来到农庄的宅院前,院门口左右各种着一棵枣树,枝干粗壮,高有十多米。原本看守农庄的农户听到信,跑来给他们开门。

    进了二进的宅院,李氏看着里面宽敞、豁亮,虽满是灰尘、蜘蛛网,却也看出宅子盖了没多久,只要稍微修整、打扫一下,便能住人。

    里里外外逛了一圈,四人对宅子倒是很满意,比起安城里的院子要大上十多倍。

    看过宅子,李氏和清儿重新坐上马车回城。坐在马里,李氏拉着清儿的手,“这庄子看着”

    “有地总是好的!何况这西北道比不得江南,一年只种一季,过几下雨,便能耕种了。”清儿对未来充满希望。

    李氏不忍再泼她冷水,可还是提醒道:“若赶上旱年……”

    “安城农户种得都是抗旱的麦子,娘莫担心!清儿一定把农庄经营得有声有色。不只要种好粮,清儿还打算种上果树、到是娘不只能在树下乘晾,还能随手摘新鲜的果子吃!”

    “好……娘就等着吃清儿种出的新鲜果子!”

    农庄的事拍定后,秀才和张三便去找卖主商谈,想以最低的价格买下农庄。

    清儿回到自己的屋子,便闪进了如意空间。喝了口甘甜的山泉水,又想到农庄里干涸的干地,不喃喃低语:“那光秃秃的荒山上若有个泉眼,那荒山、荒田变会变成聚宝盆!”

    她才想着,山泉池边数不清的小泉眼突然变得活跃,每个泉眼冒出的气泡比从前多又大,象是要从泉边冒出来。终于一个泉眼在冒了许多大的气泡后,突然从泉边上蹿。

    一个不停向外冒着泉水的水珠悬浮在清儿眼前,还不时欢呼雀跃,象是在告诉清儿,它愿随她出去。

    清儿不敢相信地伸出手,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泉眼?

    泉眼竟缓缓落到清儿的手上,清澈的山泉水从她的手心溅落。她竟能拥有泉眼!想到拥有泉眼的农庄,她心喜的手舞足蹈,泉水溅到她的上、头上、脸上,连同她的喜悦溅向四周。

    清儿欢喜了许久,才对着泉眼轻轻说道:“谢谢你,泉眼!不过现在还不到你显手的时候,侍农庄收拾好,搬到农庄后,再随我一同出去可好?”

    泉眼似乎与她心意相通,再次缓缓的飘离她的手心,咚地一声重新蹦到到泉中,又与它的同伴汇到一处,咕噜咕嘟地不停地向上涌着泉水。

    有了泉眼,总算让清儿去了一块心病,她几乎可以看到绿意葱葱的农庄。她又开始兴味盎然地在空间里找寻合适种在荒山上的果树。

    苹果、枣树、石榴、核桃……甚至是寻常可见的杨树、柳树、槐树,她都准备好了足够多的树苗,只等条件许,便移栽到农庄里。

    直到听到玉芬在外面唤她出来吃晚饭,清儿才从空间里出来。心里一直念念不忘对农庄的规划,连坐在李氏对面吃晚饭,都有些心不在焉。

    李氏一直忍到用过晚饭,净过手,才开口问她。“连用饭时都神不守舍,可是看中哪位少年郎?讲予娘听,娘这就差媒人去提亲!”

    “娘……”清儿故意撒拉着李氏的袖子,“娘怎可拿自己的女儿打趣?女儿正想着后院里是要栽梅花,还是种木槿?结果却被娘取笑!”

    “原来偷走清儿心思的竟是那光秃秃的院子,真是扫兴!”李氏故作失望地长叹摇头,惹得玉芬躲在旁边掩袖偷偷地笑。

    “娘……您怎忍心拿女儿说笑?清儿好冤!”

    “呵呵……”

重要声明:小说《富贵天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