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金山银山?!(二更)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辰泠妍 书名:富贵天姿
    打劫了!快把收藏、票票交出来!在此特别感谢亲们的支持,居然还有亲投了PK票!谢谢!

    --------------------------------

    食铺里的羊杂汤和芝麻烧饼格外的受欢迎,连因为价高先前不被他们看好手把羊也卖得异常火爆。没用几,羊杂汤和芝麻烧饼成了其他食铺竟相模仿的对象,芝麻烧饼倒还好说,可羊杂汤却一直没有别家开卖。不是不会处理羊下水,就是没有加入料包,做出来的羊杂汤总是不对味儿,最后只能象一阵风吹过了。不过食铺的名声却火了,除了名满东城,甚至还有好多食客从安城别处专门赶来,就为品尝店里的手把羊和羊杂汤。

    食铺的生意越来越好,每个人都是笑容满面。店里的生意好了,食铺里又添了几个跑堂的伙计和专后做芝麻烧饼的厨娘。蔡嫂总管后厨,秀才依旧是掌柜,而熬煮羊杂汤的活计还是由张三和铁柱包下。外面雇来的伙计和厨娘严进后院,除了保密羊杂汤的方子,也是怕外人惊扰到后院的李氏和清儿。

    小石头被秀才送到私塾读书,不指着他考功名,只是不想他当个睁眼瞎。铁柱和石头还被张三、秀才着练习武术,虽说起步有起晚,可让他们以后防自保倒也足够。玉芬则被蔡嫂留在李氏和清儿边,给她们跑一跑腿儿、做做饭、洗洗衣服。

    清儿除了描绣样儿,便帮着大家做分指手和耳包。空间里有许多的削好的整张皮毛――雪貂皮、火狐狸皮,清儿只敢拿些不值钱的灰免皮出来做耳包,李氏只当是玉芬到街上买的,倒也没有多问。见偷渡成功,清儿的胆子也慢慢了,常常把空间里出产的干果、大枣、果脯拿出来同大家分享,竟也没有人怀疑。

    天气越来越冷,安城一连下了几天的大雪。天气越冷,食铺的生意愈好。冻手冻脚的子,到食铺里喝一碗羊杂汤,让全喝得暖暖地,再出去在寒冬里谋营生逐渐成了东城小户人家的习惯。

    闲下来的清儿,终于把如意空间的全貌有了个大概的印象。如意空间并非一个球体,而一个神奇的、独立的大陆板块,它甚至还在不断的扩张,它的物产也在不断丰富。只要清儿能想出来的,如意空间便会横空出世。

    某,清儿看着蔡嫂一家劳累而满足的神,她心里闪过拥有若干金山、银山的念头,结果晚上她闪进空间时,便在空间的边缘处看到几座非常俗气却又闪闪耀人眼金山银山!

    直到她立在山脚下,手捧着天然的狗头金,还是不敢相信自己的好运。口中还念念不止,“这也有点儿太夸张了吧?”想什么来什么,如果想要珠宝,敢不成就会有翡翠山、钻石山、宝石山?

    空间里又是一阵地动山摇,金山旁边三座山轰隆隆地拔地而起。一座是石山、一座是耀眼光茫的钻石山,另一座则是泛着七色光的宝石山。想必那座不起眼的石山应该就是传说中神仙敢断的翡翠山!

    象是要应照她的相法,石山脚下一块拳头大小的石头飞向她,清儿伸手将它接住,石头竟象竹笋般自动褪去一层层的石衣,露出里面绚丽多彩的本来面目。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祖母绿?”清儿终于知道石屋里那些稀奇的珠宝来得多么容易,只是不知道它们能否象其他物件一样被她带出去。

    眼前一闪,清儿已经有些习惯如意空间的利落,睁开眼她已处自己在安城小宅院的卧室,一手握着一块杏般大小的祖母绿,另一只手还傻傻地抓着狗头金。

    清儿没来得及欣喜,心里却愈发得郁闷了。为啥她守着金山、银山却不能分毫?明明珠宝满屋,却不能插一支?

    好在她不是真得十五岁,不然哪里还忍得住,只怕早就忍不住满世界地嚷、到处显摆。如今就让她独自低调得享受富甲天下的快乐吧!想到她这一辈子打着滚花,银子也足够,她甚至在夜里偷偷笑醒。前世为孤儿,骨子里自带得不安全感,也慢慢地沙失了,气质上多了几分从容、淡定。

    又过了一个多月,眼见着快过年了,李氏、清儿和玉芬要开始准备过年。清儿便躲进房间想把过年期间的绣样儿提前赶出来,省得年节里忙乱安不下心。她的房间里没有地龙,只有一盆炭火,屋里有些冷。她便闪进空间,柔和的阳光下,在石屋前她懒懒得伸起了懒腰。张开眼睛,看到头顶正是那棵高大有灵的红花树。

    突然整个空间都燥动起来,她脚下的地在颤抖,鸟儿也都在空中不停地盘旋鸣叫、地上的动物、昆虫都中尖叫、鸣叫。好在清儿未在其中听到一丝恐慌的味道,它们更象是聚会一起庆贺!

    它们在庆贺什么?为何独独她这个空间主人被蒙在骨里?

    正当她迷惑不解时,一阵清风吹过,原本挂在树梢得片片绯色花瓣,竟随着风轻轻漫漫地人树梢飘落。一片、两片……如织如荼,象一片绯色的晚霞在风中慢摇舞蹈,让人看着不知不觉得醉了。她站在树下,不由自主地伸来双臂,象是拥抱那片晚霞,又象在沐浴一场花瓣雨。偶有几片顽皮的花瓣落在她的发梢、眉间,让她也沾染上阵阵的花香。

    过了许久,她再度睁眼,大树上的艳丽花瓣已经飘落在地上,树梢上只剩下绿油油的叶子、看着有些秃的花萼。莫不是空间也分四季?难不成她做了什么天理不容易的坏了?还是做了与空间规则背道而驰的事

    空间也既将进入冬季?那空间里的物产……

    清儿干脆靠着大树席地而坐,眯缝着眼睛天马行空地想心事,却伴着花香不知不觉得沉沉睡去。

重要声明:小说《富贵天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