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箭在弦上(一更!)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辰泠妍 书名:富贵天姿
    晚上还有一更,看在某如此勤奋的份儿上,亲们点下鼠标收藏、投票吧!某正咬着帕子,含泪乞讨!行行好吧!

    -----------------------------------------

    “可好些?”李氏轻轻得用帕子擦拭清儿嘴角的血迹,“这任白无故的……”话讲一半,又歇了。人家在上,当然可以随随便便的处置人,哪里还需要理由。

    清儿两腮鼓得象馒头,才扯嘴角象笑一下,却不小心扯动伤口。“咝……”

    “莫要乱动!也不要讲话……”李氏泪珠在眼睛里打转,“小心扯到伤口……再忍一忍……用不了多久……”

    清儿眼睛瞄到院口向里张望的钱婆子,手飞快地掐了一下李氏。李氏心领神会,咽下了余下的话。

    “哟――原来你们娘俩躲在这儿?”钱婆子皮笑不笑地走进来,“瞧瞧这伤口……哎哟,这些人下手时也不知道注意点轻重!瞧瞧这给打得……这得多痛呀!”

    她从袖子里挑出一个瓷瓶塞到李氏手里,“夫人把大小姐当眼珠子疼,只怪清儿犯傻惊到小姐。好在夫人是个菩萨心肠,特地送来药。这可是上等的伤药,拿着!千万别辜负了夫人、小姐的一番美意。不过李妈,这往后可得约束点清儿,别又疯疯癫癫得冲撞了某位贵人,到时可不象夫人、小姐这般善心。”摆足了好人的脸谱,钱婆子一步三摇地走了。

    李氏气得浑轻颤,明明是孙佳音打清儿在先,却硬说成清儿惊了她!“岂有此理……”

    “木是!木是!么七商了伸直……”清儿张不开嘴,只能抱住李氏,语焉不详的安慰道。

    恨不能丢掉手中的伤药,可看着清儿红肿的脸颊,李氏强忍着怒火轻轻地替她涂抹伤药。“把人打成这副模样,又假装好心的送伤药,真不知他们所为何来?”

    “只不过区区一个流人,打了便打了!值得老爷如此大动干戈,派人送伤药,还训斥女儿。值吗?”吴氏对孙富财一贯谨小慎微的做派,不屑得撇了撇嘴。“明就要回老家,就连老爷再过不久就要返乡,为了流人大动肝火实为智。”

    孙富财看着吴氏的脸色,无奈地长叹道:“所谓有始有终!别临走惹上麻烦……别忘了海城离老家可是相隔千里……”

    “难不成老爷怕有人劫……”吴氏这才恍若梦醒,惊骇地看向孙富财。“老爷……”

    “李铭远虽死,可他旧部众多。万一有人闻信报复,你等一干妇孺,岂不危险?”孙富财瞪了吴氏一眼,暗叹她头发长、见识短。

    “老爷……如何是好……”吴氏怯懦得望着他,“要不要多请些镖师?”

    “镖师早已安排妥当,夫人放心。”孙富财轻声安慰,“这一路之上,要多加小心。特别是对儿女的管束上要多费些心,再则教佳音多收一收子。眼看就要出门子的人了,不能再由着她胡为,不然将来吃亏的那个一定是她。”

    “是……老爷……”吴氏有些依依不舍。

    “放心,李家旧部并不是亡命之徒。不妨事!”孙富财回过头安慰起她。

    躲在外头偷头的孙佳音轻轻地退出院子,房到自己房中,想到再不亲手处置那个傻子,恨火难平。思来想去,她突然想起一个人来!

    “翠儿,去叫人把侯总管请来!”她眼中寒光闪过,心生一条毒计。

    第二送走吴氏、孙佳音及混世魔王孙家宝,李氏母女暗自松了口气。想到再有半月,孙富财又将离任,母女俩在彼此的眼中看到了雀跃、兴奋……

    眼看到任近在眼前,孙富财的心早就随着家眷回了老家,对驿馆的事也不大放在心上,大半部分都交由侯天宝替他打理。整个驿馆里弥漫着燥动不安,馆里的仆役也如锅上的蚂蚁,对侯天宝更是多了三分的畏惧。如此一来,夹着尾巴做了二、三个月了侯歪嘴又抖起来了,大摇大摆的在后院里晃,看到边往来的丫环、婆子,不是口吐/词,就是伸手占把便宜。

    见到李氏与清儿时,原本丑陋的脸越发得诡谲森,不怀好意地对她们哧笑。“好久没见了,一向可好呀?”

    李氏将清儿护在后,默然站立,眼睛盯着他,提防他做出任何不轨之事。

    “嘿嘿……”侯歪嘴坏坏一笑,“莫怕!侯某只不过得闲来探望两位……听说清儿姑娘伤了脸?可好些了?要不要侯某请大夫或是弄点伤药?”

    李氏和清儿依旧缄默不言,侯歪嘴原打算看着二人对他摇尾乞怜,结果自讨没趣。看她娘俩根本没把他放在眼里,侯歪嘴大怒,面目狰狞道:“真以为自己个儿还是高门大院里的夫人、小姐?呸!再过上几,便是我侯天宝手心的玩艺儿,任大爷玩/弄!嘿嘿……清儿小姐,应该还是雏儿吧?哈哈……”说完得意洋洋地走了。

    李氏被气得脸色苍白,子抖成一团。“该下阿鼻地狱的腌H货!”

    “娘莫气!为这种人渣气伤了子不值!”清儿一边劝解,一边拍抚她的口。“让他再猖狂几,张三叔原本就没想留下他。将死之人,娘何必他一般见识!”对这种欺男霸女之徒,杀一个、少一个!她可从来不是什么圣母样的人物!

    李氏这才长长地吐了口气,冷静下来。可她心里还有些忐忑不安,“清儿,最近可要多加点小心,千万不能让那畜生……”

    “清儿记下了……”

    时光慢长,可子不是一天天地熬过去了。在孙富财启起的早上,李氏和清儿的脸上、眼睛满是紧张、兴奋。连来拉着粪车的张三看着都比往多了几分精神,“嫂子,一切准备妥当,只等今晚二更天……”

    “知道了,今晚我与清儿在这院中等侍二位小叔!”李氏连边点头。

    两人又详谈了晚上的细节,张三才又拉着粪车走了。

    “收马桶喽――”

    钱婆子来锁角门,听到他响亮的喊声,撇嘴道:“这个一只手今儿个怎么这么高兴?莫不是娶上婆娘了?”

    李氏和清儿心中一窒,紧心收起脸上的喜悦,生怕被钱婆子看出破绽。

    一整天李氏母女都极力表现得往相同,刷马桶、打扫,勤勤恳恳,沉默寡言,随着天气渐暗,她们的心也慢慢得提到了嗓子眼儿。

重要声明:小说《富贵天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