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横生枝节(二更求票、求收藏)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辰泠妍 书名:富贵天姿
    丫环翠儿守在花园南门向外张望,不多会儿,转跑向不远处立着得自家小姐。“小姐、小姐,那位公子又来了!”不敢大声嚷,压低了声音。

    孙佳音两腮微红,目光流转音带着女儿家的羞含。“看真切了?”

    “错不了,又不是第一次见!”翠儿捂嘴窃笑,“小姐快去,莫错过了时辰。”

    “坏丫头竟敢取笑本小姐!”孙佳音抬手佯装要打她,翠儿连忙笑着救饶。“小姐饶了奴婢,再不敢了!别因为奴婢耽误了小姐的大事儿。”

    孙佳音羞红着脸哼了一声,才走向花园,脚下要比平常快上许多。小心地藏到花园里的大树后头,看着远处那位翩翩公子,孙佳音的心都紧张得从嘴里跳出来。

    从未见过如此风流倜傥、相貌英俊的公子,远远得看他的举止、衣着,应该出自名门。若是有幸与他相见、相谈……

    只是想一想,孙佳音便觉得脸象火般烫,羞怯地收回目光,臆想着梦想成真的那一刻,她的心、人都是甜的。再抬眼看向他时,不小心瞥见缩在一角灰秃秃的一团,孙佳音脸色一变。

    竟让个痴傻的丫头占了原本应是她的位置!

    原本应是才子佳人如画美卷,却生生被她给搅了!心中暗恨,脸色亦变得沉。若让她抓到机会,非要重罚她,看她还敢不敢勾引男人?

    听着陈家树千万次不变的唠叨,清儿的眼睑不住地下垂,刚巧午后的光照得人上暖暖得,一个没忍住,她去同周公下棋了。根本不知道,不远处因为嫉恨她,刚刚出现一个怨妇。

    陈家权讲得口干舌燥,而对面的清儿依旧无动于衷,连头都不肯抬一下。“清儿、清儿……”连喊两声,她都没有反应,缩起得子非常可疑得要倒向一边。

    她竟然睡着了……

    陈家树苦笑着坐到石凳上,轻轻地环住的肩膀,让她靠着自己,能睡得更舒服一些。

    若有似无的花香窜进他的鼻子,陈家树微怔,低头看着边的人,轻轻皱了下眉。

    清儿上有花香?

    “凭什么!凭什么……”孙佳音气恼地捶着桌子,想起方才看到的一幕,怒火中烧。一抬手将桌上的茶碗、茶壶,扫到地上,碎了个粉碎。“气是我了!”

    “小姐……”翠儿吓得呆在一边,有心劝,又怕被迁怒。

    “滚――”孙佳音满脸胀红,怒目如炬。

    “这又是怎么了?哪个不开眼得,把娘的心肝给得罪了?”吴氏闻而来,看到屋中这般景,不由怒目圆睁。“翠儿――怎么服侍小姐的?”

    翠儿一哆嗦,扑通跪到地上。“奴婢该死,求夫人责罚。”

    “跪到院子里,掌嘴二十!”吴氏冷冷地扫了一眼,心疼的将女儿抱进怀里。“乖女儿,有甚委屈只管对娘讲!”

    “娘――”孙佳音扑进她怀里,忍不住心中委屈放声大哭。

    “莫哭!莫哭!”吴氏心疼的拍哄着,心里暗恨,决定问原由定要好好整治让女儿流泪的人。“一切有娘,有话只管对娘讲!娘给女儿出头,定让那人讨不到好处!”

    哭了许久,孙佳音心里怨气才稍稍散去,这才抽泣着说明事始末,说到自己仰慕的贵公子,她的神变得羞无比。

    见女儿这般模样,吴氏哪里会不懂她的心思。女儿也确是到了谈婚论嫁得年纪,只是不知那公子的家世、人品如何?“就为这要死要活?”吴氏戳点女儿的头,“不争气的东西!有话不同娘讲,闷在房里闹算什么本事?还和一个傻子争长短?真不知平里的学得都到狗肚子去了?”

    吴氏不似平常妇人对女儿管束严紧,自认为女子嫁个好男人是桩大事,若女儿眼光好,她也不拦着。不过先要打探清楚那公子的来历,“来人,去把钱婆子叫来回话!”

    心疼得用帕子将女儿脸上的泪水拭去,“莫要再伤心,一切有娘替你作主。先容娘打听清楚那人的来历。若是好的,娘自不会拦你。若是……娘绝不会让你跟着他受罪……”

    “娘……”孙佳音还想为心上人美言几句,但见吴氏沉的面色,又讪讪地止住。

    钱婆子被叫进来,见吴氏和小姐均沉着脸,看小姐的模样象是刚刚哭过,便比平往加了三分小心。“给夫人、小姐问安……”

    “免了。”吴氏轻轻地摆了摆手,“前些子……要见李氏傻女儿的公子可还住在驿馆里?”

    “夫人是问京城来的陈公子?”钱婆子心中一紧,若不是她收钱子的事儿……

    “正是。”吴氏端起茶,送到嘴边却又放下。“那陈公子的来历……可清楚?”

    “不大清楚……”莫非又出了什么茬头儿,钱婆子的鼻梁上见了细汗。“奴婢该死!只知道他姓陈,从京城来,是李氏的故旧。其余的……”

    “胡闹!”吴氏半真半假地拍了桌子,“没弄清楚就敢领他见人?若真得出了差头,有几个脑袋顶事儿?”

    “奴婢该死!”钱婆子连忙跪地求饶,却在暗地腹诽,拿了银子装什么清高,出了茬子就拿老娘顶过!呸!

    “这次饶过,绝不可再犯。”吴氏嘴角微微扯了一下,“立刻去探听清楚那陈公子的姓名、来历、家世……嗯,是否成亲……同那傻女又是何关系?听清楚了?”

    开始钱婆子还有些懵懂,直到听吴氏讲到是否成亲,再想到刚进门时小姐的神,她心下明白了大概。“奴婢听清楚了,奴婢现在就去打探,一定打探得清清楚楚,再来回夫人。”

    “那就快去吧!”没等吴氏讲话,孙佳音有些等不及了,吴氏恨铁不成钢地剜了她一眼。

    “是小姐!”钱婆子强忍住笑意,退了出来。

    一直走到没人的地界,钱婆子才啐道:“什么东西!没脸没皮,急巴巴的贴上去,连个傻女都比不上!呸!还什么小姐!哼!”

    可领了差事,钱婆子却万万不敢怠慢,唯恐差事办得不好,小姐翻脸,她又要受一顿皮之苦。仔细捉摸,终于想到了法子。

    长顺侍候公子午休后,无聊得在门外守着。回想到海城的子,愈发觉得窝囊、无趣。若是还留在京城,这时正是好时候,跟着主子边,少不得好吃、好玩,还时不时地得些赏钱。哪会如海城这般苦哈哈的?正巧一阵风吹过,迷了他的眼。“什么鬼地方!”

    “这不是长顺小哥儿吗?”

    待长顺再睁眼,看到钱婆子笑容满面的站在自己跟前。虽然不耐烦她,可暂时还不想得罪她,便淡淡地一笑。“原来是钱嬷嬷,还不曾午休?”

    “这人老了,觉倒少了。闷在海城大点儿的地方,想逛个街都难。不比小哥儿住在京城,见多识广的。”钱婆子笑眯眯得说道。

    被人奉呈了几句,长顺觉得浑舒服,想到京城的繁华,傲慢地抬起下巴。“可不是!海城连个象样的街面都没有,哪里能跟京城比。”

    得意什么,京城又不是你家的!

    “左右闲来无事,不如小哥儿同老婆子讲些京城的新鲜事儿,也让老婆子开一开眼!”说罢,钱婆子便拉着长顺走。“喝茶、吃些茶点,咱们慢慢聊!”

重要声明:小说《富贵天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