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黄昏炊烟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辰泠妍 书名:富贵天姿
    天色渐暗,石权领商队的人在驿馆里歇下,安排好一应杂事,才回房向主子回报。“爷,人和马都安排好了,明天卯时正出发。爷还有何吩咐?”

    “又不是头一次,安排就是了。只是……吩咐下去,早些休息。出门在外少惹事,一切等回到月亮城再犒劳大伙。”穿着青衣长衫,材高大、富商打扮的男人淡淡道。他五官英俊,两道剑锋般高高扬起的黑眉,黑眉下是一双深沉果决的眼睛,加上悬明般的鼻梁,刚毅紧闭着的嘴唇,透着一种威严,棱角带着森森寒意。

    石权领命,转才来到门口,正好有人敲房门。他开门一看,来人他认得,挂着微笑迎了出去,不忘随手带上门。“原来是侯总管!一向可好,有些子没见,上次来海城,听人讲侯总管病了,如今可好利索了?”

    侯天宝咧着歪嘴谄媚地陪着笑脸,“劳石掌柜惦念,好利索了!石掌柜发财、发财!”

    “托福!托福!”心知侯歪嘴是个地道的小人,石权倒不怕他,只是懒得理他。随手从袖子掏出二两银子,“这点小意思,就算请侯总管喝酒了!”

    收了银子,侯歪嘴的歪嘴咧愈发得到了一边儿,三角眼眯成了一条缝。“多谢石掌柜!”说着,又向前凑了凑,压低声音。“夜里要不要铺的丫头?刚刚有几个新来的,货色不错……”

    “多谢侯总管美意,只不过明还得赶路……改、改……”石权不愿再与之纠缠,找了个借口,转又去忙商队的杂务。

    “呸!装什么正人君子!”对着石权的背影,侯歪嘴啐了一口。随手掂了掂手中的银子,才满意的哼着小曲寻下一客官。

    一直在房中闭目养神的男人,缓缓地睁开眼睛,方才房外的声音他听得一清二楚。心中暗恼侯歪嘴的丑态,若是在明亮城,这种无赖就算一刀结果了他,也不为过。可在大宋的地界,还是少惹事为妙!

    不知是不是因为要下雨,呆在房中,闷得他心烦。男子便起走出房间,信步来到驿馆得花园,闻着淡淡地花香,他紧绷的神经才又慢慢松驰下来。正当他闭目养神,盘算回到明亮城放货后,拉何种商品货物再入大宋时,耳朵突然听到断断续续地吟唱。

    “又见炊烟升起,暮色罩大地。

    想问阵阵炊烟,你要去哪里。

    夕阳有诗,黄昏有画意。

    诗画意虽然美丽,

    我心中只有你

    ……”

    灵动清丽的声音,引得他心里痒痒得,忍不住起寻着声音找过去。借着傍晚的余晖,看到一个人影坐在花间,轻晃的子低唱。

    男子没再靠近,只是站在背后,静静地听着。心思仿佛又到很早以前……

    娘亲温暖的手抚过他的脸颊……

    苍茫草原、袅袅炊烟升起,娘亲在帐房前唤他回家,他唱着歌扬鞭赶着牛羊……

    说不清缘由,望着直上青天的炊烟,清儿不知不觉中哼唱起记忆中的曲调。周围宁谧、让她安心,哼着曲子,脑子里回想在孤儿院里微酸的时光,一切就在眼前,却又离她遥远。

    一遍一遍地唱,慢慢得她的心飞远了,她口中的曲子也不成了调儿,却执着地不肯停下来,似乎想要抓住前世最后的记忆……

    天完全黑下来,两个人一坐一立,隔着远远地,伴着调子,各自追忆不愿醒来。

    直到……

    “清儿,在哪儿?该吃晚饭了!”李氏摸着黑在花园里低呼。

    “娘……”清儿从石凳上蹦下来,跑向李氏。“清儿来了!”

    “黑漆漆地躲到花园里,让娘担心……”

    听着黑暗中两母女的低语声,渐渐远去,男人才察觉天已大黑,石权站在自己后。他真得出神了,竟然未察觉他是何时来的。若是换成旁人,只怕他早死过几十次了。

    “爷,用膳吧!”察觉男子子一动,石权才小心翼翼地开口。

    “走吧!”

    “爷……不如今夜让刚才那个铺……”石权大着胆子问道,主子很少……

    男子收住脚步,促然回,冰冷的眼神死死地钉在石权上。

    虽说天已暗下,石权仍能感觉到主子寒光四溅的目光,压得喘不过气,就在他以为再也没命活下去时,主子竟又转。“不必了!”

    只觉得上一松,石权偷偷地抹了把汗,再不敢说话,惊恐地跟在主子后。

    差点被吓死!莫不是触碰到主子的“逆鳞”了?

    为了一个连脸都没看清的女人?一首从未听过的曲子?主子的心思不是他能猜度得,石权再不深挖。

    男子真得恼了,不只恼石权自作聪明,更恼自己的失常。怎么就会为一首曲子入了魔?心里又怕真得面对那个清儿,怕脑子里难得的梦化为泡沫,她不应该是个铺的。他有多久没再想起娘,想起从前……

    只当是梦一场吧!

    清儿真本不知道还有另一个人与她共曲,更不知已被陌生人撞破。依旧每陪在李氏边,尽职的扮痴装傻。

重要声明:小说《富贵天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